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事通听到刘一说没法破阵,被困住了,也是一阵着急。

    “刘老板,你就认真想想,都是裂风阵,就算有些差别,也应该不大才对,你一定能破是不是,你一定要仔细想一想啊。”万事通道。

    “那个,我也不好说,毕竟此阵比我家里那个阵法复杂太多了,我也不敢保证能不能破,不过还好是裂风阵,不是没有见过的阵法,要是来个没有见过的阵法,我还真是破不了。”刘一道。

    “那你赶紧破阵吧,需要我做什么,就直接说,看看我能帮上什么忙。”万事通道。

    “要说帮忙,你还真的可以帮忙,你帮我阻挡这个阵法的攻击,我仔细研究研究这个阵法,看看这个阵法和一般的裂风阵法有什么不同。”刘一道。

    整个裂风阵中,裂风呼啸,裂风来袭,刘一和万事通都极力抵挡,刘一由于刚才要抵挡裂风,还没有来得及仔细研究此裂风阵,就被阵中裂风弄得狼狈不堪。本来以为和自己家里的裂风阵相同,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在阵中呆的时间长了,自然发现,其实此阵法和自己家里那个裂风阵有着很大的不同。具体哪里不同,由于刘一要抵挡裂风,没有时间研究,所以没法知道。

    但是现在万事通来了,有了万事通的加入,有万事通帮忙阻挡裂风,刘一就能够抽身出来研究此裂风阵,从而弄明白此裂风阵为何和家里的裂风阵不同。

    毕竟刘一懂阵法,就算没见过的阵法,只要给他时间研究,而且阵法的等级又不是太高,那么刘一都有信心能够研究出破阵之法,更何况这裂风阵,本来就是刘一熟悉的阵法,只是不知道此裂风阵怎么变得如此复杂以及如此强大的威力,但是,刘一更有信心自己能够弄明白,能够破阵而出。

    刘一仔细的回忆着裂风阵的布置之法,要布置裂风阵,需要在裂风口或者用灵石作为阵基,然后用其他材料作为阵旗等等,安装特定的位置摆放,激发之后,在一定区域形成阵阵裂风。裂风威力一般来说不是很大,当然,要是材料高级以及灵石足够的话,也可以布置出威力极强的裂风阵。

    然后刘一看着眼前的裂风阵,看着呼啸的裂风,总感觉无从下手。

    一般来说,布置出来的裂风阵都有一定的规律可寻。比如,刘一自己家里布置出来的裂风阵,此阵范围刚好笼罩着整个院子,开启之后,整个院子都裂风呼啸。但是,只要身处裂风阵中,仔细感受,还是能够发现,其实那些裂风都是有几处阵旗以及阵基出发出的,只是从那几个方向无差别无方向的发出,几个地方发出的裂风交错在一起,给人感觉起来杂乱无章,无从下手罢了,但是,只要仔细的话,还是能够找出几处阵旗以及阵基的存在,只要找到那几处,然后破坏那几处,那么阵法也就破除了。

    可是现在这里的裂风阵不是这样,不仅比刘一家里的裂风阵威力强大了许多,而且,刘一仔细感悟着,可是就是感受不到任何规律,好像全部都杂乱无章。

    刘一此刻正在仔细感悟着此裂风阵。

    可是刘一感觉似乎总个裂风阵所笼罩的区域,都发出无规则的裂风,好像不是从哪一个方向发出的,而且也不是一阵一阵发出的,整个阵法笼罩区域都在无时无刻的发出裂风。裂风无处不在。

    奇怪了,从刘一学习阵法以来,好像还没有见过这种情况,好像不管布置哪一种阵法,布置好后,激发阵法后,只要呆在阵法中,仔细感悟的话,都能找到一定规律,而不是杂乱无章,只有一些阵法太过玄奥,而阵中之人阵法知识跟不上,才没法找出规律,从而没法破阵。

    但是此阵不在此列。

    裂风阵本来就不是什么很高深的阵法,而且刘一自己本身就无比熟悉裂风阵,因此,只要是布置裂风阵,只要给刘一足够的时间,刘一在阵中不可能找不出规律,毕竟刘一对于裂风阵的知识的掌握,就已经足够他破裂风了。

    那么,这个杂乱无章的裂风阵肯定还有自己不了解的地方,而且就是那些自己不了解的地方导致裂风阵杂乱无章,无从下手。

    究竟是什么导致此裂风阵杂乱无章呢?刘一苦思着。

    且不说刘一对此裂风阵没有头绪,就是万事通也被此裂风阵搞得狼狈不已。

    本来,万事通修为比刘一更高,而且此裂风阵的威力也不是很大,威力只有练气八层威力的样子,对于万事通这个练气八层的修士来说,只要不是很长时间,只是支撑一会还是没有问题的,毕竟这个裂风阵的威力也就练气八层左右,只是它连绵不绝,而且万事通有被困其中,万事通才拿他没办法,不然,万事通还真没什么事,就算打不过也可以逃跑。不像刘一,面对练气八层威力的阵法的每一道攻击,都需要竭尽所能的抵挡,不然就有陨落的危险。

    但是现在,万事通不仅要将攻击自己的裂风给挡住,还要把攻向刘一的裂风给挡住,这就苦了万事通,毕竟,如果只有万事通一个人的话,就算有些裂风没有被挡住,还可以通过躲避,避开裂风,不一定要全部挡住,现在要帮刘一挡住,也就是说,不仅攻向刘一的裂风需要万事通全部都挡住,而且攻击自己的裂风至少也要挡住大部分,只是躲避少部分,而且躲避的范围不能太大,不然就无法保证攻向刘一的裂风被自己全部挡住。

    如果把裂风阵法比作一个练气八层的修士不知疲倦的没有间隙的攻击万事通的话,那么,在万事通帮刘一阻挡攻击后,就相当于至少三个练气八层的修士攻击万事通。

    所以本来能够坚持很长一段时间的万事通,在替刘一阻挡后,只是坚持了一小会,就已经狼狈不堪了。

    “刘老板,想到破阵之法没有,我快坚持不住了。”万事通道。

    “还没有,你把裂风留一点给我,把攻击我的留一半给我。”刘一道。

    由于分了一些给刘一,万事通也轻松了许多,不过万事通如今已经消耗很大,所以就算这样,他也坚持不了多久。

    一道道裂风向着刘一袭来,刘一仔细感悟着这些来袭的裂风,突然,刘一发现这些裂风似乎有一个地方更密集一点,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是刘一确实感受到了。

    “只有一个地方比其他地方更密集一点,这究竟是怎么一回是啊?”刘一一边阻挡裂风,一边想着。

    突然,一个不注意,刘一被一道裂风给砸个正着,顿时把刘一砸的皮开肉绽,狼狈不堪。

    “刘老板,没事吧?”万事通担心的问道。

    如今两人都陷入阵中,只有刘一懂阵法,要是刘一破不了阵法或者刘一有什么事的话,他万事通也一样出不了阵法,也一样永远留在此地。

    所以,万事通只希望刘一没有事,希望刘一能够想到破阵之法。

    “没事,你别忘了,我还有符篆没用,要是真的撑不住了,我还可以用符篆,只是我们此行比较危险,所以符篆尽量留在最后使用,不要轻易使用符篆罢了。”刘一道。

    “哦,是啊,看我急的都忘了符篆了,那么我们用符篆,能不能把这个阵法强行破开呢?”万事通道。

    “我看难,而且就算把大把的符篆用来破开此阵,你能保证后面就没有阵法了,要是有的话,那怎么办,所以不到最后关头或者实在没有办法,就不要用符篆。”刘一道。

    不过想到有符篆可以用,万事通还是稍微安心了一点,虽然符篆不一定能够破开此阵法,但是真的要把所有的符篆都用来破此阵的话,还真有可能破开,而且破开的可能性很大,只是那样的代价太大了。但是到时候为了保命的话,再大的代价也是值得的。

    “只有一点比较密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刘一认真的想着。

    刘一把自己所学的阵法知识都想了一遍,可就是没有那种情况是这样的。

    难道真的有人能够把阵法布置在一个点上不成?

    把阵法布置在一个点上?一个点上?

    一个点上。

    那不就是阵盘吗?只有阵盘才符合这种情况。

    其实,刘一也没有见过阵盘。只是布阵知识里面讲到过阵盘,但是讲的也不是很详细,所以刘一对于阵盘也不是很熟悉。

    只是按照刘一自己的理解,把一个阵盘丢出去,那么在阵盘周围肯定要更密集一点。其他地方肯定没有阵盘周围密集,那么,这还真的可能就是一个阵盘。

    毕竟,阵盘,就是把阵法刻制在一个圆盘上,然后,在圆盘的特定位置放置灵石,经过特殊方法激发阵盘中的阵法,那么就能激活阵盘,从而形成一个阵法。当然了,用阵盘布置阵法的具体效果如何那就不知道,以前的阵法知识也没有讲到这个。

    但是,刘一觉得,这应该就是一个阵盘。就算不是,刘一也要把他当做阵盘来试一试。

    当然了,如果这个阵法是靠阵盘来布置的,那么对于刘一来说,要破阵就简单多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