说完,戴琳身后就突然伸出了一条银白色的丝带,在戴琳的操作下,这根丝带顶端原本是金属化的细胞突然软化下来,变成了一条白色并且分泌着一层粘液的生物组织。

    “你…你们要干什……唔!”

    那表情惊恐的男子还没有说完话,带着滑腻粘液的生物组织就以极其粗暴的方式插到了他的嘴里,让他接下来的话全部都无法说出口了,只能一边翻着白眼一边拼命挣扎着。

    “啧啧,这个叼啊,萌触手大战年魔法猥锁男。”

    叶仁在一旁像是看戏一样的评论了起来,完全就没有想要自己动手的念头,仅仅只是跟戴琳开口说了一声:“对了,戴琳,放心搞吧,周围的监视设备早就被我搞定了。”

    “哦……”

    听到叶仁的话,有点脸红的戴琳轻轻应了一声。

    不得不说星痕的排斥能力真的非常厉害,才仅仅是过了没多久,之前叫的最欢的那个男人突然就双目瞪得老大,惨叫了起来。

    “啊啊啊!!!”

    随着他的惨叫,一条蠕动着的灰黑色肉虫就从他的鼻孔里面慢慢爬了出来。

    “你看,我没冤枉好人吧?”见到这个场景,叶仁对着戴琳笑了一声:“有的时候,叫的最欢的那个往往不是受害者。”

    “实验室的人……”

    戴琳当然也知道自己刚刚被骗了,此刻脸色也有些发寒。

    “别生气,来。这些家伙就交给我,我有都是办法解决他们。”叶仁对着戴琳安慰了下。然后慢慢的就走向了那个已经被戴琳摔到地上的家伙。

    “走开!你走开!”

    显然对方现在已经极度恐惧了,一边挣扎着往后退去。一边几乎是竭嘶底里的朝着叶仁大喊起来。

    “你让我不过来我就不过来,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叶仁直接掐住了对方的脖颈,然后另外一只手的手掌里面突然噗嗤一声伸出来一根幽黑森冷的骨刃,然后直接就切起了对方的头盖骨。

    “啊啊啊啊!”

    感受到自己身上发生了这种毛骨悚然的事情,对方自然是惨叫了起来,不过很快的,在叶仁用电流麻痹了对方声带肌肉的情况下,他就叫不出声来了,一边狰狞的瞪大了眼球。一边像是筛子一样的浑身颤抖起来。

    最后随着啪嗒一声洪头盖骨落地的声音响起,叶仁直接挖出了对方的脑子。

    当着戴琳的面用人形态吃的话,确实有点恶心,所以叶仁稍微考虑了一下,将自己的上半身异化成了怪物的姿态,那宛如身披幽暗异甲的黑色恶魔张开巨口,将整颗脑子放进口大肆咀嚼。

    在这黑暗之,只能听到叶仁咀嚼脑子时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格外的让人毛骨悚然。

    因为是个杂兵。所以记忆掠夺融合记忆的速度很快。

    闭目凝思了一小会,叶仁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第一眼,叶仁看向了戴琳。

    “叶仁…你怎么了?”

    尽管叶仁现在仍旧是宛如异形一样的可怕姿态,但是戴琳却并没有因为外表而有一丝一毫的恐惧。反而是看到了叶仁目光之传递过来的复杂情绪。

    “……没什么,我想实验室应该是在到处找你。”叶仁也懒得变回人形,直接默默的走上去。一个群体电疗将其他还没反应过来的人全部电昏过去,一个接一个的将脑子纳入口。

    场面一时之间有些恐怖。

    几分钟后。叶仁擦了擦嘴,终于是解决了这些麻烦。

    “嗝~”

    变回人形的叶仁打了个嗝。让一旁的戴琳表情变得有些怪异,即使是确实已经习惯了自己的身份,但是心里难以抹除的不爽是肯定的,这也不能怪别的,要怪的话只能怪叶仁的能力使用条件太让人头痛了,就算是神经再怎么强大的人,也会为此而有些肠胃翻滚。

    “抱歉,他们的脑袋有点多。”

    叶仁朝着戴琳说道:“虽然智商和记忆并不多,但是确实脑组织不少。”

    “…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和情报了吗?”

    戴琳不想在脑子这件事上过多的谈论了,事实上尽管现在自己胃里几乎没有什么东西,但是在叶仁做出这样的举动之后还是有些不太适应的。

    “嗯…情报的话还真不多。”叶仁摸了摸下巴,脸上挂上了一个习惯性的微笑:“他们估计还是怕你活下来,所以这些人几乎上都是为了寻找你的,事实证明你之前在亚马逊的那场意外确实是实验室搞的鬼,也就是说你的朋友并不是死于意外,而都是实验室干的。”

    “实验室……”

    听完了叶仁的说法之后,戴琳的脸色变得有些冰冷下来,眼也投射出一阵杀意。

    “不错的气势。”叶仁有点意外的看了一眼戴琳,本来自己还以为这家伙一直都是温和派的,结果在自己随便说几句话之后就冒出杀意来了,而且这个杀意的质量和纯粹感……感觉比白萌萌那家伙还要强上不少。

    “呼……”

    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叶仁所说的话,戴琳的杀意慢慢的从身上退去,只见她闭上眼睛深呼吸了一下,然后再次恢复了平静。

    当然,只是表面上。

    “好了,第二个插曲已经结束了,赶紧把该办的事情办完吧,我还急着去搞实验室。”见到戴琳的情绪稳定了下来,叶仁也是开口说了一句:“这群怂比居然只会派出这种级别的家伙,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尸体怎么办?”

    戴琳低头看了一眼满地的血污,眼闪过了一丝厌恶:“要处理一下吗?”

    “哦。这个不用你动手,我来就可以了。”

    叶仁说了一句。然后用掌心里面刺出的锋利骨刃在自己的手上划了一道,顿时黑红色的血液就流淌了出来。因为划的浅所以叶仁也怕它愈合,直接抓紧时间用手在对方的尸体堆上甩了一下,甩完之后看都不看,直接转身离开。

    “走吧,一会的事情可比吃脑子恶心多了。”见到戴琳还在那里有些疑惑的看着尸体堆,叶仁开口劝了一句。

    “嘶嘶…”

    尽管已经提醒了戴琳,但是叶仁还是低估了抗体酸血对于生物组织的腐蚀性。

    几乎只是几秒钟之内,整个小巷子里面就弥漫起了一股比呕吐物还要酸臭十倍以上的刺鼻气体,这种气体的浓度是那样夸张。以至于都变成了淡淡的雾气在慢慢的弥漫,而被酸血洒在身上的那一堆尸体,竟然已经融化了大半之多,融化的皮肉突然崩开,露出了惨白的骨骼,而大量内脏则像是脓水一样流淌出来,然后被剧烈的腐蚀溶解,冒出了第二股更为恶心的气体。

    “快走吧!”

    即使是戴琳此刻也真的受不了这种场景,也没有继续观摩下去的兴趣了。赶紧拽着叶仁就离开了小巷。

    “你刚刚那是什么能力?”

    走了一段距离之后,戴琳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开口对着叶仁问了起来:“是你新的能力吗?原理是什么?”

    “鬼知道原理是什么啊。”

    叶仁随口说道:“不过确实是我新搞出来的能力,你可以理解成类似异形体液之类的那种东西。我的血液现在就是一种可怕的强酸,而且免疫大部分对普通人致死的疾病和剧毒。”

    “好厉害…”

    戴琳有点惊讶:“回去之后能用玻璃管给我装一点么,我觉得这东西好像有点研究价值。”

    “没问题。等回去之后再说。”

    叶仁看了一眼戴琳,笑了一下。自己答应是答应了,就是不知道她在回去之后还有没有心思去研究了。

    “啊。前面有个计程车…”

    正聊着,戴琳看到了前边路口的一辆车,于是赶忙招了招手……

    ……

    “抱歉,这么远的地方我可不载你们。”

    司机在听到了戴琳想要去的地方之后,顿时摇了摇头,开玩笑,大半夜去那么远那么偏僻的地方,自己回来的时候连个人都碰不到。

    “来,给。”叶仁对付这种司机的方法特别简单粗暴,一沓美金甩过去就可以了。

    “这……”

    见到这么多钱,司机犹豫了一下,看了一下叶仁和戴琳两个人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人,于是在金钱的诱~惑点了点头:“那好吧,我看你们两个人好像真的是很着急,我就载你们过去好了,上车吧。”

    上了车之后,司机一脚油门踩下去,颇有叶仁的风格,直接朝着前方就一路猛开。

    但即使这样,也足足花了很久的时间才找到戴琳所说的那个地方,当计程车慢慢的停下之后,天空都有些发白了,显然是快亮了,估计没几分钟破晓的第一缕阳光就会射下来,然后清晨降临,驱散黑夜。

    “多谢了,老兄。”

    叶仁这边心情不错,难得的跟对方摆了一下手。

    “没关系,助人为乐嘛。”司机拿着一沓美金,很开心的踩着油门离开了。

    “嗯…这边确实好偏僻。”

    叶仁看了看周围,这已经不是城市了,算是乡村或者说小镇一样,大概是因为已经快清晨了的缘故,一些起得早的人已经陆陆续续的上了街,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我家就在前面。”戴琳对着叶仁笑了一下,大概是因为快到家了所以心情也放松了下来:“今天是周末,弟弟没准也在家。”

    “是吗,那我已经等不及认识一下你的家人了。”

    叶仁随口说道。

    很快的,戴琳脚步轻快的领着叶仁,来到了一栋小楼的面前,轻轻的敲了一下。

    然后并没有人开门或者答应。

    “奇怪,怎么没有人……”戴琳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我记得家里这个时候平时都是在准备早餐啊,难道是有什么事情出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什么,戴琳敲门的力大了一些。

    “砰砰砰!”

    “砰砰砰!”

    “砰砰砰!”

    连续敲了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任何人来开门,不过虽然没人来开门,但是巨大的敲门声还是吸引来了其他的人,比如这栋房子左边的另外一户人家,一个小青年满脸不耐的打开了门:“大清早的是谁在哪里敲来敲去的,真烦人!”

    “啊,布莱斯。”

    戴琳看到了一旁的那个青年,眼前一亮,立刻喊了声。

    “嗯?”被称为布莱斯的家伙顶着两个黑眼圈看了一下戴琳,似乎在回忆,最后才恍然大悟:“哦,戴琳,你是戴琳?”

    “没错,就是我。”

    听到对方还认识自己,戴琳赶紧点了点头。

    “我听说你因为意外,都已经死在亚马逊了。”布莱斯显然是一个不怎么懂得跟人交际的家伙,直接开口就说了出来:“你怎么回来了?没有出意外吗?”

    “是的,我被人救回来了。”

    戴琳赶紧点头,然后问道:“布莱斯,我的父母呢?你有见到他们吗?”

    “这个……”

    听到戴琳这样问,布莱斯这边脸色也是稍微一僵:“他们……”

    “他们怎么了?!”

    戴琳心咯噔一下,立刻沉到了谷底。

    “他们就在你出事之后没多久,好像是出门的时候遇到了意外,跟一辆大卡车发生了事故。”布莱斯这边开口说了起来:“因为那是装满了货物的大卡车,发生了侧翻压在了他们的轿车上面,我想你应该……节哀。”

    “噗通。”

    戴琳听完之后整个人都傻掉了,双脚一软,直接无力的坐在了地面上,感觉整个世界都在天旋地转一眼。

    “噢……抱歉。”布莱斯见到戴琳这样,一耸肩,然后居然直接砰的一声就关上了门。

    “为什么…车祸…为什么……”

    与往日温和或冷静的样子完全不同,戴琳就像是叶仁刚刚在亚马逊丛林之遇到她时的样子一样,属于人性最脆弱的那一面慢慢的翻滚出来,眼泪从眼眶之没有任何顾忌的流淌出来,整个人狼狈的一塌糊涂,白嫩的小手不断的锤击着地面,泣不成声。

    “…”

    叶仁则是静静的站在戴琳的身后,一句话也没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