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提示:心灵链接已重新开放。〈

    久违的声音在叶仁的脑海里面响了起来,让叶仁有一种从梦境苏醒过来的久违感,然而系统却没有就此停下。

    系统提示:回归完成,暂时被锁定的权限已经全部启动,奖励已放,请再接再厉。

    叶仁此刻内心各种情感不断的在翻涌着,根本就无心去理会那系统的提示了,本来正准备直接连线虫后,但在看到那些土著明竟然在大肆的屠杀静止不动的异虫,脸上立刻就挂上了一层冷如冰霜的表情。

    随后,所有的异虫,包括母巢在内的所有虫族生物全部被转移到了星系的边境。

    “这是你们应得的。”

    叶仁冷漠的看了一眼正在紧张进入戒备模式下的那低等明,双眼之闪过了一丝充满恶意的杀机,随后他仅仅只是一指点出,整个恒星系的央就突然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黑色球体,这个黑色的巨大球体一边涌动着可怕的扭曲力场,一边轻而易举的吞噬了整颗恒星,而后强横的引力坍塌又直接再次进行了一波吞噬,将了这整个恒星系之的所有物质和生物全部吸入其,让过成百上千亿的智慧生物和它的种族一起回归成了最基本的粒子。

    这是叶仁经过研究后,经过改进的虚数空间,因为直接将虚数空间的开口进行了一个引力扭曲,所以可以直接利用引力吸纳并压碎所有的物质,然后将这些子,质子和电子压缩并存储起来。

    现在叶仁的虚数空间之,已经用这种手段存储了过上千颗子星了。

    而这个能力,则被叶仁命名为引力端口。

    “没有人可以欺凌虫族。”

    叶仁缓缓收回手指,随后看着星系周围那些隐藏在陨石之,或利用光学迷彩进行隐形的战舰,微型的纳米监控机,还有来自更远方的凝视,语气无比深沉:“你们也一样。”

    说完之后,所有的这些监控设备就无端端的突然爆炸了开来,像是一朵朵宇宙的烟花一样,十分耀眼。

    “嗞…嗞嗞……”

    大量的异虫此刻没有理会叶仁的举动,而是在短暂的静止之反应了过来,纷纷开始消耗了大量的能量进行了突变,无数条像是蛇一样的洞虫出现在宇宙,它们一条接着一条的开始头尾衔接在一起,组成了一个直径过数万米的巨大空洞。

    随着熟悉的空间波动开始变得逐渐激烈,被环绕起来的空间开始诡异的被扭曲出了银紫般的颜色。

    随着这种银紫色能量的涌动达到了一个峰值,一根通体洁白的节肢从里面伸了出来。

    这一根节肢的长度远远过了所有人想象,就仿佛看不到尽头一样,而哪怕光是粗细都已经有着数万米那么粗,可想而知其本体究竟会有多么的庞大。

    第一根节肢伸出之后,它开始朝着“传送门”的边界开始撕了过去,而后第二根节肢也被伸了出来,并朝着传送门的另一处边界撕扯而去,将这个本来无法容纳它出来的传送门猛的撕扯成了一个狭长的不规则裂缝,可怕的能量和时空波动不断扭曲,但那庞大节肢的主人却对此丝毫不在意。

    似乎是很心急一样,传送门的那边传来了一声声充满无尽哀思的虫鸣,时空割裂了它的节肢,血液染红了大片星空,但它却没有任何的停顿,用完全疯狂的方式拼命的扩大着这被撕裂的不规则裂缝。

    “虫后……”

    叶仁自然认出了这庞大白色节肢的主人是谁,而对方的这种心情让叶仁心底隐藏最深的地方也是有些隐隐作痛了起来。

    于是,叶仁轻轻的挥动了双手。

    在叶仁难以想象的质量的帮助下,银紫色的空洞彻底被撕扯成了一个恐怖的长度,其规模扩张了数百倍都不止。

    “吱!吱!吱!!!”

    虫后一瞬间就抓住了机会,在第一时间就钻过了这一处不稳定的裂缝,一边急切的轻鸣着,一边直接朝着叶仁冲了过来。

    而叶仁,也是正在静静的望着虫后,眼尽是慈爱。

    虫后的身躯变得更加庞大了,甲壳也更加晶莹且坚硬,澎湃的生命力和悲伤从它的身体内部喷涌而出,让它看起来就像是一颗正在恸哭的星体般。

    虫后的身上尽是新新旧旧的伤痕,所有的这些交织在一起,让它的身躯变得更有一种凌厉的气势在其。

    而与此同时的,叶仁也看了一眼虫后的眼睛。

    那宛如漂亮红宝石一样的双眼早就蒙上了一层厚厚的尘埃,可怕的杀戮**就像是无边厚重的混沌一样,将这曾经清澈透亮的复眼彻底遮蔽,污染着它曾经单纯的心灵,将所有的这一切都彻底的改写。

    见到这一幕,叶仁只觉得胸口有些堵,但脸上却也努力的只能保持住那种淡淡的笑意。

    看来,自己真的已经沉睡太久了。

    “父亲大人!!!”

    在叶仁制造的“大气层”内,虫后精确的停了下来,用悲伤又欣喜的语气叫着叶仁的名字:“父亲大人!真的是您吗?我是不是在做梦?!”

    “傻孩子……”

    叶仁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抬起手,轻轻的抚过虫后仍旧光滑温暖的头壳:“这不是梦,我回来了。”

    “父亲大人……”

    感受着自己头部已经几乎遗忘了上百年的温暖感受,虫后蒙上了一层厚重混沌的红色复眼开始逐渐闪烁,随后竟是两行浑浊的泪水从流淌而出,此时此刻的虫后居然像是一个人类一样,用全能腺取代了泪腺的位置,用这种举动在表示着自身无比激烈的情绪。

    “父亲大人……真的是您……真的是您……”

    虫后的声音也变得断断续续,变得哽咽,变得更加哀伤和悲彻:“父亲大人…求求您不要再离开我们了……求求您了……”

    “嗯,放心吧。”

    叶仁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让自己不会因此而做出有些激动的分举的动。

    “父亲大人…”虫后浑身都是被时空割裂后的伤口,但哪怕这些伤口仍旧在流淌着刺目的血液,它也完全没有任何感觉,只是一个劲儿的在那里用一种混乱逻辑的语言不断的叫着叶仁的名字,眼泪和血液混合在一起,像是要把这百年之的所有悲伤全部冲刷掉。

    “别哭了,乖。”

    见到虫后那情绪剧烈波动而表现出的奇怪逻辑,以及对自身伤势的不管不顾,叶仁也是轻轻的笑了一下,随后单手轻抚,虫后的伤口就全部消失不见了。

    而同时消失不见的,还有那甲壳上无数道的疤痕。

    “嗯嗯嗯,我不哭,不哭。”

    虫后没有在意自己身体的愈合,而是用力的点着自己巨大的头部,让两根触角不断的晃动起来:“我听话,我听父亲大人的话。”

    “把你巢穴所在的坐标先给我一下吧。”

    叶仁看着虫后那像是被抛弃了的小孩一样的表现,也是在心底无奈的叹了一声,但表面上还是挂着一副温和而慈爱的笑容;“叙旧的话,也要找一个平静的地方才行啊。”

    “嗯,是我想的不够周全……”

    虫后触角微抖,随后久违的心灵链接之就传递来了属于虫后的独特信息,那是一组自己从来没见过的坐标信息。

    【居然躲到那么远的地方去了。】

    叶仁心里默默的想了一句,随后则是突然转过头来对着身后空无一物的虚空,冷冷的开口说了起来:“我暂且离开,控制这些星域的任务就暂时交给你们,不要让我失望。”

    虚空之,一个淡黑色的人形数据流突兀的一闪而逝。

    “遵命,我至高无上的主。”

    一种说不出的空灵声音在这片空间之响了起来,随后一切再次陷入死寂。

    “虫后,我们走吧。”叶仁点点头,没有继续去理会那黑色的人形数据流,而是温和的对着虫后开口说了一句,随后也没等后者同意,无数的尽头之眼已经挑选出了一条最为简短的通道,叶仁身上涌起银白色的光芒,将自己和虫后悉数包裹在内,随后瞬间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凭借着第四维视角以及自身的迁跃手段,叶仁没有花费太长时间,就离开了银河系,离开了所有熟悉的星系,以极快的度来到了一片从未见过的星系之。

    虫巢星域,初啼之星。

    大气层上空猛的闪过一阵白光,随后虫后那近乎遮天蔽日的身躯就与叶仁一同出现在了这里。

    “父亲大人,这里是我近十年来的暂时根据地。”

    虫后的触角微微摆动:“如果论安全性来说,或许这里是我所知道的最安全的地方了。”

    “虚空虫巢呢?”

    叶仁问了一句,如果说最安全的地方,难道不是拥有不同空间层面的就净土空间吗?

    “虚空虫巢已经被毁了。”虫后重新变得晶莹透彻的复眼里闪过了一丝复杂的神色:“小优娜出了点意外,这让奥尔克从某种意义上解读了虫巢世界的参数和定义,我无法理解它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但毫无疑问的是虫巢世界已经不再安全。”

    “小优娜死了?”

    叶仁表面没什么变化的问了一句。

    “没有。”虫后似乎已经从最初的喜悦逐渐冷静下来了,开始再次变得像是冷酷的虫族主宰一样:“她的能力很特殊,所以被薇尔薰她们花费了很大的代价救了下来。”

    “什么代价?”

    叶仁问。

    “血骑士团彻底覆灭,团长白骑士战死gQ-42星域。”虫后沉声道。

    “嗯,我知道了。”

    叶仁点点头,从最开始的那一大堆系统提示之,叶仁就能够推测出一些事情,而白骑士的死自然也是其之一。

    甚至,在叶仁的推测之,小优娜也是难以活下来的。

    “那么,噩夜现在躲在哪里?”短暂的沉吟之后,叶仁对着虫后再次开口询问了起来。

    “我已经将您重新回归的这个讯息通知给他们了。”

    虫后还是有点控制不住的兴奋的回答了起来:“他们表示马上就到,不过为了避免被奥尔克的第九行星侦测到一些蛛丝马迹,可能会稍微的花费一些时间。”

    “虚空虫洞也不能用了?”

    叶仁眉头微皱。

    “是的,奥尔克的第九行星正好就是擅长这方面能力的,很容易被它更改传送轨迹。”虫后这边也是开口解释起来。

    “好,我知道了。”叶仁微微的点了点头,随后也是轻轻用脚跺了跺地面:“出来吧,你应该不是那种很害羞的家伙吧,贝希摩斯。”

    “父亲大人。”

    贝希摩斯的根系不断扭曲纠结,最终形成了一个像是人类一样的生物:“恭喜父亲大人重新回归,这一百多年以来我一直都盼望着这一天。”

    “辛苦你们了。”

    叶仁点点头,也是有些感叹的说了一句。

    他倒是没有责怪贝希摩斯的表情淡漠,事实上作为一种菌植混合体的生命,它本身就缺少一种属于动物生命特有的激烈情绪,此刻能够说出这么多话,叶仁感觉其实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在这之后,因为需要等待噩夜众过来,所以叶仁也是跟虫后和贝希摩斯简单的聊了起来,大致的了解了很多在自己“死亡”之后一些不清楚的事情,比如噩夜众的损失情况,人类的损失情况,以及虫后,贝希摩斯,以及叶墨等人的进化程度,工兵,薇尔薰,戴琳以及璃博士的技术进展什么的。

    当然,也没有忘记告诉叶仁关于奥尔克现在的状态。

    根据虫后的描述,叶仁可以很清楚判断出来,奥尔克那家伙果然也已经掌握了第四维态的奥秘,就跟自己醒来之后所猜测和推算的一模一样。

    而唯独叶仁稍微有些遗憾的,则是没有听到虫后提到关于太古种的事情。

    直到现在,叶仁也一直怀疑当初与奥尔克的对决时,是太古种在其偷偷做了一些手脚,所以才让自己落于下方,甚至于直接陨落,所以现在对于这些看起来很神秘强大的宇宙高级生命,叶仁的态度自然不会很好。(。)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