阵法,对于懂阵法的人来说,能够找出阵法中的阵点,然后攻击阵点,只要击破阵点,那么这样自然也就被破。

    阵法,在没法找到其阵点或者没法破坏阵点时,一般就只有靠蛮力破阵,一力破万法,一力破万阵,任何一个阵法对于外力的攻击都有一个承受的极限,当外力攻击超过阵法承受的极限时,阵法也一样被破。

    当然了,阵法承受外力攻击的极限因布置阵法者的能力和布置阵法的器材等不同而不同,每个阵法的承受极限可能不同,但是大体来说,高等阵法比低级阵法所承受外力的极限要高。

    阵法运转需要能量支持,所以破阵其实还可以持续攻击阵法,消耗阵法需要的能量,能量消耗完了,阵法自然就破了。

    现在白四叫大家一起出手破阵,就是因为没有找出此阵法的阵点,没法直接攻击阵点,攻破阵点,所以希望所有人都出手,集合大家的攻击能够超过阵法的承受极限,而且,就算不能超过阵法的承受极限,这么多人攻击阵法,也能快速消耗阵法的能量,只要大家持续攻击,刘一他们肯定没有那么多能量来维持阵法的运行,只要能量用完时,阵法自然破了。

    碰,碰,碰。

    随着白四他们的攻击,整个阵法摇摇欲坠,看样子显然也是支持不了多久了。

    “快,快,阵法快破了,大家加把劲。”白四大喊道。

    大家听到白四说阵法快要破了,就更加卖力,使出自己的最大力量攻击阵法。

    洞内,刘一他们看到此情景,知道阵法快要破了,也是脸色一沉。

    “他们马上就要攻击破阵法了,我们怎么办?”显然,有些人担心白四他们杀进来,开始畏惧了。

    “他们破阵消耗了不少法力,就是阵破了,他们体内法力也已经消耗很大,而你们还没有消耗任何法力。等下破阵后,我对付白四,万先生对付林东,其他人就交给你们了,你们没问题吧?”刘一看着这些人道。

    其实,不用问,只要他们是真心臣服,愿意出力,肯定没问题,毕竟如今双方人数以及实力都差不多,只要刘一和万事通解决掉林东和白四,其他人自然不是问题。

    “没问题。”大家异口同声道。

    “我们可不可以劝劝其他人也投降?”有人问道。

    “可以,你们只要牵制这些人,不要干扰到我和万先生的战斗就行,至于其他那就随便了,如果你们能够把他人给劝降,那就最好不过了,毕竟我们也不是杀戮之辈,其实本人也很不喜欢杀戮,所以能够减少杀戮自然是好事,但是对于冥顽不灵之人,我希望各位不要心软才好。”刘一道。

    其实刘一知道,他们当中很多人还有朋友在外面,要是对自己的朋友下手,这些人还是有些不忍,更何况他们的朋友也是被逼出手,又不是自愿向刘一他们出手,甚至根本就不想出手,所以劝降他们还是有可能的。

    刘一的话语刚落,碰,一声,阵法被破。

    阵法刚破,刘一就听到从外面传来一声:“冲,大家一起冲进洞里,给我狠狠得攻击。”

    “各位,冲出去,记住,你们各自找到自己的对手,把白四和林东留给我们就行。”说完,刘一和万事通率先冲出去,然后找到目标,进行攻击。

    其他人也跟在刘一和万事通身后冲出山洞,找到各自的目标,进行攻击,一时间,大家混战在一起。

    “小子,不错,练气六层修为就敢找上我,胆子到蛮大的,不过一般这样的人都命不长。给你个机会,你自裁吧,我给你留个全尸。”白四道。

    显然,白四也没想到一个练气六层修为的修士竟敢主动找上自己,难道他以为凭他练气六层修为,还能够击败练气八层修为的自己不成?

    “练气八层修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又不是没有杀过。”刘一道。

    虽然青柳这个练气八层修士是在重伤的情况下,才被自己逼的自爆而亡,但是,那时自己才练气五层修为,现在练气六层修为了,对付练气八层修为的修士也更有底气了。

    “杀过练气八层修士,好大的口气,就不怕说大话,闪了舌头。小子,报上名来,我不杀无名之辈。”白四道。

    刚刚准备动手的白四,一听刘一杀过练气八层修为的修士,就放弃了攻击的打算,而是说说场面话,然后便开始打探刘一的身份了,打探刘一的底细了。

    不过也是,白四本来就是阴柔之人,做任何事情都小心翼翼,这也符合他的性格,不知道刘一杀过练气八层修士,把刘一当做普通的练气六层修士,直接出手杀了也就罢了,可是现在听到刘一说杀过练气八层修士,那么自然要好好打探一番,确认刘一说的是真是假。是假的就直接杀了,是真的那么自己就应该好好考虑考虑,至少要先想好自己的退路再说。

    “怎么?怕了?林东叫你来帮忙,没告诉你我是谁么?”刘一道,接着又道:“本人站不改名,坐不改姓,姓:刘,名:一,就是宰了青柳的刘一,林东不敢告诉你,怕你听到我后不敢来帮忙么?”

    “刘一?就是那个逼得青柳自爆的刘一?不可能?青柳都自爆了,你怎么还能活下来?”白四大惊道。

    同时,白四情不自禁的退了几步,然后眼珠乱转,显然在寻找逃跑的最佳路径,只要自己一有危险,那么立刻就逃走。

    眼睛不乱看还好,一看就吓一跳。

    一众跟班打的无精打采,甚至有些跟班根本就没有打,直接投降了,就算开打的那些人,大部分也是没有尽全力,只是做做样子,显然,这根本就不是在战斗,而是在练武一样,没有杀气的,边打边聊天,只有少数几个人杀的难分难舍。白四总算找到些安慰,这才像话,可是还没等白四来的及高兴,就听到几人的对话。

    “小黑,我投降,我们的恩怨以后再算如何。”

    “不行,小白,我们趁现在一决死战,分个生死,以前林东护着你,我不敢把你怎么样,现在没人护着你了,我一定要杀了你。”

    “小黄,不要那么拼命,以前你我之仇都是林东叫我做的,不关我的事,我跟你没仇,你要杀就去杀林东和白四,他们才是你的仇人。”

    “小四,别找借口了,今天无论如何,我都要杀了你。”

    听到这几人的对话,白四好悬没有晕过去,这是杀的难分难舍,是在生死搏杀,可是他们生死搏杀的原因是什么?是私仇,有私仇才那么拼命搏杀,要是没有仇来,早就投降了,不对,是已经投降了,只不过对方要报私仇,所以没有接受投降,是对方不在意己方的投降。

    这还怎么打,好像自己还没有开打,就已经必败无疑了,还好自己没有开打,要是自己已经开打了,那么自己就注意不到这种情况,要是没注意到这种情况,自己还傻傻的拼命,等到所有人都投降了,把自己包围起来自己才发现情况不妙,那么自己可能真的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了,难道自己真的要像青柳一样被逼的自爆?不对,青柳只是面对刘一一个人,最后还被逼的自爆,那么现在自己除了面对刘一外,还要面对这么多修士,有没有逃走的机会呢?不会没有吧?白四这样一想,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转头再看了一眼林东的情况,发现林东被万事通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只是在东躲西藏,看情况,林东似乎在等待其他人去援助。

    “看什么?还等林东来援助你?他好像自保都有问题吧?在等着你去支援吧。”其实这种情况也是出乎刘一的预料,刘一也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没有战意,很多人被己方的人一劝,就放弃抵抗,直接投降了。虽说大家以前都是朋友,但是怎么说现在也是各为其主,怎么能这样就投降了呢?

    如今看来,他们也太失败了,连自己的跟班都不为自己出力,很多只是顾忌林东和白四的威势,所以开打也只是做做样子,并没有认真出手。

    “你看,大家都已经开打了,我看我们也开打吧,不然到时候他们都打完了,我们还没有动手就不好了。”刘一看着白四道。

    这时的白四确实不想打了,别说开打了,现在白四想的最多的是如何逃跑,还有要不要叫林东一起跑,还是趁现在大家都没有注意,自己独自逃跑。

    自己现在逃是肯定可以逃掉,但是叫上林东就不一定能够逃掉,亏你个林东,都快没命了,还不想着逃,那么拼命干嘛,有什么比小命重要。

    碰,碰,碰!

    一道道火球砸向白四,在白四没注意时,砸个正着。

    “在对战,还敢开小差,不砸你砸谁啊。”刘一嘀咕道,刘一可是一直在寻找出手机会,否则何必和白四说那么多呢。(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