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叶仁所表现出来的东西真正的把国家高层给惊动了。

    于是第次过来进行试探的就并不是军人或高手了,一些类似谈判专家,而且通常都是一些年轻漂亮的妹子,而且是换着属性轮番的来,可以说是都快有点颠覆了叶仁对以往国家的认知了,什么萝,御,妻,黑~丝眼镜娘,女王,乱八糟的让叶仁蛋都裂了。

    甚至到后来,见到叶仁对这些妹子都没什么感觉,一直都能保持绝对的冷静和理智,甚至连献身这种吸引都没有反应,甚至面露厌烦,这些妹子就都消失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谈判专家变成了各种类型的男人,从奶油小生到威猛硬汉,甚至连伪娘都有。

    “我t真是日了狗了。”

    叶仁此刻是真的有些哭笑不得,本来自己还抱着看戏的态度,想看看高层们想要怎么对付自己,并以此来放松一下自己最近有些枯燥乏味的心态而已,结果现在看来这也太跳脱了啊,这到底是谁提出来的计策啊,话说自己这次把这些汉子们也吓跑了,下次他们会不会真的牵一条狗过来啊?

    是牵柴犬过来还是牵哈士奇过来?

    “等等……我不应该考虑这个问题才对。”想到这里的叶仁突然一扶额,意识到好像有点自己的想法有点跑偏,于是赶紧整理了一下心态,干脆就释放出自己的一点气势出来,让这些人根本都进不来房间,于是世界就清净了。

    在这之后。叶仁果然是成功的拦截了好几拨人,因为他们刚试图走进房间的时候。就吓的倒在了地上,然后不管说什么也不敢进来了。

    就算是有人用枪对准他们的后脑勺也没用。

    于是。叶仁悠哉的看了好几天的各种资料,包括非常深奥的电磁力学和量子力学,不过这两种东西因为太过于诡异,即使叶仁都没有将其钻探透彻,因为短时间内并不打算跑出去吃几个科学家什么的,所以叶仁这几天顶多记住了一部分理论而已。

    而在几天之后,高层又开始动手了。

    这次来的是一个熟人。

    “所以说果然是你吗?”叶仁平静的看了一眼此刻正站在自己面前的少女,然后继续看着自己手的电磁学基础:“或者说他们觉得这样就有用了?”

    “……”

    墨樱低着头,对此并不表态。只是眼底的深处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无奈。

    “嗯,让我猜猜,是墨老爷子跟高层的意思吧?”叶仁察觉到了对方的无奈,但是没有过分在意,而是平静的推测了一下,然后对着墨樱问道:“所以说…他们目前的情报掌握到哪个阶段了?”

    “你怎么…”

    墨樱有点愕然的看了一眼叶仁,随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突然脸色一变:“不,这都…”

    “好了。墨家对我有恩,我是不会对付他们的。”

    叶仁挥了挥手,打断了墨樱想要说出口的话,之前在墨家老头子身上自己也拿过好处。遗迹魔方这种东西自己都拿到手了,对于这种小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倒也无妨,反正就算再怎么折腾。自己也已经跟对方不是一个级别的了。

    说起来,叶仁估算过自己的能力。哪怕是一些小国,在对待自己的时候也绝对没有任何胜算。只有像是五大流氓之类的国家机器,才能对自己造成真正的威胁。

    所以,叶仁不把墨家放在眼里也实属正常。

    就算找麻烦,叶仁也不会挑这种家族之类比较弱的一方动手,而是肯定就针对高层好好玩一下了。

    用叶仁的话来说,叶家从来没有怂过谁,叶良辰是这样,他叶仁当然也要是这样。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哦,对,应该是叶仁最喜欢对那些自以为能力出众的人出手。

    或者是…

    叶仁不介意陪他们玩玩?

    总之叶仁此刻的心思已经活络起来了,他在思考要不要像是自己上次对付米国高层那样,也露出点什么东西,好好的把那些心里有鬼的家伙吓得魂不守舍,这样才能让他们在短时间内变得老实一些。

    而就在叶仁已经开始在心里谋划出一些很恐怖的东西的时候,这边墨樱终于是有点迟疑和犹豫的问出了一句话来。

    “你…怎么知道?”

    “我为什么不知道?”

    叶仁继续低头看着手里的电磁学基础,悠悠的解释了起来:“你自己本身是不会来干涉进这件事内部的,因为你没有透露出任何关于我的信息,大家对你的了解大概还在一个很模糊的阶段,比如你跟我之间似乎有些暖昧(防和谐故意打错),因为如果你一旦泄露了这些信息之后,你一定会被进行一次严密的审讯,或者直接被列入监视列表,而我也会通过先前谈判专家口得到的信息来确认这一点,他们会点破我的隐秘身份,这一点毋庸置疑。”

    “不过经过之前的一些探测,这些事情显然没有发生。”

    翻了一页书,叶仁继续解释了起来:“在排除其他几率较小的可能性之外,唯一的结论就是他们利用了你跟我之间的这层模糊关系,试图成为一种突破口,而老爷子大概跟上面达成了一些协议。”

    当然,这里叶仁没有说出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墨樱真的是为了想见叶仁主动请缨过来的,叶仁虽然想到了这点,但是并没有说出来。

    “爷爷跟……”

    墨樱听到叶仁的话语之后显然是一愣,不过随后她的眼底闪过一丝悲哀,却没有继续说话了。

    “嗯,没有为墨老爷子辩解?”

    叶仁意外的看了一眼墨樱:“稍微的让我有点吃惊啊。少女。”

    “这种东西我该怎么说呢?”

    听闻叶仁的话语,墨樱轻轻笑了一下。言语之带有几分苦涩:“大概是已经猜到了吧,但是又不愿意去多想。”

    “其实墨老爷子这么做是要承担风险的啊。”

    叶仁继续看着书:“假如。注意我是说假如,假如要是你惹我非常恼火的话,我没准就会把这股气丢给上面,而上面这个时候就会把墨家推出来背锅,而我也会同样被扣上一个危险生物的帽子。”

    “你会吗?”

    墨樱看了叶仁一眼。

    “啪!”叶仁突然将手里厚厚的书本合了起来,这个举动把墨樱吓了一跳。

    “我现在的心情非常的复杂啊。”

    叶仁仍旧是坐在沙发上,并没有起身,只是将手合上的书随手的放在一旁的茶几上而已,然后十分慵懒的靠在了沙发上面。闭着眼睛说了起来:“见到你之后怎么说呢,因为我本来这次出来就是为了散散心的,所以其实见到你挺开心,不过这群高层确实很人心烦啊,这几天他们应该也玩够了吧?”

    “唔…”

    听到叶仁说见到自己挺开心,墨樱自己这边看起来也有些小开心的样子,不过她并没有把这个表现出来,只不过叶仁因为无时无刻的电磁视觉,很显然一瞬间就看到了对方开始活跃的电磁波。

    “唉。所以说就算是现在你们还是在监听,应该已经够了吧?”

    叶仁突然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随后,整个房间之,差不多有十二处不同的地方同时闪过了一丝电火花。随着微弱的噼啪声突然响起,一阵像是电线短路被烧焦的味道开始慢慢的弥漫在了空气之。

    甚至有两处电火花是在墨樱的身上响起来的,这其一处是手腕。还有一处则是背后的领口。

    “啊!”

    突如其来的电火花,自然是给墨樱吓了一跳。

    “吓到你了吗?”叶仁笑了一下。然后出言安抚了一下:“放心,只是短路时的电火花而已。大概也就跟被静电打了一下差不多。”

    “嗯…”

    墨樱点了点头,似乎平缓了一下情绪,然后有点犹豫的问了一句:“刚刚…你是在干什么?”

    “显而易见。”

    叶仁笑了一下:“接下来我们的谈话我并不像让其他人听到,所以我破坏了监听器,不过我还是没想到啊,本来我以为你身上就一个监听器的,这是你必须带的,没有这个他们不会让你过来这里,不过有两个我还真是有点意外了。”

    “呵呵……”

    墨樱对此摇头轻笑,漂亮的大眼睛已经微微闭上了,显然,她对于这件事已经不想多说什么了。

    “坐到这边来。”

    叶仁突然对墨樱招了招手,然后指了一下自己身旁的沙发。

    “……诶?!”即使是墨樱,也被叶仁这种突如其来的话语给弄的有些愕然,俏脸微红,有点结结巴巴的问了起来:“为…为什么?”

    “大概是上次你给我的护身符弄丢了,所以我想闻一下那种像是花香一样的味道。”

    叶仁随口扯了一句,虽然仍然是一副懒散的样子,不过内心却已经开始有些杀意在涌动翻滚了起来,就刚刚那么一瞬,叶仁顺着窗外,正巧看到了一丝微弱的反光,以及蜘蛛感官通报过来的,一种似乎被隐隐锁定了的感觉。

    大概是类似狙击手之类的家伙,不得不说这帮家伙还真敢玩。

    “那那那那好吧……”

    因为被叶仁的一句话给搞的有些头昏,墨樱没有发现叶仁此刻微妙的变化,脸蛋就像是火烧的一样,几乎是整个人晕晕乎乎的就坐到了叶仁的身旁。

    而叶仁,此刻也正在思考着一些东西。

    比如要不要把墨樱也收入噩夜里面去,虽然看起来这家伙好像不太适合,但是叶仁心里清楚,经过了今天之后,这家伙恐怕就算是回到了墨家,也不会太好过就是了,即使墨家本身对她没什么,上层也会千方百计的想要从她嘴里挖出一些东西来。

    【总觉得好像真的会被白萌萌给砍死啊……】

    叶仁闭着眼睛,心里在衡量着这件事带来的好处跟坏处。

    简单点来说,就算是叶仁不去管墨樱的死活,但实际上这件事还是会干涉到自己,自己如果在玩够了就回去的话,墨樱这边自然会被高层召过去,然后按照某些激进派的意思,没准吐真剂什么的就灌下去了,叶仁也不确定在药物的影响下墨樱会不会就把某些秘密真的给说出来,因为毕竟那并不是她的本意。

    而类似吐真剂这种东西,几乎就是审问神器,这一点不用太多解释,只要上网查查几乎就都知道了。

    而带走墨樱也未必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决定。

    首先这家伙本身没有任何能够帮到自己的能力,她既不像是白萌萌那样可以渗入网络,又不能跟戴琳一样进行试验,甚至连自身的武力都非常低(不然之前也不用让叶仁去保护她了)。

    要说唯一的优点就是做东西比较好吃。

    【所以我要给噩夜召个厨子吗?】

    叶仁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眼角抽了抽,就算是自己这边都安排好了,对方也未必就能同意,还有就是白萌萌那边也真不太好说。

    而且,就算是这一切都可以解决,墨樱本身的性格也是一个大问题。

    虽然是生在古武世家的,但实际上墨樱的性格是属于那种非常温和的,就算是比起最初的戴琳还要不如,虽然并不是特别圣母,但这种性格在噩夜里几乎是不存在的,就不提最开始就敢碎尸灭迹的白萌萌了,现在戴琳的性格也已经变得十分淡漠,那种异类生命的结构已经开始影响到了她对人类的看法,而工兵也不用多提,本身就是刀口舔血的雇佣兵。

    “这么仔细一想,果然还是让人很头痛啊。”

    叶仁突然没由来的说了这么一句话出来,也是让一旁的墨樱有些愣了一下:“嗯?”

    “算了,问问你本人好了。”

    想了半天也没怎么想通的叶仁最终还是放弃了思考,转而直接跟墨樱说了起来:“墨樱,我要跟你说一个事情……”

    而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的说一下,这花费了叶仁差不多十分钟左右。

    “总之该说的我都已经告诉你了。”

    把东西都说出来的叶仁一身轻松,继续舒舒服服的靠在了沙发上,枕着两只手臂说道:“所以接下来就要看你自己的选择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