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一听到声音,转头望去,只见一群修士人从刘一他们身后走出来,慢慢的靠近刘一他们。

    出声的乃是他们一群修士中的一个年轻人,此年轻人穿着一身青衣,长发飘扬,龙行虎步,走在在这群修士的中间,被一群修士围拱着,显现出他的不凡,这一群人明显以此人为核心,乃是这群人的首领。

    “青柳?”刘一低语道。

    显然,在刚到遗迹秘境时,大家聚在一起攻破秘境的防御阵法之前,万事通为刘一介绍的几人中,就有此人,刘一记得此人叫做青柳,乃是松木宗附属宗门柳木宗的弟子,有着练气八层的修为,乃是柳木宗年轻一代的佼佼者。

    当时青柳站在松青身后,他的风头完全被松青盖住,就算万事通介绍他时,刘一也不是十分留意,只是稍微记住了此人而已。毕竟两人都是一袭青衣,而青柳又在松青面前压制自己,让自己尽量低调,所以很容易让人忽略他。现在离开了松青,刘一才发现,其实这青柳也是光彩照人,风姿卓绝之人,只是当时被松青的光芒所遮挡罢了。

    柳木宗虽然是松木宗的附属宗门,但是该宗门也是不容小视,其实,和松木宗一样,松木宗的附属宗门在炼丹上都有一手,从他们门宗走出来的弟子多是炼丹师,在炼丹一途颇有天赋,而且平常也是以炼丹为主。

    当然了,平时把精力都用在炼丹上面了,对于自身修为就难免有所怠慢。修炼速度自然就没有其他专门修炼的修士快,不过由于他们是炼丹师出身,可以炼制各种提升修为的丹药,所以也就不用担心修为提升比其他人慢,不过这种靠丹药来提升的修为,根基不是那么牢固,是药三分毒,一般像这种靠吸收丹药来提升修为的修士,体内都会积累一定的丹毒,还好,由于他们自己是炼丹师,所以丹毒的问题他们自己可以解决,所以也就没有什么服用大量丹药导致修为停止不前的现象。

    既然用丹药来提升修为没有什么副作用,那么他们自然就是用丹药来提升修为了,毕竟这样才能快速提升修为,从而让他们有时间来学习炼丹术,而不用分心去专门闭关修炼提升修为。

    所以松木宗及其附属宗门弟子大多是靠吃丹药来提升修为的,那么他们在综合实力自然也就不及其他宗门的同级修士,还好他们的丹药毕竟出名,也就没有人敢打他的主意,不仅不敢打他们的主意,还是有很多修士跟他们交好,以方便他们帮自己炼丹。

    但是这柳木宗却是个例外,柳木宗的宗门弟子个个除了炼制丹药外,还是个以实力著称的宗门,他们虽然炼丹术也是比较厉害,但是他们的宗门宗旨是,修炼为主,炼丹为辅。很多弟子修炼都是以自己的能力突破,很少同过服用丹药来突破,而且他们的弟子还经常外出历练,通过历练来提高实战能力。

    记得有次红木宗和杉木宗发生冲突,杉木宗仗着自己有妖兽辅助,战斗力强大,和松木宗发生战斗,希望在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就拿下整个松木宗,可惜,他们当时第一站就遇上了柳木宗,最后杉木宗还没有和松木宗打起来,他们的人就和柳木宗的人战斗到一起了,本来杉木宗以为柳木宗是松木宗的一个附属宗门,实力应该是小的可怜才是,谁知道那次交手,杉木宗并没有占到便宜,反而在柳木宗手上吃了大亏,从那以后,杉木宗也就取消了针对松木宗的计划,而柳木宗也就成那时开始就已经名闻整个远木修真坊市,使得柳木宗虽然宗门不大,弟子不多,但是战力却让其他宗门忌惮,从此其他宗门也不宗门招惹柳木宗,而柳木宗也成了松木宗的最强战力。当然了,松木宗对于柳木宗也是很照顾的,经常给柳木宗送一些资源,让柳木宗培养优秀弟子的更轻松一些,他们两宗关系比较密切,有时看起来和一宗的两个堂口之间的关系没什么分别。

    所以刘一看到青柳时,眉头微皱,毕竟刘一不愿和青柳发生冲突,不管是,现在刘一和万事通都没什么战斗力,刚刚经历战斗,还没有恢复,没有多少战斗力,还是,和青柳发生冲突后要面对整个柳木宗和松木宗,都不是刘一所愿意看到的。

    尤其是听到青柳所说的话,刘一便知道,自己虽然不愿和青柳发生冲突,但是那应该是不可避免的,除非刘一愿意放弃股本草和五花蛇。

    “各位,这五花蛇和灵草是我两的,你们还是去别处吧。”刘一道。

    虽然刘一认出了青柳,而且现在发现其实青柳也是一个比较棘手的人物,至少比自己之前想象的要棘手,但是这是刘一和万事通经过艰苦的战斗得来的胜利品,怎么可能这样想让呢。

    “找死,这东西我们柳少看的上那是给你们面子,还不快滚。”一个跟班道。

    “对,快滚,再不滚,就把命留下吧。”

    青柳还没有开口,那一群跟班就说个不停,一个个都想在青柳面前表现表现,以求给青柳留下好的印象。

    其实跟在青柳身边的那些人,除了柳木宗的弟子外,其他人都是一些花拳绣腿之人,没有什么实战能力,只知道跟在一旁呐喊助威罢了。

    不过刘一可以不在意其他人,但是青柳和其他柳木宗的弟子却是刘一不能不在意,别说刘一和万事通现在没多少战斗了,就算巅峰时期,刘一也不愿和青柳以及柳木宗的其他弟子战斗。

    “青柳师兄,我想以你们的实力也没有必要强我们这点东西吧。”刘一道。

    刘一没有理会其他人,直接对青柳说道,刘一虽然忌惮他们,但是并不是刘一就怕了他们,只是不想太多麻烦罢了,但是要是有人真的要拿走他们的东西,那肯定不可能的,别说青柳,就算是松青来也没用。

    “呵呵,看来你还没搞清楚状况,现在你们两个伤员,有资格和我们说话,其实他们说的没错,快滚,不然我要改变注意了,我不介意把你俩都留下。”青柳道。

    显然,刘一的话让青柳也不爽了,他本来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只是刚才看到五花蛇和灵草,心情好,没有理会刘一他们,没想到刘一他们不仅没有开溜,而且还开口要他们走开,不愿让出五花蛇和灵草。

    “就是啊,柳少,别和他废话,直接宰了他俩得了。”

    “是啊,柳少,你还是太善良了,要我的话,我什么也不是,直接宰了他们。”

    “小子,现在不用走了,直接自杀算了。”

    显然,听到青柳的话后,一群人都忍不住开口戏弄刘一他们了。

    希望现在好好表现表现,在青柳面前有个好印象。甚至有些人已经磨拳擦退,只待青柳一声命令,就马上动手了。

    “青柳师兄,与人方便,与己方便。这是我们付出了极大代价才杀死五花蛇的,这五花蛇和灵草都是我们的,我们不可能让出。”刘一语气坚定的道。

    “呵呵,你错了,这秘境里的东西是谁就实力,就是谁的,不是谁先来或者谁杀的就是谁的,现在我有实力,我说他们是我的就是我的,别说他们,就是你们两个的命都是我的了,我想我们杀了你后,你们身上的所有东西都是我的了。”青柳道。

    “就是,就是,还青柳师兄,谁跟你是师兄啊,别乱攀关系了。”

    “就是,就是,还不赶紧自己了断。”

    “我们出手都感觉手脏”

    小人物就是小人物的嘴脸,要不是刘一在抓紧时间疗伤,刘一肯定会先灭了这些嘴脸再说,毕竟再好的脾气,被人奚落也是会生气的,只不过现在刘一情况特殊,只能忍着,争取快点恢复,毕竟现在看来青柳是不打算放手了,那么自己和他们一战是免不了的了。

    “青柳,你可要考虑清楚,别到时偷鸡不成蚀把米,在这里有个闪失,影响后面的寻宝。到时就是得不偿失,可别后悔了。我们也不是软柿子,不是随便都可以捏拿的。”刘一道。

    被青柳和他身边的人气的,刘一也就不再委屈自己,师兄师兄的叫了。刘一也不是什么软柿子,想要他的五花蛇和灵草,肯定要付出代价的,刘一已经做好准备,大不了后面的传承他不要了,毕竟他们本来也没有什么希望得到宫殿里的传承,而且他们现在获得的传承已经让他们很满意了。

    其实刘一他们要是带走钥匙的话,那么宫殿里的传承其实谁也得不到,所以刘一在这和青柳他们斗并不是很吃亏,刘一相信,自己要逃走的话,他们几人还是拦不住的,只是好端端的,能不战斗还是不战斗的好。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恢复实力。

    “好,好,有勇气,竟然威胁起我来了,看来我青柳之名还是太小了,竟然被两个受重伤之人威胁,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让我得不偿失,怎么让我后悔。”青柳道。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