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刘一两人出了山洞后,看了一眼,自己两人和其他人的差距还真远,最快的已经走完一半的路程了,自己两人还是一座山都没有走完,也就决定加快速度,争取早日赶上众人,早日探寻完那宫殿,然后大家早点回去。

    此遗迹秘境根本就不是什么筑基期前辈的坐化之地,而是由结丹期修士的传承,这点不仅刘一,其实其他人到了此时也能够猜到。

    首先从秘境的规模来说,筑基期秘境不可能有如此规模;其次从大家遇到的妖兽以及灵药的品质来说,筑基期秘境也是不可能有如此多的二级妖兽,以及如此品种多样和奇高品质的灵药;最后,前面开路的人虽然危险很多,但是也有不少人在开路时发现了不少筑基期修士留下的传承,毕竟有好运、有机缘的不只刘一一个,其中公开的很容易发现的筑基期修士留下的传承,就发现有好几处。

    刘一他们知道,如此秘境,要是时间久了,传出去了,别说远木修真坊市中的三宗,就算是青木城里的大宗门和城主都会派人来,所以自己等人只有在那些大势力还没有的到消息之前,就得到传承,然后走人。

    刘一和万事通出了山洞后,就以极快速度赶路,路途中不再专门寻找灵药了,只是刚好碰上,就顺手摘采,有麻烦就直接丢弃。

    对于刘一他们来说,其实现在所获得的好处就已经足够了。

    不过宫殿中的传承更加惊人,乃是结丹期巅峰修士留下的传承,太诱人了,所以刘一他们不想就此放弃。

    其实,对于刘一他们来说,现在就回去,这是最安全的,毕竟谁也不知道刘一他们获得了结丹初期修士的传承。

    练气期就获得结丹期修士的传承,已经是运气惊人,机缘通天了。

    不过不知道宫殿中有结丹期巅峰修士传承的话,也许刘一他们会直接走人,但是既然已经知道了宫殿里有结丹期巅峰修士的传承,别说刘一,我想就算每个修士都不愿放弃。

    至于危险嘛,只要是探索遗迹秘境,都存在危险,没有危险的秘境肯定没有修士想要的机缘。

    所以刘一他们也就拼一把了,其实刘一和万事通知道,自己两人获得宫殿里面的传承的几率不大,应该说是几率渺小。毕竟就是前面那些人的修为比刘一前面都强多,更别说后面也许还有三宗的高手会来,刘一相信,红远木他们已经把此地的消息传回了宗门,宗门肯定会派遣筑基期修士来的。所以刘一他们现在唯一的机会就是在三宗高手来之前,在红远木他们面前夺得传承。否则,宫殿里的传承就没有刘一他们的份了。

    “刘老板,我们真的要去夺那宫殿里的传承吗?”万事通道。

    “我是要去看看,万先生你呢?你要是不想去你就别去了,其实我们的到的传承已经很惊人了,关键还是没有人知道我们已经得到了传承,我们其实已经很满足了,可是不去宫殿看一看,我不甘心,所以我就去看一看,能不能夺得传承也无所谓。”刘一道。

    “恩,要是现在就这样回去,我也不甘心,毕竟已经知道宫殿里有传承,而且我们还获得了一把钥匙,也许我们还是有机会获得宫殿里的传承。”万事通道。

    不再去专门寻找灵药,只是一心赶路,很快就快要赶上前面的人了。

    “你们两个站住。”一个声音传入刘一耳中,接着刘一便看见六名修士把刘一两人围了起来。

    其中有两人练气七层修士,其他四人都是练气六层修士。

    “诸位,你们这是何意?”刘一道。刘一看着围住自己两人的六名修士,就知道这些人是准备打劫他们了,不过才练气六七层的修士,刘一还不放在眼里,更何况还有万事通这个练气八层的修士,又怎么可能是他们几个练气六七层的修士对付的了的。

    “我们讲话,哪里轮到你一个练气五层小辈插嘴了。”其中一个修士道,在他们看来要接他们话的也是万事通而已,刘一这个练气五层的修士哪有说话的权利,接着又看向万事通道:“赶紧把你们摘采的灵药拿出了。”

    显然,在他们眼里,刘一是没有资格和他们说话的。他们这些话都是对万事通说的。

    “你们在和我说话?”万事通道。

    “废话,不是你还有谁。赶紧把灵药拿出来,否则。”又有一个修士道。

    “否则怎样?你们不过是练气六层的小辈而已,有什么资格说话。”万事通道。

    “找死,既然你们找死那就不要我们了。”说着,他们就同时对着万事通出手。

    本来他们几个练气六七层的修士是不敢打劫万事通这个练气八层修士的,毕竟修为高一层,实力就强很多。

    不过他们走在后面,曾经看到刘一和万事通两人在后面摘采山脚下那些普通的灵药,他们以为万事通的本事很差,只是修为高点,要知道一些实力强的修士都走在前面,生怕自己会落后,好处都被别人夺去,而万事通却走在最后,那么他们肯定万事通只是修为高点,其实实力很差,所以不敢走在前面,只能走在后面,摘采一些别的修士看不上的普通灵药。

    当然了,要是万事通只是实力差,他们还不至于对万事通他们出手,他们看到万事通和刘一摘采了很多灵药,虽然多是一些普通灵药,但是数量很多,加起来卖也能卖很多灵石,甚至他们估算了一下,他们六个人的灵药价值加起来还不如万事通一个人多。这让他们心里很不平衡,我们六个人还没有你一个多,凭什么?要是你是有实力,在前面厮杀,获得比我们多,那没什么,但是你们就只是在后面捡便宜,没实力在前面厮杀,只是在后面摘采一些别人都看不上普通灵药,总价值就比我们几个人的灵药总价值还多,你让我们前面厮杀的人情何以堪。

    其实他们几人也是实力比较底下之人,只能在后面捡便宜,但是又不想离大家太远,从而错过一些机缘,所以也就使劲跟着众人往前走,这样摘采的灵药的品质也就不太高,数量又不是很多,所以看到万事通他们这样捡便宜,心里就来气。要是像刘一修为低,不敢和前面的修士抢夺资源,还可以说的过去,你万事通明明练气八层修为,竟然还如此在后面捡便宜,而且偏偏还摘采如此多的灵药,所以他们一商量就决定打劫了。

    至于刘一,他们根本就不放在眼里,一个练气五层的修士而已,而且还是如此年轻,能有什么实力。修为低下,年轻又没有经验,这种修士随手就能弄死。他们比较在意的是万事通,毕竟不管怎样,万事通都是练气八层的修士,就算万事通的实力比较低下,但是也是练气八层的修士,比起练气六七层的修士也不会差,只是他只有一个人,而自己有六个人,这才敢打劫万事通。要是只有一个人的话,哪怕万事通实力低下,也不是一个练气六七层的修士敢打劫的。

    可惜,他们错了,万事通可不是实力低下的练气八层修士,而是在练气八层修士中属于比较厉害的,况且练气八层修士又怎么是他们练气六七层的修士可以比拟的,更何况他们还是练气六七层修士中的垫底之人。

    这样的实力也敢像万事通出手?

    只见万事通随便抬手,几道法力打出去,就把他们几人的攻击给化解了。

    “前辈饶命!!前辈饶命!!!”六人马上求饶道。

    到了此时,他们哪还不知道这次踢打铁板上了。

    随便抬手,就把自己六人的攻击给化解了,这要是朝自己六人出手,还不是分分秒秒就把自己六人给解决掉。

    此时,除了求饶,还是求饶,至于逃跑,想都别想,跑的再快,也快不过人家抬手,也许自己刚开始逃,就被人家抬手给灭了。

    怎么那么倒霉,你是你一个练气八层修士,你不去前面抢夺资源,你在后面捡便宜,装实力低下干什么?你这样还让我们这些真正实力低下的人还怎么活啊?

    “饶命?我为啥要饶你们的命?”万事通道。

    “前辈,我们可以把我们的灵药全部给你。”

    “对,对,我们愿意把我们所有的灵药都给前辈。”

    “我把你们杀了,你们的灵药不都是我们的了。”万事通道。

    “啊,不要啊,前辈,我的父母还等着小的去照顾····”

    “是啊,前辈,晚辈还要照顾我那还未出生的儿子····”

    “哈哈,哈哈···还未出生的儿子啊。”刘一听到这里就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也太逗了,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也逗得人。

    “小兄弟,求你劝劝前辈,饶我们一命吧。”听到刘一发他们又开始像刘一求饶道。

    “要饶你们的命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们答应我的要求就行。”刘一道。

    “说吧,什么要求我们都答应。”刘一道。

    “其实我们要求也不多,就两点,只要答应我们两点,我们就饶你们不死。”刘一道。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