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谋言自从有了这个粟特美女米丽古丽当护卫之后,总算是感觉安稳了不少。毕竟有人保护,而且看起来还是一个剑术不错的美女保护,这样让荆谋言可以放心绝大部分人的暗算。何况还是一个美女,这样让他更是感觉赏心悦目,非常的养眼。

    不过荆谋言对于自己妻子李奇秀的建议,其实心里也是有几分想法,李奇秀其实说的也不无几分道理。哪怕这个粟特美女米丽古丽暂时为了所谓宗教因素来保护自己,可是那也毕竟不长远。如果她做了自己的女人,那她才会真正的拼命保护自己。不过目前还不适合直接弄明白,总不能刚刚认识对方,就想要把对方弄上床,这样是不合适的。不过荆谋言跟李奇秀都不清楚,这个米丽古丽耳朵很尖,早就知道了他们的想法。不过,因为荆谋言紧守底线的做法,反而歪打正着的让米丽古丽对于荆谋言有了不少好感。不然……

    “荆参军,这份是益州投资银行送来的计划,这次益州投资银行做了计划,打算第一个事情也就是重新建设我们的新益州。目前益州已经成了一个我们巴蜀的真正更大的核心,我们打算在这个益州重新建设新城。”有书吏说道。

    目前这个“益州投资银行”,其实也就是跟官府是一套人马两块牌子罢了,并没有太多独立权利。目前的益州投资银行,所掌握的财富其实也是来自于朝廷的拨款,不过今后肯定是要独立运作的。当然如何让钱来生钱,这个也是一个天大的问题,要找对项目。

    “益州投资银行是打算怎么建设新的益州的?”荆谋言问道。

    “我们打算跟益州官府合作,官府出让地皮,然后我们益州投资银行出钱投资。不过代价也就是将来建设好了的城市的所有房屋,都必须要交给益州投资银行进行出租,而道路也都将会进行开发权力转移给益州投资银行来负责经营。二十年之后,各种房屋还有道路都归属于官府。这是在荆参军的提醒之下,我们制定的计划。”

    荆谋言点头认可了这个计划,这个方法其实是后世很多地方都流行的。通过贷款来修路,不过道路必须要交给贷款方经营,各种收益权将会归属于那些公司。二十年之后,所有权将会彻底移交给官府。这样的方式其实很好,荆谋言认为其实比起官府自己出资建设好多了。

    虽然短期之内道路必然是要收费的,不过荆谋言认为哪怕道路要收费,那也要比连收费的道路都没有要好。有收费的道路,好过连收费的道路都没有更好。通过开发基础设施,出让收益权,可以吸引不少人投资这些道路房屋等等基础设施,这些基础设施虽然回报周期长了一些,可是这种事情让益州投资银行这个半官半商的组织来负责,那也是有好处的。

    如果是让普通商人来负责,那他们不会做这种投入大回款期长的项目。一般只有半官半商的组织,才会考虑做这种投入大回报期长的项目。

    “好的,反正这些钱也是我们官府的,最后肉烂也是烂在锅里,不用担心外流了。”荆谋言说。

    “是,多亏了荆参军想到了这个办法,不然我们朝廷可是不但花钱多,并且还很浪费。一旦征伐徭役,不但百姓受苦,甚至我们官府还没有多少回报,这样太亏了。荆参军这个修路的方法,甚至可以用来赚钱,这样也不亏。而这些钱最后还是我们官府的益州投资银行,这些钱周转来周转去,其实还不是在我们官府手里吗?顶多也就是从这个衙门到另一个衙门,不担心什么。可是资金这么周转了一圈,却留下了一条条宽阔的道路,一座座房子,甚至很多很多的东西。这么周转下来,我们益州各地官府不但没有花费,反而还有一些赚头。”

    很多人对于这个方法也是非常的看重,尤其是通过出让经营权的方法赚钱,这样的办法几乎是过去都不敢想的。道路都能用来赚钱,也就是只有荆谋言跟武士彟这两个死要钱的家伙才能做出这种事情了。不过那些在朝廷任职的人,都不是傻子,非常明白这样做的好处。这么资金一周转起来,虽然在各衙门里面周转,可是带来的效益却很好。

    “其实你们可以记住,有些时候节俭未必是好事。这些钱流动起来,才是产生效益的最好办法。单纯的节俭,这并不是真正的富裕,懂得理财流动,这才是产生更多好处的办法。最后你们会发现这么流动乐一圈,其实不但没有损失,反而赚大了,甚至留下了更多的东西造福于民。”荆谋言说。

    荆谋言接下来要审阅一下这个规划图,这个益州是益州大都督府的“首府”,必须要重新进行规划。荆谋言对于城市规划图,还是看得懂的。因为考古学经常要挖掘各种地道和各种的古文物建筑,这些城市规划图纸他还是看得懂。

    不过荆谋言很快不太满意,说:“你们这个城市规划图干什么的,怎么这么碎片?难道你们不知道,应该集中起来,城市越是集中越好吗?”

    有书吏却说:“荆参军,你不是说要造福于百姓。如果我们把城市都全部集中起来,这样去不是让百姓太过于艰难了?让百姓分开,分成一片片的,这样大家都可以过安稳日子。如果一旦弄成了大城,恐怕会出问题啊!毕竟越是大城市,百姓生活越是艰难,价格越贵啊!这样分散成为各种小城镇的方法,可以让百姓过祥和日子。”

    荆谋言马上骂道:“哪个逗逼弄得规划图,天下只有越来越大的,没有越来越小的城市的。大城市才是未来的最重要的趋势,因为大城市可以让尽可能多的人口,享受到资源。同样的资源,可以让更多人口使用,你们这么做不是在浪费吗?”

    “重新做,把益州越大越好,益州可是将来我们西南的核心,这么弄不是在乱弹琴吗?”

    荆谋言算是被这帮二货给弄得气得要命,这帮家伙居然还摆脱不了普通小农思想,认为应该把城市规划成为小城镇,让百姓生活不那么艰难。这个看起来是造福于民,可是却不符合常识。大城市是未来的发展趋势,虽然大城市生活压力大,可是一个同样人口的大城市,创造财富的能力比起同样人口,却分散到不同的地方的小城镇的总和还要大。

    而且各种资源集中使用,才是发展核心。因为资源不足,所以才会形成大城市,越是资源不充足的时代,反而越是要集中使用资源。这样的分散到小城镇,压力固然是没有了,可是发展肯定很慢很慢,远不如一个大城市发展速度快,从长远来说是极端不利的。如果一个国家没有了压力,那自然没有了发展动力。一个人没有压力,更是不会得到长远发展。如果所有国民都没有了“压力”,那这个国家玩个屁!如果真的要像是那种古代人所追求的“和谐”,这个国家算是彻底死定了!

    “好的,好的,我们马上去请人重新做。一定秉承荆参军的想法,把益州尽量扩大,扩大成为大城市!”

    荆谋言害怕这帮二货这么弄,迟早会出问题。他只好亲自做了一个大概的规划,这份规划是关于未来益州的规划。这个益州未来也就是成1都城,按照荆谋言的计划这个益州将会成为巴蜀的绝对核心,甚至成为西南地区的经济中心。不过后世的成1都其实也是这么定位的,不管是周围环境因素还是历史因素,这个益州是最合适的选择。

    把城市建设更大,其是反而是有利于节省资源,因为相对面积之内的人口更多,其实反而能够让同样的资源让更多人享受到。包括教育、医疗等等各种基础设施,不然如果分散成为小城镇,这样其实实在撒胡椒面,没有什么意思的。

    荆谋言做了粗略的规划图,把骨架给弄好了,争取把这个益州弄得更大,这才让别的那些吏员进行重新进行制定规划。

    “幸好我还是懂得那些图纸的,我在学校见过的古代城镇图纸也不少,对于这些规划不是绝对的新手啊!未来必然是要城市化,城市越来越大,把农村逐步空出来,这样有利于集中利用土地。”荆谋言想。

    荆谋言纵观历史,无不是农村人口走向城市,然后城市再次组织人手回到农村集中利用土地开发。在后世的中国已经有了这个趋势了,由农村包围城市,逐步进步到城市包围农村。

    荆谋言让他们做好了初步的规划,接下来必然要开始建设新的益州城,甚至接下来也要一步步的扩大各大城市的规模,这样才能容纳更多人加入进来。未来必然要加速城市化,让将来的手工业和各种的制造业得到发展基础。人口密集是制造业发展的最重要基础之一,荆谋言当然要扩大城市。

    至于这个扩大城市,由益州投资银行来负责投资建设,之后用道路收费权和各种房屋的租赁权等等经济权益偿还。这样形成良性循环,并且这个资金其实也就是在朝廷官府内部流动,并不会流失太多,可是却产生了惊人的效益。

    “荆参军,我们是组织百姓来修建吗?我们官府自己组织百姓吗?”有书吏问道。

    荆谋言立刻摇头说:“不用了,我们还是外包给商人,分成不同等级的承包,我们只是要负责监督修建质量就行了,不用亲自负责修建。让商人组织人手来替代我们修建,不然我们一旦征发徭役,事实上代价比起花钱请商人组织百姓代价打多了。一旦征发徭役,不但百姓怨声载道,并且我们不是已经开始实行了一条鞭法了吗?既然有了钱,可以让商人代替我们承包修建。商人组织承包,其实比起我们自己修建代价更少很多。不然我们官府自己组织,不但质量未必会更好,相反可能会因为各级官员的惰性,让他们没有搞好质量的心态。不如外包给商人,这样我们不但管理省事,花费更少,甚至可以质量更好,还给百姓带来一些收益。”

    荆谋言不认为官府能够把各种工程保质保量并且不会影响民生的修好,官府跟商人其实是不同两种的心态,心态不同必然会造成不同的后果。官府是做多做少都一样,不会影响太多政治前途。可是商人不同,商人为了节省成本,那可是无所不用其极的,只要在允许范围之内,他们都会去做。这样必然会造船了如果让官府来修建,就算是不产生贪腐,那最后各种损失也不会比起商人来修建要少。

    如果从后世来看,几乎很多大国都会把各种并非是重要关键的工程外包给商人,而不是官府自己组织人手来修建,这个绝非是偶然。因为外包节省的成本更大,带来的负面效应更少,甚至正面效益远远多过负面的效益,这才是后世几乎所有国家都把政府所需要的东西,都外包了出去的原因,而不是自己养活一大群那些勤杂人员。

    至于说当中产生的可能的“权力寻租”,荆谋言不认为是致命的问题,毕竟很多事情不能因为可能滋生贪污腐败,那也就把整个都给否认了。就好比荆谋言的特许权可能会成为贪官污吏行贿受贿的渠道,可是却同样不能够因此也就把整个特许权甚至未来的专利给否定了。这个世界上毕竟没有完美的政策,不可能因为极少部分的不利就彻底否认整体,不然一点意思都没有了。

    “荆参军英明,我们马上去准备。”书吏说。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