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刘一他们争夺之时,红远木他们也已经把几件灵器给收走了,他们收走了灵器后,松青对红远木道:“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不要管其他的,我们直接去传承之地。”红远木道,接着,红远木扫了一眼全场,发现王五的身影不见了,于是吃惊的道:“王五他们呢?”

    听到红远木的声音,松青他们也看了看全场,发现王五他们真的不在这里,于是,几人对视了一眼,瞬间就想到,王五他们肯定是趁他们在抢夺灵器的时候跑了,至于去了哪里,这个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去了传承之地。

    “他们应该是去了传承之地,我们也赶紧去吧,至于这些法宝,就算了吧。”松青道。

    “哼,他们把传承之地当成什么了,要是传承之地的传承有那么好拿,我早就去拿走了传承,哪里还会等到现在啊。”红远木道。

    显然,红远木也知道传承之地的传承不好拿,毕竟那个禁止不是那么容易破开的,这点作为宗门弟子的他最清楚了,就像他们红木宗,其实也有很多传承之地,不过这些传承之地的传承都不怎么样,他红远木还看不上,但就算如此,那些传承之地,还是有禁止守护,想要获得传承,必须要有令牌才行,否则,将被禁止挡住,没法进入里面获得传承,而这里的传承比他宗门的传承厉害多了,那么,那个守护禁止也肯定更加厉害,想要在短时间内破除是不可能的。

    当然了,红远木是不知道刘一是阵法师,禁止对于别人来说很难破除,但是对于刘一来说,却并不十分难以破除,其实,要是完整的禁止,刘一也没法破除,不过现在出现了漏洞,是个有缺陷的禁止,这对于阵法师来说,只要找出其缺陷,就可以破除,这样一来就简单多了,这也给了刘一破除禁止的机会。

    “话虽如此,但是,那个禁止现在肯定也是残缺不全,要是万一被他们破除,夺得了传承,那就不好了。”杉黑道。

    “放心吧,就算他们夺得了传承,也带不走的,这个传承注定是我们的。”红远木道。

    松青和杉黑对了一眼,不知道红远木哪里来的信心,就如此肯定刘一他们带不走,不过他们也没有问,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要是红远木愿意说的话,早就说出来了,既然他不愿意说,那么问了,也是白问,还不如不问的好。

    “好了,我们还是去看看吧,就算他们没法破除禁止,但是我们也不一定能够破除,说不定到时候还要用到他们的力量,所以我们要早点去,不然,去的晚了,他们看到没法破除禁止,认为我们也没法破除禁止,就此跑了,那么我们上哪里去找这样的帮手啊。”松青道。

    松青这话,红远木还是比较认同,毕竟他也没有把握自己有一定可以破除禁止,只是猜测这个禁止应该很难破除,但是,究竟有多难,他也不知道,是不是难到连他也无法破除,他就不知道了。

    “恩,是该赶紧去看看,要是他们离开了,我们又要多费一些力气了。”红远木道。

    显然,在红远木看来,就算刘一他们离开了,也只是认为禁止无法破除而离开,而不是获得传承,而后离开。

    这一点,红远木还真的猜错了,要不是王五他们的赶来,也许刘一他们已经获得传承,离开了秘境也说不定。

    可惜,王五的赶来,拖住了刘一他们,让刘一他们只是破除了禁止,到现在还没有获得传承,不然的话,红远木真的该后悔了。

    于是,红远木他们也放弃了法宝的争夺,赶往传承之地了,而其他修士,看到他们离开此地,不去争夺那些法宝,也是很开心的,毕竟红远木他们要是去争夺法宝的话,那么大部分法宝都会被红远木他们得去,只剩下少部分被他们得去,如今红远木他们离开了,这些法宝都属于他们的了,那么,他们获得法宝的机会就大多了。

    红远木他们正朝传承之地赶来,刘一他们却毫不知情,他们还在为防止对方获得传承而出手阻拦。

    “各位,我看我们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不如我们共享传承如何?”刘一道。

    虽然刘一不想和他们共享传承,但是,这样拖下去也不是办法,要是等红远木他们来了,那么传承也许就没有他们的份了,所以,如今共享传承才是最好的解决问题的方式。

    “这个可以啊,你让我们拿走戒指,然后我们复制一份传承给你们如此。”王五他们一方的人道。

    “这个不行,我信不过你们。要拿戒指也是我们那戒指,到时候我们会复制一份传承给你们。”林平开口道。

    林平在刘一还没来得及开口时,就已经抢先开口了,毕竟他一点都不信任王五他们一伙人,所以害怕刘一一时答应了他们,这才抢先开口,堵死了刘一答应的后路,这样一来,刘一就没法答应他们了。

    “哼,你不信任我们,我们还不信任你们呢?”刚才开口的那人道,接着那人又道:“要么就是我们拿戒指,然后,我们复制一份传承给你们,要么,我们就这样争夺下去。”

    “争夺就争夺,谁怕谁啊,就不知道王五在虎妖面前能够坚持多久。”林平道。

    显然,现在大家都不信任对方,也就没法共享传承了,大家只能等待,等待虎妖和王五之间的战斗,他们分出胜负后,才能决定传承的归属。

    他们在等待王五和虎妖之间的战斗,却不知道,王五在虎妖面前,苦不堪言,只能艰难的躲避,期待着他们快点得到传承,然后离开这里。

    猛虎三招,虽然只有三招,但是,就这三招,却让王五苦不堪言,狼狈不已。

    王五在抵挡虎妖的第三招后,就把身上的几件防御法器给报废了,这才抵挡住,不过也正因为这次的抵挡,让的王五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毕竟刚才王五有些大意,导致他在虎妖面前不堪一击,而虎妖却是一招比一招狠辣,而且,招式之间没有间隙,让王五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遭到下一招的攻击。

    在挡住了虎妖的第三招后,王五再次面对虎妖的三招,不过有了之前的经验,王五应付起来不像刚才那样狼狈了,不过虽然没有刚才那样狼狈,但是,王五也只能不停的躲避,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而且只要稍有一点放松,就会被虎妖逮到机会,攻击到王五,这时,王五又得浪费几件防御法器,这样才能抵挡下来,好在王五的法器还是比较多的。

    就这样,虎妖不停的攻击,而王五则在不停的躲避,不过,有道是马有失蹄,人有失脚,这么躲避下去,终究不是办法,更重要的是,虎妖是真正的筑基期妖兽,而王五却不是,只是暂时发挥出筑基期的实力,等到时间到了,他的实力又将跌落,甚至还不如先前,到那时,也许虎妖一吼,就能把王五给吼死。

    但是,现在的王五除了躲避外,再也想不出其它办法了,他只是期望里面传承的争夺已经有了结果,不管是好的结果还是坏的结果,至少来说,他能得到解脱,不用再面对虎妖的攻击。

    甚至,现在,王五都有些后悔,后悔刚才没有听从刘一的建议,共享传承,如果刚才听从了刘一的建议,那么现在自己也许已经得到传承,离开秘境了。

    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吃,他再后悔,也得面对现实,必须在虎妖的攻击下,坚持下来,只有坚持下来了,他才有活命的机会,现在,在虎妖的攻击下,除了躲避外,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了。

    更主要的是,王五感觉到自己的气势越来越弱了,也就是说,他的极限到了,再拖延下去,他的实力将会成直线下降,甚至下降到连练气八层的修士实力都不如,到那时,他可能连保命的手段都没了。

    “停,别打了,传承我不要了。”王五大喝起来。

    听到王五的大喝声,虎妖一顿,也没有继续攻击王五,只是用一对虎目盯着王五,似乎在警告他,叫他别耍花样。

    而王五则躺在地上大声的喘着气,显然,他的消耗太大了,大到他竟然不顾身份,躺在地上恢复。

    刘一他们听到王五的大喝声,脸色一喜,虎妖终于赢了,这样的话,传承就属于他们的了。

    这时,刘一看向对方,看到对方满眼不甘,显然没有料到王五竟然输了,而且还输的这么快,让他们有些措手不及,早知如此的话,他们刚才就该全力争夺传承,而不是在这等待。如今,他们就想争夺传承,也没法争夺了,毕竟,除了刘一他们外,还多了一只虎妖,那只虎妖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彻底击溃了他们的信心。

    不过,就在刘一把手伸向那枚戒指时,一个声音传来:“既然那传承你不要了,那就给我吧。”(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