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东,一个修仙天才就这样没了,说真的,大家还有些发愣,虽然很多秘境很危险,而且也很多天才在探险过程中死于秘境,那是死于秘境的危险当中,但是林东却是死于修士当中,一般散修死于他人,但是像那些门派弟子,一般很少死于他人,无论谁杀他们都要考虑到后果,要考虑到以后被他们门派追杀的后果。

    “怎么办?”

    大家经过短暂的兴奋过后,就要面对现实,现在林东被杀。

    “怎么办?”也不知道哪个家伙问出来的,不过当那个家伙问出怎么办后,整个现场出现了短暂的宁静,大家在也没有刚才的兴奋劲了。

    “是啊,怎么办?”

    大家都望向了刘一,毕竟刘一一开始要挟大家时,大家为了小命,也就没有仔细想想后果,只是想到只要解决掉了林东,解决掉了白四,大家就安全了,可是,现在想想,似乎没有那么简单,白四逃跑了,林东虽然解决掉了。可也意味着以后要面对林木宗的报复,大家真的能够逃脱林木宗的报复吗?

    “好了,大家不要担心,现在是在秘境里,在秘境里,随时都有危险,他们那些宗门弟子进来,就要有死亡的觉悟。现在大家要担心的还是在秘境中,白四给大家的威胁吧,毕竟被白四跑了。”刘一道。

    “你不是说有把握杀死白四吗?”有人怒道。

    “我说有把握杀死白四,那是在你们全力配合的情况下,你们自问,你们全力配合了吗?别说配合,只要他逃跑时,你们把他拦住就行了,可是你们没有,你们很多人都是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开。要是当然你们努力拦住白四,他逃得掉吗?”刘一道。

    “好了,我也不多说,现在白四跑了,很危险,所以我希望大家如果发现白四就给我们传信,到时我们把它灭了就行。至于宗门的报复,只要我们把白四宰了,那些宗门也不会知道,当然了,要是我们中有人忍不住,告诉了他们的宗门,告诉他们林东和白四的死因,自己找死,那就另当别论。”刘一接着又道,刘一还真怕他们有些人会把这件事说出去,要是这事传出去,那么不仅仅他们,就算刘一也得被追杀,虽然这件事迟早都要穿出去,但是最少他们那些人不说出去的话,至少不会那么快就传出去,只要不说马上就传出去,那对于刘一来说,就不是问题了,毕竟就算没有这事,刘一在出了秘境后,也得逃命,结丹修士的传承,可不是没有人心动,而是会令整个青木城的修士心动,别说其他人,就算青木城的那些大门派,甚至连青木城城主府,对于这结丹期修士的传承都有兴趣,毕竟城中大势力还没有结丹期修士,最高修为才筑基期后期,差一步就到结丹期了,据说修为最高的青木城城主,此时才结丹初期修为。

    所以,只要刘一在宫殿中获得传承,获得那结丹期传承,被泄露出去,那么刘一就将被青木城所以修士追杀,只是,他们在秘境中除了宫殿外的其他地方获得他们传承,别人或许不知道,没人知道,那么也就安全,但是,打那宫殿中传承的主义的人太多,一举一动都被大家关注着,只要有谁以后的了此宫殿的传承,肯定会被大家知道,想要隐瞒都不可能。

    因此,不管谁,只要夺得了宫殿中的传承,那么也就意味着出去后,要面临着整个青木城修士的追杀,尤其是要面对那些大宗门的追杀。

    既然刘一打了宫殿中传承的主义,那么就已经做好了出去后,被追杀的准备,所以对于击杀那些宗门弟子,刘一倒也没有什么心理负担,只是现在白四跑了,刘一怕他在秘境中搞些小动作,从而影响刘一去争取那宫殿中的传承。

    “我们肯定不会说出去,不过这件事大家都知道,想要隐瞒也隐瞒不了,哎!到时候只能搬到别处去了,远离远木城就是了。”有人叹息道。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要是他们没有臣服刘一,那么他们已经死亡了,现在臣服刘一,只是暂时还有性命,至于能否逃脱宗门的追杀,那只是出去以后的事了,而且刘一说的也不错,只要在秘境中小心白四,那么至少在秘境中就安全了,至于出去,那么多人,就算宗门要追杀自己,也未必第一个就算追杀自己,那么只要不是第一个追杀自己,那么自己就还有逃走的可能,更何况就算没有逃脱,至少还有那么多人作陪,也没什么好怕的。

    其实,这也是很正常,只要有伴,有人陪着自己,那么很多事情就不觉得害怕了,哪怕面对死亡,只要有人陪着死,那么死亡也不可怕。

    所以现在大家一想,也就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了。只要快点出去,快点逃走就行了。

    “是啊,只要快点出去,然后,早点跑出远木修真坊市就行了,大不了以后隐姓埋名的生活,只要这次获得了足够的资源,那么一切都值了。”有人道。

    “好了,既然这样,那么大家就散了吧,要出去的现在出去也行,不出去的,还想在这里多寻找些资源的,只要注意一下白四就行了,要是谁有白四的消息,就通知我,到时我去解决它,这样的话,至少在秘境中大家就不用担心害怕了。”刘一道,然后,刘一就把大家给打发走了。

    现在这里只剩下刘一和万事通了,刘一和万事通对视了一眼,刘一道:“我们怎么办?”

    “白四逃走了,是一个麻烦,但是至少在秘境中,我们就不用怕他,就怕他用一些小手段,到时候,也能给我们制造不少麻烦。”万事通道。

    “恩,我也是这样想,最好就能够在我们到达宫殿之前,把白四给找出,解决掉这个麻烦,不然对于我们争夺传承还真的很不利。”刘一道。

    “放心吧,在我们赶到宫殿之前,我就把他找出来。”万事通。

    万事通,可不是白叫的,既然叫万事通,那么他不仅在远木修真坊市消息灵通,就算在这秘境中,他的消息自然也是十分灵通,所以凭借万事通的能力,要在秘境中找到白四很真不是什么问题,主要是要快点找到白四,不能把时间拖得太久,要是拖得太久了,等那些宗门派人来了秘境,那么刘一他们就说获得了传承,也是没有机会逃走的,所以必须要快速,如果实在是找不到,那样只能算了,大不了再宫殿中注意一点,小心一点就行了。

    “只是我们还是要小心一点,白四这个人太阴险了,这次要不是他低估了我们,也许我们已经栽了。”刘一道。

    “是啊,这次太幸运了,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你还没事,都以为你死了,叫这么多人只是为了对付我一个人,还真的很小心。”万事通道。

    “何止小心,简直是小心的不能再小心了,毕竟他们以为你还没有恢复,对付你一个受重伤的人,还要出动如此多的人,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刘一道。

    “他们小心的还真没错,这次要不是多了一个你,而且我们伤好了,就我一个人的话,肯定不会是这个结果,更何况,你还是个阵法师,要不是有阵法,让阵法困住了一部分人,劝降了这一部分人,我们也许只能逃走,哪像现在这样轻松搞定。”万事通道。

    “我也没想到他们前后用了一半人来试阵。而且不仅那一半人投降了,其他人也是一副出工不出力样子,使得他们带人来和没带人一样,不,应该说他们还不如不带人来,要是不带人来,还不会影响气势,带人来还影响了气势,你看白四就知道,我根本就没怎么出手,他就逃跑了,要是没有带人来,白四肯定会第一时间出手,这样的话,我还真的不敢说一定能够胜他。”刘一道。

    “那倒是,要是没有那些人,至少林东想要逃跑的话,我们还是拦不住的,哪像现在这样,败了,还以为那些人是来救他的,连逃都没有逃,就已经丢了性命,倒是白四太果断了,如此早就施展秘术逃走,其实我想就算他没有施展秘术,只要他想要逃跑,也应该可以逃走的。”万事通道。

    “那是他太怕死了,看到我没事,他就想着青柳怎么没有逃?是不是我有什么手段,让青柳逃不走,所以白四一直都在防着这点,一直怕我有什么手段,让他逃跑都没有机会,现在也是趁大家都没注意,他就逃走了,连提醒林东都没有,生怕提醒林东会让我知道他想逃跑了,所以直到林东败了,林东也不知道白四早已逃跑了,这才以为大家是来救他的。”刘一道。

    现在刘一和万事通虽然担忧白四搞些小动作,给他们制造麻烦,但也没办法,只能小心防范了,然后尽快找出白四。(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