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问一下吧。”

    谢长官这边也是面色凝重,虽然自己是谢家的人,但是这件事涉及到的事情实在是太高了,就算是他也没办法一人独断,于是在沉默了一下之后,还是决定询问一下上面的意见。

    ……

    没有让他等太久,很快的,来自上层的指令就下来了。

    【不择一切手段抓住对方,无论死活。】

    “…”

    听到对方的指示之后,谢长官这边也是沉默了一下,然后也只能是硬着头皮开始执行起了这个命令。

    于是,很快的,这些本来就经过特种训练的秘密部队就分批次的全部都钻进了黑漆漆的下水道之,打开战术手电筒,开始地毯式的搜索,力图在第一时间找到“负伤的目标。”

    不过负伤的目标没有找到,他们倒是很快的就找到了身上带着点伤的墨樱。

    “目标跑到哪里去了?”

    谢长官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让其镜片在阳光下折射出了一片白色的光芒:“他为什么突然丢下你了?你还知道什么其他的消息没有告诉我们?”

    “…”

    对于谢长官的这些问话,墨樱没有任何的言语,只是在眼底闪过了一丝失望的神色,低着头一言不发。

    “…算了,好歹是墨家的人,我也没权利处置你。    谢长官看了一眼低头沉默不语的墨樱,深深地叹了口气:“我跟墨夏也有些交情,我会人先送你回,不过你认为这就完了,这件事已经不是我们这些家族之间的问题了,就算我们谢家都不知道具体原因,你要是回去之后恐怕上面那些不会那么轻易放过你的。”

    “…谢谢你的提醒。”

    墨樱勉强抬头看了一眼谢长官,露出了一副有些凄楚的笑容。配上那因为失血而略显苍白的俏脸,让人多少有几分心疼。

    “…好自为之吧。”

    深深的叹了一声,谢长官转过身去,最后叮嘱了一句:“回去后赶紧回到墨家。尽量把能知道的事情全都告诉你家老爷子,没准能把你自己剥出去。”

    “我知道了。”

    墨樱看了一眼谢长官,眼流转着他人看不懂的神色,随后闭上了眼睛轻应一声,便是不再多做言语了。

    如果想要知道某些人士对这件事到底有多么重视。那么无需多言,只要看到上面那些特种军的行动就已经心有了八分的明白了,而就算是除却这些,在短短的四个小时之后,墨樱就已经在下了飞机之后被秘密的带到了一个军事基地之,这恐怕也能说明其的严重性了。

    某种意义上来说,国家并不容许任何不能够控制的力量存在。

    “说!”

    一个穿着军服长相凶恶的家伙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几乎是用咆哮的语气对着墨樱开口斥了起来:“在监听器失去作用之后,他到底跟你说些什么了!”

    “叶仁让我给他做一顿饭,然后让我亲他一下。”

    墨樱捂着自己的胳膊。    “我说的不是这个!”对方也不知道是真气的,还是假装的,总之他直接呼的站了起来:“别以为自己是墨家的人就敢在这放肆,你t知不知道那小子得罪谁了!”

    而随着他过度夸张的动作和表情,无数的唾沫星子从他的嘴里喷出来,飞的到处都是。

    “…不知道。”

    墨樱一低头,让人看不清楚她此刻的表情。

    “呵。”审讯员冷笑一声:“军委副主席,你明白了?”

    “怪不得能这么轻易的调动军方资源…”

    墨樱听闻之后,下意识的低声自言自语了一句。

    “嗯?!”对方听闻立刻脸色一变:“你说什么?”

    “…”

    墨樱再次选择沉默。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要好好考虑清楚。”对方似乎耐心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说道:“现在军委副主席就在外面等着你的消息呢,你应该清楚他不想等太久,别逼我给你用吐真剂!”

    说完,他好像怕墨樱不相信似的。直接将一个针管摆在了桌子上面。

    “唔…”

    墨樱看到那个针管之后,先是愣了一下,随后表情也变了变。

    随后,她似乎真的认真开始思考了起来。

    而那个长相有些丑陋的审讯员也并没有再度催促,他只是有节奏的用自己的指尖叩击着桌面,发出一阵毫无意义的响动。    “可以问一下吗?”

    “什么?”对方没好气的接了一句。

    “有些事情,我想跟刘叔叔单独说。”

    墨樱轻轻一低头:“如果你不能确定的话,可以把我说的这句话转告给他,如果他不愿意来的话你就给我注射吐真剂吧。”

    “你他妈……”

    对方脸色一变,似乎是想说些什么,不过随后他却没有说出口,扶着耳朵听了一下,然后改变了态度:“好吧,你等着!”

    “嗯…”

    墨樱轻轻点了点头,并没有其他言语或举动。

    “等等。”对方刚准备,但是似乎是考虑到了什么,突然又这折返了回来,然后从桌子下面掏出了一副手铐:“你是古武世家的人吧?为了以防万一我要给你把这个带上,你有什么问题么?”

    “没问题,请。”

    墨樱直接抬起了手,而后对方也不客气,直接粗暴的把手铐往她纤细的手腕上一铐,这才转身离开了。

    ……

    没过多久,一个头上已经有些白头发的年人慢慢的走了进来。

    这个人身体站的笔直,脸上带有一种上位者才拥有的特殊气场,国字脸上五官看似忠厚老实,但一副眼镜下的双眼深处。却隐藏着阴狠的神色,腰间直接配了一把手枪,看起来很严肃的走了进来。

    而这家伙走进来的第一件事也并非是坐下来开始审讯或开口说话,而是直接就拿起了那支吐真剂。朝着墨樱直直的走了过来。

    “刘叔叔…你要干什……”

    话还没说完,对方已经将针头狠狠刺入。

    “……所以,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见到自己左臂上的针管,墨樱原本略带惊恐的表情迅速的变得诡异了起来,她看起来就仿佛对这件事毫不在意一样。用一种几乎闲聊的语气跟对方了起来,随后还抬头看了对方一眼:“我说…刘先生?”

    “嗯?”对方眉头一皱,似乎感觉出了几分不对:“你这种语气……”

    “很像是一个人,对吗?”

    墨樱突然笑了笑,然后像是玩闹一样的将手上的手铐铁链扯断,顺便又将自己手臂上的针管也取了下来,而上面的针头已经弯的不成样子,显然根本就没有刺透皮肤。

    “我被抓了回来,而叶仁逃跑了。”

    墨樱一边说着,一边将两只手上铐着的手铐像是扯橡皮泥一样硬生生的掰了下来。而做完了这件事之后,她突然抬头看着刘将军,面露诡色的邪笑起来:“那么问题来了……”

    “爸爸去哪儿了?”

    做完这些,墨樱的身体像是水银一样迅速的蠕动了起来,眨眼之间,刘将军面前的家伙就已经变成了叶仁,而后者威压一开,直接把他吓得在了地面上不敢动弹。

    “叫爸爸。”叶仁一只脚直接踩在了对方的头顶,脸上带着让人毛骨悚然的诡笑。

    “……”

    刘将军的身体抖的就像是筛子一样,脸上瞬间就没了之前的冷静和阴狠。所有的一切都扭曲到了一起,成了一副夹杂着不可置信,绝望,不甘。惊讶,屈辱,恐惧,怨恨之类情绪的扭曲的脸庞,想来就是此刻魔鬼,也会因为他多姿多彩的脸色而感到好奇。

    “刘将军!”

    因为房间隐蔽的角落是有摄像头的。所以很快的,广播音响之就响起了仓促的呼喊声,而铁门更是碰的一下就被砸开了,一大堆荷枪实弹的士兵们几乎立刻就往屋子里面冲去。

    不过很快的,他们在进了屋子之后全部都瘫软在了地面上,面带惊恐的看着不远处的叶仁。

    “啧啧,刘将军。”

    叶仁玩味的看着自己面前的男人:“看来在你回答我的问题之前,这些士兵都排不上用场啊。”

    “你…你到底……”

    刘将军此刻都快要崩溃了,不仅要直接面对叶仁那如渊般绝望而窒息的威压,还要被对方如此的羞辱,真是恨不得拔出手枪直接崩了对方,但是最可气的就是这种威压太恐怖了,以至于他甚至连动弹一下身体都动不了。

    没办法,现在就连一些体都会因为叶仁的气势而心惊不已,更不要说刘将军这种普通人了,没被吓死已经说明他的胆量很不错了。

    “给你最后十秒钟的机会。”

    叶仁没有多说,直接拿起了吐真剂,将针管又掰了回来,双眼微眯的说道:“十秒钟之后,不管发生任何事情,我都要把这个注射到你的身体里面,然后问问你这辈子干过的最卑劣的事情是什么。”

    “混蛋!”

    一些没有进入到房间里的士兵因为没有受到气势的波及,此刻还能说话,于是一些军官开始威胁起来:“叶仁!你最好想清楚了你怎么做的后果!我现在用枪就可以把你崩了!”

    “来,随便崩。”

    叶仁则是回敬了一个略带狂气的笑容,甚至直接用右手的手指戳着自己的太阳穴:“往这里崩,我保证不躲。”

    当然,他也没有忘记开始读秒。

    “10。”

    “砰!”结果那军官还真t就开枪了,不得不说对方的手法还是非常好的,叶仁看了一眼子弹的路径,结果这一枪真的就是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飞过来的,虽然说手枪的子弹并没有狙击枪大,但是子弹仍旧是以非常快的速度朝着叶仁射了过来。

    对此,叶仁仅仅只是伸出了两根手指而已。

    下一秒就夹住了子弹。

    “……”

    就跟叶仁跳楼那会一样,全场再次寂静了下来。

    “这里没有狙击手,也没有反器材狙击步枪。”叶仁平静的开始诱导起了对方,面露冷笑的说道:“rpg你们也不敢用,手雷也不敢扔,所以你们该怎么阻止我呢?”

    说完,叶仁手腕一抖,子弹在悄无声息的电磁力加速下,直接往回飞去,打穿了对方的左边肩膀,让对方惨叫不已。

    “哦,对了,差点忘记读秒了。”

    叶仁拍了拍头,像是忘记了什么一样:“4。”

    “。”

    “2。”

    “1。”

    一边说着,叶仁一边直接就将注射器的针头抵在了对方的脖颈大动脉附近:“0。”

    “爸…”

    忍住了内心无比的屈辱,刘将军低着头的双眼里的闪过滔天怨恨,几乎是咬着牙的挤出了这一个字来。

    “爸爸哪也没去,爸爸就在这踩着你呢。”

    见到对方屈服了,叶仁直接拿开了脚,然后将注射器徒手捏炸,甩了甩手之后再次坐在了凳子上。

    而后,叶仁收起了自己一部分的威压。

    刘将军这边则是觉得身体突然一轻,压在身上那座大山好像轻了许多,至少自己现在已经能够平静的呼吸了,于是他突然起了身,也不管身后的叶仁会怎样,疯了一样的试图与对方拉开距离,直接朝着门口奔去。

    但是很可惜,叶仁此刻并不想让他离开,于是刘将军还没等跑上两步,一只手就直接按在了他的肩膀上。

    顿时,刘将军感觉整个苍穹似乎都压在了自己的身上。

    “孙子还没回来,儿子怎么能跑呢?”在刘将军的背后,叶仁面露微笑:“一家人最重要就是整整齐齐。”

    “…”

    可惜在场的众人此刻几乎都没有什么心情想去吐槽,真的是都被目前的景象给吓傻了。

    “把孙子叫来。”

    叶仁直接将对方再次拖到了凳子旁,然后自己坐了回去:“今天我高兴,就来个儿孙满堂好了,你觉得怎么样?”(。)

    PrintChapterError;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