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予者权限的升级本身就已经需要一定的时间,此刻再加上系统连升两级所需要的时间在一起,这已经足够叶仁用最细致的方式解读一遍墟渊龙的基因能力了。〔<?〈〈

    所有没有被锁定的基因,此刻都已经被叶仁研究了个通透。

    “墟渊龙不愧是宇宙之的顶级生物。”

    在系统进化时所带来的无尽黑幕之,叶仁将手的基因球缓缓放下,也是有些感叹的深吸了一口气。

    通过刚刚的解读和研究,叶仁差不多已经将墟渊龙所有没有被锁定的基因全部都阅读了一遍,而越是解读这些基因的内容,叶仁就越是觉得墟渊龙的基因强的有些离谱。

    无论是用强相互作用力材料构成的废墟鳞甲,还是真正的真空零点能提取器官,又或者是四大基本力的操纵场基因,都是既实用又强大的基因能力,更不要说还有可以链接整个墟渊龙族群的墟渊之网基因,以及与太古种有些区别的高维形态转变基因。

    除却以上这些,墟渊龙所拥有的墟渊意志也可以拆解开来,并与太古意志拆解出的碎片相互融合,互补成为一个相对完整的基因。

    但与墟渊意志不同的是,另一个叫做族群回归的基因,则相对来讲比较奇怪了。

    系统对于族群回归的解释是:“在任意一个墟渊龙因意外而死去时,其意志本身会在瞬间回归到墟渊龙之王的领域之,并被墟渊龙之王重新赐予生命。”

    “这跟资讯永生在感觉上来讲好像差不多啊……”

    叶仁在看到在了这个基因之后,也是隐约的有点疑惑了起来,如果没记错的话所谓的墟渊龙之王应该就是那个红之魔神,也就是说这个基因其实是绑定在红之魔神身上的,拥有了这个基因之后只要死了的话就会自动跑到红之魔神的领域之,这是不是多少有一点自寻死路的感觉?

    本来就因为一不小心被敌人给怼死了,结果复活之后却跑到红之魔神的眼皮子底下去复活,总觉得这套路有点不太对头啊。

    “不知道优化和培养池能不能把这个基因改一下……”

    叶仁静静的看着自己手缓缓飘浮旋转着的基因球,也是开始思考起了这个基因的真正实用意义,如果这个东西对子系统也有作用的话,那岂不是说以后利维坦或虫后它们再浪死了也不需要花费十倍点数,而是直接通过这个基因就可以在自己身边复活了。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关于子系统的复活问题,其实叶仁之前也试过想用资讯海融合子系统生物,但也不知道是不是系统的限制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子系统是没有办法被融入资讯海之的。

    这就导致了利维坦,虫后或者茵茵这些子系统生物,是没有办法通过资讯海来复活的,只能通过系统安排的十倍进化点数来复活。

    然而现在叶仁都十级系统了,想要复活一个子系统的话,需要的点数已经是上千万亿了。

    即使是叶仁,也会觉得这个价格非常昂贵的。

    所以,族群回归这个基因如果叶仁可以将其彻底破解或反向培养的话,没准以后就可以省下一大笔用来复活的费用了。

    “嗯,先看看最后一个基因好了……”在脑海之想了很多想法之后,叶仁也是暂且的将族群回归这个基因放了下来,转而是拿起了最后一个基因,也就是所谓的‘墟渊讯息残片’。

    “咦?这个基因球怎么……”

    叶仁伸手拿出了这个基因球之后,整个人突然愣了一下,倒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这个墟渊讯息残片的基因球真的是非常奇怪,完全没有其他基因球的那种美轮美奂的链式结构,而是很奇怪的一个单纯的圆球形状,上面还画出了很滑稽的表情,就是两个斜眼一直盯着自己,然后还有一个向上扬起的嘴角。

    这个像是表情包更胜过基因球的奇怪东西,如果放大许多倍之后几乎就是叶仁用来丢奥尔克的那颗滑稽版的子星了。

    “道理我都懂,可为什么会是滑稽?”

    叶仁都有点懵逼了,只见他楞楞的看着手捧着的滑稽,脸上尽是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这T墟渊龙怎么知道滑稽这种东西,还是说这家伙其实之前是看到了我对战奥尔克的时候,丢滑稽星(子星)的那一瞬间?”

    “不过这样的话,那岂不就是说我在对战奥尔克的时候,墟渊龙跟奥尔克全都在暗处看着我?”

    叶仁这一思考起来就停不下来了:“所以墟渊龙在我复活之后直接找到我果然并非偶然,而是这百年之间一直都跟着死星?那么它又是怎么知道我会复活的?是红之魔神告诉他的吗?不过就以上这些我都猜对了,那么这个基因球又是怎么回事……墟渊龙个体的实力应该不足以影响系统的运行才对,系统毕竟是来自紫之魔神的力量,它没道理能够在这里面做手脚才对……”

    想了大半天,叶仁感觉自己的脑袋都有些混乱了起来。

    要知道,自己现在的意识强度和计算能力都已经匪夷所思了,所以就刚刚那么一个恍惚的时间,自己已经思考出了无限种可能性了,其好坏参半,甚至连魔神之间的阴谋都已经猜出了不少。

    当然,这些是对是错叶仁就不清楚了,毕竟他自己也都是乱猜的。

    “算了,不想了。”

    在猜出了无数种可能性之后,叶仁终于也是摇了摇头,将那些已经占用了资讯海无数种可能性的想法全都丢出脑外:“总之,还是先摸索一下这个基因球本身好了。”

    说着,叶仁心念微动,手上的“滑稽”基因就开始散出了微光。

    接下来,叶仁手的这个“滑稽”基因竟然就那么硬生生的被分解了开来,无数猩红色的光芒从这个基因之散逸了出来,一瞬间就将周围的黑暗彻底驱散,让叶仁实现所到之处尽是无尽的刺目血光。

    “警告!警告!不明力量入侵系统!不明力量入侵系统!”

    刺耳的声音从叶仁的脑海之直接响了起来,随后还没等叶仁有所反应,笼罩住了整个进化空间的无穷黑幕瞬间就变成了幽深的紫色。

    这紫色是如此的深邃,以至于整个星空都被它的颜色所浸染,吞噬,一切都在这深邃无边的紫色之消融殆尽,只留下了那深浅不一,或银紫,或浅紫,或幽暗深邃的暗紫,这些密密麻麻的紫色线条勾勒出了一个荒诞而莫名的诡异空间,整个紫色的空间都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扭曲和荒谬的感觉,就仿佛它根本没有任何的逻辑可言一样。

    而置身于这样的空间之,即使强如叶仁,也在低头看了一眼这无边的紫色空间之后,都自内心的感受到了深深的心悸和恐慌,这种感觉说不出的难受。

    就像是拥有深海恐惧症的人突然置身于深海一样。

    “这是来自外侧的‘浊流’。”

    就在叶仁感到自己隐隐有些意志模糊的时候,突然一个十分年轻而富有活力的男性声音突然在叶仁的身旁响了起来。

    而随着它声音的响起,刺目的红光猛然膨胀了起来,将叶仁容入其。

    “!?”

    神智有些模糊的叶仁在被红光纳入的时候,整个人猛然的清醒起来,随即就立刻转头看向了自己身旁。

    不知何时,在自己身旁竟然出现了一个很奇怪的人类青年男子。

    这个像是人类青年的男子并不像自己现在这样健壮,相比自己的话可能会稍微显得有些瘦弱,但身材方面却十分修长,他有着银白色的长,身上穿着一件看起来说是拉风倒不如说是有些夸张到过分的银白色风衣,内里则是黑色的底衬服饰,下身系着一条雕刻了墟渊龙的皮带,以及一件没有任何褶皱的白色长裤。

    如果说有些特别的地方,那就是这家伙的身后正悬浮着六个铅黑色的奇特菱形,以及他一双宛如世界本质的猩红色双眼。

    【红之魔神。】

    不知为何,叶仁在看到这个男人的第一眼,脑海几乎就自己蹦出了这个词汇来。

    “嗯?”

    男子本身正蹲在地上看着外面的紫色“浊流”,但在叶仁心想到了红之魔神这四个字后,他几乎是立刻就起了反应:“你想的挺对的,孤就是墟渊王,多元宇宙赫赫有名的猩红恶意,十魔神之的红之魔神。”

    “!!!”

    叶仁的瞳孔猛然缩成了针一样的细小,整个人在瞬间就进入到了备战状态,不过因为这里是进化空间,叶仁也不清楚自己这么做是否有用。

    “不用这么激动。”

    猩红恶意的脸庞看起来有一种异样邪魅的俊美,这让他的气质之带上了一种莫名的狂气:“孤就是对你有点好奇所以过来看一眼而已,你不用紧张,孤对紫没有敌意,内侧毁不毁灭对于孤而言没有任何的意义。”

    说到这里,猩红恶意突然笑了一下,这才继续说了起来:

    “倒不如说因为紫这家伙的动作,整个多元宇宙现在都变的活跃起来了,这正是孤想要看到的画面才对,孤又为什么要去阻止紫呢?”

    “……”

    尽管没有任何的威压出现,但面对猩红恶意,整个多元宇宙最强的几大魔神之一,叶仁还是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因此,他甚至连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但不说话好像也没有什么用处,因为猩红恶意仿佛可以直接感觉到叶仁的想法。

    “你说孤为什么能够来到这里?”

    猩红恶意理所应当的回答道:“所有墟渊龙的血脉都源自孤,所以它们体内的每一滴血都含有孤的意志,孤自然也就可以凭借着这些血液的意志,自由的降临到任何孤想要降临的地方,你不要妄图揣测魔神的力量,因为这是你根本无法想象到的匪夷所思。”

    “……”

    对于猩红恶意的解答,叶仁除了无言以对之外,只有无言以对了。

    因为自己刚刚根本就没有说话。

    于是,为了不让猩红恶意猜测到自己的想法,叶仁开始在内心演算起了一些非常深奥的数学方程式,用这种方法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控制自己不去想其他东西。

    “严格意义上来讲,孤成为魔神之后,最喜欢做的就只有两件事而已。”

    猩红恶意没有在意叶仁有没有理会自己,自顾自的笑了起来,那邪魅的脸庞上狂气大盛:“一个是打架,另一个则是看戏。”

    “……”

    叶仁没有言语,而是开始平静的演算起了另一个方程。

    “打架的话,其他魔神现在都离孤远远的,所以现在绝大多数时间孤都是靠看戏来度过的。”猩红恶意那充满狂气的血色双眼看了一眼叶仁,这才慢悠悠的继续说道:“自从魔神从外侧现了紫的存在之后,整个多元宇宙现在都比以前热闹多了,不过就现在而言孤认为这显然还不够热闹。”

    “……”

    叶仁仍旧没有说话,此时此刻他已经把所有的方程式都验算完毕了,所以叶仁现在开始自己构建起了新的数学模型。

    “这就是孤来找你的目的。”

    猩红恶意面带狂意的笑了笑,缓缓的将手掌抬了起来:“‘橙’说世间万物都有概率可言,所以,孤打算把混乱的概率提升的再大一些。”

    话音刚落,猩红恶意的手掌之就冒出了一团猩红刺目的血色光球,而他不由分说的直接将这猩红色的光球丢了出去。

    只见这血色光球坠出了猩红恶意的红色领域,然后直接跌落进了那无穷无尽的紫色浊流之,而后它就像是生了某种诡异无比的反应一样,整个紫色的浊流之都开始逐渐渗出一种让人疯狂的红色血丝。

    “傀儡的丝线孤已经帮你切断了,作为回报,就让多元宇宙变得更有趣起来吧!”

    猩红恶意说完了这句话之后,整个人突然有点二似的大声的笑了起来,而在这不断的狂笑之,他的身影也开始逐渐变淡了起来:“真想看到紫这家伙在知道了一切的表情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8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