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

    威尔逊点了点头:“当初在从我的属下那里得知这一点的时候,我本人也如同您现在一样的惊讶。”

    “这个消息真的是太惊人了……”

    总统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一些之前对方所做的事情也渐渐的被他联系到了一起,并浮出了水面,让他的表情变得异常凝重:“他跟华夏站在了一个阵营上,之前的那颗卫星的零件被出售的事情,我就已经察觉到了一点不对的地方,原来是华夏亲自动手的吗?”

    “是的,总统先生。”

    威尔逊仍旧保持着微笑的表情:“所以我想,我们现在是时候应该正式的合作了。”

    “你想要怎么合作?”

    总统抬头看了眼威尔逊,然后表情沉重的问了一句。

    “我有一个项目需要完成,但是需要米国的技术和资金支持。”这边的威尔逊看起来很自信的说道;“当然,作为报偿,我可以拿出一些线索与您进行交换。”

    “光用线索就想获得我们的全力支持吗?”

    总统也不傻,自然不会直接点头:“我觉得我有必要知道你所谓项目的具体资料。”

    “当然可以。”

    威尔逊点了点头:“噩夜的首领夺走了大量属于我们实验室的资料,并且用一种我并不明白的原理融合了一些很…强大的外星生物,所以现在虽然不情愿。但我还是要承认对方的实力过分的强大了,您。或者我都没有办法消灭掉他。”

    “嗯……”

    事实本身就如同威尔逊所说的那样,所以这边的总统虽然皱了皱眉。但却仍旧承认了这一点。

    “不过现在不同了。”威尔逊的眼难以被人察觉的闪过一丝狞意,只见他默默从怀里掏出了一根晶莹的玻璃试管,里面荡漾着鲜红无比的血液:“您知道这是什么吗?”

    “这是什么?”

    听到了威尔逊的疑问,总统也下意识的猜了一句:“看起来似乎像是某种生物的血液。”

    “没错,就是血液。”

    威尔逊点了点头,然后得意的笑了起来:“这是噩夜首领的血液,而像这样的血液样本,我手里还有六份。”

    “这……”

    总统听到了威尔逊的解释之后,当即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立刻就反应过来,整个人激动的几乎要从沙发里面直接站起来;“你是说?!”

    “没错,如您所想的那样。”

    威尔逊在看到了总统的表情之后,脸上也是换上了一副满脸胜券在握的表情:“只要您能够提供给我足够的资源和技术支持,让我能够破解他的基因密码,那么他的强大就变得可以复制,您明白这代表了什么意义吗?”

    顿了顿,威尔逊才继续说的说了起来。

    “无数个强大宛如噩夜首领般的生物士兵,将成为米国手的一柄利剑。摧毁任何敢于和您作对的东西,无论是个体还是国家,而您本身,也将获得永恒的生命。当米国成为世界上唯一的国家时,您将会成为整个地球的总统阁下!”

    “……”

    听到了威尔逊的话语之后,总统整个人都深深的陷在了沙发里。眼里的光芒愈发炽热,连带着呼吸也开始粗重起来。

    “哦。对了,总统先生。”

    威尔逊这边见到总统似乎意动了之后。突然换了一种说法,转而开始询问了起来;“就在不久之前,我收到消息听说您的某个秘密基地被捣毁了,这件事应该是真的吧?”

    “没错…”

    总统眉头一皱,眼里闪过恨意:“虽然我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我不得不承认那东西的威力确实很恐怖,如果噩夜把这个东西直接投到华盛顿的话,我想米国的首都或许已经被从大陆的版图上彻底抹去了。”

    “毋庸置疑,这是一种超级武器。”

    威尔逊对此点了点头,然后开口说了起来:“在噩夜的首领…唔,我更喜欢叫他夜先生,在夜先生准备这件武器的时候,我有幸目睹了部分经过,我想阁下的卫星应该也记录了差不多的场景对吧?”

    “你想要说什么?”

    总统看了一眼威尔逊,眉头微微皱起。

    “别介意,总统先生,我只是在跟你讲述一件事情而已。”威尔逊摇晃了一下手里的试管,然后笑了一下才继续的说了起来:“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那东西应该是一种天基动能武器,只不过夜先生采用了一种更加简单粗暴的发射方式,直接用肉身来进行投射这种武器。”

    “是的,他之前就用同样的手法飘浮在宇宙里,并将我们的一架卫星盗去了。”

    总统深吸一口气,点头道。

    “就是这样。”威尔逊再次晃动着手里的试管,那鲜红的血液就仿佛晶莹的红酒一样:“您也看到夜先生真正的实力了,他不仅可以在太空之自由的生存,还可以凭借最原始的手法轻而易举的毁灭一座城市……”

    顿了顿,威尔逊将之前调转的话题再次摆正:“想想看,总统先生,如果您的手下……或者您本身拥有了这种力量的话,那会是一种怎样的威慑力呢?”

    “……”

    之前本来就有所意动的总统,再次听到威尔逊的话语后,心暂熄的炽烈之火再度燃起:“你确定这件事你能办得到?”

    “当然。”

    威尔逊的眼闪过一丝郁闷,但他自然不会跟总统说这些。

    蠢货,这种已经进化到究极生命边缘的存在。难道会是那么轻易就被破解的吗?

    威尔逊的内心如此想道。

    尽管威尔逊口是心非,但总统对此却并不知情。在巨大的吸引力面前,即使拥有足够定力的人也会变得犹豫不决。而更何况米国总统此刻的处境并不能让他拥有足够的定力,无论是被那天基武器毁掉一座基地的威慑力,还是国家的强权被人狠狠藐视,践踏的那种愤怒,都让他下意识的忽略了一些虚假的东西,选择了盲从。

    毕竟,叶仁之前表现出来的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以肉身踏足宇宙空间,并仅仅只是利用了一根金属棒就彻底覆灭了范围超过一个大型城市的地区。

    每一个生命在诞生之时。变强的本能就刻印在了基因链的最深处,米国总统自然也不例外。

    此刻,米国总统从来没有感觉到自己会这样的口干舌燥。

    他下意识的端起了面前的酒杯,将里面的酒水一饮而尽,但这**的酒液非但没有熄灭心的热火,反而让其更加猛烈的燃烧起来。

    “……好,我答应你了!”

    最终,米国总统用力的将杯子砸在了茶几上,目光坚定的看着远处的威尔逊:“希望你不要让我后悔。”

    “聪明的决定。”威尔逊这边也是露出了一个十分温和的笑容。对着总统慢慢的伸出了手:“亲爱的总统先生,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威尔逊先生。”

    总统也将自己的手伸了出去,与对方用力的握在了一起……

    ……

    另一边。土层深处。

    “喂喂,我说你确定不去干掉那两个家伙?”

    见到叶仁完全没有任何动作,这边的白萌萌反而是有些等不起了。有点着急的问了一句:“我看他们那样子马上就要结束了啊,到时候如果威尔逊再逃的话你可没机会了。”

    “我干掉他们有个毛线的意义啊。”

    叶仁这边听到白萌萌的催促之后。也是随口说了一句:“你别告诉我你没感觉到啊,对方那个威尔逊明显就是假的好吗?”

    “但是璃博士不也说了吗。威尔逊的复制体非常昂贵,我们这是在打击对方,减少对方的实力嘛。”

    白萌萌听到叶仁的说法,疑惑道。

    “璃的话说的倒是没错,但你要不要这么耿直啊。”叶仁摇了摇头:“我好不容易才把一切都放在了掌握之,如果现在就为了追杀一个复制体就把这些都暴露出来了的话,就算是璃回来也会说你蠢的,你也知道她的性格,说话就这么直。”

    “呸,你才蠢。”

    白萌萌想了想也有道理,但是嘴上肯定是不肯吃亏的,于是反击了一句,不过随后她也知道自己理亏,于是开口小声的问了一句:“那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一直在这里蹲着吗?”

    “差不多吧。”

    叶仁点点头:“我试着搜索了一下附近,并没类似威尔逊本体的气息,也就是说对方根本不在这里,我们就算露头也没用。”

    “于是我们千里迢迢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钻到地下,偷听别人的讲话而已。”

    白萌萌果然还是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现在做的这些又不是完全的没有意义。”叶仁这边耸了耸肩:“我们现在这么苦心积虑,不就是为了等威尔逊自以为自己很牛逼的时候,狠狠的抽他的脸吗?”

    “这完全就是你的恶趣味。”

    白萌萌翻了个白眼:“如果换成是我的话,我就直接打死他。”

    “所以我刚刚说了你蠢啊。”

    叶仁笑了一下,解释道;“有的时候你要明白一点,有压力才有动力,现在威尔逊肯定能够意识到自己是弱势群体,所以我们也不要直接打死他,直接先给他点希望,如果他能研究出点什么东西来的话,那不就是意外的惊喜了吗?”

    “反正对方不管怎么蹦跶,也不可能翻盘,因为你给的血液根本就是很久以前的样本,对吗?”

    白萌萌有些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而且对方新研究出来的某些技术,也会被璃博士统统回传给你,某种意义上来说你就是看对方不爽,想狠狠的抽他一脸血,从精神到**上双重打击,毁灭对方。”

    “不愧是深知我长短的小萌萌,来,亲一个。”

    叶仁点了点头,然后把脑袋转过去轻轻亲了一下在自己肩膀上的缩小版白萌萌。

    “你这混蛋一天不污会死吗?”白萌萌脸上再次的红了起来,伸出小手在叶仁的脸上打了一下,不过并没有什么用处,反而震的自己手有些麻。

    “星甲脸皮,你值得拥有。”

    见到白萌萌的举动,叶仁再次补了一刀。

    “哼,懒得理你!”白萌萌一鼓脸,整个人瞬间沉进了叶仁的肩膀里面,消失不见。

    “怪我喽。”

    叶仁对此笑了笑,随后生物引力场发动,也是消失在了这片土层之下。

    早在自己跟白萌萌两人拌嘴的时候,叶仁时时关注着的威尔逊跟米国总统就已经交谈完毕了,威尔逊通过一份血液,至少已经暂时的获取了米国总统的信任,而接下来两方肯定是彻底的结盟了。

    而在结盟之后,两者很快就离开了,并没有继续探讨一些东西。

    既然偷窥……不对,既然暗观察的目标已经暂时离开了,那么叶仁自然也没有道理继续潜伏在土层下方,现在可是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处理一下呢。

    【红河,在吗?】

    已经再次伪装起来了的叶仁,对着红河开口询问了一句。

    【大人,属下在,请您吩咐。】

    红河的声音几乎是在下一秒就直接响了起来。

    【我已经知道了米国总统跟威尔逊的全部谈话内容,一会我会以心灵讯息的形式发给你,你接下来需要换一个岗位了。】

    叶仁对红河说道。

    【是,大人,那现在这个身份需要怎么处理?】

    红河那边立刻答应了下来,然后问了一句。

    【这好办,找个无关紧要的间谍,自杀掉那个身份,然后把你现在身份的信息传输过去,让那个间谍取代你,你则获取一个新的身份。】

    【是,大人。】

    红河应了一声,然后问道:【大人想让属下获取什么身份?】

    【知晓全部资源流动的身份。】

    叶仁微笑回答

    (遗星篇越来越近了啊,感觉地球篇写起来真是好乏味,最近加快了一点进程,各位感觉怎么样,可以在评论区留言一下,让我看看反应。)(。)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