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眨眼之间就跑的没影的神秘人,刘一也是一脸愕然,没想到神秘人这么干脆,发觉不对,立马跑路。

    看来刘一猜对了,神秘人之所以能够重生,和这血池有很大的关系,具体有什么关系,刘一现在还不清楚,但是,从神秘人跑路的情况来看,血池是神秘人重生的必要条件,如今,血池没了,缺少了必要条件,那么,神秘人也就没法重生了,也就不敢再自爆了,既然他没法重生,实力又因施展自爆而下降,那么,神秘人就只有迅速离开,要是离开的慢了,被刘一他们反映过来,那么,他连逃走的机会也没有了。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神秘人既然明白自己已经不可能取胜了,那么,离开就是他唯一的选择,离开了,以后还有回来的一天,要是不离开,把命丢在这里,那么,自己将是一无所有,埋葬此地。

    “恩,老幺哥哥,他怎么就走了呢?”黄玲问道。

    黄玲看到刚才还盛气凌人的神秘人,在血池被毁的瞬间,就逃跑离去,有些不明白,就算神秘人认为自己不是老幺哥哥的对手,也不应该这么急着离开才对啊。

    “呵呵,那是因为他能够死而复生和恢复实力,都是靠血池里的血而已,现在,血池被毁,鲜血没了,神秘人没法死而复生,恢复力也大大下降,如果他死了,那就是真的死了,再也无法复生,你说他还敢留下来吗?”刘一道。

    “哦,这样啊,那就是说我们现在拦下他,宰了他,他就死了,没法复活了?”黄玲道。

    “是啊,问题是他跑的太快了,一转眼,就跑了,我们根本不知道他跑哪去了,怎么拦住他,怎么去宰了他啊?”刘一道。

    其实,刘一比黄玲更加明白,现在是留下神秘人的最佳时期,毕竟这时候,神秘人实力最低了,等过段时间,神秘人恢复实力的话,他不找刘一麻烦就很不错了。不过,神秘人也明白这点,所以才跑的这么干脆,一点都不停留,生怕停留之后,会被刘一他们留下,从而丢掉性命。

    在刘一和黄玲讲话间,其他人也反映过来了,那就是,神秘人逃跑了,这就意味着神秘人刚才只是在虚张声势,其实,根本就是纸老虎,一碰就碎,可惜刚才大家被他吓住了,以为他很厉害,以至于刚才大家很不要脸的选择放弃刘一,现在想想,感觉很尴尬,老脸都丢尽了。

    同时,他们也被刘一的手段给吓住了,毁掉血池,这是多么疯狂的想法,他还偏偏这样做了,而且还让他成功了,要是换一个人来的话,就算想要毁掉血池,也没有那能力去毁掉血池。

    还有,刘一拿出来的符篆,威力好强,或许,单张符篆,对他们的威胁不大,但是,像刚才那样丢出一叠符篆的话,在场的没几个能过抗的住。

    他们看向刘一的脸色都变了,刘一或许修为不是很高,但是,他那稀奇古怪的手段却让人防不胜防,畏惧不已。

    尤其是刚才,很多人都选择放弃刘一,虽然他们没有为了讨好神秘人而攻击刘一,但是,在刘一关键时刻放弃刘一,这就是背叛,这和朝刘一出手其实也没有很大区别,如今,神秘人走了,刘一会怎么做?当做没发生过,还是对他们出手?

    “刘先生,我道歉,刚才我做的不对。我道歉,这些灵药就当做补偿吧。”有人道,然后,拿出不少年份很高的灵药给刘一。

    有了人带头,其他人也纷纷向刘一道歉,并且拿出灵药作为赔偿。

    不过,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刘一虽然希望灵药越多越好,但是,刘一还是没有接受他们的灵药,在刘一看来,他已经有很多灵药了,多一点,少一点都无所谓,更何况,那些人也没做错什么,在那等威胁下,他们放弃刘一也是可以理解的,至少他们没有向刘一出手,那就不应该怪他们,所以刘一不会要他们的灵药,只是接受他们的道歉就行了。

    “你们的道歉我接受,灵药你们拿回去吧,我不能要,再说,在那种情况下,你们为自己的生命考虑,是可以理解的,我们的合作就到此为止,以后,各做各的就行了。”刘一道。

    “多谢刘先生宽宏大量,多谢了。”有人道。

    “刘先生真大度,多谢了。”有人道。

    对于他们来说,刘一能够不记恨他们就已经很不错了,没想到刘一不仅不记恨他们,连他们拿来道歉的灵药也没有要,这真的很大度。

    “好了,这件事就不用再提了,我们还有一件事没解决,解决掉这件事后,大家就回去吧。”刘一道。

    “刘先生,还有什么事,需要我们帮忙吗?你尽管说。”有人道。

    显然,他们以为可以离开了,没想到刘一说还有事,也不知道刘一说的是什么事情,不过刚才刘一没有收他们的灵药,那么,他们现在帮刘一做件事也是应该的。

    “我想,大家都已经知道那人是需要靠鲜血恢复实力的,现在他逃跑了,肯定是藏起来,偷偷的吸收鲜血来恢复实力。”刘一道。

    “这个我们知道啊,刘先生是要我们注意一下那人的行动吗?这个好办,回去后,我让人注意就是了,绝不让他继续吸收鲜血,从而恢复实力。”有人道。

    “他要吸收鲜血恢复实力,我们是无法阻止的,大家只要平时注意一下就行,也没有必要专门去找他,我要说的不是这个。”刘一道。

    刘一知道他们没弄明白自己的意思,他们以为刘一是叫他们回去后,在派人去找神秘人。让神秘人没有时间吸收鲜血,恢复实力。

    “那刘先生的意思是?”有人道。

    “我的意思是为了防止有人主动给那人提供鲜血,我们必须把被那人种下奴印的人留下,不然,回去后,种下奴印的人肯定会被那人控制,然后,为那人提供鲜血。”刘一道。

    说完,刘一就看向那些被神秘人种下奴印之人,大家看到刘一看向那些人,自然也就明白了刘一的意思,刘一要他们出手,把那些人宰了。

    其实,在刘一说完之后,大家都明白,要是不宰了那些人,那些人到时候一定会给神秘人提供鲜血,恢复实力,到时候,神秘人恢复了实力,倒霉的不仅仅是刘一一个,其实,在场的都要倒霉,所以,明白过来后,就算刘一不说,大家也会把那些人给宰了,一开始没那意思,只是因为没有想到这方面而已。

    瞬间,大家就把那些人围在中间,防止那些人逃跑。

    “你们不能这样啊,我们也是不得已才被那人种下奴印的,我们发誓,我们绝不给他提供鲜血。”那些人道。

    可惜,大家都不信,毕竟,那些人被种下了奴印,就算他们自己不想给神秘人提供鲜血,到时候,也会身不由己的给神秘人提供鲜血,所以,最稳妥的办法就算宰了那些人。

    在大家围住那些人后,确保那些人没法逃跑后,大家就全力出手,这次大家没有留手,也许是因为刘一没有要他们的灵药,他们觉得不好意思,所以才全力出手吧,不管那些人怎么如何求情,如何诉苦,大家都无动于衷,很快就把那些人给灭了。

    灭了那些人后,有人对刘一道:“刘先生,还有什么事情要我们做么,有的话尽管开口,没的话,我们就告辞了。”有人道。

    “没有了,大家就此告别吧。”刘一道。

    这样,大家就陆续出了山洞。

    “小玲,怎么了?”刘一看到黄玲有些不高兴,就出声问道。

    “那些人都坏死了,老幺哥哥为什么不要他们的灵药啊。”黄玲道。

    在黄玲看来,那些人那么坏,竟然在关键时刻放弃了刘一,那么刘一就应该没收他们的灵药,以此来惩罚他们的背叛之罪。

    “呵呵,好了小玲,别生气了,其实他们也有功劳的,要不是他们挡住了那人的那些奴隶,我也不可能逼得那人自爆,所以就当他们用功劳去抵挡那些灵药就行了,何必生气了。”刘一道。

    “恩,听老幺哥哥的就是了。”黄玲道。

    其实,听了刘一的话后,黄玲也是觉得刘一说的有道理,也就不生气了,她生气主要是气不过他们在关键时刻放弃刘一,不过现在刘一也没事,她也不好再计较了。

    “刘老大,你终于出来了。”突然,一个声音传来过来。

    刘一转头望去,看到一个人想着刘一走来,刘一好奇,这个人是谁?不认识啊,怎么好像是找自己的?

    “你是?”刘一道。

    对于来人,刘一还是很好奇,刘一可以肯定自己不认识他,那么他为什么找自己,还叫自己刘老大?

    “刘老大,我是扬老大的手下啊,扬老大叫我在这里等你。”那人道。

    “扬老大?”想了一会,刘一终于想起那个所谓的扬老大是谁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