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琳这边注射完毕之后,直接拔出了针头,然后那类似针筒一样的星痕金属就再次的幻化成了金属丝带,缩回了她的体内:“事实上不仅能当注射器用,有时候用来当手术刀也是非常方便的,直接在体表开一个很小的口子,就能凭借透视在里面完成一场大手术。”

    “好吧…”

    叶仁对于实验过程没有什么兴趣,全部的精力还是全部都集在了蜂后复制体的身上:“话说,你估计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明明是你提议这么做的吧``,我怎么可能会知道。”

    戴琳这边有点无奈的反问了一句,不过在下一秒,凭借着高速思考的大脑和以往的经验,还是让她下意识的给出了一个较为贴切的答案:“按照那种细胞的特性,应该用不了多久的。”

    “哦,好。”

    叶仁这边也是点了点头,然后就静静的等了起来。

    不过倒也确实没有等上很久,几乎是叶仁的话音刚落下没多久,这边蜂后的复制体就突然开始不断的颤抖起来,就像是在无意识的抽搐一样,本来毫无生机的躯体也开始慢慢的散发出了一种奇特的气场。

    “嗯?”

    戴琳的左眼微微闪动了一下,随后就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咦,这东西居然……”

    “居然怎样?”

    叶仁见到戴琳发动了透视,于是自己也是眼睛微微眯起了一下,开启了透视能力。一瞬之间就看到了蜂后复制体身体内部所产生的特殊变化。

    血管之的红色血液逐渐的被一种白色的液体所取代,并且就像是病毒一样在快速的蔓延扩张。最开始仅仅只是血管里面夹杂了一丝白色,而后这一丝白色越来越浓。将所有的血液都晕染成了一种粉白色,最后彻底的变成了白色。

    在白色液体的进攻之下,叶仁注视到了蜂后实验体的颅腔内也开始慢慢的出现了一丝白色,随后大脑宛如热水的冰块一样融化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腔粘稠的白色液体,而这些白色的液体再次顺着颅腔渗到了脊柱里面,将脊髓也溶解开来,最终整个人的身体内部到处都流淌着这种白色的液体。

    这种白跟白萌萌体内的那种白色细胞并不相同,比起瓷白或者乳白来说。这更像是一种灰白色,是一种让人本能的就喜欢不起来的色调。

    “……”

    在全身都充斥了灰白色的液体之后,这边的蜂后复制体睫毛抖了一下,然后慢慢的就睁开了眼睛。

    “嗯?”

    蜂后复制体,或者说璃博士此刻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先是试着打量了一下周围,然后立刻目光就锁定在了叶仁的身上,眉头一皱:“是你?原来这才是你的本体吗?”

    “差不多。”

    叶仁此刻因为是在基地内部,所以也懒得进行形态转变。此刻用的是本体的模样,而璃博士感应到了叶仁本身的气势,所以直接就把他给认出来了,而叶仁显然也没有否认的意思。直接就问了起来:“威尔逊在哪?”

    璃博士没有说话,用一种嘲讽的眼光看着叶仁,这已经说明了一切。

    “好吧。”

    对此。叶仁一耸肩:“我只是得到了消息,听说你又重新出现在了华盛顿那边。所以有点好奇就想问你几句话而已。”

    “…”

    璃博士仍旧什么也没有说,继续在保持着沉默。

    “我大概能猜到点什么。”见到璃博士一副沉默不语的样子。这边叶仁主动的开口说了起来:“如果没猜错的话,那应该是你的‘记忆备份’吧?”

    “你知道了又怎样?”

    璃博士丝毫不在意的开口反问了一句,神色之间颇为不屑。

    “是啊是啊,我还真不能怎么样。”叶仁笑了笑:“反而倒是你,被自己的记忆备份取代了自己的位置,而自己却偏偏死了,从哲学的意义上来讲,那一份被复制的记忆真的就是你吗?”

    “少来那一套,想要把我拿去研究或者销毁随你的便。”

    听到了叶仁所说的话语之后,这边璃博士直接冷冷的回了一句。

    “咦?”叶仁这边突然做出了一个很惊讶的表情:“你在试管里的时候难道没听到我对你说了什么吗?”

    “…”

    璃博士微微皱了皱眉,并没有说话。

    而这边的叶仁却是直接笑了起来,然后不由分说的,突然暴起一拳就朝着对方的头部打了过去,其巨大的力量直接将璃博士的上半身都轰成了一滩烂肉,以至于在那金属平台的后边,出现了一大片呈扇形的灰白色血迹。

    “?”戴琳虽然没有第一时间就立刻对叶仁进行阻止,但她还是表示出了自己的疑惑:“叶仁?”

    “嗯?”

    叶仁对此没有特别的在意,大部分的注意力全部都集在了那些灰白色的液体上面。

    “你怎么突然间就……”戴琳有点奇怪的问了一句:“虽然说这个实验体也不是什么很贵重的东西,但你这么弄的话很难收拾的啊。”

    “我这不也是暂时没什么办法嘛。”

    叶仁随口的说了一句,随后直接一伸手,指尖上电流在瞬间就经历了数次转化,变成了一道温度较高的光束,照射在了地面上的灰白液体之,将其化为一片片焦炭。

    在拥有了计算能力极高的第脑域之后,叶仁已经可以轻松的利用电感垂体将电能转换为光能了。

    “你这是在做什么?”

    见到叶仁突然开始用激光灭杀起了地面上的灰白色液体,脸上再次闪过了一些疑惑,实际上戴琳并不相信叶仁是因为无法与璃博士进行交涉的缘故。就打算直接灭杀对方,既然叶仁想要这么做。满么肯定就有着他自己的理由。

    而这个理由,显然是自己所不清楚的。

    “我也只是试试而已。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叶仁这边回答了一句之后,就继续用指尖上的激光在灭杀那些灰白色液体的活性,直到将大部分灰白色的液体全部都变成了灰烬之后,这才施施然的拿出了两根试管来。

    “戴琳,帮我装一些进去。”

    叶仁指了指地面上剩下的那些灰白色液体,对着戴琳说了起来。

    “你这是…”戴琳愣了一下,随后还是下意识的照着叶仁所说的话做了,星痕金属袋幻化成了两根针管,将地面上略带粘性的液体吸了进去。并注入了两根试管之。

    “好,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一刻。”

    叶仁将一根玻璃试管随手的递给了戴琳,而自己则是拿起了另外一根试管,将试管慢慢的倾斜起了一个角度,并把手指伸了进去。

    “吱吱……”

    在叶仁的指尖触碰到那些略带粘意的灰白色液体之后,整个液体立刻开始发出了一阵腐蚀的声音,并开始微微的蠕动起来,就像是正在侵蚀叶仁的手指一样,只不过在场无论是戴琳还是叶仁本身。都丝毫没有因为这件事而担忧,事实上,叶仁此刻还带着一丝自信的笑容。

    自己的皮肤虽然看起来还是人类的皮肤,但这仅仅只是隐性功能的伪装而已。实际上叶仁的全身皮肤都完全是星甲所化,叶仁自然是不相信这种璃博士的体液能够侵蚀星甲。

    于是,叶仁按照自己的目的。在心底悄悄的念了一句。

    一种无形的力量慢慢的通过叶仁的指尖扩散出来,并顷刻之间就笼罩住了那小半瓶试管之的灰白色液体。

    而那种灰白色的液体。也在第一时间就停止了蠕动跟腐蚀。

    整个的就沉寂了下去。

    就这样一直持续了很久,甚至连叶仁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的猜想是否哪里错了的时候。心底里这才响起了系统那略带机械化的声音。

    声音落下,叶仁立刻心一喜,整个世界迅速的开始模糊起来,当再度清晰起来之后,叶仁已经来到了这个让他无比熟悉的赋予者空间之了,那央石台上,此刻一滩灰白色的液体正静静的在那里蠕动着。

    “成功了!”

    见到自己的想法果然正确,叶仁直接就笑了起来。

    正如同自己所猜想的那样,璃博士的构造极为特殊,这种灰白色的体液之前自己也查看过属性,按照系统来说,这东西应该叫做白色基因虫,是璃博士体液之所包含的种基因虫之的一种,而除却红色的增强体质,绿色的腐蚀之外,这种白色的基因虫却是最为神秘的一种。

    叶仁之前曾称呼这种东西为“液态大脑”。

    这当然不只是说说而已,事实上这东西在系统所描述之,也确实的取代了璃博士的大脑结构,不仅能够代替思考,还能进行信息的存储。

    而且这种存储并不分区域,而是以一种自己不能理解的方式,将记忆储存,备份在每一颗细胞之。

    这样一来,璃博士本身就变得非常诡异了,或者说她这个存在的本身都变得有些违反常识,甚至产生了一些哲学上的驳论……因为璃这家伙哪怕被轰杀至渣,只要有着那么一点点的白色体液存在,都有着复活的可能性,甚至还可以提前留下一部分体液,进行**备份。

    这种东西说起来很诡异,即使叶仁都不能接受这种做法。

    如果硬要说的话,就是璃将自己的液态大脑分离出一部分,储存在某个地方,然后本体出去执行任务,一旦实验室确定本体已经死亡,那么就会将备份激活,璃博士将会在一具实验体的身上得到复活,但是她的记忆只停留在自己分离备份的时候,因为之后所经历的那些都随着本体的死亡而死去了。

    但即使这样,备份也可以通过之前所掌握的知识,迅速的适应起来,并成为另外一个璃博士。

    不过这样就牵扯到了一个很麻烦的事情,那就是如果本体没有死的话,实验室一旦激活复制体,那么就会造成出现两个璃的后果,而这两个璃都认为自己才是唯一的,或许这就会很麻烦,叶仁也不知道实验室会怎么处理这种情况。

    不过按照威尔逊的想法来估计的话,恐怕会把备份直接销毁,再由璃博士重新分离出一个新的备份。

    之前,叶仁就是通过谈话,从而猜出来了璃博士的这种特性,所以才会有着直接轰杀对方的这种惊人举动。

    之前叶仁问过璃博士,在试管之有没有听到自己所说的话,璃博士尽管没有回答,但是通过检测对方所散发出来的电磁波,叶仁仍旧发现了一些端倪,那就是璃博士确实没有听到,甚至没有感受到之前所发生的一切。

    这就证实了一点,那就是璃博士只有小部分灰白色液体存在时,对外界毫无感知,甚至自身都为了降低消耗而停止思考,处于半休眠状态。

    换一种话说,这一种状态其实跟动物冬眠时是一样的,只要没有被惊醒,那就是毫无防备。

    而只要毫无防备,或者说没有戒心跟敌意的话,那么叶仁的赋予权限就会判定生效,然后将对方拉入赋予者空间之进行赋予。

    被拉入赋予者空间赋予能力会发生什么事情,恐怕没有人比叶仁更清楚这一点了。

    那就是绝对的服从。

    “真想看看璃博士看到另一个自己服从我时的样子啊。”

    叶仁想到这里,脸上已经浮现出了一丝期待的坏笑,然后直接从系统基因库里面调取出了一个很普通的增强力量的虫类基因,随随便便的将其融合了进去。

    因为只是随便融合一个极为廉价的能力,所以没用多长时间,系统就提示已经融合完毕了。

    “那就退出吧。”

    叶仁没有在这里多呆,直接就选择了退出。

    系统的提示在叶仁的心底里面响了一下,随后周围的空间再次模糊起来,叶仁静静的等待着,没过多久就重新的回到了戴琳的央试验广场之。

    “叶仁,你刚刚?”

    戴琳也习惯了叶仁这种没事就突然发呆的情景了,于是发问了一下:“你对它做了什么?”

    “还有备用的实验体吗?”

    叶仁对着戴琳神秘的笑了一下:“给我准备两个实验体,我要给你看一场好戏。”

    “有。”

    戴琳操作了一下一旁的一个金属面板,顿时又有两个培养槽从地面下上升了起来,而戴琳本人则是有点好奇的对着叶仁问了起来:“你要给我看什么好戏?”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