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消息了?

    书杨的跟班虽然低声跟书杨说,但是,在场的都是修士,听觉自然都是灵敏之人,要是他们传音刘一他们还听不到,还不知道,但是就这样说出来,就算你说的再小声,大家还是能够听到的。

    只是,刘一和万事通都好奇,有消息了,究竟是有什么消息了,虽然两人有了一定的猜测,但是,这只是猜测,还不确定不是么。

    “好了,有什么消息就直接说吧,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没有必要隐瞒他们。”书杨对着那跟班说道。

    “就是有那个消息了。”那跟班说道。

    “有哪个消息,我说小七子,你能不能说清楚一点,你没看到我现在很累吗,我没时间听你啰嗦,要是说不清楚就别说了,就你们,就算有什么消息,我估计也是大家都知道了,到时候,我只要找个人问一下就知道。”书杨不耐烦道。

    “就是有那个人的消息了。”小七子道。

    “哪个人啊,我说你说话能不能说清楚一点啊,这段时间你们说的人那么多,我哪知道你说的是哪个人啊。”书杨道。

    “就是那个叫林平的人啊。”小七子道。

    “林平?是哪个啊,我没听过,也不认识,你说那个林平怎么了,我要他消息干嘛?”书杨道。

    “杨少,那个林平就是那个的道钥匙的那个啊。”小七子道。

    “钥匙?哦你说有钥匙的消息了?那你直接说有钥匙的消息不就行了,我管他什么平不平的,我只要知道钥匙在哪就行了,好了,快说在哪?我们这就去。”书杨道。

    小七子看了眼刘一和万事通,就是支支吾吾,不肯说出在哪里。

    显然这个消息他不打算让刘一他们知道了。

    “你快说啊,看他们干嘛,他们知道就知道啊,不是说了他们是我的朋友啊。”书杨道。

    现在书杨好不容易有刘一他们不知道的消息,好不容易有消息了,怎么能不好好表现一下呢,更何况刚才还和刘一打的那么舒服,就算告诉刘一也没什么的,反正自己也打算和刘一一起去找那钥匙,那么跟本没有隐藏的必要了。

    “听说林平在小凹山上。”小七子道。

    “小凹山?我怎么没有听过?”书杨道。

    “这小凹山是西边区域的一座小山,其实这次大家为了找人的方便,把西边区域的所有小山都编排了一个名号,这小凹山就是其中一个。”说话的是万事通,万事通不愧为消息灵通之人,连这种编排小山的而一个名号都能够知道,刘一和万事通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刘一一直没有听过什么编排小山名号的事情,于是就吃惊的问道:“万先生,我们在一起,我也没有看见你单独出去过,你怎么就知道他们编排了小山名号,我没看见有人告诉你啊?”

    “这个是我的秘密,是我吃饭的东西,我可不能告诉你啊。”万事通道。

    “你看你,这么做情报的,万先生都已经知道了,你还遮遮掩掩的,而且,西边区域出现了编排小山名号这种事情,你们怎么不告诉我啊,要是我到了西边区域,连座小山名号都报不出来不是很丢人的啊,难怪我每次知道消息都比别人晚,原来是你们不告诉我?”书杨道。

    “杨少,不是啊,我们也是刚刚知道的,而且编排名号也是刚刚编排没有多久,你看那位先生不是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你们吗?”小七子道。

    “你的意思是说,这个消息真的大家都知道了,连万先生也是知道了?那么我还要你们的消息干什么,我直接问万先生不就得了?”书杨道。

    本来嘛,书杨听到跟班说有消息了,书杨很是高兴,终于有消息了,而且这个消息还是大家都不知道的消息,自己终于可以抬起头来说自己也是消息灵通之人了,至少现在刘一他们就不知道这个消息,所以他才叫跟班大声说出这个消息来,这可是自己特有的消息,别人可没有这个消息的。

    可没想到,这一转眼,这个消息又是所有人都知道的消息,原来自己又在这里傻傻的表演耍猴戏给大家看,不,是表演耍猴戏给刘一和万事通看。

    “杨少,不是我们不告诉你,是我们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你就跑了,我这不追了好久,现在才追到你吗。”小七子介绍道。

    “哦,你的意思是这个消息是我来这之前,你们就已经得到了消息,那么这么久过去了,难道那小子还在小凹山不走?看来你们给我的又是个没有用的消息。”书杨道。

    “不是啊,这个大家已经围住了那个林平,他现在应该走不出小凹山了。”小七子道。

    “那么久了,要是真的那个什么平被围住了,那么现在还不被人抢了,什么钥匙哪里能够留到现在啊,你们真是一群没用的废物。”书杨道。

    在书杨想来,这么多人把林平为在小凹山,那么现在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一定有人出手,而且那个林平实力又不是很强,那么钥匙肯定被别人抢走了,哪里能够留到现在,现在钥匙也许不知道到了谁的手里。

    所以现在要去也不是去小凹山,而且先打听清楚是谁抢走了钥匙,那个人又在哪里,自己等人只要找到那个抢走钥匙的人那里就行了,没有必要再找那个什么平的了。

    “杨道友,这个你可说错了,据我的来的消息,那个林平确实还在小凹山,而且大家也就确定他在小凹山,至于他究竟藏在小凹山哪里,现在还不知道,也就是说,现在大家还没有找到林平,林平还藏在小凹山某处。”万事通。

    “啊,万先生的意思是林平还在小凹山,还没走?”书杨道。

    “恩,是这样的。”万事通道。

    “那我们赶紧去吧,你看看,万先生办事和你们办事的差距,万先生就知道林平还在小凹山,你看看你,我问你林平还在不在小凹山,你却不知道,你这情报是怎么做的。”书杨道。

    在书杨看来,自己的跟班和万事通同样是做情报的,万事通就是站在这里也能知道远处的情报,而自己的跟班,从外面赶来这里,居然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就连那个什么平的这么久了,有没有走也不知道,你看看人家万事通,人家不仅知道那个什么平的还在小凹山,更知道那个什么平的藏在小凹山,还没有被人找出他来。都是做情报的,这么差距那么大啊。

    “刘师弟,我们一起去小凹山吧。”书杨开口道。

    “不了,你们人太多了,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我们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所以我两就不和你一起去了。”刘一道。

    “那就告辞。后会有期。”书杨道。

    “后会有期。”刘一道。

    在书杨走后,刘一问道:“万先生,你对小凹山知道多少?”

    “这个,我对小凹山知道的也不多,其实不仅仅我,其他人也是一样。小凹山原来只是很平常的一座小山,一开始我也奇怪不知道林平为什么会选择小凹山,不过现在过去那么久了,大家还是没有找到小凹山,那么说明小凹山还是有些名堂的,只是大家都对小凹山不熟悉罢了。”万事通道。

    “那你说小凹山会不会像我们那一样,也是有个阵法隐藏了林平的藏身之地,让大家找不到呢?”刘一道。

    “按理来说是有阵法的,可是现在有阵法师去了小凹山,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阵法,所以林平藏在阵法中的可能性很小。”万事通,接着万事通又道:“也许是那些阵法师的阵法水平太差,还没找到阵法也说不定,总之,现在还没有找到那个林平就是了。”

    其实也是,按理来说,一个平凡的小山,要藏一个人不容易,尤其还是那么多人都已经赶去了那里,那就更加藏不住了,所以应该是有阵法隐藏才对,但是一般阵法都有阵法波动,要是其他人或许发现不了阵法的这种波动,但是作为阵法师,阵法师对于阵法的波动很敏感,只要有阵法,阵法师或许会因为阵法水平太低,而不能破阵,但是发现还是能够发现阵法的,还没有听过连阵法师都发现不了的阵法,要是真的有那样的阵法,那么那个阵法的等级一定太高了,不然不可能瞒过阵法师的。

    “好了,现在有了消息,我们也赶过去吧,大家都还没找到也好,要是找出他来了,还不知道钥匙会被谁夺去,到时候,又不知道去哪里找呢。”刘一道。

    “说的也是,我们也正好去看看那个小山究竟有什么特殊之处,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定我们在那里有可以得到一些宝贝也说不定呢。”万事通道。

    “那就希望万事通乃是金口玉言,到时我们真的在小凹山有一定的收获,这样的话我对那宫殿的传承就更加期待了。”刘一道。

    于是,刘一和万事通也开始赶往小凹山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