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就在刘一把手伸向那枚戒指时,一个声音传来:“既然那传承你不要了,那就给我吧。”

    听到这个声音,刘一脸色一变,伸向那枚戒指的手不仅没有停下来,更是加快了速度,迅速把那枚戒指抓在手中,然后,对着万事通他们道:“走。”

    接着,就看到刘一迅速往外飞去。那是红远木的声音,刘一还是听出来了,只是没想到红远木他们来的这么快,必须赶快逃走,否则,被他们堵住了,自己等人未必就能逃走了,而且就算逃走,也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走?把戒指留下。”有人道,显然,刚才他们被王五的认输弄傻了,接着又传来红远木的声音,让他们大吃一惊,失去了该有的冷静,傻愣愣的站在那里,眼睁睁的看着刘一收取那枚戒指,直到刘一那句走,才把他们惊醒,等他们清醒过来后,发现戒指已经被刘一拿走了,而且,眼看刘一他们又要逃走,他们自然毫不客气的出手阻拦了。

    那人刚准备出手,突然发现自己没法集聚法力,认真一看,却发现自己的胸口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大洞,鲜血直冒,被人用武器从背后透胸而过,接着,那就倒在地上,到死都不明白自己是怎么被人透胸而死。

    其实,在刘一伸手摘那枚戒指时,林平就做好了防备,一直防备着有人偷袭刘一,不过,由于王五的认输以及红远木的声音传来,让大家乱了方寸,以至于没人偷袭刘一,林平自然也就懒得出手,直到刘一往外逃跑时,那些人才反应过来,准备动手攻击刘一,刚才出声之人,也是最先反应过来之人,在他出声之后,林平就感到不妙,果然,那人出声之后,马上就准攻击刘一,想用攻击来阻拦刘一,可惜,他的意图被林平发现了,林平趁他还没有来得及攻击,就给了他一个透胸穿,直接连他的心脏一起穿透了,那人自然死的不能再死了。

    其他人看到那突然出声之人,突然胸口冒血,接着倒地身亡,也是惊得一呆,尤其是最靠近那人的几人,连忙闪到一旁去,同时也把自己准备的攻击散去,立刻给自己加上防御,显然不想成为第二个被人穿胸而过之人。

    就在大家散去准备攻击刘一的法术,给自己加上防御的瞬间,刘一他们已经到了外面,一到外面,刘一就看到,看到虎妖正在和红远木他们对视,而王五则躺在地上休息,此时的虎妖看到红远木,双目通红,仇视的盯着红远木,显然,对于先前红远木用金刚圈困住他,被他记住了,现在可谓仇人相见,自然格外眼红。

    对于虎妖,红远木他们虽然人多,但还是比较忌惮,尤其是红远木,此时被虎妖双目通红的盯着,更是浑身不自在,生怕此时虎妖会不顾其他人的攻击,只是和他一人拼命。

    其实,其他人看到虎妖只是双目通红的盯着刘一,倒也放心了不少,只要没有被虎妖盯上,那么,自己应该就安全多了,至于红远木,虎妖能够拖住红远木那就更好了。

    “畜生,看什么看,想要再次被镇压吗?”红远木被虎妖盯得发毛,只好硬着头皮开口,以此来化解自己心中的不安。

    “吼!”

    虎妖大吼一声,就要朝红远木攻去,不过,就在这时,刘一的他们出现了,而且,刘一他们一出现,就跳到虎妖的背上,在大家吃惊的眼神中,对着虎妖道:“走。”

    虎妖听到刘一的声音后,双腿一登,顿时狂风大作,呼啸不已,带着刘一他们,夺路而逃。

    “这是什么情况?”众人十分不解,虎妖刚才不是要攻击红远木吗?怎么夺路而逃了?还有,刚才出来的那几人怎么跳上虎妖的背上了,虎妖不反抗吗?

    “不好了,传承被他们夺走了。”这时,从里面陆续飞出了几个修士,刚才他们被林平这一手给吓住了,没有阻拦刘一他们离开,在刘一他们离开后,他们才反应过来,于是,他们有飞了出来,准备再去阻拦刘一他们,可是看到刘一他们跳上虎妖的背上,被虎妖带着逃跑了,他们只好出声提醒大家,希望后来的人可以拦住刘一他们。

    “什么?你说什么?他们带着传承跑了?”这时,松青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冷静,而是直接抓住刚才出声之人的脖子问道。

    显然,松青根本就没想到有人得到传承跑了,刚才红远木不是说,传承之地有禁止吗?既然有禁止,他们怎么破开的,而且如此迅速就破开了禁止,夺走了传承?

    “咳咳,我,咳咳,我说,咳咳...”那人被松青抓的透不过起来,根本就没法说,而其他人也被松青给吓着了,也不敢插嘴,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

    “好了,松青,先放开他再说,这样子抓着他,还叫他怎么说啊。”杉黑道。

    松青听到这话,脸色一红,放开了那人道:“现在可以说怎么回事了吧。”

    显然,经过杉黑的提醒,松青也意识到自己做的太过了,这样抓住人家的脖子,别说人家没法说话,要是再不放开,也许人家的小命都丢了,还怎么回答自己啊。

    “就算他们把传承给夺走了,.....”那人把刘一他们夺走传承的经过都说了一遍。

    这时,松青才知道,原来刘一在他们来之前就已经破开了禁止,只是,那时刚好碰到王五他们,于是又和王五他们一番争夺,最终,王五不敌虎妖,而那传承就是在他们刚来到此地之时,被刘一他们夺走了,刘一他们之所以急着跳上虎妖背上,然后逃走,就是害怕有人抢夺他们的传承。

    “什么?你说就是刚刚逃走这些人夺走了传承?虎妖和他们是一伙的?我说他们怎么跑到虎妖背上,虎妖不仅不反抗,而且还带着他们逃跑呢?”松青吃惊的道。

    说完,立刻就要朝刘一他们追去,这时,红远木拉住了他道:“别急,他拿了传承,也是替我们拿,我们也省事,不用再去破那禁止了,不过,他们要逃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怎么?都到了这时,你还不急,还有,你有什么安排也一并说出来吧,别再藏掖着了。”松青不满道。

    “呵呵,我的安排?到时候就知道,现在还不能告诉你。”红远木道。

    “那我们怎么办?还去追他们吗?”这时,杉黑问道。

    其实,不仅松青好奇红远木的安排,其他人也很好奇红远木的安排,不过他不愿意说,那也没办法。

    “追,当然要追了,要是追上了,用不着我的安排,那就更好。”红远木道。

    “怎么追?他们已经跑远了。”杉黑问道。

    既然红远木有了安排,其实杉黑并不想追了,他还想去藏经阁看看,那里的功法虽然不如传承之地的,但是,相对于现在的他来说,那里的功法也是了不得的功法,更主要的是那里功法很多,也许能够找到一些合适自己的功法,毕竟只有合适自己的功法,才是最好的功法,而传承之地的功法,就算他获得了,到了最后还得上交,还不如自己找到一部合适自己的功法划算。

    “我们现在追去,同时,告诉还没有来到此地的师弟们,让他们注意他们,有了他们的消息就立刻告诉我们。”红远木道。

    于是,红远木他们又去追刘一他们了。

    至于地上的王五,现在可是没有人管他,就连和他一起来的那些人都没有管他,而是直接追着刘一他们去了。

    王五看着大家追去,满脸苦涩,这些人把自己丢在这里也罢,怎么还想着那传承,如今红远木他们的实力,远超他们,别说他们没法夺得那传承,就算他们夺得了传承,最后,还不要给红远木他们夺去,有何必凑那热闹呢。

    王五在此地休息了一会后,就独自离开了,不过他离开的方向不是刘一他们逃走的方向,他是朝着藏经阁去的,没有获得那传承,如果在藏经阁找到一些不错的功法也很不错。

    “还好逃出来了。”刚刚从红远木他们面前逃走,还真把刘一他们惊出了一身冷汗,他们生怕红远木会拦住他们,哪里想到红远木就这么看着他们离开,竟然没有出手拦住他们,这让他们送了一口气。

    其实,他们不知道,红远木以为其他人没法破除传承中的禁止,不知道他们夺得了那传承,以为刘一他们只是看到没法破除禁止,所以选择离开,而且虎妖又恰好和他们一起离开,这对于红远木来说,是求之不得的事情,毕竟被一只虎妖时刻盯着的感受是十分不好受的,那只虎妖离开后,红远木感觉自己好受多了,也就没有去阻拦他们离去,哪里想到他们带着传承离开了。

    “是逃出来了,不过也不能大意,他们很快就会反映过来,传承是被我们得了,到时候,他们肯定会追来的。”刘一道。

    “逃出来了?我看未必吧?”在刘一刚说完,一个声音就在刘一他们的前方响起,同时,刘一看到他们前方出现了一群人,挡住了他们的去路。(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