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尽管叶仁用来叙述一些事情的时候仅仅用了十分钟,但显然让墨樱在一瞬间接受这些事情是不可能的,于是她在沉默了好久之后,仍是一副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

    “没想好吗?”

    叶仁看着墨樱的表情:“这可是唯一的机会了,要是你没有抓住的话,可就没有下一次了。”

    “你的变化好大……”

    在听闻了叶仁的一句话之后,墨樱突然这样的说了一句。

    “……哈?”叶仁愣了一下。

    “之前的你不是这个样子的。”

    墨樱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一样,鼓足了一口气说了起来:“一段时间不见,你变得离我更遥远了。”

    “更遥远了吗?”

    叶仁品了品这句话的意思,如果猜的没有错误的话,想来应该是自己的性格发生了一些变化,比起最初与之相遇时,显然现在自己的身上已经更加失去了一些东西,比如说身为“人”的这种气质与概念。

    可以这么说,叶仁此刻清楚的意识到了,自己正在逐渐的变成一个更高位的存在。

    “最开始我见到你的时候,虽然你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性格,但我还能跟你交流,你拒绝我的时候虽然我很难过,但也没有其他的想法。”墨樱低着头,小声的继续说着:“可是现在我已经在你身上感觉不到那种感觉了……”

    “我知道你就是夜先生,我也知道你就是那天从那怪物手里救我出来的人。”

    “真是的,总是莫名其妙的被你一次又一次的救下呢。”

    因为叶仁仍在沉思。所以没有打断墨樱,后者则一直说了下去:“我喜欢你的狂妄。喜欢你的强大,喜欢你的神秘。喜欢……”

    “我甚至不知道那个身份才是真正的你,叶,还是夜?”

    “曾经我是那么的迷恋你,喜欢你,甚至想要过一直跟着你,不管其他的任何事情也好……”:说到这里,墨樱慢慢的抬起了头,眼无比复杂:“可是现在的你,却让我感到很害怕。”

    “嗯…”

    听到墨樱这么说。叶仁终于是微微点头:“我能感觉得到。”

    叶仁没有说谎,因为他真的能感觉到,电磁感官已经将对方的生物磁场波动彻底的记录了下来,叶仁已经见过了太多害怕自己的家伙了,所以对于恐惧这种磁场变化,还是感觉的非常敏锐的,可以确定墨樱并没有说谎。

    换一种角度来说,如果对方真是在说谎,那还真是强到让人可怕。

    “我大概正在失去某些正常人所拥有的东西。”

    因为墨樱没有继续接茬。所以这边叶仁在沉吟了一下之后,也是开始平静的说了下去:“之前我并没有太过于在意这一点,因为我身边的家伙都没有跟我说过这一点。”

    “但是刚刚你稍微的说了一下,我也是注意到了。”

    叶仁突然笑了一下:“我不知道这是基因层面上带来的副作用。还是因为实力的原因,我无法将自己与普通人放在一个相对平等的视角上去看待,对于此刻的我来说。绝大多数的人类都是一种比较低阶的生命,这一点我估计你听了之后会毛骨悚然。实际上,我发觉已经在很早之间。就已经不把人类当成自己的同类了……”

    “你……”

    墨樱瞪大了眼睛看了一眼叶仁,随后默默的问了一句:“你到底是什么?”

    “不知道。”

    叶仁自己也摇了摇头:“不过对于你们来说就不一定了,这取决于你们的想象力,说我是怪物也好,说我是恶魔也行,总之不是正常人就对了。”

    “那你曾经表现出的那些东西…”

    墨樱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抬头问道:“是真的吗?”

    “差不多吧。”

    叶仁点了点头:“我并不是吃人的猛兽,对整个人类也没有恶意,我也会思考,不是那种喜欢毁灭世界的魔王,换一个角度来讲其实我很普通,就像是你一样,只不过我现在很难带入到普通人的角色里而已,嗯……你大概可以理解成为我们之间思考事物的层面不一样。”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墨樱的表情非常的困惑,带着一种对未知事物的迷茫,再次发问。

    “不知道,大概这也算是一种进化吧。”

    叶仁摇了摇头:“不过至少我还是我,一些人类认知还是在影响着我,就像是我潜意识认定人类的行为准则一样,我还是会因为搞笑的事情而笑出声来,审美观点也跟普通人没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我也喜欢听音乐,喜欢吃精心制作的料理而不是茹毛饮血,懂得欣赏艺术,探讨♂哲学。”

    “哦,对了。”

    叶仁说到这里,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对着一旁的墨樱开口说了一句:“顺便一提,在我吃过的东西里面,除了一些猎奇的东西(遗迹生物的身体组织)之外,人类的料理唯独你做的最好吃。”

    “谢谢……”

    墨樱已经被叶仁所说的这些乱八糟的东西给弄的有些麻木了,冷不丁听到他这么来一句,眼闪过一丝奇异的神采。

    “那么……你会放我回去吗?”

    在道了谢之后,墨樱如是问了一句。

    “如果你想的话,随时可以回去。”叶仁一耸肩:“实际上这次我也就是出来散散心而已,没想到会遇到你。”

    “…真的?”

    墨樱有点不相信的瞪大了眼睛。

    “我擦,为毛怀疑我啊,我至少也救了你两次好吗?”叶仁一扶额:“我要是不想救你干脆就让你被那个蛇怪给吞了不就好。简直是一了百了啊,都不用毁尸灭迹的。”

    “那…那不同……”

    墨樱有点吞吞吐吐的说道:“之前我并没有发现你的秘密。可是后来我已经知道这些了,你难道就不觉得我知道的太多了吗?”

    “是啊。你知道的确实不少。”

    叶仁点了点头,居然承认了。

    “那你还让我回去?”墨樱也有点闹不懂自己面前的这个家伙了,按照她自己的想法来看的话,现在的这个局势还真的是好奇怪啊,自己都知道这么多了,难道不是被抓走或者灭口的节奏吗?

    “你知道的不少,但是还不够多。”

    叶仁听到墨樱这么一说,也理解她在想什么了,于是笑了一下。轻松的说了起来:“本来看到你这么作死,要是换成是别人这么问我,我直接就砍死了,但是多少你跟我在之前认识,而且我出于某种想法,并不想杀了你,所以我打算问你几个问题,你要是知道的话,在担心我会不会害你也不迟。”

    “……你果然与之前不同了。”

    墨樱沉默了一下之后幽幽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第一。你知道夜先生这个词的背后所代表的东西是什么吗?”叶仁没有理会墨樱的话语,而是直接伸出了一根手指。

    “不知道。”

    墨樱果断摇头,因为凌霄并没有告诉他关于夜先生所代表的意义,而事实上即使是凌霄。也并不清楚夜先生这个名字真正的含义到底是什么。

    “第二,你知道我现在的大本营在哪里吗?”叶仁伸出了第二根手指,再次询问。

    “不知道。”

    墨樱也是继续摇头。这种事情自己怎么可能知道,要不是对方说自己都不知道对方还有个大本营什么的。

    “第。你……知道我手上掌握的东西都是什么吗?知道那代表着什么吗?”叶仁伸出第根手指,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嘴角也上扬起了一丝弧度。

    “你……”

    见到叶仁这个样子,墨樱突然就有点不太好的预感,不过因为她还是不知道,于是她只好摇头:“我并不知道。”

    “第四,你知道我的敌人是谁吗?”叶仁问了最后一个问题。

    “不知道。”

    墨樱叹了一口气。

    “这不就结了。”叶仁得意的一拍手:“你一无所知,所以就凭你知道的那些东西又能做什么呢?就知道我叫夜先生?还是说你打算把凌霄供出去?”

    “我不会的。”

    摇了摇头,墨樱语气坚定的开口说道:“无论如何,我答应过你,不会说出关于你的一切。”

    “这算是约定吗?”

    叶仁看着墨樱那张异常坚决的小脸蛋,笑了一下问道。

    “算是吧。”墨樱点了点头。

    “呵呵。”

    叶仁突然用一种有些莫名的眼神看了一眼墨樱:“我刚刚想了一下,如果这次这么放你走了的话,下次想要见面的话就很难了啊。”

    “你改变主意了吗?”

    墨樱倒是很坦然,没有特别害怕的意思。

    “不,只是想让你报答一下救命之恩什么的。”叶仁有点邪恶的笑了一下,然后伸出两根手指来:“因为救过你两次,所以我接下来会说出两个命令,你要是都答应下来的话,我们之间就互不相欠了。”

    “你想……”

    墨樱先是一愣,随后脸上腾的一下就红了一大片:“你的妻子不会介意吗?”

    【喂喂,别t突然就好像自己猜到了一样曲解我的意思啊!!!】

    叶仁已经在心里吐槽起来了。

    不过因为表面上还要维持一下,所以叶仁没有直接吐槽起来,而是深吸了一口气:“你想多了,我只是肚子有点饿了而已。”

    “吃掉……我吗?”

    墨樱呆了一下,随后茫然的问了一句:“是哪个‘吃’?”

    “……我不吃人。”

    叶仁忍住想要吐槽的**,撒了个谎。

    “那不还是…”墨樱的思想回路又转回了叶仁想要推她这边,也不知道是不是学武的妹子都比较喜欢用身子偿还救命之恩什么的,用江湖的话来说就是无以为报,唯有以身偿还。

    “……”

    叶仁倒是真的要吐血了。

    “别多想,我只是挺长时间没吃你做的东西,有点想尝尝而已。”最终叶仁还是选择了给对方解答一下,不然的话没准墨樱这家伙也要像白萌萌最开始献~身时那样,突然一脱什么的……

    倒不是说自己受不了,实际上叶仁现在真就跟最开始不一样了,真的就是对普通人没什么太大的兴趣,只不过突然一脱什么的会比较尴尬,所以这里就尽量避免一下。

    理论上来说,按照叶仁现在的观点,其实普通人之的妹子就跟鱿鱼……或者飞肌杯差不多,虽然这个比喻非常的诡异甚至让人有些困扰,但实际上确实就是差不多的感觉,虽然根据某个伟大导师的理论,鱿鱼的头部掏空内脏确实可以使用,但你见过哪个正常人在海产市场看到鱿鱼就会有生理反应的吗?

    叶仁的异类基因本能逐渐的影响了大脑的判断,使得他只对那些在基因层面可以承受住自己遗传信息冲击的妹子感兴趣,理论上来说这也算是一种进化,避免无意义的交~配所消耗和浪费的资源。

    请注意是妹子,而不是雌性生物,因为叶仁的人类审美还是根深蒂固的,这一部分无法受到影响。

    所以,总结一下就是他这家伙,因为基因的关系拒绝脆弱的普通人而已。

    “你想吃我做的饭?”

    墨樱露出了一副完全没有想到的样子,似乎是在表达‘就这么简单?’一样。

    “不行吗?”叶仁理直气壮的说道:“我可不是那种可以随便糊弄一下就可以的家伙,你应该知道我的饭量,我想要吃饱。”

    “真的就只是这样?”

    听到叶仁的说法之后,墨樱有点疑惑的看了对方一眼,然后问道:“就在这里吗?”

    “嗯。”

    叶仁平静的点了点头,并暗自的松了一口气。

    总算把气氛从刚刚那种要献~身的感觉里面给拽出来了,这仔细想想还真是有点吓人啊,女人们一个个的都是这么奇怪的生物吗?

    “可是这里有食材吗?”墨樱也是终于确认了叶仁真的只是想吃点东西而已,问了一句。

    “没关系,让人去买就好了。”

    叶仁顺着窗户看了一眼外面的狙击手,然后对着对方露出了一个笑容。

    (沉寂了这么久,主角(误)终于忍不住了,猜猜主角这一局支线想怎么玩?猜对明天加餐…不,加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