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办?”

    这三个字在刘一的脑海中旋转。

    被围攻到现在,刘一终于意识到不妙,意识到蝼蚁多了也能咬死大象,此时,他就是这样的情况。

    面前的敌人,任何一个,刘一都不放在眼里,哪怕十个一百个,刘一都有信心战胜,可是,如今给刘一的感觉,却像是,敌人是无穷无尽的一样,打倒一个又来一个,身边总是被敌人围的水泄不通。

    刘一想要冲出敌人的包围圈,却发现根本行不通。

    敌人以刘一为圆心,把刘一围住,一圈又一圈把刘一围住,不管刘一往哪个方向冲,不仅有敌人在刘一前方阻止刘一行动,更是所有敌人都跟着刘一一起行动,不管刘一走到哪,不管刘一打到哪,刘一都还是处于被敌人围住的圆心,不曾有任何改变。

    “拼了!”刘一发狠道。

    实在太无奈了,也太憋屈了,一群实力不怎么样的敌人,居然把他困死,纵使刘一力气大,却也吃不消。

    这样继续和敌人纠缠下去,最终倒霉的绝对是他刘一。

    可惜灵力和神识都被封印,否则,就算打不过,以刘一的手段,逃走没有任何问题,哪里像现在,想要逃走,都逃不走。

    也是,不说刘一别的手段,就说刘一身上那些符篆,一般情况下,想要逃走,只需扔出几张逃遁符篆就行,更何况,刘一身上的攻击符篆也是威力惊人,如果能够扔出几张攻击符篆,把身边的敌人砸灭,刘一也就能够从容逃走,最不济,也可以靠符篆撕裂敌人的包围圈,让刘一冲出敌人的包围圈。

    奈何灵力和神识被封,纵然从储物袋里面拿出那些符篆,也没法激活符篆,进而攻击敌人,因此,只能和敌人这样耗着。

    原本还打算耗死敌人,毕竟,自己一拳一个,把敌人都打趴,就可以完事,哪里想到,敌人这么多,同时,打倒的敌人,爬起来,继续攻击自己,更主要的是,此世界灵药遍地,大家进入这里也好几天了,所有修士都采集了不少灵药,因此,就算刘一把敌人砸倒在地上,纵然有人因此失去战斗力,可是,只要在一旁休息一会,服用一些灵药,马上又可以参加战斗,攻击刘一。

    到最后,刘一发现,耗死的不是敌人,而是自己,想要改变这种局面,唯有一拼,否则,这次自己真的倒霉了。

    只见这时,吴敌攻杀到刘一身前,拳头攻击在刘一身上。

    刘一对于吴敌的攻击毫不在意,如果在平时,刘一宁愿承受其他人的攻击,也要躲避吴敌的攻击,毕竟,吴敌的攻击的威力比其他人的攻击的威力大多了。

    攻击的人数太多,刘一也只能击倒一些敌人,躲避一些敌人,最终还要承受一些敌人的攻击。

    对于刘一来说,刘一采取的自然是击倒那些最容易被自己击倒的敌人,躲避那些攻击力巨大的敌人的攻击,而承受那些攻击力不大的敌人的攻击,让自己受伤最小。

    因此,一直以来,面对吴敌的攻击,都是以躲避为主,因此,每次吴敌的攻击都被刘一躲避,让吴敌无功而返。

    没想到这次刘一居然硬撑吴敌的攻击。

    碰!

    吴敌一拳攻击在刘一身上,吴敌的拳头砸中了刘一,可是,吴敌脸上却没有一点笑意,相反,脸色大变。

    刘一的异常反应让吴敌感到不妙,吴敌可不会认为刘一没法躲过这一拳,其实,吴敌知道,自己的攻击,刘一都能躲避,但是,吴敌还是一如既往的攻击刘一,为的就是刘一在躲避自己攻击时,没法再躲避他人的攻击,从而间接影响刘一。

    这一次,刘一没躲,那么,刘一肯定在玩什么新花样。

    “不好,快退!”吴敌砸中刘一后,心里大惊,迅速后退。

    可惜晚了。

    “现在才想退?晚了。”刘一道。

    接着,就看见在吴敌刚刚砸中刘一,正准备后退的瞬间,刘一双手突然抓住吴敌,把吴敌的双手抓在手里,并且,用力猛的一个横扫。

    吴敌整个人就相当于刘一的棍棒,被刘一抓住横扫,此时,刘一抓住吴敌横扫,犹如刘一抓住一根棍棒横扫一般,一瞬间,倒下一片敌人。

    “呼,还真可以。”刘一心里对于这一结果,也有点意外。

    刘一还真没想到,效果居然比预料的好。

    接下来,刘一又一个三百六十度的横扫,顿时,刘一周身,倒下一片敌人。

    如此,敌人根本就没法靠近刘一,每当敌人将要靠近时,都被刘一抓住吴敌横扫给击倒在地上。

    “呵呵。”有了这样的效果,刘一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此时,虽然敌人还是接连不断的靠近刘一,企图攻击刘一,但是,自从有了吴敌作为棍棒之后,刘一就轻松多了。

    每当敌人靠近时,刘一都能够用吴敌作为棍棒,把敌人击倒,这样一来,敌人就没法靠近刘一,也就没法攻击刘一。

    可惜敌人太多,而且前赴后继的朝刘一靠近,让刘一不得不一次次以吴敌为棍棒,击倒敌人,这样一来,刘一却因攻击敌人而消耗巨大。

    要知道,这里灵力被封印,刘一攻击敌人,靠的是力气,靠的是体力,而一个人的体力有限,哪怕是修士,体力强悍,也有一定的限度,当消耗过度时,也会吃不消。

    敌人也明白这点,才会明知没法靠近刘一,却又源源不断的试图靠近刘一,哪怕被刘一击倒在地上,也不害怕,能站起来继续靠近刘一的,立刻站起来继续靠近刘一,受伤太重的,就在原地服用灵药,利用灵药疗伤,伤好了再继续靠近刘一。

    而累了就休息,换他人,反正他们人多,能够保证围住刘一,不让刘一逃离,又能够源源不断的靠近刘一,如果刘一不把他们击倒,一旦让他们靠近,他们又会毫不犹豫的攻击刘一。

    而刘一击倒他们,阻止他们靠近,又要大量消耗刘一的体力。

    因此,刘一以吴敌做棍棒,虽然看似轻松了不少,却也没有真正摆脱危机。

    “不行,这样下去一样吃不消,还得想办法。”刘一心里想到。

    接着,刘一一边利用吴敌作为棍棒,击倒靠近的敌人,一边观察附近的环境。

    刘一发现,自己不觉间来到了一座山峰峰顶,峰开阔宽广,刘一就站在峰顶中央,而被敌人一圈圈的围住。

    峰顶其他三面都是斜坡,只有一面是悬崖。

    如今灵力被封,想要逃走,唯有走其他三面,如果从悬崖逃走的话,高耸的悬崖,跳了下去,是否会被砸成肉酱,谁也没法保证,不过,如果真的从峰顶跳下悬崖,就算刘一肉体强悍,估计也是十死无生。

    刘一明白这一点,敌人也明白这一点,因此,想要从其他三面逃走,似乎也不可能。

    “怎么办?其他三面是没有指望了,难道真的要跳崖?”刘一心里想到。

    不过,不管怎么样,刘一的处境都似乎不妙,其他三面被敌人封死,而跳崖,也是有死无生。

    不过,刘一还是一边击倒敌人,一边向着悬崖方向靠近。

    也只有靠近悬崖哪一方向,敌人才少一点,毕竟,敌人也知道刘一没法从悬崖那边逃走,更何况,刘一真的要跳崖的话,他们也拦不住。

    碰,碰,碰!

    刘一一边击倒前边的敌人,一边靠近悬崖,不觉间,刘一就靠近了悬崖。

    当刘一站在悬崖边上时,刘一面前,只有三面被人包围,刘一身后是悬崖,这个世界封印修士灵力,敌人可没法悬空站在悬崖上空。

    这样一来,少了一面的敌人靠近,刘一攻击敌人也就轻松多了。

    碰碰碰!

    又是一个横扫,敌人又倒下一片,奈何前面的敌人刚刚倒下,后面的敌人就补上去,继续靠近刘一。

    刘一又得继续以吴敌为棍棒,继续横扫敌人。

    这时最为苦闷的就属吴敌,吴敌被刘一当着棍棒横扫,不仅受伤,更是憋屈,却又无可奈何。

    如果可以的话,吴敌宁愿远离刘一,也不愿被刘一当着棍棒横扫自己一方的修士,奈何没有如果。

    因此,吴敌这次不仅身体受伤,心里也受伤。

    当然了,对于吴敌,刘一没有想那么多,刘一只知道一次次以吴敌为棍棒横扫靠近的敌人。

    “看来只有这样了。”刘一一边用吴敌当棍棒横扫敌人,一边看了一眼身后的悬崖,自语道。

    此时,刘一的体力消耗巨大,就算用吴敌当棍棒横扫敌人,也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甚至自己双手,因挥舞吴敌的次数太多,导致有种发酸发麻的感觉,这是体力消耗太大,超出极限的感觉,刘一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多久,就会因体力不足,而无法击倒敌人了。

    如果自己没法击倒敌人,那么,自己就会被敌人击倒。

    “只能这样了。”刘一自语摇头,并且,用力把吴敌向前一扔,接着,转身,朝悬崖方向,跳了下去,动作好不潇洒。(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