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刘一他了口气,终究还是让青柳给追上了。

    虽然,刘一并不是很怕被青柳追上,但是刘一还是希望青柳追不上自己,这样就可以免去和青柳战斗,毕竟战青柳的话,刘一也得付出不小的代价,在这危机重重的秘境里,有时哪怕一点小小的代价都可能导致陨落。

    看着前方拦路的青柳,刘一平静的道:“青柳,你的伤势快要发作了吧,你不赶紧疗伤,不怕伤势加重而意外陨落,却来追我,你真的以为你就吃定我了么?”

    青柳看着刘一被自己拦住竟然不害怕,还这样说话,怒笑道:“呵呵,胆子不小,不过本事太弱,你以为你能坚持到我伤势发作么?”

    刘一听到青柳这样说,依旧平静的道:“我坚持没坚持到你伤势发作是我的事,你认为你和我一战不付出的代价行吗?之后,你还能有几分战力?到时也许随便一个人或者以妖兽就可以要了你的命,不是么。”

    青柳听到刘一这样一说,也是一愣,确实,和刘一一战后,就算不陨落也是好不到哪里去,之前生气没想到这些,可是现在刘一说起,青柳也就自然想到了,毕竟青柳的身体情况他自己清楚,其实比刘一想象的要糟糕,正是因为伤势糟糕,青柳才想早点解决刘一,不能再让刘一逃下去,这才不惜代价的跑到刘一前面,拦住刘一去路,没想到刘一现在竟然点出来说,也就是说刘一看出了自己的情况,这让青柳心里越发不能平静。

    “代价么。就凭你还不配让我付出代价,至于宰了你之后,遇到妖兽或修士,这个更不用你担心,这里的妖兽早就被屠戮一空了,至于修士,那个修士敢得罪我青柳。”青柳硬气道。

    虽然青柳反应过来后,也意识到刘一所说的情况或许就是真实的情况,但是,在这时,绝对不能承认,必须硬气下去,否则没了气势,说不定连伤势都压不住,更不要说宰了刘一。

    刘一听到青柳这样说,其实也猜到青柳只是嘴硬,不然就不会一愣,而是直接朝自己出手了,于是又道:“没想到你这么想死,不过你死那是一定的,我可不陪你一起死,我还没活够呢。我给你个活命的机会,我们就此罢手,从此一刀两断如何?”

    突然,青柳的眉头一皱,随即又舒张开了,青柳知道自己的伤势没法再拖下去了,要是再拖下去,也许不用刘一出手,自己就该完了。同时,青柳也瞬间反应过来,刘一和他说这么多,就是在拖延时间,就是希望拖到他伤势发作,没想到还是着了刘一的道。

    “我怎么样不用你担心,我只知道你马上就没命了,和我说怎么多想拖延时间,可惜你想错了,我不会再给你机会了。”青柳道。

    既然已经发现着了刘一的道,那么就不能再拖下去,而快速解决掉刘一才是正道。

    刘一听到青柳的话后,知道没法再拖延下去了,被青柳发现了,刘一暗暗可惜,要是再拖延一会,说不定青柳就不用自己动手都完了,既然已经被青柳发现,没法拖延时间了,那么自己就该先出手才是,自己实力不如青柳,那么就该强占先机,否则,还真会像青柳说的那样,丢了性命。

    碰!

    刘一右脚狠狠的抖一下地面,土裂术,发动。

    只见以刘一为中心,周围土地开始裂开,同时发出阵阵波动,把裂开的土地震成粉碎,尘土飞扬。

    首当其中的青柳更是全身一震,噗嗤,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刘一出手的时机太好了,刚好是青柳说完最后一字后,就立刻发动攻击,不,应该说是刘一的攻击和青柳说最后一个字是同时的,只有这样,青柳才会在最后一个字刚说完,这边攻击就到了。

    土裂术威力虽然不是很强,但是它那种震动的效果却很明显,连土壤都能开裂,然后,被震动成粉末,在其上的青柳没有任何防御,又有伤在身,就更是没法抵挡这种震动。不过好在青柳是练气八层修为,对于危险的感知还是很强的,在震动刚刚传递过来时,就已经发现,然后运功抵挡,只不过,没有防备,匆促抵挡,再加有伤在身,所以还是没法完全抵挡住那种震动,虽然没有化成粉末,但也伤上加伤,大口喷血。

    在青柳大口吐血时,一个个火球又突兀的出现在青柳的周围,朝着青柳猛砸而去。显然,一个土裂术虽然让青柳受伤,但是刘一觉得还是不够,既然强占到了先机,就该穷追猛打,而且要在青柳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狠狠的打。

    青柳喷出的鲜血被一个个火球烧干,看着一个个火球砸来,青柳也顾不得伤势,一边喷血,一边用手中的枪击落一个个火球。

    可惜,这次青柳照样大意了。在青柳用枪攻击飞砸而来的火球时,一道道水柱又朝青柳猛射而来。

    碰!

    青柳被一个火球砸中,衣服着火,身上一片漆黑,青柳赶紧扑灭身上的火,虽然火被及时扑灭了,但是身上还是传来火辣辣的痛,甚至还有阵阵烧焦的味道传来。

    可恶!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青柳心中想到。于是,青柳不顾伤势,朝着刘一猛冲而去,看着青柳冲来,刘一一边后退,一边左手火球,右手水柱,朝青柳猛砸。

    嗤嗤!!

    青柳一个不注意,身上又被一道水柱给击中,先前火球击伤,身上还火辣辣的痛,伤口还是温度很高,现在又被水柱击中,这被水一浇,温度猛降,给青柳来个冷热交替,身上还嗤嗤作响。

    噗嗤!

    青柳又是一口鲜血直喷,这青柳还真是倒霉,要不是有伤就来追击刘一,要不是淬不及防,又被刘一的土裂术给伤,然后让刘一的火球、水柱压着打,青柳也不至于空有一身练气八层的修为,空有一套凌厉诡变的枪法,以及空有一把中品法器,却是无法发挥出一丝的威力。

    枪竟然只能用来当防御武器,枪法无法施展,八层修为还来不及展示,就已经伤痕累累,垂死挣扎,鲜血直喷,旧伤复发,新伤严重。

    此时,青柳知道自己一个人来追击刘一确实孟浪了,有些后悔,也许这次真的会丧命于此,不过,既然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后悔也没什么用处了。

    青柳一直在坚持,在坚持一击的机会,青柳相信,只要给自己一个机会,只要有一击的机会,那么就算自己陨落,刘一也一定不好过。

    不过,刘一攻击的太猛了,虽然攻击的法术都是一些基础法术,但奈何这些法术简单易发,而且还不怎么消耗法力,几乎是瞬发,不像一些威力大的法术,需要酝酿时间才能发出,而且不能连续发出,但基础法术就不同了,它可以连续发出,这不,青柳就被刘一的火球和水柱猛砸个不停,连靠近刘一的机会的没有,一直都是忙于抵挡这些基础法术。

    随着时间的推移,青柳的情况越来越不妙了,防御久了,肯定有失手的时候,更何况,青柳现在的防御还不算厉害,还是时不时有些攻击,攻击在了青柳的身上,在时间的流逝中,青柳原本的伤势越来越重,同时,新伤也越来越多,虽然这些火球水柱造成的伤害没什么厉害,但那是一两道时,要是数量多了,也是很严重的。

    现在的青柳,就像一个活靶子,给刘一练习火球术和水柱的活靶子,在刘一面前任由刘一用火球、水柱猛砸。

    “住手,小子,快点住手,我们谈谈。”青柳道,没办法,形势逼人,不得不服软。

    可惜,刘一好不容易把青柳给压着打,怎么可能住手,要是一住手,给了青柳缓解的机会,然后青柳再出手,自己可没办法再压着青柳打了。所以任由青柳喊住手,刘一就是充耳不闻,继续全力出手,不给青柳任何反击的机会。

    “住手,小子,快点住手,只要你住手,我们的恩怨一笔勾销,我青柳说到做到。”青柳急道。

    青柳可不想这样死去,要是这样死去多憋屈啊,更何况要死也要来个垫背的,所以他使劲叫刘一住手,只要刘一住手,他就有机会出手,哪怕只是一次出手机会,但是对他来说就已经足够了,别说刘一住手,只要刘一一顿,他就可以出手,这样,也许,他就可以拉刘一一起去死,毕竟他现在的情况很糟糕,就算停手,回去之后也可能陨落,能拉个垫背的最好。

    可这是刘一好不容易营造的局面,肯定不可能住手了,不但不住手,刘一还加紧了攻击,从青柳的话语中可以听出,青柳快不行了,既然你快不行了,我自然得加把劲,快点解决你。

    所以,青柳等来的不是住手,是说更加猛烈的攻击。

    “小子,一起死吧。”青柳怒吼道,同时,青柳放弃了防御,任由刘一的攻击落在自己身上,朝刘一猛冲,然后抱住刘一。

    碰!

    青柳自爆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