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优娜这边赶紧挣扎了一下,抓紧最后的时间抓了一把薯条攥在了手里,然后在装着番茄酱的小碗狠狠沾了一下,这才一脸满足的被叶仁拽了出去。

    也叶仁此刻自然是不会在意优娜的这种举动,他此刻全部的注意力都集在了那个男子的身上。

    此刻,被称为乔治的男子在出了汉堡店之后,直接上了一辆轿车里,并且直接掏出了车钥匙打算启动,但叶仁是肯定不会让他如愿的,于是他直接就带着小优娜走到了对方的车前,直接打开车门就坐了进去。

    “…?”

    这样的举动显然是让乔治愣了一下,在疑惑了一瞬之后他立刻开口问了离开:“嘿,你为什么要上到我的车里?”

    “闭嘴,开车。”

    叶仁直接对着乔治释放了一阵威压,让对方顿时就瘫在了那里:“去你想去的地方。”

    “你…你……”

    乔治的整张脸都变得煞白起来,尽管在平时他总是觉得比他人要强上许多,以至于他的内心总是时刻带着骄傲,但直到此刻面对叶仁的这一瞬间,他才意识到了自己究竟是多么的可笑,这种铺天盖地,宛如深渊一样绝望的恐怖气势让他几乎提不起一丁点的反坑之心。

    甚至,对方如果想要杀了自己,自己恐怕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

    “虽然很想直接干掉你,然后通过你的记忆去寻找那些我想要的东西,但那样果然还是太麻烦了。”叶仁抱着小优娜,对着乔治说道:“所以还是你先去开车找他们好了。”

    “好…吧……”

    乔治根本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面对叶仁这种恐怖到了极点的家伙,乔治唯有听从对方的命令,但只是自己这一趟只怕是要凶多吉少了。

    想到这里,乔治下意识的回望了一眼汉堡店的方向,眼闪过了一丝不舍。

    随后,他才踩了一脚油门。将车开了起来。

    车开的很快,而且路程也并没有特别远吗,所以没过多久乔治就来到了一个类似私人宅邸的地方,并在院子里停下了车来。

    这边车才刚刚熄火。就有人从门里面走了出来,好几个男人都很友好的对着乔治打了一声招呼,但是在无意之间看到了副驾驶上的叶仁之后,他们的这种友好就立刻的变化成了一种警惕,皱着眉头打量着叶仁。

    “乔治。这家伙是谁?”

    一个至少有一米九的壮汉径直的走到了乔治的身边,然后指了指一旁的叶仁,开口问了一句。

    “萨基斯,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跟你们道个歉。”乔治对此只是苦笑了一声:“不过现在看来恐怕没这个机会了,而且我想,你们也不会原谅我的。”

    “乔治,你这是……”

    被称为萨基斯的壮汉先是一愣,随后他的脸色就是一变:“难道你…”

    “萨基斯,躲开!”

    另外一个声音在众人的身后突然响了起来,萨基斯几乎是一瞬间就条件反射的朝着一旁躲了一下。而在下一秒,一根黑色的尖锥直接朝着副驾驶的方向爆射而去。

    “砰!”

    轿车的防风玻璃在黑色的尖锥面前直接爆裂开来,而那根尖锥则是继续前进,朝着叶仁猛的袭了过去。

    但是叶仁对此的反应却并不大,只是伸出了一根手指对着尖锥虚弹了一下而已。

    “轰!”

    尖锥瞬间以更快的度倒飞而回,直接狠狠的轰在了宅子的大门旁边,摧枯拉朽般的撕裂了一小半的房屋,大量的瓦片,木屑,还有砖石飞溅的到处都是。

    而在这之后。没有等这些人再次做出什么举动,一阵气势几乎就铺天盖地的朝着他们压了过去。

    “噗通,噗通。”

    所有的人在这股气势之全部都撑不住一秒,几乎是立刻的就瘫软在了地面上。一张张惨白的脸上写满了惊恐。

    而在这其,为的那个家伙,更是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置信:“不可能!为什么组织会动用这种力量来追杀我们?!”

    “我什么时候说了我是实验室的人?”

    叶仁慢慢的从车上走了下来,居高临下的看了一眼这帮实验体,脸上露出了一个玩味的微笑:“稍微问你们一个问题好了。你们知道夜先生这个人吗?”

    “噩夜!”

    一瞬间,所有的人脸色再次变了变,只不过比起刚刚的绝望而言,现在他们的脸上虽然仍旧写满恐惧,但却有有一丝那么难以看清的希望夹杂在了里面。

    而这,更加是验证了叶仁的一个想法。

    “给你们分钟的时间,把所有的人都聚集起来,我不杀你们。”

    叶仁伸出了根手指对着众人比划了一下,然后收起了自己的气势,从生物存储空间之拿出了一张纸巾,帮着小优娜擦了擦嘴角沾着的油渍跟番茄酱的痕迹。

    “……”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还是从地面上站了起来,然后转身朝着没有到倒塌的建筑物里面走去,不多时,就从里面带出了十多个实验体出来。

    叶仁看了一眼,这些实验体说起来倒并不像是实验室的手笔,因为里面不仅有着一些老人,甚至还有几个尚在襁褓之的小孩子。

    “你们是从实验室逃出来的实验体吧?”

    用电磁感应扫了一圈周围,现确实没有其他人躲藏起来之后,叶仁满意的点了点头,对着众人开口问了一句。

    “没错…”

    先前射黑色尖锥的家伙此刻点了点头,有点心有余悸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叶仁。

    尽管叶仁现在已经将自己身上的气势全部都压制了起来,但是对于众人来说,这种恐怖的气势仍旧是仿佛时刻弥漫在心头一样,压的他们几乎喘不过来气,没办法,实力的相差真是太多了,如果说自己这群人勉强能达到精英实验体的程度的话,那么自己面前这家伙几乎比那些博士还要恐怖。

    这难道就是噩夜的实力吗?可是这个没有在资料库里面显示过的白人男子又是谁?

    “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似乎是看出了对方的疑惑一样,叶仁脸上挂着熟悉的微笑。将自己的动态伪装稍微改动了一下,随后一个带着邪魅笑容的男人就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夜!”

    周围的实验体们纷纷都是瞳孔一缩,满脸的难以置信,至少在资料之显示的东西来看。噩夜的领可不会变身术。

    “好了,我的身份你们应该已经知道了,所以接下来我需要向你们提出我的问题了。”

    叶仁点点头,然后对着众人说了一句。

    “夜先生……您好。”先前射黑色尖锥的男子突然走上前了一步,十分恭敬的对着叶仁开口说了一句:“我叫帕森卡。是他们的领,由我…直接回答您的问题就可以了,毕竟我是这些人里面知道东西最多的,接下来我可以任凭您处置,但您可以保证他们的安全吗?”

    “放心,我对你们没有恶意。”

    叶仁对此摆了摆手:“你们根本就没有资格跟我谈条件,o1秒之内我可以杀死你们所与人十次以上,而我既然没这么做,那肯定就是有自己的道理的。”

    “……请问吧,夜先生。”

    沉默了些许的帕森卡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我在追杀威尔逊跟一个叫璃的博士。把你们知道所有关于实验室的消息全部告诉我,如果可以的话我不会伤害到你们之任何一个人。”叶仁平静的开口说了起来:“如果你们的回答让我满意的话,噩夜将会成为你们的保护伞,明白吗?”

    “不用了,我们已经有自己的家园了。”

    帕森卡摇了摇头,然后说道:“不过对于实验室的信息,我倒是可以告诉你,你想知道些什么?”

    “所有的,全部。”

    叶仁回答道。

    “……好吧。”沉吟了一下,帕森卡开始跟叶仁讲述了起来:“如您所见。夜先生,我们是一群叛逃了组织的家伙,现在正在艰难的躲避着来自实验室的追杀,但对于他们的一些信息。通过一些特殊的渠道我们却还是可以掌握一二,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或许我们早就已经死在逃亡的路上了。”

    “实验室一共有六座基地,其已经有几座被您摧毁了,而威尔逊显然就躲藏在了剩余的基地之,但璃博士却没有回到基地里。根据信息的描述,她似乎正在为威尔逊清缴叛徒,就比如像是我们这样的人。”

    “哦,就像是你们电话里面说的那样?”

    听到了帕森卡的话语之后,叶仁点了点头:“璃博士正在追杀你们?”

    “是的,这真是一件糟糕的事情。”

    帕森卡郁闷的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正如同你所见到的这样,我们或许又要开始逃亡了,而这次甚至我们不知道要逃亡到哪里去,才可以躲避这些家伙的追杀。”

    “嗯……”

    叶仁点了点头,但是却并没有继续言语,而是眯着眼睛,内心开始思考了起来。

    如果自己猜想不错的话,威尔逊是不可能联想到工兵暴露的基地位置的,而其他几个基地的位置估计他自己也很自信没人能找到,而自己连续的捣毁他的基地,肯定已经让他恼羞成怒了,甚至暗地里面怀疑是不是有间谍或者背叛者泄露了秘密,所以此刻才开始派出人手去绞杀那些曾经背叛了的家伙。

    本来对于这些家伙,想要追杀的话动用的资源过多,得不偿失,所以威尔逊之前未必会管,但现在他当然担心自己的基地再被泄露出去,所以才不得不耗费大工夫去灭杀这些家伙。

    没准威尔逊还会以为噩夜已经拥有了非常复杂并强大的情报系统也说不定……

    当然,凭借着红河以及白萌萌这两个家伙,噩夜的情报系统确实已经很恐怖了,尤其是叶仁还打算训练另一批跟红河差不多的家伙去充当间谍。

    “你们知道璃的具体行踪么?”

    脑子里面稍微思考了一下之后,叶仁再次开口对着帕森卡问了一句。

    “知道的不是很清楚,但已经有死去的同胞了。”帕森卡摇了摇头:“按照上次死亡同胞的坐标来看,她应该还在那些大城市里面,比如洛杉矶之类的地方。”

    “所以说她是通过什么找到的你们?”

    叶仁好奇的问了一句。

    “一种能够鉴定出基因不同的雷达扫描仪器,虽然携带式的仪器扫描范围并不大,但实验室拥有一种可以扫描整个城市的特殊仪器,会通过卡车来运输。”帕森卡回答道。

    “这样啊。”

    叶仁点了点头,然后似乎是思考了一下,随后才眯起了眼睛:“这样,我给你两个选择,你听听看。”

    “嗯?”

    帕森卡轻问一声:“什么?”

    “第一,你们跟我一起去一趟华盛顿(米国都),守株待兔。”

    叶仁伸出了一根手指,说道。

    “这不行,太危险了。”帕森卡几乎是立刻的就脸色一变,赶忙摇头并低声祈求了起来:“夜先生如果您需要一个诱饵的话,那么就让我来充当好了,请放过其他人。”

    “帕森卡……”

    远处的几个人顿时就有点激动了:“这不行,太危险了,你是领,要去也是我们去啊。”

    “对啊!”

    “就是,你去干什么!”

    “夜先生,然我来。”

    诸如此类的话语不断的在周围响了起来,甚至叶仁都露出了一个微笑来:“帕森卡,看来你的朋友们很在乎你嘛。”

    “夜先生…”

    帕森卡心里咯噔一下,然后立刻转身大喊了一句:“都给我闭嘴!”

    待到其他人都没了动静之后,帕森卡这才跟叶仁再次说了起来:“夜先生,请您说出第二个办法来。”

    “都让你说出来了,我还说个蛋啊。”

    叶仁一耸肩:“第二个办法当然就是让你一个人去了,剩下这些人我就不管了,他们的生死与我无关,我只是想要去找威尔逊算一笔账而已,还牵连不到你们的头上来,甚至如果你们觉得自己的能力太低,我也可以帮你们提升一下实力,就当做是这件事的酬劳。”(。)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