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刘一他们听到这个声音时,脚步忍不住一顿,朝发声之人望去,发现来人竟然是王五他们,这太让人意外了,本来,刘一认为就算要赶来,赶来的人也该是红远木他们才是,现在怎么红远木他们没来,倒是王五他们来了。

    “哈哈,王五,你们怎么来了,夺了几把灵器?”刘一看到来人是王五后,开口道。

    “哈哈,刘一,你们几个的大名,在秘境中传的很神奇,我觉得还是跟在你们后面,才能有更大的收获,这不,刚来,就看到你们破开了传承之地的禁止,马上就能获得传承了。”王五道。

    原来在刘一他们离开时,王五就想离开,不过是在舍不得那些灵器,所以还是选择留下来争夺这灵器。

    不过,随着刘一夺走金刚圈,红远木他们联合后,王五就知道想要获得灵器是没有可能了,也就在那时,王五他们偷偷的离开了密库,甚至连红远木都没有发现王五离开了密库。

    其他人继续攻击红远木他们,而王五则带人直接朝传承之地赶来,不过,由于刘一他们有虎妖带路,速度比王五他快多了,所以刘一他们很快就赶到了这传承之地,不过,可惜的是,这里有个禁止,浪费了刘一一些时间,这才让王五他们赶上。

    “呵呵,你倒是很精明,不过,这个禁止是我们破开的,我们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破开那禁止,你们想要分一羹,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们准备付出什么代价,毕竟要是一点也不付出的话,是不可能的。”刘一道。

    虽然刘一也不想和王五他们分这传承,但是,既然他们赶到了,要是不让他们分一羹的话,也不太可能了,毕竟他们的实力也不弱,既然这样,还不如从他们那里得到一些好处。

    “刘一,这个你就说笑了,我们一直在争夺那灵器,后来你们走后,红远木他们三宗联手,共同阻挡大家,我们什么也没有夺得,只好来这里了,所以这个我们也没什么好东西给你,你看,我们不是说好了,传承的获得是各凭本事么,何必为了一点好处而伤了和气。”王五道。

    其实,王五在密库里获得了不少好东西,虽然先前,王五一直在和红远木他们争夺灵器,但是,后来,看到刘一他们在收集法器时,王五也立刻加入了法器的争夺,只是在法器争夺完毕后,才继续和红远木他们争夺灵器,至于法宝,那些争夺法宝的人实力都很强,尤其是后来,法器争夺完毕之后,又加入了很多修争夺法宝,所以在那时争夺法宝非常困难,甚至比争夺灵器还困难,而且法宝也没有灵器那么大的吸引力,所以王五又去争夺灵器了。

    直到后来,红远木他们三宗联手,王五知道灵器没有自己的份了,这才放弃灵器的争夺,接着就直接赶往这传承之地,连法宝的争夺都放弃了。

    王五知道,红远木他们三宗之所以联手,就是因为刘一他们来了这传承之地,他们想要尽快结束灵器的争夺,尽快赶来传承之地,这才联手,否则,他们三宗也不愿意联手的,既然这样,他王五干脆放弃了法宝的争夺,直接赶来这传承之地了。

    果然,刚赶到这里,就看到刘一他们已经推开大门,准备进入传承之地了,要是自己再来晚片刻,那么,刘一他们或许就真的获得传承,离开这里了,还好自己果断,没有舍不得这些法宝,不然真的晚了。

    “好吧,既然我们之前说好了,争夺传承各凭本事,那么我们就吃点亏,各凭本事吧。”刘一道。

    刘一向王五他们索要好处,但也并非一定要什么好处,只是表明一种态度,要是王五他们能够给点好处的话,那么,刘一也不介意和他们共享传承,要是他们不愿意给一点好处的话,表明他们想要独自占有传承,那么,就只能各凭本事,看谁能获得传承了。

    既然是要争夺传承,那么,刘一几立刻吩咐虎妖,要虎妖拦住王五他们,而刘一和万事通他们则进入里面夺取传承。

    不过,王五等人也不差,在刘一他们转身的瞬间,王五就凭借个人困住了虎妖,而其他跟王五一起来的人也跟着刘一他们进入了里面,和刘一他们在里面夺取传承。

    当然了,王五不是像红远木那样,拥有金刚圈或类似的法宝困住虎妖,而是王五拿出了一件极品法器,虽然是法器,但是,却能够提供王五的修为,让王五暂时相当于筑基期修士,虽然只是暂时的,而且时间也不太长,但是,对于争夺传承来说,已经足够了。他王五相信,只要他能拖住虎妖一会,其他人在刘一他们面前夺得传承是没有问题的。

    于是,就看到王五一人在外面和虎妖缠斗,而其他人则进入里面了。这样就出现了两处战圈。

    王五和虎妖都散发着属于筑基期才有的气势,也是战斗最为激励的地方。

    虎妖脾气暴躁,攻击刚猛,所有攻击都是大开大合,勇往直前,而王五由于靠法器提升上来的实力,不能长久,也希望能够快速结束战斗,毕竟他拖不起,拖得越久,对他也越不利,所以他也是全力攻击,希望能早点拿下虎妖,虽然他也知道这不太可能,但是,既然战斗了,那么就应该试一试,如果真的拿下了虎妖,那么,对于争夺这传承的把握又更大了一些,毕竟他也知道刘一他们不是一般人,和他们争夺传承,自己等人也未必能够占到便宜。

    所以,他和虎妖的战斗最为激烈,也最为精彩,最有看头了。

    老虎三招在虎妖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不管是扑,掀,还是剪,都展现的美轮美奂。俗话说,云从龙,风从虎,虎妖向王五扑来时,四周狂风骤起,呼啸而来,朝王五直奔而且,王五看到虎妖如此气势,本来打算硬抗虎妖的动作一顿,然后,立马由抗变闪,暂避虎妖锋芒,倒退数十步。

    然而,王五虽然避开了虎妖的一扑,但是,由于虎妖扑来的气势太大,狂风随行,王五还是被狂风吹得狼狈不堪,显然,他也没想到虎妖如此厉害,比他想象的要厉害,本来还想拿下虎妖,现在看来,只要能够缠住虎妖,就已经很不错了。

    虎妖一扑不中后,在王五狼狈不堪,还来不及调整时,又是一掀,看到虎妖这一掀,王五立马吓得亡魂大冒,不顾身份,倒在地上,就地滚了出去,虽然动作有些难看,也有些可耻,毕竟都是修仙之人了,还用这样的流氓招式,但是,好歹也算躲过了虎妖这一掀的动作,与小命相比,王五觉得再可耻也是值得。

    这就是妖兽的厉害吗?难怪大家都说同等级的修士不是妖兽的对手,看来确实如此,自己的筑基期实力虽然是通过法器得来的,不是正常修炼得来的,时间也很短,但是,至少自己此刻拥有筑基期的实力,可是,就算如此,还根本就不是虎妖的对手,虎妖只是两招,就把自己弄得狼狈不堪,险些丢了性命,后面的招式那还了得啊。

    虎妖可不知道王五心里的想法,在虎妖心里想的却是,这个练气期修士怎么拥有了筑基期修士才有的实力,而且就算筑基期修士也不容易躲开自己的攻击,这个练气期修士却躲开了,这让虎妖很生气,虎妖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紧接着,就见虎妖的尾巴一竖,朝着王五一剪,这一下,王五无论如何也是没法避开了,王五赶紧开启自己身上的几件防御法器,这些法器,都是他在密库之中得来的,虽然刚才王五说在密库没什么收获,但是,只有王五自己知道,他在密库的收获很大,他专门挑选了一些防御法器,然后进行抢夺,抢夺成功后,他就立刻炼化,炼化好了再去抢其他的法器,不像刘一他们,把法器抢到后,放在储物袋里。

    碰!

    一声巨响,虎妖的尾巴已经剪在了王五的身上,接着就听见王五身上传来咔咔的物体碎裂之声,原来王五开启的几件防御法器都被虎妖这一剪给剪碎裂了。

    还好,虽然几件法器报废了,但是,王五总算挡住了虎妖这一剪,也就是说,老虎三招已经被王五挡住了。

    王五在外面战斗凶险无比,但是刘一他们在里面战斗,却是与之相反,刘一他们在里面战斗的并不激烈,不,应该说他们根本就不像在战斗,他们只是在阻止对方获得传承而已。

    原来,刘一他们进入里面后,发现其实里面没有什么东西,只有一具尸体和他手上戴的一枚戒指,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这样一来,大家都知道,传承就在这戒指里面,于是,大家都争抢着戒指,可是,两方人马,谁也不愿意戒指被对方得去,所以,只要有一方出手,另一方肯定阻止,就这样,大家你阻止我来,我阻止你。(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