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柳本来在松青面前压制自己的光芒,那是因为松青不仅比自己实力更强,而且还是松木宗的佼佼者,自己要给松木宗的面子,不能因为自己影响到松青的光芒,毕竟自己和松青两人的喜欢一身青色,其实说起来已经撞色了,奈何两人都非常喜欢穿青衣,所以青柳只能在松青面前压制自己的光芒。

    谁不希望自己光芒万丈,光彩照人,但是谁让自己和松青撞色,只能牺牲自己成全松青了,这已经和憋屈了,让远木修真坊市的人有些看不起自己,尤其是敌对势力更是拿这件事来奚落自己,奈何对方有不怕自己,要是普通人敢这样说自己,自己一定一把捏死他。

    有时,青柳甚至都想自己是不是该换一身衣服,但是一想到这样会引来更多人的嘲笑,也就没有换了,大不了就当做没听见,而且还有很多亲近自己的人说自己是大度,青柳有时也自己安慰自己说自己大度,不跟一般人计较。

    但是,今天两个不知道哪里跑出来的修士太气人了,没有实力不说,而且还身受重伤,在如此情况下还敢威胁自己,太没把自己放在眼里了,老虎不发威,你还当我是病猫。

    要是人人都这样,那么自己还有什么脸面待在远木修真坊市呢。

    青柳越想越气。

    “你们两个,去把他们给我捉来,我倒要看看他们怎么让我后悔。”青柳指着两个跟班道,其实青柳也是觉得要是自己亲自向两个重伤之人动手,太丢人了,还不被人嘲笑啊,于是就叫两个跟班出手,在他看来,两个跟班出手足矣。

    两个跟班得到命令后,高兴的朝刘一和万事通抓来,在他们看来,青柳叫他们动手,那是看得起他们,他们终于有机会在青柳面前表现了。

    “藤捆术”,“擒拿手”。

    刘一听到两人一人喊出一声,然后,刘一就看到一条蔓藤朝刘一捆绑而来,而另一人则用手抓向万事通。

    看到蔓藤朝自己快速掠来,刘一就地打滚,堪堪躲过。哪知道蔓藤似乎不把自己捆绑誓不罢休,在刘一刚刚躲过时,转个弯,又朝刘一绕来。

    刘一就这样每一次都是堪堪躲过,险之又险,刘一还听到对方有人在嘲讽道:“真够丢脸,在地上滚来滚去。”

    “小黑,不要一下子抓住他,你可以先吓唬吓唬他,让他多滚几圈。”

    “是啊,刚才还耍威风,威胁起柳少来,现在知道后悔了吧。”

    “是啊,小黑,要是你一下子就把他捆住,就不好玩了,柳少,你认为呢?”

    “好吧,反正既然你们想玩,那就玩玩吧,我也不差这点时间,小子这就是不识好歹的结果,后悔了吧,可惜后悔也没有用了。”青柳道,接着又道:“你们谁想玩就去玩玩他吧,本少在这看着,你们使劲的玩,别给本少玩死了就行,本少可不想这么便宜他们。”

    其实,不仅刘一在小黑的蔓藤下狼狈无比,就是万事通也在另一位的双手间,疲于躲避。

    “叫你嚣张,叫你威胁柳少。”小**,接着蔓藤朝刘一的身上抽去,被蔓藤抽一下虽然不会断骨,但是,被抽的皮开肉绽,鲜血直流那是免不了的,而且由于是用蔓藤抽打,痛疼无比,痛的刘一直接嗷嗷叫。

    “小黑,注意点,别抽中要害,别抽死了,我们还要玩呢,还有不要搞得这么鲜血好,不好,要是流血死亡,那就不好玩了。”有人对小**。

    “哦,好的,下次注意的,不见血。”小**。

    然后,蔓藤就啪啪啪的在刘一身上响个不停。

    万事通也没好到哪里去,一开始,还往万事通的要害抓去,让万事通疲于躲避,后来,根本就不抓万事通了,而是用手使劲的打在万事通的身上,但是每一下都不往万事通的要害打,而是打在万事通最痛疼的地方,万事通尽量躲避,可还是免不了,时不时的被打中。

    “喂,你们两个打了这么久了,该换我们了。”有人不满道。

    “别急,才半刻钟,我还想玩一个时辰呢。”小**。

    “小黑,你别光顾着自己玩,你要玩一个时辰,那我们还不没得玩,我们还要那么多人没有玩呢。”有人道。

    “好吧,让我再玩几分钟,然后,我让给你们玩。”小**。

    啪啪啪,小黑用力的抽在刘一的身上,刘一使劲的躲避,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刘一躲避的速度越来越慢,被抽的次数也是越来越多,开始还是小黑抽四五下才抽中那么一下,现在抽两下就能抽中一下了。看到刘一的反抗程度越来越小,小黑抽的也越来越起劲,口中还哼着:“我让你躲,我让你躲。”

    “喂,小黑,小点力,别抽死了,要是抽死了,我们拿你来玩。”

    “喂,换人了,换人了。”

    于是,小黑就去休息了,换了一人来用脚踢刘一,刘一看到有人用脚来踢自己,连忙躲避,别说,还真的让刘一躲避过去了。

    “你敢躲,你敢躲。”那人咆哮道,然后用力使劲的朝刘一身上踢来,虽然用力很大,但是刘一发现他踢来的角度都避开了刘一的要害,显然怕刘一被他一不小心给踢死了。

    刘一虽然滚来滚去的躲避,但是,奈何滚动的速度有限,还是被踢的遍体鳞伤。

    刘一和万事通就被他们玩来玩去,一个个轮流着玩,这个脚踢,那个拳打,这个藤抽,那个棍打,总之,刘一和万事通被他们整的很惨很惨,看起来也很吓人的。

    “小子,这就是你得罪我们的下场,我们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小黑看着其他人在玩,自己只能在旁边过过嘴瘾了。

    其实,青柳在旁边看的也很爽,也很想去抽刘一几下,有放不下脸面,只能呆呆的看着其他人爽快,不过看着也是很解气的。

    尤其是这些年,自己由于和松青年龄差不多,又和松青都喜欢青色,专门穿着青衣,所以人们常说自己和松青乃是南区双青,听起来这是赞美,这是在肯定自己的天赋与能力。

    其实这也是人们在赞美他们,毕竟他们两人都是南区的佼佼者,别说南区,就算在整个远木修真坊市,在同龄的修士中,两人也是佼佼者。

    可是,人们在说南区双青时,都是先说松青怎么样的厉害,怎么样的有天赋,说完松青后,才说到自己,然而,在前面一说松青怎么样,再说自己怎么样,这一对比,青柳怎么都觉得别扭。

    是啊,松青是个个方面都比青柳强,但是青柳也不弱,其实只要不把他和松青放在一起,青柳还是很厉害的。

    可是放在一起,青柳就怎么都感觉在松青面前太不起头。

    尤其是人们在讲他俩的时候,青柳甚至都认为人们似乎为了讨好松青,故意把他和松青放在一起,以他来衬托松青的了不起,以羞辱他来成全松青。

    没办法,谁让自己天赋不如松青,实力不如松青,背景就更加不如松青。

    这些年,可把青柳给别坏了,可也没有找到泄气的地方,所以只能把一肚子气都放在修炼上去,修为也是直线上升,付出还是有回报的。

    可是自己修为上升了,别人的修为也不是停止不前,至少松青的修为也是提升的迅速,至少不比自己慢。这样一来,青柳还是被松青压一头。

    如今看到刘一这样的惨状,听着刘一他们嗷嗷惨叫,青柳觉得自己终于扬眉吐气了一回。

    “好,好,本少高兴,就这样踢他,记住别踢死了,对,就这样踢他。”青柳在一旁大叫着,再也没有了平常的冷静。

    那些人听到青柳的话,更加卖力的踢,大叫道:“叫你威胁柳少,叫你威胁柳少。”

    青柳听到这些人大喊,也上前去,一起喊着。

    本来青柳想踢几脚,但是青柳刚抬起脚来,就被一小黑看到了,小黑想机会终于来了,赶紧跑到青柳身边道:“柳少,别踢啊,这样污染你的脚了,要不让我代替你踢几脚。”

    青柳听道后,脸色一沉道:“好吧,那你替我踢几脚。”说完一脸郁闷的看着大家踢着刘一。

    小黑看到青柳脸色微沉,而且一脸郁闷,心想,肯定是他们这群人踢的不过起劲,使得柳少不高兴了,我必须使劲的踢,正好让柳少高兴一下。

    于是,小黑高声喊道:“让一让,你看看你们踢的,踢的柳少都不高兴了,现在柳少让我来踢几脚,都给我让一让。”

    青柳一听小黑的话,那个气啊,好你个小黑,我想踢几脚被你阻止,害的我不高兴,你到好,恶人先告状,说什么其实他人踢的不好,让自己不高兴,你还要不要脸啊。

    可惜这些话青柳也只能憋在心里了。谁让小黑误会了青柳,以为青柳是因为其他人踢的不好才想自己亲自上前去踢两脚呢。

    想到这些,青柳刚刚的好心情完全没了,于是沉声道:“好了,玩够了吧,玩够了就把他们两人给宰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