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潜伏在楼顶的狙击手王坤,在对上叶仁的笑容之后,几乎是下意识的就使出了一个一个翻滚闪避,连手上的狙击枪都不要了,直接躲进了一旁的一面砖墙后方,随后瞳孔微微放大,整个人也在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心脏几乎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一样。

    “号,你怎么了?”

    胸口上别着的对讲机传来了一个略带疑惑的声音。

    “长官…我……”被称为号的王坤此刻甚至连说话都带着颤音:“我与目标产生了视线接触……”

    “什么?”

    在对讲机那头的家伙也显然是愣了一下;“这可是数百米外,而且我们的位置都非常隐蔽,你确定不是你自己出现了幻觉吗?”

    “长官,不会错的……”

    王坤深吸了一口气,沉声说道:“我能感觉得到…他已经知道我在这里了……”

    “你看到了什么?”

    对讲机里再次传来了询问的声音。

    “我看到了……”王坤说到这里,突然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要稍微回忆一下,自己就能感觉到一种几乎让自己即将窒息的恐惧,如果说曾经自己面对过的武者所发出的是气势的话,那么无疑自己刚刚见到的那个人眼所投射出来的就是绝对的威…或者说是惧。

    那是一种几乎让自己彻底崩溃的,根本不在一个力量级别上的东西,与他人强大的气势并不同,这家伙……那是绝对是充满了绝望的恐怖氛围,就好像是某种顶级掠食者的领地一样,只要一旦踏入其…

    就会死。

    “…好吧,我知道了。”

    见到王坤沉默了,对方在静静的等了一段时间后居然没有强迫王坤。似乎是有些无奈,那个声音再次响了起来:“离开那个区域吧,你有新任务了。”

    “是…”

    听到上司的命令,王坤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脸上却也在同时挂上了几分颓然,真是没想到,距离对方近乎数百米之远,仅仅是对视了一眼,自己竟然就失去了所有的勇气。这无疑是一种几乎遭人耻笑的失败。

    明明距离差了那么远,而且自己拿的可是狙击枪,竟然会害怕对方。

    “可恶!”想到这里,王坤突然恨起了自己刚刚的表现,直接用拳头狠狠的砸了一下面前的水泥地,如果不是因为战术露指手套,他的拳头此刻只怕是已经鲜血淋漓。

    不过很快的,甚至还没等到王坤从懊恼反应过来,胸口的对讲机又响了。

    “号,有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现在要交给你。”

    对讲机那头的声音非常的严肃。

    “请说……”王坤调整了一下心态。然后回问了一句。

    “目标要求一个人去…买……去购买食材,而目标指定的这个人就是你。”

    这句话不光王坤听起来匪夷所思,就连对讲机那头的某个上司,此刻语气也是非常的困惑,不过尽管困惑,他的语调仍然十分严肃:“而且他对我们提出了威胁,如果我们不照办的话,他会做出一些我们无法承受的事情来。”

    “……”

    如果说有一种形容词能够形容王坤现在的心理状态,那么用一万只羊驼在心狂奔而过这个形容词无疑是最好不过的了。

    担忧,疑惑。莫名,烦躁,恐惧,愤怒。无奈,无数的情绪在他的内心之闪过,但最终,他记起了他仍是一个军人,于是在平静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枪械后,他回复了自己的上司。

    “是。长官。”

    ……

    两个小时之后,叶仁自家的客厅餐桌上。

    “你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看着叶仁正在平静的用餐,墨樱几乎是用一种匪夷所思的眼神在看着他。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破坏监听器的时候顺带把其他通讯器材都破坏掉了,墨樱并没有看到也叶仁以任何一种通讯手段去与外界进行过沟通或联系,本来对方说了一句找其他人买菜,本来墨樱还以为叶仁会有什么动作,但是对方竟然完全不为所动,这简直让她感到困惑。

    而直到时间过了半个小时之后,一个全身都穿着迷彩服的特种兵满头大汗的敲开了门,同时两只手上的手提袋,外加后背的大号背包之都装满了食材走进屋来,这才让墨樱稍微明白了一些。

    但即使如此,墨樱这小脑袋也想不明白,叶仁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难道你用了千里传音?”

    毕竟是古武世家的人,就算不怎么习武,但墨樱的猜测仍旧跟这些东西比较挨边。

    “我还真就不会千里传音。”叶仁非常平静的吃了一口西红柿炒蛋,然后往嘴里扒了两口饭:“你要是会的话倒是可以教教我。”

    “…”

    见到对方摇头,墨樱这边也是陷入了沉默,没办法啊,真想不出来。

    “你不坐下来吃点?”

    咽下了嘴里的食物之后,叶仁对坐在自己对面的墨樱问了一句。

    “我…不太想吃……”墨樱想了一下,然后轻轻摇了摇头。

    别看桌子上满满的一桌子菜差不多二十多个,自己也确实尽心尽力的去做了,但就是因为这样,她才吃不下去,没有其他的原因,也不是下了毒或者往里面吐了口水什么的,就是今天自从见到叶仁开始,各种事情交织杂混在一起,让自己有些提不起食欲。

    “难得共进一餐,况且这也是最后一次了,话说你就真不考虑一下吗?”

    考虑到对方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估计会更没有食欲或没有时间去吃东西,所以叶仁比较好心的提醒了一句。

    顺便,又舀了一勺鞑靼牛肉(某种意义上的法式生牛肉沙拉拌)吃进嘴里。

    “不了,我真的不饿。”

    墨樱仍然轻轻的摇了摇头,拒绝了。

    “那算了~”叶仁也不勉强。反正这二十多个菜都不够自己吃的,于是耸了耸肩,便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不得不说,尽管叶仁家里的餐具并没有墨宅那边来的全。但墨樱居然真的就在很短的时间内做出了一大桌食物,也是挺让叶仁感到吃惊的,虽然说有很大一部分几乎都是一些家常菜,不过这应该不能怪她,毕竟买菜的是个大兵。你让他去菜市场挑回来一点新鲜玩意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说墨樱几乎是换了种手法烹饪了大白菜,又做了五种土豆料理。

    某种意义上来说,叶仁真挺佩服她的。

    尽管叶仁因为想要品尝一下食物,已经很努力的维持了自己吃饭的速度了,但是在消灭了差不多锅大米饭之后,一桌子菜果然还是全都被他一扫而空了。

    “虽然没吃饱,但是总之多谢款待好了。”

    说完,叶仁擦了擦嘴,然后默默的站起了身来:“那么接下来就是第二件事了。”

    说完。叶仁就慢悠悠的走到了窗子附近。

    “是…什么?”

    墨樱迟疑了一下,然后问道。

    “走过来,然后亲我一下。”叶仁突然诡异的一笑。

    “诶!?”

    本来第一件事只是做顿饭,墨樱已经以为叶仁不会提一些很奇怪的要求了,结果这一次突然这么说,也是吓了她一大跳,几乎是下意识的就问了一句:“为什么?”

    “总之尽管来就是了。”

    叶仁没有过多的言语,仅仅只是笑了笑。

    “……好吧。”墨樱沉默了一下之后,还会选择了点头,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于是就鼓起勇气走了过来,闭着眼睛就朝叶仁的怀里靠了过去。

    而叶仁这边也是顺势就将其搂在了怀里,然后轻轻的将头一低……

    墨樱浑身轻轻一抖,随后就彻底软在了叶仁的怀里。

    然后。大概一秒钟之后。

    叶仁突然整个人像是被什么东西用力的打了一下似的,直接被一震大力带倒在了地上,随后他立刻一滚,几乎是瞬间就躲进了窗户外见不到的视野盲区之。

    在墨樱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他还顺便直接用手指戳了自己的肩膀后边一下,直接戳出了一个血洞。将衣服染成一大片的红色。

    “噗嗤!”

    然后他又在自己肩前也戳了一个洞,这样看起来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打的直接贯穿过去了一样。

    “啊!!”墨樱被叶仁的这个诡异举动给吓了一大跳,直接就叫出了声来,甚至因为叶仁太过用力,血液都飞溅在了墨樱那白皙的脸蛋上面。

    “好了,演戏结束。”

    躲藏在没人能看到的视野盲区之,叶仁露出了一个异常诡异的笑容,然后直接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墨樱已经被吓呆了,只能傻愣愣的站在原地不敢动弹,叶仁这似疯似狂的样子她还真是没见过,再联想到之前他毫不犹豫的就进行了自残,真的是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墨樱现在感觉自己的整条脊梁骨都直往上冒寒气。

    “本来还以为对方不敢开枪,结果还真的开了吗?”

    叶仁此刻看起来笑的非常开心:“我大概已经猜到对方是谁了,还真是有种啊,比直接面对我的时候有种多了。”

    “你要干什么……”

    墨樱的心突然浮出一丝不详的预感。

    “当然是干一件大好事儿。”叶仁丝毫不在意肩膀上的血洞,甚至因为这个洞快愈合了他自己又捅了两下,然后这才说了一句:“接下来我要去玩一玩,不过你得配合我一下,不然的话就不好玩了。”

    “我…你到底想要干嘛……”

    墨樱真的开始害怕起来了,之前那个叶仁至少看起来还像是个正常人,虽然说好像是有点过于理智了,但现在这个看起来更吓人,感觉完全不知道下一秒他要干什么啊,简直是个疯子。

    “边走边说好了。”

    叶仁笑了一下,然后二话没说直接走过去搂住了墨樱,也不管这是在S市,也不管这是白天,直接就顺着窗户就跳了出去。

    “啊!!”被这个举动吓了一跳的墨樱当然是当时就惊呼了一声。

    不过很快的她就叫不出来了,因为一大队荷枪实弹的士兵就站在了楼下,用手里面的枪对准了叶仁,而且周围很明显都已经被戒严了,可以看到此刻周围居然没有一个居民的出现,甚至连附近其他的居民楼的窗户附近都没人观望,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说的。

    “想开火吗?”

    即使是在坠落的过程之,叶仁也是面带微笑:“或者说…想等我摔死然后直接收尸呢?”

    虽然是叶仁自己在自言自语,不过很显然的,现在全场唯一能听到叶仁话语的人就只有墨樱了,而后者现在被吓得小脸煞白,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些东西,光是压抑住自己内心的那份惊恐就已经非常的不容易了。

    坠落的时间非常短暂,几乎一般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叶仁就已经落了地。

    “嗒!”

    没有选择用强硬的力量去硬撼,叶仁这次选择了一种巧妙的方法,首先用脚尖点地,然后顺势将双腿弯曲蹲下,尽可能最大程度的减缓了坠落带来的冲击力。

    而随后,在士兵们震惊的注视下,叶仁这边突然诡异的一笑,直接用脚狠踏地面。

    “砰!!”

    数米之外的一个下水道井盖应声轰然飞起,紧接着叶仁立刻双腿一阵发力,在对方没反应过来的瞬间就已经带着墨樱跳进了下水道之。

    随后,已经飞上了天的井盖再次坠下,精准的再次盖住了黑漆漆的下水道。

    整个过程就宛如行云流水一样丝毫没有半点拖沓,从叶仁破窗跳出,直到他落地,然后弄开井盖,跳进去,井盖再次扣上,这段时间仅仅只用了数秒钟而已。

    几乎快到了这群军人甚至还没来的急喊出一句别动,或者用枪指住对方,对方就已经轻而易举的溜走了。

    ……

    此时此刻,全场陷入了死一样的寂静。

    “长官……”

    过了一会,有人终于有点忍不住了,有点结结巴巴的转过身去汇报起来:“目标…从高层楼直接坠下,然后在我们反应过来之前逃进了下水道……”

    “我TM早看见了……”

    谢长官也是一脸的呆滞,几乎是下意识的回了一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