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刘一猜测出此阵是用阵盘布置出来的阵法,那么,刘一就觉得好办多了,至少不用像刚才那样无从下手了。

    “刘老板,怎么样,我快顶不住了,想好了破阵的方法没有?要是没有我们干脆用符篆破阵好了。”万事通急道。

    此时的万事通非常狼狈,身上不知道被裂风给袭击了多少次了,一身衣服也是残破不堪,宛如一个乞丐一般。更重要的是万事通经过这么久的消耗,此时体内法力没剩多少,要是再拖下去,也许还没用符篆,他就先撑不住。

    不仅仅万事通,其实刘一也好不到哪里去,毕竟随着时间的推移,万事通的消耗越来越大,他防御起来也是越来越吃力,以至于万事通能够防御的裂风也越来越少,留给刘一好防御的裂风也是越来越多。

    本来刘一就是修为不高,而且消耗很多,现在再加上需要防御的裂风越来越多,所以也就越来越吃力,比起万事通还更加狼狈不堪。

    “方法倒是想到一个,只是不知道行不行得通。”刘一道。

    “什么方法?”万事通道。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阵盘这个东西?”刘一道。

    “就是那种把阵法刻制在一个圆盘上,然后通过圆盘来布置阵法的阵盘?你怎么突然问这个?你不会说此阵是使用阵盘布置的吧。”万事通道。

    “还真被你猜中了,此阵还真是用阵盘布置的阵法。”刘一道。

    刘一没想到万事通还真的知道阵盘之事。

    其实现在很少人用阵盘布置阵法,至少刘一来的远木修真坊市后,从来没有听过远木修真坊市有谁用阵盘来布置阵法。甚至刘一对于阵盘方面的知识都不是很了解,就算梦小娇得到阵法知识的传承,那里有阵盘的知识以及制作之法,但是在那传承知识里,也指出一般制作阵法阵盘至少要在结丹之后才能够制作。也就是说,只有结丹期或者其上的修士,才有可能制作阵盘。

    而且,就现在来说,似乎整个青木城都没有人能够制作阵盘了,也就是说,阵盘的制作之法,在青木城已经失传了。

    想到这,刘一也是被吓一跳。既然此阵是用一个阵盘来布置阵法的,那么制作这个阵盘之人一定是结丹期以上的修为。

    如果这个阵盘的制作之人就是在此布置此阵之人的话,那么布置此阵之人也是一个结丹期修士。

    当然了,也有可能布置此阵之人只是在其他地方购买或者是长辈赠送的,那就另当别论。

    不过对于如此知识,万事通竟然能够知道,由此可见,万事通还真没有辱没他万事通之名。

    “我也是多看了一些历史记载,里面描述了一些阵盘知识,但是也是稍微描述而已,又没有具体的破阵之法。”万事通道。

    “其实,破阵之法倒是很简单,只要赶到阵盘处,拿出阵盘上的灵石或者破坏其中的灵石或者阵法就行了。”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只是你也知道,越往阵盘处,裂风攻击的越密集,同时威力也越大。”

    “这样的话,我们就应该慢慢的往阵盘处,不过我是感觉不出哪里裂风密集,我感觉到处都一样,连方向的没法辨别出来,更不知道阵盘在何处。你指出阵盘在何处,我们就往阵盘处走去。我在前面挡着,你跟在后面。”万事通道。

    就这样,万事通根据刘一的指引,慢慢的朝着阵盘之处走去。

    万事通挡住大部分裂风,留一小部分裂风给刘一,慢慢的朝着阵盘处靠近。呼呼呼呼,阵阵裂风袭来。终于,刘一他们顶不住了,于是刘一突然拿出两张防御符篆,分别往自己和万事通身上一贴,顿时,刘一和万事通身上就冒出一团透明罩,分别把两人罩住,那些裂风攻击在透明罩上,被透明罩挡住。

    “快点,那如意罩时间有限,挡不了多久。”刘一道。

    刘一和万事通一边利用法术攻击前面的裂风,一边急速往前走。有了如意罩,不用担心裂风砸在自己身上会出事,只要全力开路,全力前进就行,刘一他们的速度快多了。

    “如意罩?这是什么时候炼制的符篆?也没见你卖过啊?”万事通道。

    “其实,这是最近才炼制出来的符篆,还没有准备卖,毕竟我们自己也要留点防身,不可能把所有的符篆都拿去卖不是么?”刘一道。

    “没想到你们还有私藏啊,那么这个如意罩防御时间是多久?”万事通问道。

    “一般来说有一刻钟,但是其实主要还是看他受到的攻击,受到的攻击太强的话,防御的时间久更短,如果超过了他的极限,那么也许只能阻挡一次。”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快点,我们争取在一刻钟之内赶到阵盘处,取出阵盘,破去阵法。”

    其实,拿出这两张如意符,刘一还是很不舍得,毕竟这如意符刘一也没有多少,这是梦小娇最近才炼制出来的符篆,总共才炼制出了六张,在这就用掉两张,后面的路程更加危险,虽然刘一又很多符篆,但是都是以攻击符为主,毕竟攻击符炼制起来更容易,炼制的成本也更低,而防御符,其实很难炼制的。尤其是像如意罩这种能够防御一刻钟的符篆,刘一他们也就这六张,其他防御符篆都是能抵挡一次攻击,一次过后,就失去作用了。所以刘一格外珍惜这如意罩。要不是这是在裂风阵中,裂风的攻击是密密麻麻的,延续的时间很长,刘一也是舍不得拿出来用掉的。

    不过这效果还是很好的,尤其是这种防御这么久的符篆,使用后,刘一他们就可以全力前进,全力去破阵。

    很快,刘一就赶到了阵盘处,刘一看到整个阵盘被一层光罩笼罩,在光罩外围,一道道裂风无序的刮着,呼呼咆哮。

    万事通看到那个光罩里面没有裂风,就赶紧赶了过去,对着光罩冲去,准备冲进光罩里面去,可是,万事通去的快,回来的也快。

    只见万事通以极快的速度冲向光罩,然后,撞在光罩上,最后,被光罩反弹了会来,去的时候是什么速度,回来的时候也是以同样的速度回来。

    “这是怎么回事?”万事通道。这一撞,把万事通给撞愣了,还好有如意罩,所以也就没有受伤,只是样子比较狼狈罢了。

    “阵盘四周都布置了防御阵法,你这撞在防御阵法上,没有受伤已经很不错了。”刘一道。

    于是刘一赶紧过去把那个防御阵法给破了。毕竟这只是一个防御阵法,而且还是没有人主持的防御阵法,要破解还是很容易的。

    破了这个防御阵法后,刘一把阵盘取出,然后取出里面的灵石,最后,整个裂风阵就被破了。

    破除裂风阵后,刘一和万事通都送了一口气,同时他们也在戒备着,害怕自己等人又进入另一个阵法中。

    等了一会,刘一发现自己不在阵法中,刘一才有心情来大量这个地方。

    刘一发现自己和万事通已经处在一个山洞中,而且整个山洞简陋至极。

    先前的裂风阵与前面的幻阵都已经没有了,刘一知道,这个幻阵和裂风阵其实都是这个阵盘的效果,如今刘一把阵盘拿走了,这么这两个阵法自然就失去效用了。

    山洞中,一个老者盘膝而坐,闭目坐在前方,脑袋微垂,身体消瘦干枯,一看就知道已经圆寂了,只是由于被风干而把身体保留至今。

    在老者身前还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三个盒子以及一枚玉简。

    在山洞正中央还挂着一幅巨画,画中是一位老者的修炼图,但画中老者却不是眼前坐化之人。

    “刘老板,谢谢你,这次要不是你的话,我万事通可能就永远留在这里了,以后刘老板有事,尽管吩咐一声,我万事通全力以赴。”万事通道。

    “呵呵,万先生客气了,我们一起来的,相互照应是应该的,我想要是刘某有危险,万先生也一定会出手相救的。”刘一道。

    “不管怎样,还是要感谢刘老板的,万某的情况万某清楚,万某陷入阵法中,要是其他人肯定不会再踏入阵法中,而刘老板却毅然踏入,刘老板别说什么你是阵法师之类的话,其实当时你自己也没有把握能够破除此阵法对吧。”万事通道。

    “呵呵,那我就不矫情了,有事一定会找你的,到时你可不要怪我烦你。至于这阵法嘛,说句实话,我还真没想到它竟然是靠一个阵盘布置出来的两个阵法。不过这个阵盘我要了,你不会有意见吧。”刘一道。

    “哈哈,没意见,这个阵盘也只有在刘老板你那里才能发挥出它的全部作用,放在我那到是浪费。”万事通道。

    “那我就不客气了。”刘一道,接着刘一就把这个阵盘收起来了,刘一准备把这个阵盘拿回去,然后根据这个阵盘,能否制作出别的阵法阵盘。

    “哈哈,刘老板,我们该看看这山洞中有什么宝贝没有。”万事通道。

    “我们仔细看看不就知道。”刘一听后也是两眼放光,对于接下来的宝贝很是期待。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