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人都在高的赶路,并没有进行停留,所以没用多长时间,叶仁一行人就来到了工兵所说的大致地点。

    这是一片乍一看毫无人烟的荒原。

    不过叶仁是显然不相信这里仅仅只是一个荒原那么简单,于是他直接眯起眼睛,利用透视与声波探测起了地表层。

    毕竟,按照威尔逊的狡诈跟机敏,实验室显然不会堂而皇之的暴露在地表上,这一点叶仁已经不是第一次体会过了,而这一次显然也是一样,这荒无人烟的地方连一座山都没有,所以实验室的藏匿地点当然是显而易见的了。

    “啧,又是一个地下基地啊。”

    慢慢的降落在地面上,叶仁摸着下巴自言自语了起来。

    “要寻找入口吗?”戴琳与红河也降落到了地面上来,而戴琳在听到了叶仁的自言自语之后直接开口询问了一句。

    “哦,不用。”

    叶仁摇了摇头,然后笑了一下:“这次直接开个门进去就好。”

    “嗯…”

    戴琳点了点头,然后两根星痕金属丝线慢慢的从她的身后飘了出来:“那就让我来开一个入口好了。”

    “也好,直接在这里切下去就好。”

    叶仁伸手指了一下前方的地面:“就这里直接切下去,然后就不用你管了。”

    “好。”

    戴琳应了一声,随后锋利的星痕金属丝就慢慢的变成了两根丝带,然后径直的刺入地面之,就宛如切割一块豆腐一样轻而易举的将整个地面切出了一个圆形。

    而后,叶仁一抬手,神肌迸出电弧并转化为磁力,将实验室内壁的金属板连带着大量泥土和岩石带了起来,就像是拔地而起的一条土龙一样的飞出,最后轰然砸在了一旁的地面上。

    “走吧。”

    朝着坑里看了一眼,叶仁笑了小。随后二话没说,直接跳了下去。

    “我们也跟上。”戴琳此刻的表情已经再次变得有些阴郁了起来,显然面对实验室的时候,她做不到像是平时那样的温和。在对着一旁的红河说完之后,也立刻就跟着叶仁跳了下去,

    而在跳落的同时,戴琳身上的星痕已经展开了六只金属巨翼,并摩擦着周围的土壁。减缓自己的坠落度。

    “啪嗒!”

    当戴琳降落到实验室的通道里之后,叶仁已经将周围的实验体全都杀光了,没有过度血腥的举动,仅仅只是释放了一个电场而已,将周围所有的人的心跳停止了下来,哪怕是拥有远常人的身体素质,也无法阻止这些实验体的死亡。

    “这些实验体…”

    戴琳看了一眼地面上的实验体,也没说什么,只是抬头朝着叶仁问了一句:“我们接下来该做什么?”

    “当然是一路打下去,我们以前不都是这么干的么?”叶仁笑了笑。看了一眼刚从上面跳下来的红河;“当然,这次是你们打头阵。”

    “好。”

    戴琳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正合我意。”

    “遵命,大人。”

    红河在跳下来之后,立刻就露出了他自己的本相,大量如同血色阴影一样的血液从他的脚下慢慢渗出来,并将通道之所有已经死去的实验体全部覆盖了起来,悄无声息的将其溶解并吸收掉。

    而随着这些血液被吸收掉,这些血液的厚度与范围也越来越大了起来。

    “走吧。”叶仁对红河的举动没有任何在意,在利用声波感知与透视能力大致观摩了一下这座基地之后。叶仁伸手对着一个方向开口说了一句:“这边。”

    “嗯……”

    戴琳与红河应了一声,随后便朝着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而叶仁,自然是跟在他们后面……

    ……

    抛去叶仁一行人的进攻不谈,此刻。在实验室最底层之。

    威尔逊正略皱着眉看着监控器的景象。

    “璃,你确定他们没有技术反追踪最终蜂后的信号频段?”威尔逊对着一旁穿着白大褂的短女人开口询问了起来:“他们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我大概可以确定。”

    璃的眼睛微微眯了眯,这个举动让她本来就很媚人的狐狸眼更加狭长了一些:“蜂后的频段都是经过特殊加密的,在没有正确算法的情况下对方没有任何理由可以强行破解我们的信息,更不要提锁定到这里来,因为用来送讯号的大蜂后本身就不在这里。”

    “果然是出现了叛徒吗?”

    听到了璃的解释。威尔逊点了点头:“我们剩下的基地已经不多了,对方每一次出现都会比上一次更强,你务必在这里彻底杀死对方,不然我的计划就会出现额外的变数。”

    “放心。”

    璃平静的说了一句,随后继续观察着监视器上的情况,微眯起的眼睛也不知道闪烁着怎样的神色。

    “如果不行最起码也要留下对方的血液。”

    威尔逊继续说着,同时从一个突然出现的黑色空洞之拿出了一根幽黑的尖刺:“必要的时候可以用这个。”

    “这是什么?”

    璃看了一眼被封在玻璃柱里的黑色尖刺,体内的虫体好像都开始不安的躁动了起来,这让她稍微的有些不适:“这东西好像很危险。”

    “某种蛇的牙。”

    随着这句话,威尔逊的瞳孔不易察觉的突然变成了竖立起来的形状……

    ……

    “嗤啦!”

    随着浓绿色的血液喷洒的到处都是,戴琳慢慢的收回了星痕丝带,继续的往前走去。

    而地面上涌动着的猩红色液体,则是贪婪的吞噬着那仍旧在蠕动的巨虫尸身,将其彻彻底底的溶解成了养料,并增值出更多的血液。

    “前面来了两个实力一般的,你们两个看着办。”

    叶仁在最后面一直都没有出手,不过在第一层已经快走完的时候,他还是难得的开口提醒了一句。

    “我来解决吧。”

    因为之前都是戴琳在动手,所以此刻听到叶仁这么说。一直在帮忙清理尸体的红河这边主动请缨了一句。

    “嗯。”戴琳点了点头,然后稍微往后退了一小步。

    打头阵的人虽然变换了一下,但叶仁一行人一直都没有停下来,所以很快的。几个人很快的就遇到了之前叶仁所说的那两个实验体。

    “到了。”

    叶仁见到对面两个实验体之后,开口说了一声:“上吧,红河,使用十万伏特。”

    “……”

    红河自然是听懂了这个梗,但在这种情况下他也不好回答叶仁。毕竟不是谁都能随时随地这么逗的,于是他仍旧冷着脸对着对方冲了上去,脚下的血河沸腾之直接就钻出了好几个血红色的实验体,像是丧尸一样朝着对方扑了过去。

    “雕虫小技。”

    一个长了一双像是青蛙一样凸眼的大肚怪男冷笑一声,然后张开了嘴,里面一抹银色的光就像是闪电一样瞬间闪了出来,将最近的几个血人直接劈成了两段。

    而叶仁则是看清楚了对方的攻击手段,一条闪烁着金属色泽的舌头。

    “星痕金属吗?”

    叶仁凭借着自己星辰之眼的特殊动态视觉,直接看透了这一条变色龙一样的舌头其实仅仅只是镀了一层星痕金属而已,不过考虑到是红河在与之对战。叶仁也并没有多说些什么,反而是静静观察了起来。

    “嘿嘿嘿嘿,你们接二连的入侵实验室,这次就死在这里吧。”

    青蛙男怪笑一声,随后直接张开了嘴,猛的吸了一口气。

    “轰!”

    一道空气炮从他的嘴里狂喷而出,这一击显然不是一般人能用出来的,所以很显然,青蛙男至少也融合了狂息龙蛙的能力。

    “没错,不需要璃大人出手。我们就要杀了你们。”随着青蛙男的怪叫,一旁另外人也应了一声,随后一抬手,大量的星痕丝线就飞了出来。对着红河刺去。

    “这手段还真是老套,实验室果然还是没什么进步啊。”

    在见识到对方的基因能力之后,叶仁已经懒得继续看这场比赛了,虽然仅仅是两个类似小队长之类的家伙,但没有见到什么比较新奇能力的叶仁还是非常失望的摇了摇头。

    顺便的,叶仁利用电磁干扰屏蔽了监视系统。

    “噗噗噗噗……”

    红河就像是没有反应过来一样。直接就被对方的星痕细丝穿透了身体,顿时大量的血液从他身体里面流了出来。

    “弱小的家伙,哼。”操纵星痕的实验体小队长似乎是很不屑的冷笑了一声,随后他手腕一抖,直接就将这些星痕丝线猛的划开,将红河的身体切的零八落,四肢全都跌落在了血泊之,腰也被切开好几道大口子。

    “哼哼,这种凡胎还想与星痕幻化成的细胞金属较量……”

    此刻即使是蛤蟆男,在见到红河的惨状之后也忍不住的嘲讽起来,甚至连继续的攻击都停了下来,转而对着那边的叶仁跟戴琳喊了起来。

    “喂,你就是夜吧?”

    蛤蟆男盯着叶仁开口喊了起来,因为叶仁在进入实验室之前就已经将自身变换成了夜的模样,所以此刻对方自然能认得出自己。

    “你的手下已经被我同伴杀掉了,你如果乖乖投降的话,我或许会……”

    话还没说完,一只血淋淋的手突然拍上了他的肩膀,浑身沐浴着鲜血的红河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了他的身后,表情冷漠的问道:“你说………谁死了?”

    “什!”

    青蛙男惊了一下,想也不想的张开嘴巴就用舌头攻击了过去。

    “啪!”让青蛙男想不到的事情出现了,红河的身体再次被抽成了一滩碎血,就好像对方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一样,但青蛙男肩膀上残留下来的血液却开始激烈的腐蚀起了他的身体,一眨眼之间大半个肩膀就融化成了肉汁,而且最诡异的是这种融化根本就没有声音,甚至连痛觉都不存在,青蛙男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肩膀出现了问题,仍旧在紧张的四下寻找红河的踪迹。

    “o56!你的肩膀!!!”

    另一边操纵星痕金属的实验体小队长瞪大了眼睛,伸出手指着对方的身体,但很快的,他也感觉到了自己的肩膀一沉,沾满了血迹的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

    “你在说什么?”

    红河脸上沾满了鲜血,对着对方诡笑着问了一句。

    “啊啊啊啊!!!”见到先前青蛙男身上被溶解的样子,此刻操纵星痕的实验体自然知道自己是什么后果,几乎是立刻的,他就用星痕金属幻化成了一把利刃,回身攻击红河,但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红河非但没有还手,反而是整个人啪的炸裂了开来。

    一个人炸了会是什么样子?

    如果没见过的话,这里就给大家解释一下,先是大量的碎肉,混合着碎骨,还有粘滑柔软,甚至带着粘液正在蠕动的内脏,骨髓,脑浆,眼球还有各种其他乱八糟的组织,均匀的朝着四面八方飞去。

    当然,最少不了的自然是血液,毕竟一个人的血液要占据总体重很大一部分的比例。

    所以这个倒霉的实验体小队长就直接被血液浇了满身都是。

    甚至连一声惨叫都没来得及喊出来,他整个人就被融化成了一滩肉汁,连带着骨骼和内脏一起被溶解的一干二净,成为了血池的一部分。

    而至于先前的那个蛤蟆男,此刻他倒是反应过来自己肩膀上的问题了,不过因为他没有有效的手段阻止溶解的蔓延,所以很快的,在惨叫声的呼应下,他也跟着自己的好兄弟一起成为了血池的一部分,从此不分彼此……

    “咕嘟…”

    在消灭了这两个有那么一点实力的实验体之后,空无一物的血池央突然冒起了泡来,一些没有被彻底溶解的组织碎片被血液聚合在了一起,随后血液裹挟着这些东西凭空的鼓了起来。

    这些翻涌着的血液最终一个人形的物体,而没让叶仁等太久,这坨血液就变成了一个完好无损的红河。

    “大人,清理完毕。”

    重新出现之后,红河对着叶仁恭敬的说了一声,其神态异常平静,丝毫没有刚刚那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