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六十六朵荧白色火焰,六百六十六道量子深渊。√

    这就是终结之海第二阶段的后期,以自身强大无边的计算力为基础,延伸,制造,并控制更多的量子深渊,让其无限制的膨胀下去。

    这些刚刚从荧白色火焰诞生的量子深渊还很弱小,不仅本身无法进行计算,甚至还需要消耗叶仁的计算量才能完成自身的扩张,就这一点而言与夜海细胞倒是完全不同的,所以叶仁才不得不想办法利用量子比特算法的黑洞计算机原理来提高自己的计算力,来帮助自己进行量子深渊的复制和增值。

    同样的,因为分裂出去的量子深渊极度弱小,并且占据了叶仁绝大多数的计算量,所以此刻叶仁的实力其实反而比先前要更为弱小。

    但这也仅仅只是初期而已。

    这种弱小会随着其他六百六十六道量子深渊的逐渐成型而消失,甚至最终会反转过来,开始提高叶仁的运算力总和,而最终,当六百六十六道处于不同宇宙的量子深渊同时增长,那么叶仁将会隐隐的走上‘道路’的岔路口,在除却终结之海以外,还有另外一条道路将会向叶仁打开大门。

    另外一个道路的名称,叶仁将其称之为‘宇宙树’。

    与‘终结之海’不同,‘宇宙树’这条‘道路’硬要说的话,反而是跟‘量子永生’有些相似,但‘宇宙树’统合的并非是本宇宙内的平行空间,而是其他宇宙,也就是说理论上来讲,宇宙树就是不断的利用空间门穿越于不同的宇宙,不断将其同化再同化,最终形成一个将根系扎遍于无数宇宙的‘巨树’,每一时刻都可以不停的汲取来自无数宇宙之的所有事物,一边继续不停的扎根于其他宇宙,一边以一种匪夷所思的度变强。

    只不过通过阿克夏之眼,叶仁现‘宇宙树’这个道路虽然也很厉害,但却不是最适合的自己的,所以倒也不会因为选择而头痛了。

    “接下来大概会是最麻烦的时候,希望没人再来打扰我了。”

    叶仁感受着那扩张的十分艰难的量子深渊,也是下意识的自言自语了一句,随后就默默的闭上了眼睛,开始全心全意的进行起了量子深渊的扩展。

    而叶仁双眼这么一闭,竟直接就度过了数年的光景。

    与叶仁的本体不同,这些先前被创立的量子深渊因为膨胀的并不顺利,所以这也导致了叶仁的休眠时间被大大的延长了。

    六百六十六道量子深渊,其仅仅只有小一半的膨胀还算顺利,而更多的量子深渊则都在扩张的途就因为莫名的原因而停止了下来,甚至直接就脱离了自己的控制,也不知道是被未知的手段隔绝了还是怎样。

    不过好在这些量子深渊只是突兀的消失了,而并非被彻底毁灭,因为如果一旦量子深渊一旦被彻底毁灭的话,那么叶仁将会无法保持住六百六十六道量子深渊的总数。

    最麻烦的是叶仁现在控制六百六十六道量子深渊已经是极限了,即使这些量子深渊被未知的手段破坏或遮蔽,因而导致自己失去了对其的感应,但叶仁仍然在可以感觉到自己的本相无时无刻在消耗着同样的计算量,这让叶仁再也无法制造新的量子深渊了。

    硬要解释的话,可以理解成为一个满人口是一百的即时战略游戏,然后这其的五十人卡在Bug里面找不到了,但因为系统显示的人口还是一百,所以即使找不到那五十个人,但却还是造不出新的单位了。

    叶仁现在就是这样的尴尬状态。

    一旦没有办法感应到消失的量子深渊,叶仁就没有办法踏入终结之海的后期,只能一直卡在这里,而一直卡在这里怎么想都不是个办法,所以叶仁在眉头微皱之下,也是终止了全力扩张,转而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嗡呜~”

    一旁在量子深渊之畅游的利维坦现了叶仁的苏醒,于是直接游荡了过来,亲昵无比的蹭了蹭叶仁,那浩瀚无边的吞星星兽此刻在叶仁看来,却宛如游鱼一般渺小。

    “父亲,您醒了。”利维坦特有的低沉声音在量子深渊响了起来。

    “嗯,突然现了点问题。”

    叶仁点了点头,随后稍微闭目定位了一下坐标,就伸手撕开了一道扭曲的裂缝;“我现在要去其他宇宙看一下,你要去么?”

    现在叶仁所拥有的进化点数已经不是天数字可以形容的了,想要复活利维坦多少次都一点问题都没有,所以叶仁这才直接开口跟利维坦询问起来,实际上就算是利维坦自己作死其实也能被复活,而且有叶仁在的话,估计也没有谁能直接怼死利维坦。

    “嗡呜!我去!”

    利维坦出了愉悦的嗡鸣,尽管自己现在不吃东西也不会死,但这没有任何物质的宇宙黑暗区,利维坦也的确是呆够了。

    吃不吃东西都无所谓了,主要得赶紧出去遛个弯儿。

    不然利维坦觉得自己会憋出心理障碍。

    “哦,那就跟上吧。”

    听到利维坦点头之后,叶仁也没有多说什么,庞大的量子深渊瞬间消失在了自己的体内,隐性功能重新将自己变成了一个类似人类的样貌。

    随后,叶仁一脚踏出,直接带着利维坦消失在了这片宇宙之……

    ……

    裂隙的另一边,叶仁缓缓的从踏了出来。

    “没什么东西啊。”

    从裂隙之走出来后,叶仁直接就用自己的阿克夏之眼四下看了看,结果却现这附近是一片看起来较为贫瘠的星域,所有的天体都在散出一种难以言喻的荒凉感,就好像是被过度开采后所废弃的区域一样。

    一颗颗死寂的星球千疮百孔,深入地心的巨大坑洞,凭空不见的内核与矿脉,暗淡无光的一颗颗恒星,无数破碎的残骸,乱流,以及不明的辐射,将这里渲染成了一种独特的太空末日。

    “嗯?”

    阿克夏之眼的无意搜寻倒也不是一无所获,很快,叶仁就现了一个很微弱的生命气息。

    于是下一秒,叶仁直接跨越了亿万里的时空,硬度远常理的手掌直接掐住了一个穿着穷酸而落魄,看起来却又正准备要逃跑的人类。

    没错,就是人类。

    “放…放开我!”

    那落魄人类一边拼命的挣扎着,一边试图用双手掰开叶仁掐着自己脖颈的手掌,但很显然他的力量没有黑洞引力那么大,所以是肯定没办法将其掰开的。

    而至于叶仁,则是趁着这段时间饶有兴致的打量了一下这个奇怪的人类。

    这个人类身上穿着的是一件破破烂烂的布质长袍,上面有很明显的污渍和破损,但那布面上隐隐有着一种特殊的光泽流转,显然不是普通的衣物材料,只不过这这种奇怪的长袍却给了叶仁一种非常眼熟的感觉。

    这种莫名的即视感本身就非常让叶仁非常好奇了,而如果再加上他背后背着的一把青光宝剑,那几乎叶仁已经可以完全猜出他的身份来了。

    “修真明啊。”

    叶仁双眼之难得的闪过一丝兴奋和惊讶:“这么一想还真是让人有些在意啊。”

    “你你……你到底是谁?”

    那穿着落魄长袍的修真者此刻仍旧被叶仁掐着脖子,见到他的表情好像隐隐的有些不对,心里不知为何就有些恐惧了起来,有些结巴的对着叶仁开口询问了起来。

    “叶仁。”

    叶仁平静的回答了一句,随后直接朝着那落魄长袍的修真者看了过去,只不过这并不是普通的凝视,而是开启了阿克夏之眼的‘窥探’。

    阿克夏之眼作为叶仁获取情报的重要手段,在叶仁得到了高维能力的同时,其视线直接可以穿透时空,看到无数时间线的泯灭和诞生,同时观测现在,未来和过去的种种变化,更可以轻而易举的窥探人心,所以此刻将那个落魄的修真者随意看了几眼之后,叶仁直接就获得了关于对方的全部信息。

    青鸿,落魄散修,实力比元婴要高出一些,差不多在分神后期,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是因为在捡垃圾,这里是被某个门派被废弃的星域,但如果运气不错的话,偶尔可以现一些有用的东西。

    这是一个天赋并不聪慧的倒霉蛋,本来有机会拜入某个门派之来着,但因为被自己最好的朋友背叛,入门资格被对方偷袭夺去不说,还被伤了根基,最终竟只能沦落到这种地步。

    “嗯,看来不是什么相关人士啊。”

    叶仁静静的看着对方,现在自己的实力已经强到了几乎匪夷所思的境地,所以也不用直接吞噬对方的大脑,甚至连读心和记忆复制都不需要,直接通过阿克夏之眼就可以阅读到这个人的过去,现在以及未来,也是从根源上杜绝了对方对自己记忆动手脚的可能性,可靠性简直不要太好。

    随便的看了几眼之后,叶仁也是确定了这个叫做青鸿的家伙就是一个辣鸡,而且对量子深渊消失的事情一无所知,所以直接就松开了对方的脖颈,展开阿克夏之眼看向了这片星空的曾经生过的景象。

    “咳咳…咳咳咳……”

    那边的青鸿被叶仁松开了脖颈,整个人直接就开始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他的实力还并不高深,此刻能够在星空之呼吸凭借的也是压在舌下的芥子玉,但刚刚脖子被掐住,却是真的不能呼吸了,所以才咳嗽的如此剧烈。

    不过哪怕身体上还在不断的咳嗽,青鸿也不能控制住内心那剧烈无比的恐惧感。

    对方虽然看起来对自己没有什么敌意,但对方的眼睛就好像是蕴含着天道至理一样,哪怕自己只是被随意的一看,也好像整个人都被彻底掏空了似的,不管是自己的识海,脏腑,还是前世今生,自己身上的因果,机缘,经脉,甚至好像连内心最深处的记忆和思想都被看了个通透。

    这究竟是一位怎样的大能啊?

    青鸿感觉自己的浑身都已经被冷汗打湿了,这感觉是如此的让人惊恐,对方那古井无波的双眼好像蕴藏了整个天地之的所有道理一样,仿佛能映射出自己内心最恐怖的心魔。

    哪怕仅仅是这么看上一眼,青鸿都感觉自己的道心开始变得不稳了起来,甚至整个识海都在不安的颤抖。

    自己这是遇到哪位云游至此的圣人了吗?

    无奈的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容,感受到自己嘴里阵阵甜腥的青鸿已经不想再做些什么了,就这样默默的闭上了眼睛,在叶仁阿克夏之眼的凝视下几乎就要彻底放弃思考。

    “等等。”

    叶仁这边缓缓的收回了自己望向了这片星域的双眼,也是直接隐去了阿克夏之眼,结果转过身来正好看到了准备放弃思考的青鸿,愣了一下之后也是心念一动,直接将对方差点崩溃的意识重新拉了回来。

    “嗯?”青鸿感觉到自己好像隐隐的恍惚了一下,随后睁开眼睛之后就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虚跪在了对方的脚下。

    “刚来到这个宇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你这条咸鱼,而且感觉也不是什么相关人士,那就传你点东西当补偿吧。”

    叶仁没有给对方反抗的余地,直接伸出一指点在了对方的眉心泥丸宫之上,海量的讯息从指尖上的量子深渊迸出来,直接狂涌进了青鸿的识海之,其信息量的庞大出了他承受的极限,甚至让他整个人都惨叫了起来,甚至直接双眼一翻,昏死了过去。

    而做出了这一切的叶仁却对此没有任何反应,甚至连看都不看那青鸿一眼,直接就消失在了这片宛如废墟般的星域之。

    从刚刚在这片星空之看到的景象,叶仁已经了解到了一些关于量子深渊消失的线索了,所以此刻他自然要去寻找这一丝线索,毕竟这是他变强的根本要素,容不得半点马虎。

    反而是那对青鸿的一些帮助,却只不过是一些很随意的试验而已。(。)8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