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是人与生俱来的,并不只有女人才有好奇心,其实,每个人都有一颗好奇的心,只是女人相对八卦一点就是了。

    那么,石门后面是什么情况,就是在场的修士都很好奇,都想看一看,想知道里面究竟是什么情况。

    甚至,有好多修士在还没有见到里面的情况时,就已经开始在心里幻想着里面的情况了,每个人心中幻想的情况不一样,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幻想的情况。

    有句话叫做幻想是美好的,但现实却是残酷的。

    当大家看到里面的情况时,心中充满震撼,震惊的表情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只是听到一片的惊呼声:“啊,怎么会这样?怎么可能?怎么是这个样子?”

    显然,大家看到的现实情况和自己心中幻想的情况相差太大,大到让人无法相信。

    那么,究竟是看到了什么让大家如此吃惊呢?

    刘一认真的朝里面一看,原来里面根本不是刘一想象中的情景,在刘一想象中,里面应该是一个巨大的修炼洞府,就算不是几个房间的洞府,但是至少也是一个可以修炼的山洞。

    从这个山洞的规模来看,打造这个山洞的修士,还是花费了不少精力和钱财的,不说别的,就说刚开始进来那个石门,要把一个巨大的石门建造在石壁山,更重要的是石门和石壁相吻合,关上石门后,从外面看石壁,看不出石壁上有道石门,这要多精细的工作,才能建造的成功,还有,刚开始,石门一推就开,可是,后来又自动关闭,从这可以看出,这个石门还装有专门开启和关闭的机关,这一定花费不小,还有,那个山洞,七转八弯的,好远,挖个如此远的山洞,也是不容易的,再有就是,在山洞尽头,竟然还有一个石门,从众人开石门的难度就可以看出,这个石门建造的也不容易。

    既然,此地的主人愿意花如此代价来建造石门和山洞,那么按刘一的推算,此地主人也一定会花费很大的代价来建造洞府,所以,里面的应该是此地主人的修炼洞府,如果是的话,那么,里面也一定被建造的富丽堂皇,精妙绝伦才对。

    按照刘一的想法,推开此石门后,看到里面的情况应该是里面有个巨大的山洞空间,里面有此地主人在里面建造的修炼宫殿,就算没有宫殿,但是,修炼的房子、密室等肯定有,而且还被建造的很富丽堂皇。

    然而,刘一看到的是什么?

    刘一看到的是一个巨大的血池,没错,刘一看到的是里面有一个巨大的血池,血池里还盛满着鲜血。

    这一幕冲击太大了,如此巨大的血池,而且还是盛满的血池,无不冲击着刘一的心房。

    其实,何止刘一如此,其他人也一样,尤其是黄玲,那就更不要说了。

    “啊,啊,老幺哥哥,这是真的吗?我不是在做梦啊?好可怕啊。”黄玲惊呼道。

    看着里面只有一个巨大的血池,除此之外,再无他物,鲜红鲜红的鲜血,灌满整个血池,不仅如此,还可以看到,血池里面的鲜血还在冒着一个个气泡,一副热气腾腾的样子,很明显,这血池里面的鲜血还是热的,也就是说,里面的鲜血还是刚刚注入血池的。

    如此场景,别说黄玲是个女孩子,就是其他人,其实心底也是发颤,冷汗直流,有的甚至两腿开始打颤,脸色发白,说话都不利索了,几乎所有人都做好了,情况不对,立刻逃离的准备。

    “好了,小玲,别怕,有老幺哥哥在,别怕。”刘一道。

    刘一看到黄玲被这一幕吓得不轻,就立刻安慰黄玲,同时,拉着黄玲的手,发现黄玲的手都发凉,看来真的吓坏了。

    好在黄玲的小手被刘一拉住后,感受到刘一手上传来的温暖,心里的害怕也就慢慢的消失了。

    在被刘一手上的温暖驱散心里的害怕后,黄玲也终于鼓起勇气,再次看了一眼血池,看着眼前的血池,黄玲第一次感觉,这血池似乎也没那么害怕了。

    于是,黄玲拉着刘一的手,指着血池道:“老幺哥哥,那么大的血池是怎么装满的?”

    刘一被黄玲问的一愣,好奇黄玲怎么不害怕了,而且还在想着这个血池是怎么装满的。

    “小玲,你不害怕了?”刘一问道。

    “不害怕了,只要老幺哥哥拉着小玲的手,小玲就不害怕了。”小玲红着脸道。

    黄玲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感觉刘一拉着自己的那个手,好温暖,从上面传来阵阵热气,让的黄玲感到安全与温暖。

    “呵呵,小玲不怕了,那我就放心了。”刘一道。

    刘一也没想到黄玲这么快就不害怕了,要知道突然看见一个装满鲜血的血池,一般人都会感到恐惧,就算他们修士,看到如此大的血池被灌满了鲜血,也照样害怕。

    虽然,他们作为修士,杀人是很正常的事,在场的修士,基本上都杀过其他修士,大概也就只有那么几个没有。

    可是,这完全是两个概念,杀一两个修士,没什么,可是,如此大的血池,要多少人的鲜血才能灌满,至少得成百上千人才行。

    不过,黄玲的声音传来时,确实也驱散了不少修士心中的寒气,让大家不再害怕起来。

    甚至,有些人还尴尬的想到:“人家一个小女孩都不怕,自己一个大男人,竟然害怕了,真丢脸。”

    “老幺哥哥,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黄玲道。

    随着黄玲好奇的声音再次传来,大家心里终于不再害怕了,驱散了心中的寒气后,大家觉得,其实,这也没什么好害怕的,不就是一个血池吗。

    于是,在刘一还没有回答时,就有人抢先回答了黄玲。

    “小姑娘,你是问这血池是怎么灌满的吧,其实这个老夫知道,要是老夫没有猜错的话,这个血池里的鲜血应该就是刚才死的那些修士的鲜血。”有人道。

    其实,这人回答黄玲的问题,除了是感谢黄玲的声音驱散了他心里的寒气外,还是要让自己战胜自己的恐惧,在那人说出这句话之后,他就算侧地走出来说,不再害怕了,哪怕以后再见到如此场面,也不至于害怕了。

    “啊,这样啊,我们不是在山洞里战斗的吗?鲜血怎么会流到这里来?”黄玲道。

    是啊,山洞距离血池还是有点距离的,大家在山洞里战斗,就算有鲜血流出来,也是朝着地底流去,怎么可能流向血池呢?

    其实,不光黄玲好奇,就是其他人,也有好多人好奇,不过大家都没有问出声,只有黄玲天真,所以直接问出来了。

    大家一听黄玲问这个问题,都竖起耳朵来听,希望那人能够给出大家心目中想要的答案。

    “呵呵,这个,这个...”那人这个这个了半天,也没有“这个”出个所以然来,最后,只能尴尬的笑了笑。

    “这个应该就是大个头他们把我们吸引过来的目的吧,看来大个头他们早就来到这里了,只是想要鲜血灌满血池,这才放出消息说林平在小凹山,然后,把大家骗进山洞后,把大家击杀,只是,这次,没想到把自己的小命也搭进去了。”万事通接过那人的话语道。

    这个其实不用万事通说,大家也知道,大个头把大家骗来,就是为了用大家的鲜血灌满血池。

    只是,大个头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而且他们这么做有什么好处?如果没有好处的话,他们有何必如此费力的把大家骗来呢?只是可惜,大个头已经死了,究竟灌满血池后,有什么作用也不知道了。

    这次,在大家看来,大个头这次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而且还把自己给搭进去了,太不划算了。

    “只是鲜血怎么流到这里来了,我想那个在这里建造这个血池的人就已经在建造山洞时,就已经设计好了,那个山洞能够吸收死者的血液,然后让血液通过特殊的途径,流到这里来。当然了,只有具体怎么流的,我就不知道了。”万事通接着解释道。

    “是了,只有这样才解释的通,那么这个血池也就不是大个头他们建造的,他们只是偶尔来到这里发现的。那么大个头又怎么发现这个血池的用处的呢?”有人道。

    “这个,现在还不好说,要看看再说。”万事通道。

    没想到问题越来越复杂了,那个血池究竟有什么用?那个血池是谁建造的,大个头他们又是如何发现血池的用处等等。

    这一切的问题,都要查探以后才知道。

    “好了,大家仔细查探、查探,看看能不能有所发现。”万事通道。

    其实,不用万事通说,大家已经开始认真查探了,大家都希望找出这个血池的用处,毕竟,大个头花费如此精力去灌满血池,那么这个血池的作用肯定惊人,要是能够找出此血池的用处,自己等人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

    “谁?出来。”刘一大喝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