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究竟是什么……”

    叶仁宛如星域般庞大的身躯开始逐渐崩裂,涣散的意识也只能勉强的维持,这种源自于奥尔克的突变让他简直没有一丁点的防备,直接就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甚至,连反击的余地都变得微不可寻。

    “太古种,这是你做的吗?”叶仁努力的将全部的意识集在了小部分的细胞之内,并全力堆叠自身的质量和能量,以此来勉强维持住意识的存留,只见已经恢复成人形的叶仁面色冰冷异常,身上也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半透明灰败色,状态可以说是相当的不好。

    “……”

    尽管叶仁已经试着开口询问了,但却仍旧没有得到太古种的回应。

    “直到此刻也不打算出来吗?”叶仁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整个身体越的灰败跟透明了起来,意识也越来越难以保持清醒,尽管拥有光子脑域这种亚光的思维方式,但此刻大量混乱和毫无逻辑的信息不断的充斥进来,也让叶仁根本没有一点办法来集精神。

    叶仁此刻的状态可以说是极端的危险,构成他这个存在最本质的东西都开始慢慢的溃散,这让叶仁有一种难以形容的违和感。

    他对奥尔克的这种形态和攻击方式非常的不解。

    就像是蚂蚁无法理解大象,人类无法理解神明一样,叶仁感觉似乎此刻自己面前的这个奥尔克得到了某种升华,借由反物质行星彻底湮灭而带来的浩瀚能量,以及燃烧自身所释放出的能量冲破了某种关卡,以至于升上到了一个自己无法触摸,无法攻击的层次。

    第一次,叶仁感觉到了这种根本无法逾越的莫名屏障。

    “不行,意识越来越难以维持了……”

    叶仁看着自己不断崩解,消失的身躯,整个人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这花费很长时间吞噬而来的物质就这样活生生的消失在了叶仁的面前,让叶仁甚至感觉有些荒诞。

    这是根本无法用自己脑海的资料可以理解的事情,简直违反了这个宇宙的常理。

    “只能放弃了吗?”

    叶仁看着远处那个由无数信息影像重叠而成的诡异奥尔克,叶仁感觉自己的脑子从未如此的乱过,但从来不向敌人施与仁慈的叶仁还是决定用另一种方式来退场:“那么,放弃就放弃吧。”

    叶仁看着不远处的奥尔克,也是将整个宇宙除了永夜域之外所有的夜海细胞全部调集了过来,随着无数崩裂和呈现出灰败颜色的夜海细胞不断迁跃至此,叶仁原本正在飞下降的质量反而又变得更加恐怖了起来。

    而这些细胞不断的相互挤压,在引力和电磁力,以及强力的作用下被叶仁几乎压缩到了一个自己意识可以承受的极限。

    “啊啊啊啊!!!!!”

    感受着不断消失的细胞和质量,叶仁彻底的放开了引力波动场对于自身引力的控制,同时将所有虚数空间内部的高物质全部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体内部。

    随着恐怖的能量迸,叶仁瞬间就已经失去了意识,所有的细胞都因为失控的引力而向内不断坍缩,最终形成了一个银心区级别的恐怖黑洞,疯狂的吸收着周围所有的一切,甚至连奥尔克这种无法言喻的姿态都无法摆脱这种规模的恐怖吸引。

    但接下来所生的事情,却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就在奥尔克正陷入麻烦的时候,一只苍白的手掌突然从虚无悄然的伸出,像是捏碎了一个泡沫一样“啪”的一下,将这颗黑洞回归于沉寂……

    ……

    永夜域,薇尔薰所在的研究室。

    灰色的颗粒从永夜域的各处不断迁跃到此处,最终缓缓的形成了一个身影黯淡到几乎消失的叶仁。

    “夜,你这是怎么了!?”

    薇尔薰尽管使用的是复制体的身体,但经过了她精心的调制之后,也已经拥有了较强的实力,所以此刻她一眼就看出了叶仁的不对劲:“你的细胞为什么在消失?谁干的?”

    “别说话,按我告诉你的去做。”

    因为被奥尔克重创,叶仁现在甚至感觉自己连抬起一根手指都吃力,但即使如此,他也是将自己想要说的话语全部在大脑内整理清楚,然后直接用心灵链接传输给了薇尔薰,毕竟现在自己的处境真的相当危险,甚至连叶仁自己都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撑过去,所以对于今后的安排自然是非常重要的。

    “…好,我知道了。”

    薇尔薰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可是集体迁出永夜域并且暂时迁进死星,你确定事情会这么严重?”

    “我怕如果一旦我真的死了,我的力量会因此而消失。”

    叶仁的身体越通透起来,甚至只能看到了一个淡淡的影子:“我担心你们失去我赐予的力量,到时候小优娜没有带你们离开虚数空间的能力,你们都会迷失在这里。”

    “真的…这么严重?”

    薇尔薰深吸一口气:“你难道真的已经做好这种准备了?”

    “没人愿意离开。”

    叶仁直接盘腿坐在了地上,一边缓缓闭上眼睛一边最后的跟薇尔薰叮嘱起来:“一定记得按照我说的去做,还有别告诉萌萌这些。”

    “你……好吧。”

    薇尔薰见到叶仁的身体已经通透到几乎看不到表情了,也是眼神无比复杂的看了他一眼:“无论怎样,总之祝你好运吧。”

    “嗯。”

    叶仁心念一动,已是默念了一句进化空间。

    【进化空间。】

    随着视野的瞬间切换,叶仁现自己来到了那无尽的繁星巨殿之,随便的朝着周围望了望,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现在的状态非常糟糕,甚至就连周围的星空都变成了一片死灰色,巨大的链式基因球也几乎彻底停转起来。

    “系统,将系统等级提升到十一级。”

    叶仁盘膝坐在了地面上,平静的跟系统开口吩咐了起来:“同时使用进化池液滴,将适应性突变进化到第十级,并使用培养池立刻培养一种可以解决我现在身体负面状态的基因,一次不成功就继续培养,八张卡允许全部花费,不用询问我了,我确认。”

    “确认成功,系统即将提升至第十一级。”

    系统的声音有些扭曲,听起来就像是被什么东西侵蚀了一样,不过好在功能还保留了下来,以至于叶仁瞬间就感觉到了整个进化空间开始震动了起来。

    见到进化已经开始,叶仁也是稍微松了一口气似的默默闭上了眼睛,静静的等待起了系统的升级。

    很快的,在基因进化和系统升级的这个过程之,叶仁就渐渐的失去了意识。

    而也恰好是因为失去了意识,叶仁也并没有现整个系统所出的刺耳警告:“警告!警告!主系统承载者极度危险!主系统承载者极度危险死亡!主系统升级时间过于缓慢,无法拯救主系统承载者!请主人理解前往商城购买拯救物品!请立即前往商城购买拯救物品!”

    “警告!警告!主系统承载者即将面临死亡!请立即前往商城购买拯救物品!”

    “警告!主系统承载者生命迹象极度微弱!请立即解决!”

    “警告!主系统承载者仅剩个细胞!”

    “警告!主系统承载者仅剩一个细胞!”

    然而不管系统怎么提醒叶仁,叶仁都没有任何办法看到这一切了,因为奥尔克不明场域的侵蚀,导致了叶仁本身的细胞就已经开始逐渐消失,而消失的细胞让叶仁的实力和思维强度不断下滑,再加上有着系统升级作为不死凭证的心里松懈,以及进化基因时的倦怠,他就算是想醒也醒不过来了。

    很快的,系统刺耳的警报声徒然停下,整个星空都开始变成了刺目的猩红起来。

    “系统确认,主系统承载者正式死亡。”

    不带有任何情绪的冰冷电子音从周围的空间响了起来:“进化空间即将崩溃,承载者主意识开始消亡,系统卸载倒计时,1o,9,8,,6……”

    ……

    与此同时,外界,永夜域。

    叶仁的身体已经彻底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被薇尔薰捧在掌心里的小型培养皿,只见她的脸上露出了一种极端复杂的神色,不断的喃喃自语着:“夜,不行,不可以,你千万别就这样给我消失,不然我该怎么向萌萌交代……”

    然而叶仁当然听不到薇尔薰的话语,仅剩下的最后一颗夜海细胞也最终彻底的消失殆尽。

    “啪嚓。”

    培养皿从薇尔薰的指尖滑落,在地上碎裂成了无数晶莹的碎片。

    “夜……”薇尔薰似乎有点没有反应过来一样,脸色从复杂变的茫然,又在眼底的深处闪过了一丝难以言喻的悲伤,就像是被突然抽空了体内所有的力量一样跌坐在了椅子上,低着头无力的自言自语:“你这混蛋,明明连我都可以打败,竟然敢倒在这种地方……”

    ……

    永夜域,幽灵禁区。

    “嗯?

    正在玩着电子游戏的白萌萌突然感觉到了一阵莫名的心悸,鼠标下意识的用力了些许,咔擦一声就被按成了碎片。

    “……”没有歇斯底里,也没有放声痛哭,白萌萌的脸上变得一片空洞,就仿佛化身成了绝望本身一样,只见她像是怕黑的孩子一样慢慢的抱起了膝盖,将不断颤抖的自己蜷缩在了沙的角落里。

    随后,整个房间内所有的电子光源全部被瞬间熄灭了下去,任凭外界怎样的乱作一团也不去理会,只留下了那变得沙哑的轻轻低语。

    “又…只剩下我一个了……”

    ……

    达坦里斯星系,米尔斯星。。

    漆黑却单薄的身影本来正在盘膝看书,但翻动手书卷时却突然身子一僵,突然就猛的仰天狂怒起来。

    “不!!!”

    其无形的音浪生生震碎了周围十公里之内的所有任何生物,随后只见他隐藏于晶板下的双目已是赤红一片,周身电弧劈啪作响,随后微微深蹲些许,一个用力就直接朝着宇宙空间跃了出去。

    “哥哥!别这样!”

    漆黑的甲壳缝隙,银白色的身影迅流出,女孩儿拦腰抱住怒火攻心的兄长,她的脸上还挂着泪痕,但却死死的抱住了自己因怒而失去理智的兄长,巨大的银色金属翅膀反向张开,一路上拼命的想要阻止对方的移动,但是属于共生体辅助的那一部分,女孩儿又怎么能拦住强大无比的少年?

    于是,在怒吼和哀求不断响起期间,这黑白纠缠的身影也渐渐消失在了宇宙深处……

    ……

    gnR-4o2星系,黑暗区。

    “嗡呜!!!”

    彻骨的悲鸣几乎要响彻整个银河,让所有听到这个声音的生物都能够自内心的感觉到一种无解的悲伤。

    在无穷无尽的黑暗深处,这头哪怕是在整个银河之都称得上是最恐怖的怪物停止了进食,按光年来计算的身躯在星空微微摆动,就像是一尾急于归家的游鱼一样,随后它径直的消失在了那未知的宇宙空间之。

    只留下无数即将被吞噬的星系居民,在欢呼和庆幸着灾难的离去。

    ……

    虫巢星系,后巢星。

    黑色的,不断盛开却又在同时凋零的花朵开满了整个行星,贝希摩斯站在碳纤山的顶端,静静的抬头仰望着远处不知名的星辰,一如既往的没有任何言语。

    而在它的身后,巨大的轰鸣声响了起来。

    贝希摩斯转头看去。

    虫后那恐怖而巨大的身躯在地面上行走,因为过于巨大而将一座又一座的巢穴踩成碎片,但它一点也不在意,只是那红水晶似的复眼之所散出的极度冰冷,让贝希摩斯也有些忍不住的微微后退了一步,并用疑问的眼光看着对方。

    “权限我已经给你了,准备好扩张吧。”

    虫后本来还略显晶莹的复眼充满了厚重无边的杀意:“我要彻底的淹没这个宇宙。”

    说完这句话语之后,虫后没有停留,转身便回到了自己的巢穴之。

    “好的,姐姐大人。”

    贝希摩斯将目光从虫后的身上收回来,继续抬头看着那无垠的星空,双眼冰冷无比。

    (别理会之前防盗的时候写在章节前的话,那是基友在黑我,好了我要回家了,各位祝好梦。(。)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