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先生,我的体型更加明显,更适合当诱饵,让我来吧。”听到了帕森卡的选择之后,身材健硕的萨基斯立刻往前走了一步,并且用力的捶打了一下自己的胸膛:“帕森卡这家伙体型相对太普通了,去当诱饵的话容易被人察觉出来的。”

    “闭嘴,萨基斯,我才是这里的首领!”

    听到壮汉的言语之后,帕森卡立刻眉头一皱的转过了头去:“如果你不想被我再次打的起不来,就给我把你的嘴闭上。”

    “帕森卡,如果你把这个位置让出来的话我立刻就闭嘴,我对你保证。”

    萨基斯眼睛瞪得老大,完全不惧的与之对峙了起来。

    “好了,你们两个。”叶仁对此摆了摆手:“虽然说兄弟情深什么的确实很感人,不过我这边的时间可并不多了,所以我不会等你们太久的,就决定是你好了。”

    叶仁故作沉吟一下,然后伸手一指:“帕森卡。”

    “感谢您,夜先生。”

    帕森卡很识时务的微微的低了低头:“请允许我跟我的朋友们道个别,这花不了太长的时间,可以吗?”

    “5分钟。”

    叶仁点了点头,随后帕森卡就立刻聚集了所有的人,开始低声的布置了起来。

    仅仅只过了分钟左右,帕森卡就把所有的事情全都交代了下去,重新的走回到了叶仁的面前,微微低头的开口说了起来:“夜先生,我已经吩咐完毕了,接下来我会随你一起前往华盛顿,尽到一个诱饵应尽的责任。”

    帕森卡此刻是真的把自己的姿态放到了很低的位置,就如同他所说的那样。

    “嗯,不错。”

    叶仁对此满意的点了点头,倒也没多说些什么。直接对其招了招手:“既然也安排完了,那我们就走吧。”

    “是。”

    帕森卡点了点头,然后就跟上了叶仁的步伐,慢慢的离开了。只留下那些原地死死咬着牙,攥着拳头的其他实验体们……

    ……

    另一边,叶仁在带着帕森卡离开了对方的聚集地之后,没花费多长时间就重新的回到了小镇里面,然后辗转了几波。就很容易的乘坐上了前往米国首都的飞机。

    “帕森卡,你这个名字是你自己取得么?”

    叶仁在坐在座位上面,对着一旁的帕森卡小声开口问了一句。

    “是的,先生。”帕森卡自然是明白叶仁所问的是什么意思,在实验室里,除了那些科研人员以及博士之外,像是他们这种实验体都是没有任何名称的,只能用各种编码代号来称呼。

    “你之前在哪个实验基地里?”

    叶仁再次问了一句。

    “先生,我曾经在美洲实验室之呆过一段时间。”帕森卡回答道。

    “你知道全部其他实验室的坐标吗?”

    叶仁问道。

    “夜先生,我们都只知道自己的基地坐标而已。”帕森卡先是这样说了一句。不过他随后又补充了一句:“但我们这些人分别来自不同的基地里,先前也说了,我们至少掌握了六个实验基地的具体坐标,但我不保证这就是全部的。”

    “哦,这样。”

    叶仁点了点头,然后回忆了一下,自己第一次干掉的是京城外附近的基地,然后又撸掉了一个亚洲的海底基地,以及前不久搞定的美洲和非洲的基地,也就是说至少四个基地已经被自己给解决掉了。而威尔逊的踪迹没准就藏在这两座基地里面。

    就算是没有在这些基地里面找到威尔逊,单纯的只是掠夺掉那些实验室的资源也不错。

    于是,这边的叶仁开始对着帕森卡开口说了起来。

    “把所有的基地坐标告诉我。”

    “好的,先生。”帕森卡点了点头。然后就开口说了起来:“六个坐标分别是…”

    帕森卡所说的声音极小,甚至一旁的小优娜都没有听到,也只有与之交谈的叶仁才能够通过自己特殊的耳部结构,来清晰的听到这六个坐标的具体方位。

    而根据帕森卡的说法,叶仁也是清楚了剩下的两座基地究竟是在哪里。

    分别是在欧洲以及大洋洲。

    “嗯,不错。像是他的作风。”

    听到了具体的坐标之后,叶仁点了点头,看来这威尔逊还真是有点想要制霸大洲四大洋的感觉啊。

    “夜先生,这就是我知道全部的信息了。”见到叶仁点头的模样,这边的帕森卡再次小声的开口说了一句。

    “有没有兴趣来噩夜?”

    叶仁看了一眼低着头的帕森卡,饶有兴致的问了起来:“保证跟实验室的作风不一样,待遇从优,考虑一下?”

    “夜先生,我们不过就是一群叛逃组织的走狗而已,怎么敢加入到您的组织里面去呢?”

    帕森卡对此只能是苦笑了一声:“早在实验室的时候我就听说过噩夜的名头了,像是夜先生这么强大的存在,又怎么会真的看上我们这一帮小角色?”

    此刻,帕森卡的这一段话听起来来仿佛是在说自己没有资格进入噩夜,但实际上却是一种推脱,对此叶仁也是心知肚明。

    不过本来人手就不够用的叶仁自然不会浪费这些“有经验”的家伙们。

    于是,叶仁微笑着开口说了起来。

    “现在威尔逊被我捣毁了四个老巢,显然已经动了真怒,正在以雷霆之势剿灭所有曾经的叛逃者,你确定你能逃得出去吗?”叶仁盯着对方的眼睛,慢慢的说道:“之前你们能够侥幸的活下来,并非是因为你们的能力出众,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才对,而现在威尔逊已经开始动真格的了,你从那个地方出来,应该明白那里的恐怖之处,而更何况现在是璃这个家伙在亲自动手,这个家伙可是曾经在我的手逃走过。我想如果说如果你们一直靠运气躲藏的话,那么幸运女神不是总会对你微笑的,你说是吗?”

    “这……”

    叶仁说的这些东西显然帕森卡心里都清楚,只不过一直都不愿意面对。所以此刻被叶仁这么一说,他立刻脸上就开始有些担忧了起来。

    “想想看,你可以为了保护他们而去死,但是那些弱者呢,那些刚刚生出来的孩子们呢?”

    见到对方的样子。叶仁立刻再次说了起来:“虽然从我手上狼狈的逃走听起来有点弱,但我向你保证,从我出生到现在,还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正大光明的从我的眼皮子底下溜走,嗯,除了璃博士。”

    叶仁说的当然是实话,虽然说先前那条海底怪龙也成功溜走了,但叶仁这里用的可是“人”这个称呼,而那条怪模怪样的海龙显然不是一个人。

    “……”

    面对叶仁所说的这些,帕森卡沉默了。

    他的本心很简单。仅仅只是想要过上普通人的生活而已,而事实上之前他们也几乎差一点就成功了,但哪怕差一点点也并不是成功,当叶仁找上门来的那一刻,帕森卡就知道这几年所有的努力都失败了。

    在知晓了实验室面对叛徒的惩罚之后,他情愿死也不愿意回去,而噩夜这个神秘的组织他也同样心存忌惮,甚至在威尔逊的误解之下,这种忌惮不比他对于实验室的忌惮要少。

    “我猜,你是在怀疑噩夜会不会是第二个实验室?”

    通过感受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生物磁场。以及表情和眼神的变化,叶仁很容易的就推测出了一个无限趋于正确的答案。

    “夜先生,我并没有那个意思……”帕森卡心底一惊,立刻解释起来。

    “放心。我没有怪你。”

    叶仁摆了摆手:“毕竟如果没有诚意的话,那么任谁都不会相信一个陌生人的言论,尤其是这个人非常恐怖的情况下。”

    说着,叶仁抬起了自己的一根手指。

    “?”

    帕森卡见到叶仁这样的举动,也是有些疑惑,他不相信对方会突然杀了自己。毕竟这里可是飞机上,而且对方完全没有任何的敌意。

    “作为演示,我让你看看我跟威尔逊的不同之处吧。”

    叶仁说着,将手指点在了帕森卡的眉心处;“现在,放松,不要抗拒我的力量。”

    “夜先生,我……”

    帕森卡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意识似乎还是模糊了起来,这让他顿时就意识到了什么,这种从未体会过的诡异感觉让他有些难以控制的心惊,于是她几乎是立刻的就想咬了开口试图说些什么。

    “既然你连死亡都不怕,在这架飞机上你又害怕我对你做些什么?”

    感受到赋予者权限并没有被立刻激活,叶仁再次说了起来:“我不会害你,我如果想要杀你的话,你已经不知道死过多少次了,而且更何况你又不怕死,不是吗?”

    “唔…”

    帕森卡想了一下,在赋予者权限的干扰下,他的意识稍微的模糊了一下,心想对啊,我连死亡都不怕,他又能对我做些什么呢?况且这里可是飞机上,而且也仅仅只是一根手指而已,应该不会……

    还没想完,他就彻底的失去了意识。

    而叶仁,也是顺利的得到了系统的提示,赋予者系统被激活了。

    【赋予者空间。】

    熟悉的天旋地转以及空间的扭曲感,叶仁来到了这个充满了白色与金色条纹的空间之。

    “嗯…稍微的想一下,随便进化一下算了。”

    叶仁在基因库里面选了一下,然后直接拿出了血肌的基因,将其融合了进去,并让系统将其进化到二级。

    “就这样吧,退出赋予者空间。”

    搞定之后,叶仁直接就选择了退出,毕竟自己只是让他稍微变强一点,顺便被赋予者权限控制住而已。

    【退出赋予者空间。】

    随着空间的再一次扭曲,叶仁已经回到了飞机上面。

    “夜!”

    小优娜见到叶仁睁开了眼睛,立刻就对着他好奇的问了起来:“你对那个人做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稍微让他变强了一点,从战五渣变成了战六渣。”

    叶仁摆了摆手:“提升了一点的战斗力。”

    “不懂。”

    小优娜咬了咬手指,一脸的茫然。

    “乖,吃吧。”叶仁也懒得解释这些战斗力这种纯粹是拿来搞笑吐槽的东西,直接从生物存储空间里面偷偷拿出了一块糖,然后递给了小优娜,而后者则是立刻眼前一亮,直接将糖吃了进去,闭着眼睛默默的享受了起来,一时之间没了动静。

    不过这趟飞机上本身就没有多少人,就算是小优娜总是开口说话,也吵不到几个人。

    “唔…”

    因为叶仁赋予的基因只有一个,并且进化的等级也不高,所以这边帕森卡倒是很快就醒过来了,只见他迷茫的睁开了眼睛,然后有些楞楞的问了一句:“我刚刚是怎么了?”

    “少年,不要问你刚刚怎么了,现在闭上眼睛,握拳。”

    叶仁对其笑了一下,然后说道。

    “嗯?”

    帕森卡愣了一下,不过随后他还是下意识的选择了听从叶仁的话,默默的把睁开的眼睛又给闭上了,并且两只拳头紧紧的握了一下。

    “吱嘎…”

    一阵声音从两只拳头里面响了起来,让帕森卡惊讶的睁开了眼睛:“什么…这…”

    “获得了力量的感觉怎么样?”

    见到对方震惊的表情,叶仁再次笑了笑:“现在你的力量已经被我提升了不少,不过你可以放心,这绝对是没有副作用的。”

    当然,叶仁同时也心底默默的说了一句:【只是要一直听从我的命令了而已。】

    “夜……大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帕森卡楞楞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对着叶仁开口问了一句,甚至连称呼都换了:“提升力量什么的,您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

    “你以为提升力量,或者赋予能力什么的,只能用针筒来注射么?”

    叶仁反问了一句。

    “可是这是常理啊…”帕森卡愣愣的回了一句。

    “用针筒注射是常理?”

    叶仁摇了摇头,然后笑着回答:“那么,你就当我是真理吧。”

    (进度略慢,明天开始加快流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