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二章 群星,奥尔克(12)

 热门推荐:
    整片星域的质量能够有多大?

    并不是单一的一个恒星系,也并非庞大无边的银河系,而是一片明高度达,星体密度较高的星域,其长度几乎要横跨了数百光年。<〈(

    单单只是存在于这片星域之的恒星系,叶仁就已经不知吞噬了多少个了,所有一切的物质都被叶仁硬生生的融入了自身,通过强力的控制改造成了构成自身的物质元素,让自己的身躯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过了任何常规意义上的星体。

    哪怕是奥尔克恒这个比太阳还要庞大数百倍的蓝恒星,在叶仁看来也不过就是一粒宇宙比较大一些的尘埃罢了。

    此时此刻,叶仁甚至还没有召唤出自己的本体,而是仅仅将这一片星域之的全部细胞全部迁跃到了奥尔克星系附近的坐标上,一时之间整个宇宙空间都仿佛被叶仁的细胞所遮蔽住了一样,无数的细胞相互结合成为较小一些的细胞团,然后这些细胞团再凭借电磁力和引力互相结合在了一起,就这样不断的相互聚合,凝实,最终形成了一个光是体积就过了奥尔克不知多少倍的黑色细胞结构集群体。

    这个黑色细胞结构的集群体可以说是真正的庞大无边,尽管它已经全部都凝聚成了真正的固态结构,而并非雾态或液态,但其质量仍然让人心惊不已。

    无边无际的黑暗以固态的形式不断翻涌,就仿佛是创世之前的初源混沌一样,质量,能量,空间,恶意,所有的这些被叶仁强行的扭曲在了一起,跟他无边无际的身体一同变成了最不可名状的某种存在。

    此时此刻,叶仁就宛如克苏鲁神话之的原初混沌之源核-阿萨托斯一样。

    不过叶仁自然不想让自己变成旧日支配者是,所以……

    他称呼自己的这个状态为巨凶兽形态。

    “那么,到此结束了。”

    比恒星系还要巨大的尽头之眼猛然睁开,仿佛可以从宇宙央望到其尽头一样,真空之传来了叶仁以电磁波出的用来代替声音的信息流。

    “…”

    恒星奥尔克似乎并不懂得言语,或者认为根本无法与叶仁交流,所以除了静静的释放出自身的光和热之外,也是没有其他的表现。

    于是,叶仁动手了。

    引力坍缩。

    叶仁心念微动之间,已经将自身庞大质量所带来的所有引力全部都聚集了起来,直接生成了一个无限小的奇点,并将时空彻底的扭曲起来,而当引力的强度突破了一个临界点之后,一个比黑暗更加漆黑,比永夜更加深沉的空洞出现在了这片宇宙之。

    引力塌陷,人工黑洞。

    叶仁从自己恐怖的身躯之伸出手臂,用手掌他托着黑洞朝奥尔克狠压而下,那样子就像是鸣人用螺旋丸狠狠打在佐助脸上一样。

    作为整个宇宙之最终极的天体,黑洞表现出了它恐怖的吸引力和破坏力。

    恒星奥尔克在一瞬间就被吸光了过大半的身体物质,外壳彻底被碾成一条条光带并被吸入黑洞之,而至于剩下的那些也同样没有幸免,引力和能量的碰撞,恒星的凋零,剧烈的场和波交织在一起,引起了堪比新星爆的伽马射线暴,瞬息之间消失在了这片黑暗区之。

    “何等的轻松……”

    叶仁用黑洞不断的压向奥尔克,看着对方看似缓慢实则迅的被引力奇点所吞噬,自身也是忍不住的自言自语了起来。

    不过这种自言自语却并非是轻松的语气,而与之相反的,一种无比凝重和紧张的感觉在叶仁的内心里面不断的徘徊翻涌着,莫名的不安和脑海阵阵刺痛让叶仁非常疑惑自己究竟遗忘了什么。

    不解之下,叶仁再次抬头观测了一下奥尔克。

    对方似乎已经开始加燃烧起了自身的放射性物质,试图摆脱黑洞的引力吸引,但很遗憾的是叶仁制造出来的这个人工黑洞强度堪比银心附近的黑洞群的,尽管奥尔克本身质量也高,但怎奈何对方现在还是恒星模式,本身并没有坍缩,所以这家伙应该是没有任何反抗余地的。

    “可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为什么我会如此不安?”

    随着自己脑海那种刺痛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叶仁感觉到了一种难以察觉的烦躁,这种烦躁让叶仁有些隐隐的担忧。

    因为莫名的担忧和危机感,叶仁抬起手来,直接捏造出了另一颗级黑洞,朝着奥尔克再次狠砸了下去,希望尽快消灭奥尔克,以保证某自己在安全方面不会出现太大的偏差。

    不过,正当叶仁凝出了另一个黑洞之后,他却突然猛然的停下了手即将要狠砸出去的黑洞。

    就在刚刚,在叶仁准备丢出黑洞的一瞬间,那种诡异的危机感又隐隐的又增强了几分,让叶仁不得不升起了更多的警戒心来。

    “等等…”经过刚刚的那个举动,叶仁的内心也是突然动了动,目光也变得凌厉了起来:“我越是即将消灭奥尔克,这个危机感也就越强,会不会是这个奥尔克有着什么同归于尽的底牌?还是说在我杀死奥尔克之后,我会受到来自其他存在的攻击?”

    想到其他存在,叶仁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太古种。

    “太古种,你出来。”

    叶仁皱着眉说道:“我有话要问你。”

    “……”

    宇宙的真空区没有任何的波动产生,就仿佛太古种根本不在这里一样。

    “我这应该已经算是解决奥尔克了吧?你就不打算出来跟我解释些什么吗?”叶仁对着周围的虚空冷声道:“还是说你打算一直这样的躲下去呢?”

    “……”

    仍然是一片寂静,没有任何的声音响起,也没有任何生命存在的迹象,一切的一切都似乎在告诉叶仁,太古种并没有在自己周围。

    “不打算出来吗?”

    叶仁眉头一皱,没有相信太古种已经不见了,因为对方说过要观测这一场战斗,所以尽管自己观测不到的,但那家伙必定就在这片空间之,而此刻太古种这家伙却怎么叫都不出来,在叶仁大脑内部危险讯息不断刺痛神经的这种情况下,太古种的这个举动就显得十分蹊跷了。

    【危险是来自太古种吗?】

    叶仁眼神微微眯了眯,大脑内部开始飞的思考起了接下来的对应措施,却是没有注意到那颗反物质行星突然的出现在了奥尔克恒星的附近。

    “嗯?”

    当叶仁反应过来这一点的时候,哪怕是仅仅只是有ooo1秒的延迟,但一切还是晚了一步。

    刺目的能量猛的爆出来,其规模之庞大让人震惊,整个恒星系都已经被反物质行星的自我湮灭所点亮了,纯粹而强大的能量甚至让叶仁都有些失神,很难想象湮灭竟然可以带来这么纯粹强大的能量。

    不过还没等叶仁仔细的体会,如渊如狱的气息轰然爆,叶仁制造出的黑洞被反向力量所彻底封死,湛蓝色的恒星蜕变成了一种铅灰蓝的诡异颜色,并且这种天体之间的蜕变还远远不止这些。

    灰蓝的铅色巨恒星开始塌陷,坍缩,将全部的能量全部疯狂的释放了出去,并散出了一种有点危险的气息来。

    “嗯?这是……”

    这种莫名的气息跟之前宇宙真空传来的信息很是相似,让叶仁不由得一愣。

    但奥尔克并没有给叶仁太长的反应时间,眨眼之间一个同样漆黑的奇点就做出现在了也叶仁的面前,质量大恒星在最后的爆之后彻底的变成了那宇宙最终极的天体,与另一颗的黑洞。

    “保持这种姿态居然还没有死去,看起来果然应该算是电磁生命了。”见到了奥尔克的生命强度之后,叶仁也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可是下一秒,叶仁心里就猛的咯噔了一下。

    因为那种诡异莫名的危机感,突然开始疯狂的暴增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叶仁整个人都惊讶了起来,庞大到几乎没有具体形状的身躯朝着四周仔细的观测了一番:“这个危机感竟然是来自奥尔克?这怎么可能?”

    “…”

    本来就没有任何言语的奥尔克此刻将自身转化成了黑洞,似乎看上去更加的沉默内敛了,但伴随着被吞噬进去的仿佛还有他的气势和其他一些乱八糟的东西,甚至对方因为形态的转变而进化了也有可能。

    毕竟这种危机感是如此的让人难受。

    “算了,总之还是继续打几下来试探试探。”

    摇了摇头,叶仁这边也是提高了一百二十分的警惕,随后一道伽马射线暴就朝着对方打击了过去。

    但对方的表面毕竟已经是引力奇点了,所以根本就没有被攻击到,或者说就像是一潭深深的池水一样,不管什么攻击只要沉下去就会全部的消失掉。

    “这就麻烦了,用引力场和吗?”

    叶仁想了想,觉得这或许是一个办法,于是一伸手也是开始展开了引力场,开始从相反的方向试着抵消奥尔克身上的引力塌陷。

    很快的,那对于叶仁而言就仿佛是一粒沙尘般的奥尔克再次出现在了叶仁的面前。

    不过这一次却与以往不同,奥尔克并没有直接对叶仁进行攻击,已经变成了由致密简并态物质所构成的奥尔克,整个身躯都开始不稳定的晃了起来,就像是某种全息d影像一样,开始渐渐变得模糊并且半透明了起来。

    一种难以言喻的气息被叶仁感受到了。

    “这…这究竟是……”

    叶仁整个人也有点愣住了,这种气息自己从来都没有见到过,就仿佛对方已经脱离了自己所处于的这个空间一样,对方的星体结构在分子的每一次震动之间,都会变换出不同的景象来,有的时候是繁荣的绿色星球,有的时候是荒芜的岩石星球,但在下一秒又会立刻变成流淌着熔岩的星体,再替换成橘红色的小型恒星,然后慢慢的转变成为淡蓝色,淡金色,最终经过一系列的蜕变后变成了漆黑的反物质星,变成了级巨大的蓝巨星。

    每一秒钟,叶仁都可以从对方的身上看到无数种景象,这让叶仁下意识的意识到了些什么,脸上也是变得有些阴沉了起来,手引力场隐隐散着恐怖的力量,已是开始暗自的准备起饿了下一轮的致命打击。

    可是,这边甚至还没等叶仁准备动攻击,奥尔克竟然就像是看穿了叶仁一样,瞬间便抢先动了手。

    “嗡…”

    没有庞大的能量,也没有毁灭的波动,只有由无数信息和奇怪频率组成的光线照射在了叶仁的身上。

    在这之后,叶仁就无比震惊的看着自己的细胞开始渐渐溃散。

    纳米级的夜海细胞开始崩解成了原子和分子,原子和分子再次崩解,电子散逸,子分解,夸克也产生了奇怪的变化,而最终的最终,所有的这些都开始消失,就像是进入到了一个不可视的世界一样,叶仁无比震惊的看着自己逐渐瓦解的身体,并极力的想要控制住这种情况。

    但奥尔克仿佛已经在刚刚脱了整个宇宙一样,它身上散着无尽的微光,带着几乎无法被常人理解的讯息流和场覆盖了整个叶仁。

    “糟……”

    被这种无比特殊的场覆盖住之后,叶仁心里就猛然咯噔了一下,而下一秒,甚至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意识就已经开始随着细胞一同变得涣散了起来。

    奥尔克的信息流就像是一种寄生在病毒上的病毒一样,它们附着在叶仁的夜海细胞上,控制夜海细胞散出奇怪频率的电磁信号,然后一种无形无色的场开始在叶仁的细胞之间扩散,从一个传递到了另一个,甚至凭借着量子纠结转移到了宇宙其他角落之的细胞里,让叶仁的意识和身体都开始急的溃散。

    (昨天外出取材去了,今天取材完毕,所以照常更新。(。)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