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一和梦小娇出来后,来到院子里,刘一道:“小娇,怎么样,我布置的这个阵法还不错吧,一般人应该破不了吧。”

    梦小娇站在院子里看着眼前的阵法,只见院子里的树木交错排列着,看似杂乱无章,其实却有迹可循,看似有序排列,其实却是曲折蜿蜒。

    仔细看了一会后,梦小娇道:“不错,刘哥,这个阵法布置的很厉害,如果不仔细看的话,一般还发现不了院子里的阵法,要是不小心步入其中,可能在院子里转了半天也转不出来,甚至自己还不知道自己还在院子里转悠。”

    “那是,虽然阵法是低级阵法,但是它胜在天然。谁也不会注意这天然景色,不会想到这天然景色居然是阵法。”刘一自夸道。

    “天然?骗骗不懂阵法的人还是可以,对于阵法高手来说,其实这也不难。不就是把需要放置树木的地方放置树木,然后用法术,让的那树正常生长,让人看不出它是人工动手移植到了需要的地方。”梦小娇道,接着又道:“你在每个阵点种上树木,然后,再其周围在种上其他的树木,用来混淆人民视线,以达到保护阵点的作用吗?可是你知不知道,其实你这样恰恰暴露了阵点所在。”

    “这个,是我考虑不周,我本以为只要抹除布置阵法的痕迹,一般是不会被人发现的,至于阵点周围的那些树木,只是想用他们来混淆视线,从而找不到阵点。”刘一道。

    “混淆视线,你站远一点看看整个院子,你就会发现,那些在一起的树木,刚好组成一副阵法图,就是没有学过阵法的人,只要在远一点,仔细一点,也能发现这个大大的阵法图,到时候,按照阵法图来自由进出,那么多了这样一个阵法也没有一点用处了。”梦小娇道。

    刘一站远一点,仔细看了看,发现这个阵法还真是像梦小娇说的那样,一簇簇树木聚集在一起,组成一个给阵法点,只要按照一定的线路,还真能走出去。

    “发现了问题就好,我现在就去把那些树木移植开来。”刘一道。

    “那到不用,只要在其他地方也布置一下聚集在一起的树木,这样的话可以让人误以为院子里种植在一起的树木只是为了远观效果才聚集在一起的就行了,等下我绘制出一幅远观图来,你照着做就行了。”梦小娇道。

    “恩,还是小娇聪明。”刘一道。

    “刘哥,我还是先试试这个迷阵的威力再说。”梦小娇道。

    接着,梦小娇就走入阵法中了。只见梦小娇在院子里转来转去,就是转不出来,当然了,梦小娇要测试迷阵的威力,所以也就按照正常人的思维去在院子里乱走。走了一会后,梦小娇觉得没有意思了,就看见梦小娇,按照不规则的线路走了出来,在这个阵法中,梦小娇只要思索一会,就明白了该怎么走。比起梦小娇那个来前辈在山洞口布置的那个阵法差太多了,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既然小娇连那个阵法都能破了,区区迷阵自然不在话下,很轻松就知道怎么样破阵。

    “刘哥,迷阵威力还可以,不过那只是相对于不懂阵法的人而已,要是懂阵法,或者厉害的修士,飞到大树的顶端,这个迷阵还是没有效果的。”梦小娇道。

    “那倒没事,这只是个练手阵法,以后我们学习阵法,就可以在这院子里布置阵法,这样的话,慢慢的我们就能在院子里布置满阵法。”刘一道。

    接下来就是梦小娇绘制院子的远观图,刘一则按照远观图布置院子。很快,一个优美的院子就被他们布置出来了。

    有了新家,尤其是个优美的新家,刘一在这住的也舒坦。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刘一和梦小娇就在这过着平静的生活。

    平时修炼、学习阵法或者绘制符篆。

    学习阵法时,尤其是实践阵法的布置,刘一和梦小娇就会来到院子里来布置阵法。从低级的迷阵,到防御阵法,在到攻击阵法,不过由于攻击阵法很危险,所以刘一他们布置的攻击阵法,一般都不会激发,只是试一试威力后,就把攻击阵法给关闭,只是一直开启着防御阵法,要是连防御阵法也不开启的话,那么阵法的布置就失去了意义。

    随着刘一和梦小娇他们阵法知识的提高,他们在院子里布置阵法的威力也是越来越强。现在,院子里威力不大的阵法很多很多,就是一些厉害的阵法也是被刘一他们布置出来了,比如防御阵法金刚罩,那是一个比较通用的防御阵法,而且,它还有个特点,就是阵法知识越厉害的人,用的布置阵法材料越好,那么布置出来的金刚罩防御威力也就越强大。现在刘一和梦小娇合力布置了一个金刚罩,此金刚罩的威力,刘一估计就是练气七层甚至练气八成的修士都能够防御,让练气七八层的修士攻击不破这阵法。有了这个阵法,刘一和梦小娇的安全系数又提高了不少。同时,刘一和梦小娇的攻击阵法也布置了不少,从冰雹阵到火球阵再到裂风阵、火海阵····等等攻击阵法。

    刘一相信,此时自己的院子里防御能防住练气七八层修士的攻击,攻击阵法也不比防御阵法差,就算练气八层修士如果进入院子里被攻击的话,也只能身死院中了,只是攻击阵法一般情况是不会开启的。

    除了学习阵法外,学习符篆也是不曾落下的事,尤其是梦小娇,她本来就是得到了符篆传承,绘制符篆其实也就在修炼,所以就更不曾停止符篆的练习,从威力只相当于练气四五层的符篆到现在炼制出的符篆威力相当于练气七八层,当然了,对于梦小娇来说,炼制符篆也就是提升修为,所以现在她的修为也已经达到了练气四层,很快就要突破到练气五层了。

    倒是刘一,现在似乎遇到了瓶颈,现在,不管他怎么努力,修为好像都没法突破,就卡在了练气五层巅峰,没法突破到练气六层,这样下去,不久之后,梦小娇就该赶上他了。

    没法提升修为,刘一就干脆不去提升修为,而是陪着梦小娇一起学习阵法和符篆知识,布置阵法和炼制符篆。

    刘一现在也可以炼制出威力相当于练气八层修士一击威力的攻击符篆来了。当然了,防御符篆更难炼制,刘一只能炼制出防御练气八层攻击一击威力的防御符篆和承受练气七层修士攻击一分钟的防御符篆。

    当然了,炼制这样的符篆,成功率不是高,大概也就只有两三成的样子,也就是说绘制十张这样的符篆,可能只有两到三张符篆是成功的,但这刘一已经很满意了,谁叫刘一现在修为不足呢。修为太低了,想炼制更高级的符篆都心有余而力不足。

    由于受修为的限制,刘一没法炼制更高级的符篆,修为又没办法提高,闲来无事的刘一便决定看看炼丹书籍,还别说,炼丹书籍还是比较难懂的,至少刘一就是这样觉得。刘一已经看了一段时间的关于炼丹的知识,可惜还是什么也没有弄明白,只知道要炼丹,首先要知道灵药的属性,要知道灵药的属性,那么就得先认识灵药,要认识灵药必须先看这方面的书籍,所以这段时间刘一一直都是拿着一本灵草大全和妖兽大全在看。

    他们介绍了灵草的生长地方以及灵草的药效,和妖兽的盘踞地方以及妖兽的主要攻击技能等等。

    虽然修士的记忆力比一般人强,但是奈何灵药和妖兽太多了,就是修士也不可能全部记住,妖兽还好,就算没记住也行,但是灵草就不行了,要炼丹的话,必须记住他们的药效以及用途,和它的外形等等。

    所以,刘一花了不少时间来背诵那些灵药,反正现在也没事,就先背诵灵药,这样以后想要学习炼丹的话,也有基础,不用再浪费时间。

    当然了,刘一除了背诵灵药知识外,还看了不少书籍,有些是记载各种法术的,有些则是记载历史的,有些是记载一些奇异之事等等。

    刘一知道自己现在修为没法突破是因为以前突破太迅速造成的后果,现在急也没用,还不如休息休息,暂时放下修炼,平静的过一段生活,这样或许不久之后,就能再度突破了,现在已经是练气五层巅峰,只差一个机遇,也许机遇一到,就能马上突破,所以刘一这段时间过得到很平静的。

    这天,刘一在院子里欣赏风景,无所事事,梦小娇从屋里走了出来道:“刘哥,符篆材料已经用完了,怎么办啊?”

    “啊,符篆材料已经用完了?”刘一吃惊道,接着又道:“那么咱们去买些回来就是了。”

    “可是,刘哥,灵石不是已经用完了,没剩多少码?”梦小娇道。

    “啊,瞧,我竟然把这个忘了,不过没事,我想想办法,大不了我再去杀些妖兽,弄些材料去卖掉,反正灵石你不要担心就是了,你安心炼制符篆就行了。”刘一道。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