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防盗:感谢为我说话,支持我的所有人,我爱你们,顺便我也希望你们说的话都可以真正的实现。⊙,

    这些生物希望叶仁被白色蠕虫死亡时的能量失控给炸死,希望就此回到自己的家园继续享乐而不是在这里进行厮杀,这个出发点自然是好的。

    只不过这些生物似乎忘记了一件事情,一件相当致命的事情。

    叶仁是何等的怪物?

    那是集强力,电磁力,万有引力于一身的超级生命。

    他可以利用夜海细胞将自身散布在宇宙任何角落,是几乎永远都不会彻底死去的可怕恶魔。

    一个以星辰为食物来源,总质量堪比银心超密天体,每一秒都在呈几何倍数的提升自身实力和质量,由无数力,场,恶念和质量所扭曲而成的终极怪物。

    这种怪物会死在恒星级的爆炸之下?

    如果真的这么轻松就可以将其解决掉,那么估计叶仁也不会活到现在,恐怕早就不知道死在了哪个宇宙的角落之了。

    “成…成功了吗?”

    几个比较弱小的外星生物有点迟疑的看着那对他们而言十分恐怖的爆炸,脸上露出了一种期待又混合着某种担忧的神色:“就算是那个怪物的话,也不可能在这种爆炸之活下来的吧?”

    “没那么简单…”

    释放出光膜来抵挡爆炸的一个强大外星生物语气严峻:“那个生物恐怕几乎已经进化到了维世界的顶端了,就算是我们的恒星爆炸也未必会杀死他,所以这种程度的爆炸只怕是……”

    “杀不死我的。”

    没等那外星生物说完,叶仁的话语就已经打断了他。

    哪怕是大威力的爆炸都已经有些干扰了周遭的空间,但叶仁仍旧是凭借虚空迁跃出现在了这些外星生物的央。

    “什……!?”

    距离叶仁最近的几个外星生物顿时就是瞳孔一缩,一种恐怖无比的危机感瞬间笼罩住了它们,生物之家你的本能让它们下意识的就想逃离叶仁周围的区域,但叶仁却制造出了一阵引力场,其力度刚刚是它们拼尽全力也无法摆脱的,于是一时之间这些外星生物们全部都卯足了劲,在对抗着叶仁的引力波动场。

    “刚刚我可是得到了一些有趣的资料啊。”见到大部分的外星生物都被自己牢牢的控制住了,叶仁也是微微的笑了起来:“那么,为什么你们会这么着急走呢?”

    “你这个……”

    被引力束缚住的外星生物内心充满了恐惧,但同时却又因为这种恐怖的实力而感到了一丝无可奈何。

    【难道到此为止了吗?】

    这是绝大多数外星生物此时此刻的内心想法。

    “啊,硬要说的话也差不多吧,的确你们已经到此为止了。”叶仁通过窃取和阅读这些外星生物散发出来的脑波,也是直接就跟他们说了起来:“毕竟你们也不是我想要找的东西,所以干掉你们这种事情是肯定会发生的。”

    “混蛋,可恶!”

    一些外星生物在听到叶仁这样**裸的说法之后,也是愤怒的将牙齿紧紧咬了咬,拼命的想要催动自身的力量摆脱叶仁的引力,可叶仁的引力却每时每刻都精妙的维持在不让他们逃离的这个程度上,让它们既愤恨又无可奈何,心的恐惧就像是草原上的火星一样开始迅速燃烧蔓延了起来,最终将焚毁他们所有的理智。

    “你们在恐惧我啊。”叶仁感受着对方脑波磁场之传来的变化,也是笑了笑说道:“还真是没想到你们居然会恐惧我,我还以为作为奥尔克意志的你们是绝对不会有这种情绪的呢。”

    “你这家伙…能够窥视他人的内心吗?”

    所有这些外星人里面最为强大的那个此刻冷冷的看着叶仁,比起其他人的绝望和恐惧,它拥有足够的冷静和镇定,只见它冷冷的说道:“真是个让人作呕的能力!”

    “作呕你就吐给我看啊。”

    叶仁完全不在意对方的说法:“你有本事装个比,就没本事吐出来?”

    “……”

    大概是这种说话的方式让对方觉得自己收到了侮辱,那外星生物冷哼一声,干脆转过头去不再看叶仁,双眼之充满了不屑,而与此同时它的内心也在不断的数起了数字,用这种方式来转移了自己的思考回路,让叶仁短时间内无法窥测到它的真实想法。

    “做法倒是不错。”

    对于对方的这种高傲的装比手段,叶仁也仅仅只是笑了笑,随后却也没有继续管他,而是将目标放在了其他较为弱小的生物身上。

    “就从你们身上开始下手好了。”不理会这些生物之间逐渐蔓延开来的恐惧,叶仁直接缓步的走到了它们的面前,然后就像是在菜市场挑选牛肉一样看了看,最终选了一个看起来脑容量最大的家伙,手指一点直接就洞穿了对方的头骨。

    透过夜海细胞和永生循环,对方的脑组织几乎是在瞬息之内就被叶仁融化成了一滩液态的细胞液,然后被夜海细胞吞噬了下去。

    因为只是用手指进行的记忆掠夺,所以看起来也不是很恶心,顶多就是有点毛骨悚然罢了。

    不过显然叶仁是根本不在意自己形象的,而且杀掉对方也是为了跟太古种的赌约,叶仁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因为对待敌人他一向都是这种态度。

    用手指插死了第一个外星生物之后,叶仁这边也没有太多的停留,记忆的不断完善让他可以配合光子大脑推演出更多的情报,而战斗有的时候比拼的就是情报这种东西,所以叶仁在杀死了一个生物之后,立刻又寻找起了下一个目标,并再次一指将其戳死。

    “来,尝尝我的洗脑一指。”

    叶仁一边说着对方完全听不懂的话语,一边微笑着将手指戳进了对方的头骨里面,哪怕这些外星生物试图增厚自己的头骨也无济于事,因为叶仁这货可以偷偷的伸长自己的手指……

    你增厚一尺,我增长一丈。

    就是要怼你。

    “嗯?”

    叶仁看着自己面前的面前的这个巨大黑色圆球,也是稍微的愣了一下。

    对方将大脑脑藏进了自己的身体央,并将甲壳厚度增长到了超过数十米之厚重,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些甲壳的硬度已经跟星痕的金属化细胞差不多硬了,常规手段之下根本就无法暴力破解这东西。

    “好吧,为了表示对你的诚意…”面对这个厚重的硬壳怪,叶仁伸出了一根通体银白的手指:“来尝尝我的子一指。”

    一边说着,一边直接将自己的手指像是插豆腐一样插进了对方的硬壳之。

    然后控制着夜海细胞吃掉了对方充满了恐惧和绝望的大脑。

    “鸡肉味,嘎嘣脆。”

    对此,叶仁也是给出了自己的评价……

    ……

    随着叶仁一个又一个的干掉了所有这些来自于奥尔克的生物,整个宇宙空间也是再次变得清净了起来。

    只不过这次,叶仁没有选择立刻进行下一步的计划。

    在鲁莽的行动和谨慎的行动之间,叶仁想都不用想的就直接选择了后者。

    光子大脑以一种亚光速的超级速度在不断的统合着各种资讯信息,并将所有这些信息组合排列到了一起,以数种不同的算法进行不断的推演,将种种之后即将遇到的可能性告诉给了叶仁,并且通过所有人的记忆描述出了奥尔克星系的进化历史。

    而这个进化历史,老实说叶仁也而是对其挺感兴趣来着。

    最初,奥尔克行星只是一颗宇宙之最为平常的孤单行星,就像是所有明起源时的那样。

    不过陨石和一些未知的因素,奥尔克行星的环境逐渐的被改造成了适合生命的生存,与地球上这种一整片海洋来诞生生命不同,奥尔克行星拥有无数的巨大凹坑,所有的这些凹坑在温度和微生物的作用下,全部都充满了最初的勃勃生机。

    每一个环形山,天然裂谷,或者是有着足够深度的凹陷之都充满了各种不同的微生物,在太阳辐射和行星本身地热的温度作用下,这些充满了液态水的凹陷变成了一锅又一锅的原始有机浓汤。

    最初的奥尔克气候非常理想,蒸腾作用被雨水抵消下来,池塘和凹坑不会因此而干涸,一个又一个小型的生态循环圈逐渐在这些凹坑内部建立起来。

    最终,当第一个生物从凹坑内站起来的时候,奥尔克迎来了第一次新生。

    无数的裂谷,环形山,以及凹坑都充斥着不同种类的生物,它们尽管最初的时候都是相同的,但亿万年以来的进化已经将它们演化成了截然不同的物种。

    最终,当奥尔克行星的气候逐渐稳定下来,雨水不再丰盛到填满所有凹坑的时候,这些躲藏在有机浓汤之的生物被迫从走了出来,面对这一片更为广袤而富饶的新世界,同样也面对了这些数都数不清的全新种族。

    面对这些千百万年前曾是同胞,但现在却截然不同的种族,懵懂的生物带着野兽特有的本能,亮出了它们锋利的爪子和牙齿。

    至此,奥尔克迎来了第一波最为残酷的生物淘汰竞赛。

    在无比残酷的淘汰过后,奥尔克星球上多出了许多不同的种族,它们是从先前那一拨厮杀之幸存下来的生物,它们逐渐的进化出了智慧,或与其他生物共生,结盟,或与其他生物结成死敌,至死方休。

    这是一个更加漫长的磨合过程,长到了甚至奥尔克星的这些生物们自己都不清楚究竟过了多久远的时光。

    无尽的时光赐予了它们智慧,而智慧则让它们看穿未来。

    尽管心仍旧存有野兽般的**,但它们却无比热爱脚下的这一片土地,这种爱是难以形容的深沉,以至于它们甚至可以抛弃自己曾毫不掩饰的贪婪和嗜血,利用智慧看穿了未来,并因此而相互融合在了一起,以一种无比荒谬却又可以理解的方式统一了整个奥尔克行星。

    所有的这些种族全部融合在了一起,它们将自己称呼为“奥尔克”。

    奥尔克星上的生物认为,它们是自己脚下这颗行星的意志延伸,叶仁实际上也并不是很不理解这种想法,不过稍微想一下的话,大概可以将这一点推给它们热爱星球的这个思想上面。

    同样的,因为种族之间擅长的东西不同,它们在明方面的发展也是非常奇怪的。

    有的种族修炼肉身,利用进化后的身躯破碎虚空直达宇宙深处,也有的种族依靠智慧,触摸物理法则并加以利用,制造超级战舰横跨无尽星海,以求追寻最终的真理。

    它们利用各自的手段相互结合在了一起,推动整个星系在宇宙之间不断前行,融合所有可以融合进奥尔克的明,包容所有遇到的生物,让所有愿意加入奥尔克的存在加入它们,而它们本身也因此而日渐强大,成为了甚至连太古种都侧目不已的存在形式。

    一种无论是凝聚力还是意志,都已经超越了常人所思之极限的一种存在。

    “那么,如果按照这些生物大脑的记忆来看,我接下来应该遇到的估计还有其他各种千奇百怪的生物才对。”

    吸收消化着奥尔克较为庞大的整个历史讯息,叶仁也是闭上了眼睛开始回忆奥尔克的强者们,他们之间的存在体系真的非常杂乱无章,这种杂乱甚至让叶仁都为之咂舌不已,就仿佛是一头被关在动物园里面饥肠辘辘的老虎,竟然可以与一个从观光车上突然跑下来的弱小女子可以和平共处一样不现实。

    可以说,奥尔克的这种包容力量,甚至已经凌驾在了生物本能之上,可以让弱小和强大的生物共处一室也丝毫不担心其安危。

    “嗯,那么这么一来的话就说得通了。”

    叶仁就像是突然明白了些什么似的摸了摸下巴:“看来之前我感觉到的那种针刺般的危机感,应该是指某个还没有出手的生物才对,也就是说奥尔克这个存在在宇宙旅行期间,融合了某一个可以对我造成威胁的高等生命。”(。)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