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他怎么来了?”万事通吃惊道。

    “他?谁啊?令万道友如此吃惊?”红三道。

    其实,不仅红三,就是他们一行人都对万事通的吃惊赶到奇怪。前方有数百人,可是看万事通的表情,似乎前方那数百人中有了不起的人物在其中。

    “那个,就是那个只有十三四岁的小孩子啊。”万事通道,大家朝前方望去,其实前方虽然有数百人,但是只有三个人比较突出。只要看一眼就可以看出,前方只是分成了三队,分别为两个练气九层修士和一个小孩子各领一队。也就是说来到这里的修士都被分成三队被他们各自带领。

    “那个小孩有什么特殊?”刘一问道,毕竟能够让万事通吃惊的事情非同小可,不由刘一不问清楚。别人未必知道万事通的身份,但是刘一知道,万事通的消息灵通,在这远木修真坊市还是没有几个人能够比得上的,所以能让万事通吃惊的人物,肯定不是小人物。

    “那个小孩是红木宗秘密培养的弟子,名叫红远木。从其名字你应该明白,红木宗希望他以后能够统一远木坊市。不过基本上没人知道他的存在,就是红木宗本宗的人也有很多也是一样不知道他的存在。”万事通给刘一传音道,同时,万事通有大声都大家说:“此人实力强大,不可小视。在练气七层修为时,就能战胜练气九层修为的修士。现在他已经练气八层修为了,他的实力如何我就不知道了。”

    众人一听,倒吸口气。练气七层修为就能胜过练气九层修为的修士,那么现在练气八层修为了,实力比以前只强不弱。比另外两人的实力肯定更强。不过,另外两人也是不能轻视,毕竟能够和那小孩子瓜分队伍,实力也不会小到哪里去。

    吃惊过后,万事通有介绍其另外两个练气九层的修士来。

    其中一个叫做松青,另外一人叫做杉黑。

    松青,一身青衣,道骨仙风。杉黑则是一身黑衣,一脸凶狠之气。

    松青是松木宗门下的弟子,如今已经练气九层修为,据说很快就要突破到筑基期了。而杉黑则是杉木宗门下的弟子,修为刚突破到练气九层不久,不过据说他有一只练气九层修为的妖兽作为宠兽。他是杉木宗弟子,妖兽奴隶肯定有不少,而且使用这些妖兽奴隶还不用消耗修士本身的灵力,其恐怖可想而知。

    总之,他们三人都很厉害,其他人根本没法和这三人相比。有了他们三人的到来,难怪三大宗门其他人不感兴趣,有了他们三人存在,有什么好处基本上被他们三人分了,其他人能够喝一些汤就不错了。

    而他们三人身后这些人基本上是他们三宗所在的附属门派的人了,至于其他散修,很少人得到了遗迹秘境的消息,而且就算得到消息,也只能加入他们三方的其中一方。

    同时,万事通还介绍了各方的练气八层的一些人物,虽然他们不如松青他们三人,但是,也是练气八层修士,实力不比万事通他们差。

    松青后面站着五个练气八层的修士,分别是:松山和松峰,松木宗弟子;白四,松木宗附属宗门白木宗的弟子;青柳,松木宗附属宗门柳木宗的弟子;林东,松木宗附属宗门林木宗的弟子。

    杉黑后面站着的五个练气八层的修士,分别是:杉五和杉六,杉木宗弟子;柏书,杉木宗附属宗门柏树宗的弟子;书杨,杉木宗附属宗门杨木宗的弟子;杉红,杉木宗附属宗门妖兽门的弟子。

    红远木后面站着的五个练气八层的修士,分别是:红远和红近,红木宗弟子;黑石,红木宗附属宗门石门的弟子;黄土,红木宗附属宗门土木宗的弟子;阳子,红木宗附属宗门阳光宗的弟子。

    至于西区散修,由于距离太远,还没有得到消息,就算有些练气八层修士在这东林山脉附近,由于没有人通知,也不知道东林山脉出现了遗迹秘境。只有一些修为弱的散修修士,可是他们实力底下,要不是为了攻破阵法,需要他们出力,红远木他们还真是看不上那些散修。至于把他们收编,也是要防止他们在破阵时出工不出力。

    “我是松木宗的松青,你们站到我们后面来,等下听我号令。”松青对着刘一他们道。

    “老子是杉木宗的杉黑,你们快点给老子过来,听老子的命令,否则,你们会后悔的。”杉**。

    “你们不要怕他们两个,我叫红远木,是个散修,不过我后站的都是红木宗和散修,你们站的我后面来吧。”小孩道。

    刘一他们面面相觑,不知所措,没想到他们三人公然抢人。

    这时候,刘一他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们三人都盯着刘一一行人,不仅他们三人,就是其他人在听到他们三人的话后,也都盯着刘一他们一行人。

    尤其是红三他们,浑身发抖,呆呆的望着万事通,希望万事通能够回答。

    万事通这时也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和刘一对视了一眼道:“三位前辈,你看你们三人都要我们加入,可是我们不知道加入你们谁的队伍才好,毕竟不管我加入哪一队,都是对另外两位前辈的不仅,可是我们其实对于三位前辈都是很尊敬的···”

    “小子。别墨迹,赶紧加入老子队伍,老子保你没事。”杉**。

    “加入老夫队伍,老夫会保护你们。”松青道。

    “我们都是散修,你应该加入我们,他们不敢把你们怎么样的。”红远木道。

    这下,他们三人一开口,三方势力其他人也在开口了,都要求刘一他们到自己的队伍来。

    “三外前辈,你看这样可好,三位前辈把我们聚在一起,主要也是为了破开这阵法,至于破开这阵法后,我想三位前辈,以你们的修为,肯定会独自先走,而不会跟我们一起拖你们后腿,所以啊,我们其实就不用加入到你们任何一方,只要需要出力的时候,我们一定出全力,好不好。”万事通道。

    没办法,哪一方都得罪不起,既然这样就哪一方都不加入,这样的话就不会得罪任何一方,毕竟自己等人在他们任何一方看来都不放在眼里。

    “好吧,都听好了。等下我说攻击大家都要用全力攻击,不得浑水摸鱼,否则别怪我不客气。”红远木道。说完红远木还用惊人的眼光扫了一圈,众人被他看到都底下头去,不敢与他对视。就连那两练气九层修士也是避开他的目光,不与他对视。

    其实,他们聚集这么多人在一起,主要是为了攻破这阵法,攻破了阵法后,他们还不愿意和大家在一起呢,毕竟他们三人实力最高,要是和大家在一起,肯定要拖他们的后腿。

    于是大家在红远木的带领下,不断的攻击这个阵法,由于阵法没有人主持了,威力弱了不少,同时,随着大家的攻击,阵法的能量不断消耗,又没有外力提供能量,所以,随着攻击的进行,这个阵法已经摇摇欲坠。

    其实破阵有两方法,一种是阵法师破阵,他们知道阵法的弱点在哪,然后攻击阵法的弱点或者用其他东西辅助破阵;二是以力破阵,也就是用比较强大的力量强行破阵,毕竟阵法都有个承受力范围,超出了阵法能够承受的范围,那么阵法也就没办法运转下去。

    由于红远木他们不懂阵法,只能以力破阵,也就是依照大家的攻击强行破阵。还好这个阵法没有人主持,只有不断攻击,消耗阵法中的能量,那么到时阵法也就不攻自破了。

    “好了,大家加把劲,阵法马上就要攻破了。”红远木道。

    看着阵法快攻破了,大家也是兴奋了起来,攻击起阵法来就更加卖力。

    “等下攻破这个阵法后,我们就各走各的了,进去小心些。”万事通对红三道。

    “恩,你们也要小心些。”红三道。

    咔咔咔咔之声响了起来。大家都知道,阵法要攻破了。随着轰的一声响起,阵法被攻破了。

    听到这一向声,大家知道阵法破了。

    阵法攻破后,大家都争先恐后的进去,尤其是红远木他们三人,阵法刚刚破之时,人就已经如流星般的向里面闯了进去。

    其实在大家都往里冲时,刘一和万事通并没有急着冲进去,他俩跟在众人后面慢慢的进去。毕竟里面是否有危险谁也不知道。

    “小心些,前面肯定有危险,让他们去开路好了,还有要小心红远木,虽然我得到消息说他在练气七层就打败练气九层修士,但是他打败的是谁和他用什么功法打败的练气九层修士都没法查出,他危险了。”万事通道。

    “放心,我们在里面尽量不要和他冲突,不过到时真的有突破练气期的心得时,我可不会让的,你呢?”刘一道。

    “好,我就陪你大干一场,要是有的话,我陪你一起。大不了最后离开远木修真坊市。”万事通道。

    就这样,刘一和万事通一边传音一边进入遗迹秘境。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