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四和林东按照林东跟班的指路,找到跟班后,林东道:“人呢?”

    “不知道,寻灵鼠走到这就不走了,应该是藏在这里什么地方吧?”跟班道。

    “不知道你还说什么找到了,师弟,手下办事不利还请见谅。”林东对白四道。

    白四没理会林东,而是在附近仔细查看了起来,然后对林东道:“师兄,你看那是不是阵法?”

    “阵法?我看看,啊,还真是阵法,我还真大意了,一时没发现这个阵法,没想到这里有个阵法,而且还是个完美的阵法。”林东仔细看了看后,确定是阵法道。

    “怎么样,师兄有几分把握破除此阵?”白四问道。

    “不好说,我想你也看出了,此阵应该是裂风阵,可是和平常见到的裂风阵有些不同,具体哪里不同,我也说不上来,师弟看出哪里了吗?”林东道。

    “没有,此阵应该是裂风阵,只不过布置阵法的人,布置手法有些怪异,我也看不出此阵究竟怎么样布置的。”白四道。

    看了自能试阵,试出阵法的威能以及此阵是如何布置的,然后,再研究破阵之法。

    “你们两个,给我去闯阵。”白四指着两人道。

    那两个被点到的人自然不愿去,都看向林东,虽然林东之前就对他们说了,这次行动由白四指挥,大家必须认真执行白四的命令,但是,这白四明显要自己两人去送死,所以希望林东出来替他们说句话,林东看到他们望向自己,就打断他们的念想道:“你们听着,从现在开始,一切安排都听从白师弟的。谁要是不听从白师弟的命令,后果自负,我想白师弟的手段大家都有所了解,希望大家不要令人失望。”

    那两人见到林东也不愿替自己说,只好不情不愿的往阵法里走。

    当两人走入阵法时,刘一就感应到了,马上停止修炼,嘴角一瘪,自言自语道:“终于忍不住了,终于来了。”

    随即,刘一从打坐中站了起来,收起蒲团,对万事通道:“准备战斗。”

    “哈哈,他们刚到洞口我就知道了,不过看你在修炼,也就没有叫醒你,我想等他们破阵之后再叫醒你,没想到他们一闯阵,你就修炼完了。”万事通。

    “呵呵,那是我布置的阵法,他们一入阵我就知道了,走我们去会会他们。”刘一道。

    于是刘一和万事通走到洞口,看见洞外的林东他们。

    洞外,林东和白四站在阵法之外,他们身后,站在一群练气六七层修为的修士,同时,阵法中还有两个修士在闯阵。

    “阵势到蛮大的。要是他们一起攻击阵法,阵法还真的承受不住他们的攻击,到时被他们攻破了阵法,我们两人要应付这么多人,还是很危险的,只是现在他们以为凭借两个练气六层修士就想破我的裂风阵,未免太异想天开了。”刘一对身边的万事通道。

    “别小看他们。你看,林东身边的那人,那是白四,是个阴险的家伙,没想到林东把他找来了。”万事通道,接着又道:“我想他们让那两个练气六层修为的修士来闯阵并不是要他们闯过此阵,而是让他们两人来试阵,他两人被他们抛弃了。不过真要是被他们试出此阵,然后破阵的话,我们还真麻烦了。”

    “还真没人性,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我去会会他们两个,看看能不能策反他们。”刘一道。

    两个试阵之人进入阵法后,面对一道道裂风的攻击,狼狈的抵挡着,只是希望林东他们快点找到破阵之法,快点破阵。

    突然,裂风阵中,出现了一道裂痕,此裂痕中没有裂风攻击,那两人赶紧过去。刚走过去,就看到刘一在那等着他们,他们看到刘一后,也是一惊,本来以为刘一已经身亡,没想到却在这看到了刘一。

    “怎么可能?你怎么没事?”两人惊呼道。

    “我怎么就非要有事,我就不能没事么。”刘一道。

    “误会,误会。刘道友,我们不是这个意思,我们...”两人还没说完,刘一就打断他们的话道:“现在,我给你们两个选择,要么臣服我,要么我灭了你们。”

    “不行啊,我们不能背叛东哥,刘道友,看招。”两人向着刘一出招道。

    突然,刘一的身影消失,两人又置身在阵法中,一道道裂风向他们袭来。他们狼狈的躲避着裂风,没一会,就已经伤痕累累。

    这时,刘一的声音传进了两人的耳里:“两位道友对于我刚才的提议考虑的如何,要知道,你们都已经被林东放弃了,你们怎么还想着替他出力啊。”

    两人听到刘一说林东放弃了他,一阵沉默,其实进来时,他们就已经知道林东放弃了他们,要用他们的命来换取破阵的机会,但是,没办法,虽然不情愿,还得照着去做。

    “其实,我们也不愿意当炮灰啊,但是没办法,这次下命令的是白四,要是我们抗命的话,不仅我们自己没法活下去,就连我们的亲人也要一并遭殃。我们也是没办法。”两人道。

    “就是啊,要是只是我们个人的话,我们还可以拼一下,我们可以不在乎自己的命,可是我们不能拿亲人的命开玩笑。”两人道。

    “这个你们放心,这次只要你们能够臣服我,我们就一起灭了白四他们,这样你和你的家人都不会有事的。至于我们有没有这个实力,这个你们也可以放心,我能够灭了青柳,那么我就能够灭他们。”刘一道,接着又道:“我只是看你们也是被他们所逼,没办法才来破阵,看你们可怜,才给你指条路,可不是我非要你们帮忙才行,你们最好快点考虑,我好不容易发发善心,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给你们一分钟时间考虑。”

    一分钟后,刘一道:“考虑的怎样?”

    “我们想知你有多大的把握?”两人道。

    “不愿就算了,我好心给你条活路,你不要,那就准备死吧。”刘一道。

    “等等,刘道友,我们愿意臣服。”两人道。

    “那你们发誓吧,只要发誓,我就让你们进来。”刘一道。

    “只发誓?你不怕我们反悔?”两人道。

    “反悔?其实修真之人一般都比较相信誓言,而且,就是你反悔,到时白四他们没事,我想最倒霉的不是我,而是你们吧,我们要走,他们可是拦不住的,所以,我想现在开始你们应该比我们更加希望他们死亡才对。”刘一道。

    就这样,两人发誓之后,就跟着刘一来到了山洞里,两人看到万事通后,也大吃一惊,林东他们都以为万事通身受重伤,可是谁也没想到万事通居然没有受伤,不应该说是伤已经好了,等到林东他们破阵之后,发现万事通没有受伤,而且还多了一个刘一时,他们一定会大吃一惊,到时,气势肯定会降落到低点,到那时,他们怎么可能是刘一他们的对手,光想一想刘一能够让青柳自爆就让人心寒,还有谁敢向刘一出手呢?

    “好了,你们两准备一下,等下要是下一批来试阵的,就你去说服他们,让他们弃暗投明。要是不愿意的就让他在阵法里自生自灭吧。”刘一道。

    就这样,一连几批都被劝服了,慢慢的林东他们也发现了情况不对,因为他们派去试阵的人,一个比一个更快就消失在阵法中,都已经有一半的手下去试阵了,可是一点效果都没有,要说被阵法杀死也没什么,可这情况明显不是被阵法杀死,那么就一定有问题,在没解决这个问题之前,不能试阵了,不然就是把自己身边的都用完了也不能试出此阵。

    “师弟,好像有问题啊,这些试阵的人根本就没有试阵啊,他们不会投靠了万事通吧?”林东道。

    “他们敢?他们要是投靠了万事通,等回去后,我不仅要他们生不如死,而且,他们的亲人我也不放过。你们听清楚了?”白四道。

    “听清楚了。”众人道,虽然众人对于白四这样做不满,但是也不敢表露出来,要是表露出来,那么不仅自己要遭殃,还会连累亲人。

    这就是敢怒不敢言,他们或许对于白四有怨言,但是也不敢说出来,白四叫他们做什么,他们还得照做,其实他们还是挺羡慕那些闯阵的人,因为他们现在一定是跟在万事通身边,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敢于反叛白四他们,但是他们至少现在不用担心自己的生命了,毕竟白四他们要破阵的话,还是需要很久的。

    要是他们没有投靠万事通,也许他们已经丧命了,只是希望他们的亲人以后会没事,不要受他们牵连。

    在这些人胡思乱想之时,白四道:“你们一起出手攻击阵法。我看看这个阵法与一般的阵法有何不同。”

    于是,一群人一起向着阵法攻击。(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