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个头,你们来的好早啊。”万事通他们来到山脚下后,向着大个头打招呼道。

    “大个头,你们来的早啊,我们的合作继续不继续进行下去?”小明道。

    这次的队伍是大个头牵头组织起来的,所以刘一他们看到大个头到了后,就向大个头打招呼了,至于还要不要合作下去,这个就有待讨论了,毕竟一开始大家组队主要是为了在东边区域找到林平,如今林平已经确定在小凹山了,那么他们当时的约定也就无效了。

    “这个嘛,随便了,毕竟已经确定了林平就在小凹山,不过,如果要继续的话,好处分配方式就要改变一下了。”大个头道。

    “改变?你不想合作就明说,何必找什么理由呢?”小明怒道。

    小明看到大个头那么多人,要是改变分配方式的话,就算合作,小明他们也分不到多少,所以还不如不合作呢,因此小明怒道。

    其实,看到大个头旁边一堆人,也可以看出,大个头没有继续合作下去的想法了,毕竟当时讲好的是平分,可是,现在他们有实力了,就不想平分了,尤其是刘一,才练气六层修为,这要和他们练气七八层修为的修士平分,他们也会心里不舒服。

    不过听到大个头不想合作下去的想法,刘一心里可高兴了,刘一他们本来就在想等一下用什么理由拒绝继续合作下去,毕竟刘一他们确定他们那一伙人肯定有人是故意放出林平在小凹山的消息的人,只是不知道究竟是谁罢了,既然不知道是谁,那么还是没有必要合作下去了,不然的话,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在背后捅刘一他们一刀,只是没想到刘一他们还没有开口说不要合作下去了,大个头就已经先开口了,这正合刘一他们的心意。

    “那就散了吧,以后谁获得什么好处,就看各自的本事了。我们走,告辞。”万事通道。

    既然大家都没有合作下去的想法,那么再待在一起也没什么意思了,还不如大家分开,然后各自找值得信赖的人去合作好了,到时候上山就算起冲突了也不会吃亏。

    于是,刘一和万事通就带着黄明他们走开了,在山脚下另外找了一块地方站着。

    “老幺哥哥,你们怎么就散了呢?不是说小凹山可能有危险,所以大家都组队在一起的吗?”黄玲道。

    “呵呵,我们只是临时组建起来的队伍,当时其他人都去了东边区域,就剩下我们十几个人还在小凹山,没有去东边区域,后来,在小凹山找了一段时间,实在找不到林平的痕迹,就决定去东边区域找林平,可是东边区域又那么大,要找林平也不容易,所以才组队去找,当时分为四队,打算把东边区域分成四部份,每一队找一部分,不过后来还在路上,还没有到东边区域,就接到消息说林平在其他区域,这不我们又去其他区域找林平,最后,就听到林平在小凹山,于是又来小凹山了。来到小凹山后,合作之约自然就失效了,毕竟大家也不是很熟,在这大家都可以找各自熟悉的人合作,也就没有合作下去的必要了。”刘一听到黄玲问,就解释道。

    “这样啊,难怪你们都说假名字,是怕其他人事后找麻烦吧。”黄玲道。

    对于黄玲这个问题,刘一就没有回答了,反正她爱怎么想也随她想去。

    “好了,小玲,不要老是纠结在人家的名字上了。”钟月道。

    钟月看到黄玲总是扯到刘一他们的名字上去,而刘一他们又明显不想说真名,这样让刘一他们很尴尬,所以也就开口阻止黄玲继续问下去了,

    “知道了,月姐,以后保证不说了。”黄玲道,说完黄玲还做了个鬼脸,把大家都逗笑了。

    “小月,小玲,你们站在这里等我,我打探一些消息,看看林平在小凹山留下痕迹究竟是什么?还有为什么他们都在山脚下等着,没有上山去找林平?老王,她们两人就麻烦你们暂时照看一下。”黄明说道,说完,黄明就准备离开,去打探消息了。

    不过这也不怪黄明会去打探消息,毕竟刘一他们到了山脚下后,就是和大个头他们打了个招呼,然后就来到这里,站在这里等着,本来黄明还以为刘一他们选择站在这里后,会派人去打探消息,没想到他们到了这里后,就一直站在这里。

    黄明心想:“既然你们不去打探消息,那么我去打探消息好了。”

    “黄明师兄,不用去了,我们已经有这方面消息了。”刘一道。

    刘一听到黄明要去打探消息,自然就要阻止了,毕竟他让书杨他们在这小凹山附近等着,书杨在这打探到的消息,自然也会传递给刘一他们了,只是刘一没有告诉其他人,以至于黄明他们以为刘一他们没有这方面消息而已。

    “哦,你们有这些消息了,看来我是白担心了。”黄明道。

    于是,刘一就把从书杨那里得来的消息告诉了黄明他们。

    原来,林平在小凹山的消息,不知道是谁散布出来的,于是,有人听到这个消息后,急速赶来小凹山,离得近的人自然就先赶到了这里,然后就开始找林平的踪迹,开始也是没有找到,后来不知道怎么一回事,还在被人找到了林平的痕迹,本来他找到不要声张,自己默默的找林平就行了,谁知道那人找到林平的消息后,太兴奋了,于是高声喊道:“我找到林平的痕迹了。”

    这一喊,就把山上其他人也一并吸引过来了。看到大家过来,看着自己,想要从自己这里得到林平的踪迹,那人立刻就知道坏了,刚才不应该大声喊的,可惜,已经没有后悔药吃了。

    大家想要那人交代出林平的踪迹,他是怎么发现林平的踪迹的,那人在大家的注视下,不得已,只能老实交代了。

    原来他在小凹山的山腰某处的峭壁底发现了半个脚印,要知道,大家在山上走来走去,留下的脚印都是整个脚印,不可能留下半个脚印,而且这个脚印也很怪异,有一半露出来了,另一半则被峭壁挡住了,看到这个脚印,只要不是傻子,都明白,肯定有人往峭壁里面走入,可是,一个大活人怎么能够走入峭壁呢?很明显峭壁里面肯定有个通道了,不过,这个通道被石门挡住了,所以大家看不到罢了。只是,这个石门做的很隐蔽,而且石门和峭壁连接的没有缝隙,一般人是发现不了的。

    当然了,这主要是没有阵法的痕迹,要是有阵法的痕迹,那么就是被阵法隐藏了山洞,既然没有阵法的痕迹,山洞肯定是被石门堵住了,只是石门和石壁衔接的很好,所以大家没有发现石门罢了。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那人才高兴的一喊,可惜了,这一喊就喊出问题来了。

    大家一听那人一说,果然看见有半个脚印露出在石壁外面,这下不用说大家也知道林平就在这山洞里了,但是,石门和石壁衔接的太好了,根本就发现不了石门的大小,也就是说不知道这个石洞洞口是大还是小,究竟是谁去推开石门呢?这时,大家都想去推开石门,然后进去,可是人有那么多,谁都不愿意落后,所以最后也不知道谁提出来的,干脆等大家都到山脚下,等所有人都到齐了后,再选出人来推开石门,然后,在大家一起进去。

    这个决定听起来有些荒谬,但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大家还真的就遵守了这个决定,然后,山上的人开始跑下山,站在山脚下等,而其他后来的人看到山上的人都跑下山去,在山脚下等,那么他们后来者,自然也就愿意在山脚下等了。

    听了刘一的解释后,黄玲道:“那人真笨,发现了还喊什么?直接推开石门,进去就行了,这样谁也不会发现他,真是个笨蛋。”

    听到黄玲这话,刘一嘴巴一憋道:“你还真关心他啊,要是没有他这么一喊,我想我们就不会发现脚印,这样的话,我们说不定又要白跑一趟了。说起来,我们还要感谢他呢。”

    刘一虽然这样说,但是他还是和万事通对视了一眼。

    心里想到:“上次我们那么多人都在小凹山找林平。而且找了那么久,都没有发现,这次怎么就被那人发现了,那人是散布消息之人,故意喊出声?还是他也只是无意中发现了脚印忍不住喊出声了呢?”

    刘一清楚记得,他上次把整个小凹山都找了一遍,就是没有发现任何痕迹,这个峭壁他上次也看了一眼,但是没有脚印,这次的脚印来的却是有些蹊跷。

    不过,整件事就是很蹊跷了,那么这个脚印来的蹊跷也就没什么了,这样也就更加让刘一确定是有人故意透露出林平在小凹山来的,只是不知道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