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

    一旁的墟渊龙感受到了这种气息之后,强壮而幽暗的身躯上好像被砸上了整个银河系一样,直接不受控制的颤抖并被迫匍匐在了宇宙之,它似乎觉得这种姿态非常的难堪,努力的挣扎了几下,但却仍旧没有任何挣脱的可能性。

    不过反观另一边的叶仁却并非如此。

    硬要说的话,叶仁甚至感觉自己此刻的状况跟墟渊龙可以说是完全相反的,随着那古老神秘的气息不断散发出来,叶仁愈发的感觉到自己连意识仿佛都变得格外的空灵了。

    “你们已经完蛋了!而你们的死因就是因为对生命的一无所知!”

    太古种虚弱却异常欣喜的声音炸响在墟渊龙和叶仁的耳畔,那种声音之带着浓烈的憎恶感:“长老会把你们彻底销毁!”

    叶仁眉头皱了一下,本来还想张口说些什么,但那无形的绿色光团却没有给叶仁这个机会,只见那已有行星大小的深绿色光团突然猛的坍缩了一下,下一秒却是变成了一个十分奇怪的符号,那符号就像是一个月牙一样,散发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沧桑和澎湃的生命力。

    随着这个符号的出现,一旁墟渊龙高傲的头颅被压的更低了,甚至连它鳞片上都开始出现了一丝丝的怪异血痕。

    很快的,那个简单的二维符号开始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升维了起来,无数绿带着点点银光的曲线和直线凭空出现,将这个符号变成了一个立体结构,而随着不断的升维,这个原本只是简单古朴的符号变得越来越神秘了起来,就仿佛在时光长河亘古长存的基石一样,它存在于所有的时间点上,又存在于所有的平行世界之,所有的空间维,时间维对于它来说仿佛都没有了任何的意义。

    这个神秘的月牙形符号随着维度的不断攀升,同时仿佛也有大量的宇宙规则被包含在了里面,普通人光是看上一眼就会变成最知名的科学家,哲学家,就仿佛这之蕴含了无限的真理一样。

    “长老……”

    墟渊龙咬牙切齿的声音在叶仁身旁回荡起来:“绿之魔神手下最初最古老的太古种,记录了至整个多元宇宙几乎所有生命演化讯息的高维资料库,其资讯质量恐怖到难以估量,整个多元宇宙最接近魔神的几个存在之一……”

    “你确定?”

    叶仁感受着那熟悉又陌生的奇特气息,表情也是变得无比的凝重。

    就在刚刚,叶仁仅仅只是看了一下那神秘的高维符号,整个资讯海竟然就这样硬生生的扩张了十分之一,这究竟是何等荒谬的强大?

    “魔神不会插足我们这种层次的存在,而且那家伙刚刚也说了是长老……”

    随着那符号上的气息越发凝实,叶仁身旁的墟渊龙抵抗起来也是愈发的吃力,只见它身上的血色纹路愈发清晰起来,配合王冠似的龙角帮助它竭力抵御住那神秘而古老的气息。

    很快的,那符号就再次发生了一次转变。

    流转着神秘气息的符号突兀的消失在了原地,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有些虚化的巨大投影,从那投影之依稀可以看出一个庞大而神秘的球形结构,但无论从哪个角度上去看,都只有一部分的恒定反光,而其他的地方则是一种十分诡异的扭曲状阴影,完全就无法用维固有的视角来形容这种奇诡的景观。

    在这巨大的投影出现之后,一道来自高维的无边意志也直接的扫过了在场的所有人。

    “长老!”    淡然的声音带着一种超脱万物的意味,在所有人的耳畔缓缓响起:“对于每一位幼年太古种的考验我都是时刻在关注的,所以即使是墟渊和外侧加以干扰,我也会保证所有太古种的安全。”

    “长老……”

    太古种听到自家的长老这样说,立刻就变得有些激动起来,随后恭敬的说道:“那请长老立刻销毁这两个错误的生命!它们破坏了我的考验仪式!”

    “销毁,是注定的。”

    那平静而淡漠的声音再次响起:“但错误的生命却不是它们,而是你。”

    “什么!?”

    那宛如枯树皮的太古种听到这句话之后,立刻心神巨震:“长老,这是为什么么?难道就因为我没有通过考验吗?可是破坏这件事的首要元凶都是它……啊啊啊!!!”

    话还没说完,它突然就开始凄厉的惨叫起来。

    叶仁和墟渊龙朝着太古种看了一眼,惊讶的发现那太古种宛如树皮一样的身躯竟然莫名其妙的就开始消融起来,它的维度一点一点的开始跌落,组成身体的基本粒子也在发生着一种衰变,从最初的第五维度一直跌落,第四维,第维,最后甚至变成了一个毫无生机的平面。

    但即使这样,也仍旧没有结束,所有的这些平面再次跌落,变成了无数乏味到难以置信的线条,最终这些线条全部跌落回归到第零维度,回归成了一个毫无生机的奇点。

    “……”

    叶仁见状,不由是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可要比自己“二向箔”那种降维打击强了不止多少倍了,难以置信对方究竟是怎么做到的这一点。

    而在瞬息之间就“销毁”了太古种的长老,也是将自身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墟渊龙的身上,娜无穷无尽的气势恐怖之极,甚至仅仅只是单纯的凝视就让这条墟渊龙忍不住低吼一声,同时吐出了一口血来。

    “离开吧,这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平静的声音再次响起,只不过言语之仍旧没有任何的恶意,就仿佛是单纯的在叙述一件事一样:“回到墟渊王的翼下继续成长吧。”

    “好……”

    听到那声音这样一说,墟渊龙才稍微的松了一口气,随后甚至跟叶仁连招呼都没打,身影就开始渐渐变淡,最终径直的消失在了这片空间之。

    当墟渊龙也离开后,那种无边的意志开始聚集在了叶仁的身上。

    “……”    就在叶仁正思考着该如何逃脱的时候,耳边却突然响起了那古老而淡漠的话语。

    “基础的公平。”

    “嗯?”叶仁微微一愣,有些不明白这家伙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在观察生命的过程之,始终都要忽视阵营这个问题,这样才能够做到基础上的公平。”最初的太古种似乎是在向叶仁解释着什么:“否则,主观思想会限制你的思维,让你无法开拓生命并客观的观察生命进化的奥秘。”

    “……”

    叶仁感觉那种恐怖的凝视似乎变得有些弱了,以至于自己又可以重新活动起来,于是他立刻就皱起了眉来,只见他看向了不远处的奇诡投影,眼充满了莫名其妙的神色。

    “许多强大的生命因为走错一步而灭亡,许多弱小的生命同样因为走对一步而强盛,宇宙的生命正因如此,才会演化成那种令人感到惊讶和多元化世界。”平静淡漠的声音带着一种莫名的意味:“太古种的宗旨仅仅在于作为生命的助力,而并非干涉生命本身,所以这一场考验从最开始它就已经错了。”

    【绕了一大圈,原来是在跟我解释自己为什么杀死太古种?】

    叶仁感觉自己有点读不懂太古种这个奇怪的种族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对方每说一句话,自己的资讯海居然都会得到一些隐隐的反馈,这才几句话的功夫就又扩张了百分之一。

    “我主看到了它所犯下的愚蠢错误,所以我特地前来销毁它,用以抵消它所犯下的罪刑。”

    最初的太古种平静的解释着:“根据它的干涉,作为拥有无限潜力的观测对象‘奥尔克’,也出现了不可逆转的严重偏差,导致了接下来一系列的错误观测。”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沉默许久,叶仁尽管对这个一声不吭就杀死同族的家伙有着极大的防备,但终于还是忍不住的开口询问起来。

    “因为你曾与它达成了条件。”最初的太古种缓缓说道:“因为它已经被销毁,所以无法给予你补偿,而我则代替它,奥尔克你已经将它吞噬了,所以这个条件已经达成,而至于另一条,你可以从我这里获得任何你想知道的信息,只不过这个信息只能涉及到个方面。”

    “什么意思?”

    叶仁想了一下,然后问道:“个方面是指什么?”

    “原则意义上来讲你只能问我个问题,我会回答你关于这个问题的大部分疑惑,例如你可以问我关于魔神有几位,在我回答你疑惑的同时,也会为你解答关于它们名字,力量以及意义以及起源方面的信息,但你不可以问我这宇宙之间所有的奥妙都是什么,这超出了你的理解和能力范围。”

    最初太古种用一种正常人根本就听不懂的方式向叶仁解释起来。

    “大致明白了。”

    叶仁点了点头,然后低头沉思了起来。    而最终,在思考了差不多四五天后,叶仁才满脸凝重的抬起了头。

    “我想好了。”

    压抑住心浓烈的好奇心,叶仁一脸认真的说道。

    “请说。”

    在叶仁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那边的最初太古种就同样的开了口,但它的声音仍旧是那样的平静而淡漠,仿佛对任何事情都平等对待一样。

    “第一个问题,我的力量起源到底源自什么?跟先前那个太古种所说的‘外侧’是否有关联?”

    问出了这个问题之后,叶仁内心开始久违的狂跳起来。

    一直以来,系统这种不符合自身逻辑的东西时刻的都在让叶仁感到无比的困顿,而越是通过系统提升自己的力量,叶仁对这份力量的不真实就越发疑惑起来,倒不是说质疑自己的力量,而是对这种莫名力量降临在自己头上感到无比的疑惑。

    虽然系统也解释过,之所以是以系统的方式存在,是因为在叶仁的认知之只有系统最为合理贴切,所以这份力量才会将自身演化成为一个系统,但叶仁仍旧困惑为什么系统会选择自己作为宿主。

    “……”

    最初的太古种沉默了一瞬间,随后才缓缓的回答了叶仁:“你刚刚的问题超出了我可以回答的权限,所以我特地请示了我主,它的答复是你应该知道这些。”

    “那你说吧。”

    叶仁点点头,随后深吸了一口气,静静的等着对方的解释。

    “你很聪明,你的力量确实来自‘外侧’。”

    平静而淡漠的语气慢慢说了起来:“它涉及到了整个多元宇宙的至高存在,那一批最接近终极的伟大生命。”

    “那是什么?”

    叶仁眉头微皱:“墟渊龙之前说的魔神?”

    “也可以这样称呼。”

    最初的太古种解释道:“无所不知,无所不在,无所不能,是为终极,而它们就是在追求终极之走的最遥远的生命……或者用生命来形容它们也已经不正确了,它们既是现象,又是物质,也是能量,是时空,是维度,是逻辑,是所有你能想到的一切真理和荒谬的叠加体……”

    短暂的沉默之后,它再次说道。

    “在力量、维度、以及智慧都突破了理论上的极限后,才可以诞生出的无上存在。”(。)—南开大学美女校花艾丽可爱护士装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美女(美女岛搜索einvdao12按住秒即可复制)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