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

    “啊!”

    “爸爸!”

    叶墨脸上神色的骤然转冷,白萌萌的惊呼,以及叶茵茵略带欢喜的声音,都在同一时间响了起来。★★

    “怎么,不欢迎我?”

    见到者截然不同的反应,叶仁这边也是特地的无视了叶墨的冷脸,转而是轻掐了一下白萌萌的小脸蛋,用很轻松的语气笑着问了起来:“或者因为故事被打断了所以很郁闷?”

    “才没有~”

    白萌萌立刻就辩解了一番,随后她居然不顾及叶茵茵和叶墨就在自己身旁,直接就反身搂住了叶仁,而且好像是已经用出了她能使用的全部力气了一样,连脸上的颜色都变得有些红了起来,生怕自己只要松开手,叶仁就会瞬间消失。

    “傻瓜,我不会再离开你了。”叶仁感应到了白萌萌的想法,随后也是语气十分柔和的安慰了一句。

    “嗯。”

    白萌萌像是蚊子一样的应了一下,随后就微微低下了头,把自己一张烫的小脸蛋直接埋进了叶仁的胸膛里面,想来也是受不了叶墨和叶茵茵那种灼灼的视线。

    “爸爸,你之前上哪儿去啦?”

    叶茵茵看似呆萌,但其实性格也是十分的古灵精怪,此刻见到自己老妈一脸的羞涩,自然也是帮忙转移起了话题来:“之前妈妈出来的时候茵茵还没注意,结果等过了一会茵茵才现爸爸居然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相比之下,另一边的叶墨就显得很完蛋了,因为他只会楞楞的看着自己父母在那呆。

    叶墨:“……”

    “哦,那个。”

    叶仁点点头,这件事就算是叶茵茵不问,自己也是要说的,不过既然对方正好问了一下,自己也就顺势解释一下:“其实我当时也是临时有了点事情,所以就直接出去解决了一波,结果现自己的实力好像又可以提升了,于是我就跑出去稍微的提升了一下自己的实力。”

    “哇,爸爸的实力又提升了?”

    与叶墨那种眼神闪过的愕然不同,叶茵茵只是很单纯的表示了一下自己的惊讶而已。

    “是啊,现在的我大概可以随手捏死那个不合格的太古种了。”叶仁点点头,随后意识到她们好像不理解太古种是什么,于是额外的解释了一句:“太古种就是奥尔克背后的靠山,可以说奥尔克就是它一手塑造出来的。”

    “好厉害!”

    叶茵茵对此再一次的表示出了惊叹。

    “真的?”相比之下,白萌萌就显得有些疑惑了,只见她将小脑袋从叶仁的胸口钻了出来:“为什么?”

    比起自己的女儿和儿子,作为与叶仁最为亲近的人,白萌萌自然清楚叶仁的力量都来自于什么,那是数都数不清的无尽屠杀带来的生命精粹,虽然按照叶仁自己的话可以理解成为点数什么的,但在白萌萌看来,叶仁这就是由一条条生命,无数的灵魂强堆出来的实力。

    但现在叶仁告诉自己他的实力有了爆炸性的增长,白萌萌怎么会不疑惑,尤其是还增长了这么多,这家伙离开的短短一段时间里究竟做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你炸了银河系?”

    白萌萌狐疑的看了一眼叶仁。

    “银河系本身我倒是没炸掉。”叶仁老老实实的摇了摇头:“虽然确实干掉了许多明,但这只是一个基础而已,其实主要还是因为我这个存在本身得到了革新,现在我已经是真正意义上的量子生命了。”

    “那是什么?”

    在场的众人都有些疑惑了起来,这种莫名其妙的东西她们怎么可能会懂。

    于是,叶仁直接打开了心灵链接,将关于自己现在存在的解释全部给了她们,庞大的信息量让在场的人全部眩晕了一小段时间,不过毕竟身体都已经异于常人了,所以还是很快的就消化了叶仁传递过来的信息,了解叶仁现在究竟是个怎样的存在了。

    “你是说…你现在已经成了神?”

    整理了脑子里面的讯息之后,白萌萌有点惊讶的看了一眼叶仁。

    “是,也不是。”叶仁脸上挂着微笑。

    “哈?”

    白萌萌听到叶仁这样模棱两可的话,也是略带疑惑的眨了眨眼睛。

    “某种意义上来说,距离真正的‘神’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甚至距离魔神级别我也仍有着天壤之别,不过从另一个角度上来看,我确实比一些所谓的神明来的更强一些了。”

    叶仁摸了摸下巴:“嗯,我是指那些人类所以为之神。”

    “……比如?”

    略带干涩的深沉嗓音响起,叶墨终于对叶仁开口问了一句。

    “比如啊。”叶仁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这死傲娇的儿子,随口回答了起来:“寻找无尽平行宇宙,凭空创造生命星球,也可以穿越时间线修改过去的历史,或者用双眼看到未来从而改变现在什么的。”

    “……”

    叶墨微微的低下了头,对于叶仁的这种说法不表示任何看法,但被刘海遮挡住的双眼却闪过了一丝微不可寻的不甘与震撼。

    “当然了,这还不是我的全部实力。”

    叶仁脸上挂着看似无害的微笑,但言语之却尽可能的在不断打击叶墨:“现在我还没有彻底理解量子深渊的全部作用,而且放开这个不提,如果当量子深渊晋升到第阶之后,我就可以在理论上无限的接近魔神级了,而且只要一旦突破到第四阶真正意义上的终结之海,我就将成为最强的存在,不是这个宇宙的最强者,而是整个多元宇宙的最强者。”

    【之一。】

    叶仁在心底默默的补上了两个字。

    “困难吗?”一旁的叶茵茵倒是没有像叶墨那样的争强好胜,此刻只是有些好奇的问了一句:“爸爸想要成为最强的道路很困难吗?”

    “看人品吧。”

    叶仁笑了笑,没有对自己心爱的女儿说出其的艰辛和细节,而是用了一个并不算是撒谎的词汇来糊弄了过去。

    “不行的话,就算了。”

    白萌萌隐隐的察觉到了叶仁这个词背后的真正意义,于是悄然之间握紧了叶仁的手,利用她特殊的体质直接将手指融入了叶仁的身体,然后用叶墨和叶茵茵都听不到的声音对着叶仁警告了起来:“别给我再死一次了,不然的话下次我就真的死给你看。”

    “放心吧,这次真的不会了。”

    叶仁的眼闪过了前所未有的柔和:“相信我一次吧,就这一次。”

    “嗯。”

    凝视着叶仁宛如星空一样神秘浩瀚的眼眸,白萌萌最终还是轻轻的点了一下头,脸上再次重新挂起了往日的笑颜……

    ……

    与家人拉家常外加扯淡的时间过的总是那么快,在不断的聊着一些往日话题的时候,恍惚之间居然已经是好几天的时间了。

    于是,猛然惊觉过来的叶仁也是暂时不准备继续扯下去了,他直接从叶茵茵和叶墨两人的纠缠迁跃了出来,当然还顺便的抓走了猝不及防的白萌萌,把她直接丢到了一颗恒星里面。

    这当然不是想亲手烧死自己的妻子,因为早就丢出去的一瞬间,白萌萌的身体构成物质就已经被叶仁完美的控制住了。

    通过量子深渊的改造,叶仁这次破天荒的没有利用系统,而是直接凭借着自己的实力,直接就把白萌萌改造成了一个堪比人,不,几乎已经是越人的级生命了。

    “你你你你突然把我丢到这种地方来干什么?”

    白萌萌赤着一双白嫩的小脚踩在了太阳的表面上,脸上也不知道是热的还是羞的,总之红成了一片。

    而且,因为可怕的高温,她身上的衣服全都在瞬间就已经被蒸了。

    “这都上百年没有那个啥了,这次当然要找一个带点情趣的地方啦。”叶仁脸上带着几分坏笑的说了起来;“这就叫传说的日求日,是不是很叼的感觉?”

    “叼你妹啊!”

    白萌萌无奈的几乎崩溃的声音传遍了整颗恒星……

    ……

    叶仁这么一日……哦不对,叶仁在日上这么一日就是好几天过去了,当叶仁抱着浑身瘫软的白萌萌迁跃离开的时候,整个恒星都不知为何坍缩成白矮星了。

    回到了死星之上,叶仁也是在叶墨的怒目而视以及叶茵茵的脸红注视下,放跑了连走路都一瘸一拐的白萌萌。

    家常拉完了,愉悦也愉悦过了,接下来就该办正事儿了。

    【除了萌萌,其他全体成员都到会议室一趟。】

    下达了这道心灵链接之后,叶仁在下一个瞬间就出现在了会议室之,只见他坐在了最央的椅子上,静静的等待着众人的到来。

    很快,第一个人就到了。

    “咦,今天居然我是第一个到的吗?”

    戴琳手上夹着一些像是资料似的东西,推开了会议室的大门之后也是四下环顾了一圈,随后就直接坐在了叶仁的身旁:“叶仁,这几天你又去哪了?”

    “稍微的安慰了一下萌萌,你知道的,之前那件事对她的内心打击很大。”

    叶仁一脸认真的回答道。

    “嗯,也对。”听到了叶仁的解释之后,戴琳也是十分理解的点了点头:“那你这段时间还要好好的安慰安慰她呢,她当时的样子可给我们吓坏了。”

    “放心,我会好好‘安慰’她的,毕竟她是我最爱的妻子嘛。”

    叶仁话有话的说道。

    “唉,有的时候还真是有点羡慕萌萌呢。”戴琳没注意到叶仁的话里有话,反而是眼闪过了一丝极为复杂的神色,很小声的自言自语了一句。

    “我不觉得这有什么好羡慕的……”

    联想到自己在恒星表面上的作为,叶仁的脸上也是略带几分尴尬,估计整个人类之也没有几个能像是萌萌一样承受住自己的作为。

    “那是你不清楚自己究竟有多么的优秀。”

    还没等戴琳开口,这边的大门就被再次的推开了,薇尔薰脸上带着熟悉的微笑直接大步的走了进来,脸上的表情丝毫没有因为之前强吻叶仁而出现任何的不自然。

    “突然感觉这气氛有点微妙啊。”听到了薇尔薰那大胆的话语之后,即使是迟钝如叶仁,也意识到了周围的气氛好像变得有些奇妙了起来,一种无形处于后方的宫殿大门仿佛正在朝着自己缓缓打开。

    无疑,这是一个危险的讯号。

    “怎么了,你难道认为自己不优秀吗?”

    见到叶仁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薇尔薰脸上的微笑更甚:“或者说你难道承认自己其实很烂?是个没能力的小渣渣?”

    “就这个问题嘛……”

    叶仁表面上应付了一下,私下则是悄悄的搜索起了其他噩夜众的所在地点,结果现他们好像都因为某些事情而稍微耽搁了一下,总之不像是能在短时间之内尽快赶到的样子,于是也是直接明白了些什么。

    薇尔薰这家伙好像是有备而来啊。

    想到这一点,叶仁看向薇尔薰的眼神变得有些微妙了起来。

    “这个问题怎样?”薇尔薰脸上仍旧挂着熟悉的笑容,就像是什么也没生一样坦然自若,反观一旁的戴琳倒是耳朵有些隐隐的红,只不过在会议室这不是很明亮的光线下,除了叶仁,一般人倒也无法看清楚。

    “虽然我不觉得自己很烂,但我也觉得优秀这个词好像不太适合我啊……”

    叶仁表面上再次说了一句没营养的话,而私下也是偷偷开始搞起了小动作,只见他悄悄的用意念锁定了正在朝这里赶路的倒霉工兵,然后直接施展了一个迁跃。

    “不是优秀又是什……”

    “哇靠!”

    薇尔薰的话还没说完,工兵整个人就从会议室的天花板上突然掉了下来,也是让没什么心理准备的薇尔薰吓了一跳,整个人瞪着大眼睛微张着小嘴儿,一副很惊讶的样子。

    “哟,工兵,你这入场方式略叼啊。”

    叶仁脸上露出了一个微笑:“我不是早就跟你说了嘛,你不要老是鼓捣这些乱八糟的东西,这万一仪器失灵,你一屁股坐别人脑袋上,那多尴尬啊。”(。)8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