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这些话,文明是不会说的。真说自己因为臭,不愿意钻下水道,那简直是在得罪人好不?

    合着,我们臭没关系,你臭就不行?

    一两千人中,有这么想的,一点儿也不奇怪。

    13区的饮食一条街很臭,特别是太阳升起来之后。

    文明没有参与他们后续钻臭水沟的行为,高明与其跟班,一脸的哀怨。

    怨也没用。主意是他们出的,他们自然要留下来处理后续。这时候他们没可能脱身,侯马也不会允许他们脱身。

    周天享邀请文明一起离开,去了周天享的住处。

    到了地方,周天享没有过多询问酒楼水煞的问题,只是稍带着提了一提,他问的更多的还是土地,准确来说是城隍,以及还有没有比城隍更高的。

    呵呵……

    这是游荡久了,要找靠山了。

    对此文明并没有隐瞒,县级城隍,省级城隍,甚至王级城隍,全都有。不过想建成什么样的城隍,就要看你可以收集多少的香火愿力了。

    “这……真的可以吗?”周天享问道,“我是说一直以来都没人见过城隍。”

    “呵呵,一直以来不是也没人见过鬼吗?”文明没有保证他一定可以请来城隍,反而反问周天享道。

    周天享想了一会儿,还是点了点头道:“好!还需要准备其他的吗?”

    “其他的……”文明说,“如果可以,能找到一些阴沉木就更好了。”

    “阴沉木?是乌木吗?”周天享问道。

    文明看向他,他解释道:“我是SC人。阴沉木,SC人称之为乌木,据说是三千年至万年前,古SC地域天体发生自然变异,由地震、洪水、泥石流将地上植物生物等全部埋入古河床等低洼处。一些埋入淤泥中的部分树木,在缺氧、高压状态下,细菌等微生物的作用下,经过数千年甚至上万年的炭化过程而形成,故又称“炭化木”。”

    “呵呵,你放心,我是不会让你回SC买阴沉木的。”

    文明笑,周天享也在笑。以现在的科技飞旧地球,再飞回来,不要说那高的吓死人的死亡率,就是时间上也花费的太久了。

    所以,文明说:“周董既然知道阴沉木是地域天体发生自然变异,由地震、洪水、泥石流将地上植物生物等全部埋入古河床等低洼处。一些埋入淤泥中的部分树木,在缺氧、高压状态下,细菌等微生物的作用下,经过数千年甚至上万年的炭化过程而形成的炭化木,那就好办了。新地球也有树木,总是有埋在地下的炭化的。”

    “那要多大的?”

    “多大?多大都行。大的可以制神像,小的可以制神牌。”

    对阴沉木的大小,文明并没有多少的讲究。有过一次门神的经验,文明算是知道东方神系的德性了。

    只要你有本事,随便你搞。对你搞出来的神,人家根本不在乎。

    反正文明连门神观想图都搞出来了,也没见有什么神来找他麻烦。

    说到观想图,文明总觉得他似乎是忘了什么一样。

    算了,反正就两幅门神的观想图,随他去了,最多也就是两个门神罢了。

    文明并不在意他自己的手段,但是马肖他们却不能不在意。

    大风水师啊!绝对是大风水师的手段!

    马肖与陈五身为调查员,身上都是有着微型摄影机的。

    他们把他们看到的,经历的全都录了下来,然后往军部上一报。

    “你们俩小子,这是什么意思?任务又弄砸了?”

    陈百强是他们的顶头上司。人是相貌堂堂,不敢说心雄胆大,但这位子注定了没几个胆小的。可一看到这二人,陈百强的头就疼。

    这两个家伙,太有个性了。一个(陈五),半天屁都不放一个。

    另一个(马肖),完完全全是不要脸的典型。

    他们二人,是有名的问题二人组。

    这次他们报告,没有说任务完成,而是直接把微型摄影机交上来了。

    陈百强的心便咯噔一声,心说:坏了!这二位又搞砸了。

    “头!你那是什么眼神?你不会以为我们又搞砸了吧!”马肖不满道。

    “难道不是吗?还有,叫什么头,叫局长!”陈百强严肃道。

    陈百强太了解这俩了。这俩人从来都是不按规矩,不照计划来的。

    说白了,就是军方对特殊人才的拉拢,自有其一套制度的。可是马肖与陈五这俩货,常常不按规定来,自由发挥不说。其中违规犯纪之处,就更加不用说了。

    如果不是人手不够用,他甚至恨不能开了这俩货。

    “是的,头儿。”

    看看,都这时候,他的嘴还是这么讨厌。

    陈百强指着马肖,还没有开口纠正他的叫法,便听马肖道:“头儿,你先别发火。你先看了再说。”

    “好!”

    说看就看。仿佛是为了让马肖死心似的,陈百强插上电脑便播放了起来。

    视频一开始便是文明的禹步,借天地正气,接着便是请神术……

    剧情激烈紧凑,丝毫不拖沓。

    “嘶--这是?”

    看的陈百强一下子却惊了。心想:这到底是真的视频,还是大片啊!

    不等他问,马肖便说:“头儿,你接着看。”

    接着看……

    再接着一看,画面出现了,正是马肖拜师的画面。

    陈五看了马肖一眼,奇怪他为什么没有把这一段删掉,便听马肖说:“头儿,看到了吗?就人家这水平,妥妥的风水大师。我就是拜师人家都不收。你却还想我们拿少年班的名额吸收他?你这不是埋汰人吗?”

    “所以你就下跪了?”陈百强一边问,一边打量他。

    “啊?是啊!拜师吗?”马肖说。

    陈百强说:“你小子,我再清楚不过了。干活从来没有这么卖力过。你说,你是不是干了什么,落人把柄了?”

    嘶--该死的!头儿这么敏锐。

    “嗯!对啊!用少年班名额招揽风水大师。我怕人家一生气,随手拍死我!”

    马肖梗着脖子道。

    至于说,想拜师,然后用风水术让他哥哥再出不了任务,可以好好陪他未来嫂子,他是万万不会说的。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