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是曾经一拳捣毁过地球的墟渊龙,还是百年前被自己怀疑出手帮助奥尔克的太古种,叶仁都是完全的没有好感,而已经凝聚了资讯海之后,叶仁经过大致的推演也可以估测出对方的实力强度,那是即使现在自己也不能轻易面对的高等存在。

    “不过即使现在与太古种为敌并不理智,但奥尔克却必须要死。”

    叶仁的脸色变得冰冷起来,一想到这上百年来所有的一切,他的内心就仿佛一颗恒星一样在炽烈的燃烧着,仿佛要将一切都彻底摧毁。

    就在叶仁正在思考着如何干掉奥尔克的时候,没过多久,他就突然像是有感应似的突然抬起了头。

    遥远的星间,一颗巨大而深沉的黑色行星缓缓出现在了虚无之。

    那大小也就仅仅只是和小型行星相似的黑色行星让叶仁无比的眼熟,那黑色的仿佛像是金属材质一样的外表绝对光滑,而且就仿佛永远都处于绝对零度一样,而无形的特殊力场则让它周围的空间扭曲,光被顺着一些隐秘的小洞吸入星体内部,这让这这种材质整体看上去宛如黑色一般。

    而除此之外,这颗行星的外部还飘散着超过十颗以上的银白色小型球体,它们按照一定的轨道旋转并以超高速不断自旋,呈现出一种诡异的特殊性质。

    恍惚之间,其一颗球体突然就消失在了原有的轨道,转而跑到了另一条全新的轨道上继续运转,说不出的奇诡。

    “这是……”

    叶仁从那散发着可怕气息的星体上感受到了一些无比熟悉的气息,于是也是下意识的呆了一下。

    “父亲大人,他们来了。”虫后知道叶仁现在内心肯定是有着剧烈起伏的,于是悄悄的说了一句之后,就主动的抬起巨大的节肢,趁着叶仁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离开了这片区域,只不过它在临走的时候,也不忘记转过头对着贝希摩斯抖了抖触角。

    “好的,姐姐大人。”

    贝希摩斯平静的脸颊上也是难得的露出了一抹微笑,随后它再次变成了无数的根瘤,消失在了大地的深处……

    ……

    此时此刻,死星内部。

    除却白幽灵之外,剩余存留下来的初代噩夜们整齐的聚集在了最高操作室内部,表情凝重之又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欣喜。

    “没想到老大真的没死!哈哈哈哈!”

    在几乎凝固到窒息的气氛之,工兵却突然的仰头大笑起来:“果然我的选择是对的!果然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没白费!”

    “是啊,没想到叶仁那家伙居然真的会活下来。”

    戴琳此刻的表情也变得有些感慨,尽管她早就在数十年前注射了绝对冷静试剂,但此刻内心的波动却仍旧让她有些控制不住,联想到最开始遇到叶仁的时候,再想到现如今这光怪陆离的经历,她的嘴角带起了一丝淡淡的笑容:“这让我回忆起了百年之前的一些事情,它们就像是刚刚发生在昨天时那样清晰。”

    “大人……“

    红河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低下头不让众人看到自己偷偷滑落的激动泪水:“我终于等到您回归的这一天了。”

    “还不能完全确定这一点,我们不可以放松警惕。”

    薇尔薰将所有的激动和兴奋都深深隐藏在了心底,随后平静的推了推鼻梁上小巧的多功能纳米眼镜:“现在夜回归这一点还未必就是真的,我们还需要进行探测和接触才可以确定这一点,以避免这是奥尔克的阴谋。”

    “我支持薇尔薰大人的这一点……”

    璃博士平静的点了点头,也是发表了属于自己的看法,她一向都是倾向于薇尔薰的,这一点所有人都清楚。

    “夜,应该不会是假的。”

    小优娜脆生生的声音响了起来,它的身躯仍旧如百年前一样的幼小,仿佛时光没有在她的身上刻下任何痕迹,不过这并非什么神迹,而是来自薇尔薰的一次改造手术。

    “我们不能放松任何警惕。”

    薇尔薰理智到近乎冷酷的说道:“我们不能被自身的情绪控制,这是我们可以躲避奥尔克上百年的唯一手段。”

    “可是虫后不会判断错误,它跟夜的关系超过我们所有人。”

    小优娜仍旧试图辩解。

    “奥尔克已经窥探了第四维度的奥秘,手段诡异莫测,你难道忘记了我们放松警惕后的代价?”薇尔薰平静的脸颊上逐渐浮现出了一丝冰冷,她紧紧的盯着小优娜:“长门有希和白骑士的死亡为我们敲响了警钟,而如果当初不是为了防止参数泄露,我想我们不会去冒死拯救你。”

    “……”

    提到了‘那件事’,小优娜稚嫩的脸颊上也是写满了愧疚和悲伤,只见她缓缓的低下了头,不再言语。

    “如果当初不是为了保留参数,现在回归永夜天国的人就是你了。”

    薇尔薰见到小优娜低下头去,在简短的说了最后一句话之后也是不再理会她,而是将目光转移到了其他没有发言的核心噩夜的身上:“你们还有没有什么要说的话?”

    “没有。”

    黑骑士本来就沉默寡言,在白骑士阵亡之后,他就更加阴沉起来,此刻轻轻的摇了摇头之后,整个人就躲进了角落的阴影之,不再有任何的言语。

    “眼镜蛇,你呢?”

    薇尔薰将目光转向了另一边,眼镜蛇……或者说九头蛇正平静的站在那里,似乎表情有些隐隐的担忧。

    “眼镜蛇?”

    薇尔薰见到对方没有回应自己,于是再问了一次。

    “我有些担心白幽灵大人。”眼镜蛇九具身躯异口同声的将自己的担忧说了出来,而随着她的这句话,整个控制室都陷入一种诡异的死寂之。

    “萌萌……”

    作为与白萌萌接触时间最长的人,戴琳平静的脸色变得有些担忧起来:“她……”

    “对啊,按照现在白幽灵的状态,她应该完全没有意识到老大的出现吧?”

    工兵也有些头痛起来:“这还真是让人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啊。”

    “不清楚的概率比较大,但也不排除已经知道了这件事。”

    眼镜蛇推了推自己的纳米镜框:“叶墨大人一直都陪在她的身边,我担心大人会通过某种方法联络他,或者他可以通过血脉直接感受到大人的复活,从而表现出某种状态,被白幽灵大人发现不对。”

    “那不就糟糕了吗?”

    工兵听到眼镜蛇这么说之后,立刻惊讶道。

    “不,未必会这样。”

    关键时刻,薇尔薰打断了工兵的担忧,随后有点微微皱眉:“叶墨应该清楚萌萌现在的精神状态,虽然他没有夜那种思维方式,但他毕竟体内流淌着的是属于夜的血,本能意识不可能太差,他应该会意识到自己如果出现问题,萌萌会变成什么样子。”

    “真的吗?”

    工兵似乎有些不确定似的摸了摸下巴:“可是我总感觉他那性格还是有点不靠谱啊……”

    “茵茵阵亡之后他就已经成熟多了。”

    薇尔薰反驳道:“经过计算后,他出现问题的概率极低,所以我们现在还是先考虑一下其他方面的事情,比如怎么让萌萌接受这件事情。”

    “我…不知道……”

    尽管注射过绝对冷静药剂,但戴琳此刻仍旧有些无奈,有些事情就算拥有绝对的理智也未必就可以解决。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啊,好头痛。”工兵没有注射绝对理智药剂,所以此刻困顿的挠了挠头,也是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白幽灵那家伙我比你们谁都认识的久,按照她的性格来看,这事简直就……”

    后面的事情他没有明说,但在场所有人的心里都很清楚。

    “就没人有办法了吗?”

    薇尔薰难得的有些低落,当初她可是答应了叶仁不要把死讯告诉白萌萌的,可萌萌不知道怎么就直接清楚了,再加上茵茵也一同阵亡了,对她的打击几乎是毁灭性的,哪怕身体结构方面的自我崩溃可以被生命树机构搞定,但精神层面……

    想到这里,即使是薇尔薰,也忍不住在内心叹了一口气。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再次响起。

    “为什么不让夜亲自去试试呢?”

    小优娜不知何时又抬起了头,眼是浓到化不开的依恋和信任:“不管怎样,我相信夜还活着,就算是因为判断错误而就此死去,我也心甘情愿。”

    稚嫩的话语带着一种无比坚定的语气,让人微微动容。

    “……那好,开始先准备第一次接触吧。”

    薇尔薰点了点头,随后深吸了一口气:“启动第一次接触计划……”

    ……

    死星不仅仅只是用强作用力锁死的表面,它似乎还拥有着更高的特殊科技保护,以至于连叶仁的强大感知都已经被屏蔽了一部分,完全无法直接与对方进行对话,就算是心灵链接好像也不行,发送过去的信息就像是石沉大海了一样,根本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看来这群家伙还是挺努力的。”

    叶仁摸着下巴突然笑了起来:“看来这群家伙就算是没有我领导,也可以独当一面了啊,估计我回去之后会有很多收获也说不定。”

    说着,他整个人突然就消失在了原地。

    先前也说了,死星的规模跟小型的行星差不多大,而引力更是因为仪器设备和材料的关系而远超普通行星,如果让这种级别的东西直接降临在初啼之星的表面,只怕整个星球都会被硬生生的撕碎。

    所以叶仁干脆就将整个初啼之星都转移到了星轨的另一端,而自己则是直接飞到了死星的表面上……

    “出来吧,我知道你们在。”

    想到马上就可以见到这些久别了上百年的家伙,叶仁的冰冷的脸上忍不住的挂起了一丝微笑,因为死星完全没有普通物理定义上的“门”,所以叶仁干脆就随意的选了一个地方,静静的等待起了噩夜众的出现。

    叶仁没有选择直接传送进去,而是让对方出来,这算是对他们研究成果的一种承认。

    “嗡…”

    一阵白色的光华闪过,就在叶仁的等待之,一个又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了叶仁的面前,这其包括工兵,戴琳,薇尔薰,璃博士,红河,黑骑士,小优娜,以及最后才出现的眼镜蛇……

    只是,叶仁敏锐的察觉到了它们脸上的奇怪表情,这让叶仁有些隐隐的疑惑:“你们这是什么表情?”

    “老…老大……”

    工兵因为没有注射药剂,可以说是情绪波动比较大的几个家伙了,只见他挠了挠头,似乎想开口说些什么,但没等他开口说些什么,叶仁的脸色就再次迅速阴沉了下去。

    “我问你,萌萌呢?”

    “这…”

    一提到白萌萌,众人的心里都是咯噔一下,脸色变得更加不好看了起来,甚至一时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而在这其,薇尔薰是最早反应过来的,她整理了一下思路之后就立刻解释起来:“叶仁,你先听我说,萌萌没阵亡,她只是……”

    “她怎么了?”

    叶仁的脸色再次变得冰冷起来,可以碾碎恒星的可怕气势铺天盖地而来,将整颗死星都压的吱吱作响,这让工兵的脸色骤变,强相互作用力在叶仁的面前就宛如纸糊的一样,自己的老大究竟强到了怎样的境界?

    “怎么不回答我?嗯?”

    见到众人脸色骤变之后,却都不回答自己的问题,叶仁冰冷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而随后他眼微微闪过了一丝可怖的目光:“嗯?投影?”

    【糟…】

    众人心一惊,没想到最新的投影技术都已经被自己老大给发现了。

    本来这算是自我保护的一种方法,若是换做平时的话叶仁应该也不会多说什么,反而会加以鼓励,但现在因为白萌萌的事情让双方稍微的有些误会,在加上投影这件事的误解,那只怕会更加的火上浇油。(。)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