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四章 红之绅(mo)士(shen)

 热门推荐:
    “如你所愿。”

    叶仁体内无数的门开始进行极限负荷的能量释放,随后整个量子深渊的形态都开始渐渐的变换了起来,以超光速朝着那墟渊龙笼罩了过去。

    “哈哈哈哈!!!”墟渊龙拉修恩大笑几声,随后丝毫不惧的朝着叶仁冲了过来。

    但正当叶仁打算直接用量子深渊解析并直接分解掉这只墟渊龙的时候,另一只体态略显娇小的墟渊龙却突然出现在了两者之间,用一种急忙而仓促的语气朝着两人大喊了起来。

    “等等等等一下啊!”

    说完之后,竟然硬生生的就拦在了那里一点离开的意思也没有,仿佛两方不收手的话她就情愿被活活打死一样。

    不过虽然这里描述的是用‘喊’的,但其实无论是墟渊龙本身,还是这边的叶仁,都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震动声带发出声音,而是直接利用喉部的量子震动传讯器官在进行沟通和交流,其讯息传播的速度无论相隔多远都是即时到达的,没有任何延迟的说法。

    “……”

    叶仁皱了皱眉,随后整个量子深渊瞬间消失在了原地,隐性功能发动的同时,也是让他以非本相的姿态出现在了对方面前。

    至于量子深渊几乎要喷涌而出的满溢能量,则是被其本身飞速吸收着。

    “吼!!!”

    大概是同样不满于这条墟渊龙的做法,那边那一条正在期待着与叶仁对决的墟渊龙也发出了愤怒的吼声,其外泄而出的能量几乎将空间都震出了一条条恐怖的裂痕。

    “慕丝!你居然拦着我!”

    墟渊龙本想要的战斗被打断,这让他原本的兴奋开始渐渐的转变成了愤怒,只见他用非常不爽的语气大吼了起来:“你最好给我个交代!不然的话我会把你现在做出的事发到墟渊网上面去!”

    “拉修恩,你可不可以冷静一点啊?”

    体型略显娇小的墟渊龙那甜美的语气之也带上了几分无奈:“你忘了梵爷让我们过来的时候,提醒我们什么话了吗?还是说你干想被梵爷在脑袋上踹出一个滑稽?”

    “……”

    一旁的叶仁感觉眼角微微抽了一下。

    所以说堂堂墟渊之王,实力强到几乎爆炸的红之魔神为什么这么喜欢滑稽这东西?

    简直就可以列入多元宇宙的九十九道未解之谜之了。

    “老大让我们……”

    被称为拉修恩的墟渊龙皱了皱眉,看起来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似的,然后过了差不多二十四小时之后,他才猛然惊醒过来:“啊!不要一声不吭的就跟这家伙动手!”

    在拉修恩猛然惊醒之后,这边的叶仁在背地里面连黑洞计算机的逻辑构架都快开始进行第二次优化了。

    “你这反射弧……算了你接下来不要说话。”

    体型略显娇小的墟渊龙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随后她周围闪烁了一阵肉眼可见的强大磁场,将她从墟渊龙的本相重新变成了一个类人形的生物。

    叶仁稍微看了几眼,结果发现这个类人形的生物居然还意外的比较顺眼。

    与梵星那种纯粹的人类外观不同,这只不知名的墟渊龙与其说是人类,倒更不如说是人外娘来的更合理一些,因为她身上很多的地方还保持着像是墟渊龙本相一样的肢体结构。

    比如脑袋上面那像是王冠一样的黑色龙角,又比如身后那六只比本体还要大上好几倍的倒角龙翼,以及一条灵活而修长的漆黑龙尾。

    甚至就连她的双脚都是龙爪一样的构造,这种结构一直延伸到膝盖往上一点地方才变成了白皙细腻的肌肤,而双手则是稍有不同,其右手完全像是人类的手臂一样,白皙而细嫩,但左手却不知为何还是一个巨大的利爪,乍一看竟然有点像是虐杀原形里面A哥的病毒利爪,充满了一种略带狂野意味的特殊美感。

    但就像是所有人外娘的统一特点一样,不管其他部位怎样奇怪,但脸蛋总归是一等一的美丽动人。

    这只墟渊……好吧,墟渊龙娘,她拥有几乎远超于普通人类的精致面庞,如牛奶般白嫩的肌肤配合上极其灵动的龙族竖瞳,在加上挺翘的小鼻子以及那尖尖的有点像是精灵一样的耳朵,微张的小嘴里面还隐约还可以看到一颗小虎牙,这一切全部都加在一起之后,按照人类的审美来说确实可以称的上是十分可爱了。

    即便是对此毫无感觉的叶仁,也因为这家伙略微的有些顺眼而没有发出类似挑衅的宣言。

    当然,这绝对不是因为叶仁其实是个可耻的萝莉控。

    请记住这四个字,绝对不是。

    “那么……”

    放弃了脑海之的挑衅话语,叶仁在略微沉吟了一下之后还是主动开口询问了起来:“你们气势汹汹的过来找我,有什么事?”

    “唔,你是最近加入的那个新人吗?”

    墟渊龙小女孩在听到了叶仁的询问之后,也是稍作思考便开口询问了起来。

    “如果你们说的是那个整天除了打架之外什么也没有的群的话,我想你们说的新人就应该是我了。”叶仁承认道。

    “可是,你为什么不在里面不说话呢?”

    似乎是有些不解,这边的墟渊龙小女孩歪着头问道。

    “我与你们的性格不同,除非必要情况,否则我不会主动打架。”叶仁眉头微皱了一下,虽然红之魔神确实帮了自己一个大忙,但他手下的这帮族群的性格却是一个比一个爆炸,叶仁就算是加入了墟渊之网,感觉也不知道该怎么跟这群整天张嘴闭嘴就是打架的家伙们聊天。

    “这样吗?”

    墟渊龙小女孩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平时居然不喜欢打架,看来你反而跟太古种的习性有些相………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用太古种这种形容来侮辱你的,我刚刚有点走神儿……”话刚说到了一半,这边的小女孩就突然莫名其妙的道起了歉来。

    “没关系,我不介意。”

    叶仁表面上没有因为这句话而产生任何变化,但内心却再次确定了太古种与墟渊龙的恶劣关系,竟然用对方来当做侮辱词汇,看来墟渊龙一族确实是十分不待见太古种。

    只是不知道红之魔神这家伙是怎么想的,自己的手下跟其他魔神的手下关系如此恶劣,怎么想都不是一个好事啊。

    “唔,总之十分对不起。”

    这边的墟渊龙小女孩脸上带着歉意直接朝叶仁弯腰鞠了一躬,随后就开始将自己上半身的鳞甲开始往下褪。

    “……你干什么?”

    叶仁见到对方突然好像要脱衣服,也是猛地一惊。

    我擦,老子TM的量子深渊难道真的自带桃花光环?这怎么刚遇到的墟渊龙妹子都开始倒贴了?闹哪样这是?

    “唔?”

    这边的墟渊龙小女孩听到叶仁冰冷的疑问之后,也是徒然停住了自己的动作,随后下意识的问了起来:“那个,梵爷跟我说,人类这个明在道歉的时候要好好的露出****……难道不对吗?”

    “梵爷?”

    叶仁先是眼闪过一丝疑惑,随后立刻就突然深吸了一口气。

    “抱…抱歉……”

    墟渊龙小女孩见到叶仁的举动,还以为自己又惹对方生气了,于是赶忙又开始道歉,但她此刻的两只手放在了自己胸前的鳞甲上面,却是也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脱下去了,脸上满满的都是迟疑和困惑。

    “不,你没有错。”叶仁摇了摇头,随后眉头微皱:“你嘴里的梵爷,应该就是墟渊王了吧?”

    “嗯,是的。”

    墟渊龙小女孩赶紧点点头:“我们一族对他的称呼很多,因为他在成就魔神之前就已经是墟渊龙一族的王了,同时也因为有着自己的名字,所以有的族人偶尔会称呼他的本名,也就是梵星……而他也与其他魔神不同,并不会介意自己的名称。”

    “好吧,我知道了。”

    叶仁表面上平静而冷淡的点了点头,但在内心里面却忍不住的吐槽了不知多少次了。

    还真TM是你啊!梵星!

    你当个毛线的红之魔神啊!就你这种老绅士赶紧去给我当黄之魔神好了!

    为什么明明是自己的族人也会放心大胆的去坑啊!为什么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就故意让人家小姑娘露出****啊!为什么啊!混蛋!

    “那个……”

    大概是见到叶仁态度冷淡,这边的墟渊龙小女孩也是开始找起了话题:“总之先自我介绍一下好了,你可以叫我慕丝。”

    “叶仁。”

    叶仁点点头,随后也是汇报出了自己的名称。

    “原来你的真名是叫叶仁啊。”一个略熟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叶仁抬头看了一眼,直接就看到了已经赶过来了的那个熟悉的青年男子。

    “原来是你。”

    叶仁看着那个曾经与自己并肩作战过的墟渊龙,也是没等对方跟自己套近乎就直接开口说了起来:“有什么事情就赶紧说吧。”

    “呃……”

    墟渊龙青年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你的伴侣不是已经被复活了吗?为什么你还要一直冷着一张脸啊,老大明明就跟我们说过,你之前很有趣的。”

    “之前?”

    叶仁眉头一皱,心里暗自猜测应该是一百年前。

    而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也就是说墟渊王从很早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关注自己了,甚至已经能够猜测出紫之魔神会复活自己?

    “好了好了,既然你想直接进入正题,我也不跟你多聊了,我们长话短说。”墟渊龙青年这边耸了耸肩:“你应该对墟渊龙一族和太古种之间的关系也略知一二,而现在我们这边要开始有大活动了,所以我们想问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

    “你们要向太古种发动战争?”

    叶仁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这几个墟渊龙,开口问了起来:“整个族群的战争?还是就你们几个?”

    “当然不是我们几个。”

    墟渊龙青年摇了摇头:“就凭借我们几个的话,哪怕是有第一代墟渊龙,也会被太古之月一巴掌按死的,哦,虽然它貌似没有巴掌。”

    “太古之月?”

    叶仁听到了一个自己从没听过的名词。

    “我们跟它见过的,你忘了?”墟渊龙青年解释了起来:“最初的太古种,因为那个徽印的缘故,所以我们之的一些同族将它称呼为太古之月,有问题吗?”

    “不,没什么。”

    叶仁摇了摇头,原来是最初的太古种,自己还以为是什么没听过的家伙呢。

    “那么,你要加入我们族群的进攻吗?”

    见到叶仁摇头,这边的墟渊龙青年也是开口再度询问了起来:“这一次我们打算动真格的了,整个墟渊龙一族甚至连第一代都出动了不少,绝对能把它们打出屎来,而且你的力量来源是取决于吞噬生物吧?墟渊龙的力量你已经有了,那么你就不想要太古种的力量吗?”

    “我对太古种的了解还不够充分,而且我现在还有同样重要的事情要做,恐怕没有时间去加入你们。”

    经过了短暂的思考之后,叶仁给出了自己的答复。

    “可是,你不是跟太古种有仇怨吗?”没等青年墟渊龙开口说些什么,一旁的慕丝却有点疑惑了起来:“你的伴侣就是因为太古种而精神崩……”

    “是你说出去的?”

    叶仁没去理会慕丝,反而将目光转向了一旁的青年墟渊龙,表情从冷淡开始变得愈发平静起来,而在他的身后,众墟渊龙仿佛都能看到那缓缓旋转的白色深渊,正在散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惊人杀意。

    就算是慕丝看起来比较顺眼,就算是她因为区区一个道歉而差点就闹出大笑话,也不代表了她就可以随便乱说了。

    在这一点上,叶仁有着绝对的原则性。

    “不…这不是我……”

    青年的墟渊龙感受着这种可怕的气势,顿时就感觉到压力开始成倍的增长了起来。

    感受到了这股惊人的压力,这边的青年墟渊龙也是暗自庆幸,也幸亏自己听了梵星老大的话,在听到了这家伙潜力无限,实力每一秒都在不断暴增的描述后,带上了拉修恩这个虽然脑子不怎么好使,但实力却是极强的墟渊龙,不然的话恐怕此刻对方都要直接动起手来了。

    此时此刻,就算是自己透露出去的信息,也必须咬紧牙关不承认了,不然的话自己面前的这个恐怖的家伙或许真的会给自己一个“难忘”的教训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青年的墟渊龙暗自决定了甩锅给自己的老大。

    “这件事是老大无意之间告诉我们的。”

    (稍微写的有点奇怪,见谅,如果不好看的话……怎么想都一定是观海的错!(。)、、,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