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两大势力?”刘一问道。

    听到嗜血黑塞市场背后势力有十大势力中的两大势力支持,刘一略微有些意外,毕竟,刘一虽然能够猜到嗜血黑塞市场背后有十大势力中的势力支持,但是,在刘一看来,十大势力中,或许只有一个势力支持嗜血黑塞市场,哪里想到嗜血黑塞市场背后居然有两个大势力支持。

    不过,既然能够猜到嗜血黑塞市场有十大势力中的势力支持,那么,一个势力支持也好,两个势力支持也罢,刘一都不会太意外和吃惊,如今需要的只是了解那两大势力,同时,提防那两大势力。

    得罪吴家,已经让人头疼,面对吴家,凭借钱宝商行现有的实力,根本就是力不从心,好在钱宝商行已经今非昔比,吴家想要灭掉钱宝商行,自身也得损失惨重,再加上吴家本身也有敌对势力在虎视眈眈,因此,吴家就算痛恨刘一,恨不得马上灭了钱宝商行,却也不敢轻举妄动。

    如今钱宝商行灭掉嗜血黑塞市场,又得罪两大势力,加上吴家,就等于得罪了十大势力中的三大势力。

    一个钱宝商行,就得罪半岛城十大势力中的三大势力,想想都让人心惊胆战。

    不过,既然都已经得罪了,想要后悔也来不及了,因此,也没什么好后悔的,得罪一大势力是得罪,得罪两大、三大势力,也是得罪,反正虱子多了不痒。

    “是欧阳家和铁剑门。”

    欧阳家,十大势力中四大家族中的一家。

    半岛城四大家族,分别为黄、吴,刘、欧阳。

    四大家族之间,关系并不是很密切,甚至互相竞争关系,当然了,十大势力之间都是竞争关系,这也没什么奇怪的。

    黄家和其他三家关系不亲不近,吴家和欧阳家,互为敌对家族,两家是世仇,而刘家相当神秘,外人了解的并不太多,只知道他们稳坐十大势力中的一席。

    铁剑门,同样是十大势力之一。

    十大势力,除却四大家族,剩下的六个宗门势力,铁剑门能够占据一席,可见铁剑门的强悍。

    铁剑门,是一个剑修门派,门中大部分弟子,都是剑修,当然了,也有修其他的修士,但是,以剑修士为主,因此,是一个剑修门派。

    剑,乃是兵中君子,但是,并不是每一个剑修都是君子,也不是每一个剑修门派都是君子门派。

    但是,不管剑修是否君子,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剑修都是厉害的修士,剑修的攻击力非常强大。

    剑,极于攻击,穷于攻击。

    有人说,刀乃是最强攻击的兵器,其实不然,刀攻击力强,体现的是刀的霸道,刀乃霸者的体现。

    剑,乃是真强的体现。

    剑,也许没有刀那么霸道,但是,剑,绝对是最强的攻击兵器。

    剑可以攻出刀的霸气,可以攻出抢的诡异,重剑无锋,快剑无痕。

    因此,铁剑门,并不是一个君子门派,却是一个霸道的门派,是一个凶残的门派。

    铁剑门,靠着无敌的剑法,靠着比同修为修士高一等的攻击力,在半岛城目中无人,欺邻霸市,蛮不讲理。

    然,铁剑门实力强悍,就算他们凶残,别人也没有办法,也没有胆量就去挑战铁剑门,哪怕看铁剑门不爽,又有谁有胆量挑战铁剑门呢?

    单个修士不行。

    单个修士挑战铁剑门,绝对是有去无回。

    宗门势力也不行。

    宗门势力,哪个势力想要挑战铁剑门,是不是铁剑门的对手不好说,就算战胜了铁剑门,消灭了铁剑门,自己的势力也绝对损失惨重,最终,也只有被其他势力吞并的份,因此,没有哪个势力敢拿自己的势力开玩笑。

    当然了,铁剑门虽然凶残,却也并非没有理智,对于那些大势力的修士,他们也不会乱来,最多就是同级别的修士间的挑战,或者挑衅,最多就是教训教训同级别间的修士,他们也不会把十大势力得罪死,因此,十大势力,对于铁剑门的凶残,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理他们。

    由此也可以看出,铁剑门看似凶残,看似无理,其实,他们也是心知肚明,谁能惹,谁不能惹,能惹的,我惹,不能惹的,我不惹。

    当然了,现在,不是铁剑门惹钱宝商行,而是钱宝商行惹上铁剑门,以铁剑门的行事风格,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况且,钱宝商行灭掉嗜血黑塞市场,不仅得罪了铁剑门,同时,也得罪了欧阳家。

    “原来是欧阳家和铁剑门啊。”刘一道。

    刘一对于欧阳家和铁剑门的了解,都是表面上的了解,对于两家的具体实力,刘一并不是很清楚。

    其实,对于十大势力的具体实力,除了同为十大势力中的势力外,其他势力,对于十大势力,也只有大概的猜测,却并不清楚十大势力的具体实力。

    十大势力和其他势力,明显不再一个层次上的势力,哪怕是顶级势力中排行第十一的势力,也不清楚十大势力的具体实力,甚至在十大势力面前,他们这些顶级势力,根本就是不堪一击。

    钱宝商行这种刚刚搬进半岛城的势力,就更加不了解十大势力的具体实力,他们也只能了解十大势力的表面实力,这些表面实力,都是十大势力故意让人知道的实力,根本就不是他们的真实实力。

    不过,就算十大势力表面上露出的实力,也不是钱宝商行可以抗衡的。

    “我们怎么办?”赵飞燕道。

    “认真修炼,同时,做好防御。”刘一道,接着,又道:“欧阳家和吴家乃敌对势力,以前一直有欧阳家牵制吴家,让吴家不敢轻易对我们出手,现在的话,就很难说,说不定欧阳家和吴家会同时对我们出手,不过,就算他们同时对我们出手,他们也不敢全力出手,我想,不管是吴家还是欧阳家,他们更多的精力还是在防备对方,因此,吴家和欧阳家,对我们出手,我们也不是不能抵挡,最让人担心的是铁剑门那群疯子。铁剑门那群疯子,无所顾忌,更是不在乎宗门损失,就怕他们会不要命的攻击我们。”

    吴家和欧阳家乃是世仇,是仇家,对于钱宝商行来说,无论是欧阳家,还是吴家,都把精力放在对方身上,而不是把精力放在钱宝商行,因此,就算攻打钱宝商行,派出的实力也是有限,钱宝商行凭借自己的实力,还是可以抵挡一二,更何况,这两家也不敢和钱宝商行拼命,因此,钱宝商行倒不是很惧怕这两家。

    倒是铁剑门。

    铁剑门最有可能倾尽全力攻击钱宝商行,毕竟,铁剑门的疯名在外,就算他们和钱宝商行拼尽全力,就算他们在钱宝商行损失惨重,其他势力也未必敢把铁剑门怎么样,因此,铁剑门倒是可能不计后果的攻击钱宝商行。

    当然了,那也只是可能,而非绝对。

    毕竟,钱宝商行实力强悍,这是众所周知的,攻打钱宝商行,拿下钱宝商行,必然损失惨重,损失惨重的话,就有可能遭到其他势力的攻击,如果因消灭钱宝商行,而让自己的势力因此陪葬,没有哪个势力愿意这样,因此,铁剑门虽疯,却也未必有这样的勇气。

    全力攻打钱宝商行,就是在赌博,在赌攻打钱宝商行后,其他势力不敢趁机攻击铁剑门,但是,这样的赌博,铁剑门赌的起吗?也只有铁剑门自己知道。

    不过,不管怎么说,不管是铁剑门也好,欧阳世家也好,刘一灭了嗜血黑塞市场,他们肯定要对钱宝商行出手,不管是为了他们十大势力的名誉,还是为了其中损失的利益,他们都必须对钱宝商行动手,只是是否拼尽全力、是否誓灭钱宝商行而已。

    他们不出全力的,钱宝商行未必不能和他们周旋一番,只要钱宝商行和他们周旋一番,给予钱宝商行足够的时间,钱宝商行也未必就不能发展到和十大势力同等的高度,等钱宝商行发展到和十大势力同等高度时,钱宝商行也就不惧十大势力中的任何势力,也就不惧怕他们了。

    “嗯,我让人盯着那三大势力。”赵飞燕道。

    “嗯,就这样,大家认真修炼,同时,继续招收护卫,然后,挑选一些阵法师,配合我,从新布置守护阵法。”刘一道。

    钱宝商行的守护阵法,已经很厉害了,但是,却不是最厉害的守护阵法,而守护阵法,一般都是经过一次次的改进,一次次的加固,才会变得越来越厉害,这也是为什么传承越久的势力,他们的守护阵法越厉害的原因,因为他们的守护阵法,都是一代代阵法师的努力,一代代阵法师的一次次加固,才让守护阵法变得越加牢不可破。

    钱宝商行的阵法,自然需要一次次改进,一次次加固。

    在刘一加固阵法的同时,半岛城传出了一则惊人的消息:尊者墓穴将要开启。(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