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出来了?我看未必吧?”在刘一刚说完,一个声音就在刘一他们的前方响起,同时,刘一看到他们前方出现了一群人,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这群人,其实刘一都见过,其中的白四,以前还差点死在了刘一的手上,而剩下的人则是上次跟在红远木身边的一些人,而他们的头领就是上次开口要刘一交出钥匙,刘一没有理他的那人。

    “怎么?红远木都不敢拦着我,你只不过是他身边的一条狗而已,还要拦着我不成?”刘一道。

    上次就是那小子开口要自己交出钥匙,以为自己有多厉害呢,上次有红远木在他身边,刘一没有拿他怎么样,没想到,如今,他又跳出来,拦住自己的去路,真是活腻了。

    这次没有红远木在他身边,刘一可不会像上次一样放过他,不然,他还以为自己怕了他,天天来烦自己,等下就算不了结他的生命,也要让他受到可怕的痛苦,让他以后见到自己就像老鼠见到猫一样,远远就躲开,不敢再靠近自己,不敢再给自己麻烦。

    看到白四在他的身边,刘一明白,其实他应该是被白四利用了,上次,应该就是白四的诡计,他才敢如此大胆。

    就那小子,看样子就不像是胆大之人,而且也不是什么聪明之人,如今敢几次针对刘一他们,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他被白四利用了,可惜他还不知道,以为自己多么厉害,不过,刘一也不管他是否被利用,总之,他要是把刘一惹火了,那么,刘一也绝不因为他是被人利用就手软的,毕竟,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小子,别得意,师兄没有拦着你们,是因为师兄不知道你们拿走了传承,如今师兄知道你们拿走了传承,正命令我等找你,我们也不知道去哪里找你们好,只能在这出口处等着,你果然来了,准备出了这个宫殿。”那人开口道。

    刘一真没想到有人会在这守株待兔的等着他,其实,他们早就在这等着刘一他们了,只不过,那时没有红远木的吩咐,他们偷偷的来,现在,得到红远木的命令,命令他们找刘一,所以,他就和白四光明正大的出现在这里,不过,如果不是他们早就来了这里,他们怎么可能有这么快就出现在这里,只不过这些刘一和红远木他们都不知道罢了,在刘一和红远木眼里,他们是奉命前来查找刘一,结果发现刘一出现在宫殿出口处。

    不过,这也不怪刘一,要知道,现在大家都在宫殿里寻找宝贝,寻找机缘,哪里会想到有人为了拦住自己,甘愿放弃这些机会,毕竟那时刘一他们还没有获得传承,要是现在获得了传承,有人在出口专门等他,那还说得过去。

    “呵呵,白四,上次让你逃走了,怎么?这次不逃了,打算把命留在这里不成?”刘一看着白四道。

    毕竟,几次都有白四在场,这让刘一很不舒服,感觉这些事情都是白四整出来的,刘一觉得,这次一定要白四好看。

    那人看到刘一不理他,生气道:“怎么?怕了,怕了就赶紧交出传承,免得到时候后悔。”

    刘一看都不看他,对着白四又道:“现在松青不要你了?准备做红远木的狗了?”

    “哼,别说那么多没用的,上次你让我逃走了,这次我一定把你留在这里,不让你逃走。”白四道。

    “看来你对上次的事情还是耿耿于怀啊,难怪那小狗上次朝我乱叫,原来是你搞的鬼,哦,这么说来,你们一直在这里等我,对了,你们是背着红远木出来的吧,很不错了,红远木的狗,却被你使用的团团转。”刘一道。

    看到白四的表情,刘一知道,他们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就是白四怂恿大家在这等着刘一,毕竟刘一进了宫殿,总要出来的,只要守住出口,就一定能够等到刘一他们出来,只是,他们也没想到刘一他们出来的这么快,而且,还得到了传承,红远木叫他们寻找刘一,其实,根本就不用寻找,他们已经看到刘一他们了。

    其实,白四还是很了不起的,毕竟能够让一伙人为了给自己报仇,而放弃寻找宝贝,放弃寻找机缘,这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别说这些没用的,这次你还是想着如何逃走再说吧,那传承,就算给我,我都不敢要,你们竟然想把它带走,真是胆大包天。”白四道。

    “呵呵,我们怎么逃走,这个你不用担心,你还是当心一下你自己吧,你认为红远木为什么放我们离开?是他好心?不可能吧?那么是什么?我想不用我说,你应该知道,红远木是忌惮我们的实力,这才让我们走的。”刘一道。

    白四他们人虽然多,但是实力都不怎么样,只需要虎妖稍微一出手就行了,甚至刘一他们都不用下虎背,虎妖就能够解决他们。

    “哼,少在这里危言耸听,这次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离开了,我们的账也该好好算算了。”白四道。

    “呵呵,你要是不出现在我面前,我还差点将你忘了,既然你想要好好算算我们之间的账,那正好,我们是该好好算算,上次大意,让你给逃走了,这次放心,绝对不会让你在逃走了。”刘一道。

    “呵呵,他就是被你们逼的不敢露面的白四?”林平道,接着,林平又道:“不怎么样嘛,不是说白四那小子鬼点子多,小动作多吗?”

    “哈哈,都是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这次的事情和上次我们戏耍红远木,不就是这小子弄出来的。”万事通接口道。

    凭借万事通的分析能力,只要通过几句话,就能判断处白四做过哪些小动作,不过这些计谋,在刘一他们看来都不怎么样,毕竟没什么威胁,只是比较烦人而已。

    “哦,原来只是像一只苍蝇一样,整日在耳边烦人啊,我还以为有什么了不得的计谋呢?那么大家都怕这家伙什么呢?”林平问道。

    “哈哈,当然是怕他的背景啊,人家可是宗门弟子的领军人物,一般人可惹不起,你还是小心些好,不然到时候,他的整个宗门都来追杀你,我看你连哭都来不及呢。”刘一道。

    反正白四他们也没什么威胁,而且刘一料想红远木他们也没那么快赶来,所以也不急了,调戏白四几句,增加点乐子也是很不错的,更何况,这里就是宫殿的出口处,只要出了宫殿,就算红远木他们追来也没事了,所以刘一才不怕红远木他们是否追来呢。

    “哈哈,要是我的话,我直接拍死他就好了,不就是拍死只苍蝇嘛,有什么大不了的。”林平道。

    “住口,都死到临头了,还如此嚣张,到时候,我要你们生不如死。”白四道。

    “白师兄,别理他们,我们只要拦住他们就行了,到时候,红师兄来了,看他们还能不能笑的出来。”有人道。

    “是啊,白师兄,他们不过是死人而已,有什么值得生气的,就让他们临死前,多说几句吧。”有人道。

    “就是,就是,死人而已,白师兄何必跟他们一般见识。”有人道。

    “哼,你们说的有道理,我确实没有必要跟一群死人计较,就当我行行善,做做好事,让他们死前开心一下。”白四道。

    其实,对于白四来说,刘一他们的戏弄,使得他很生气,可是又没有解决的办法,只能白生气而已,如今听到大家的安慰,也觉得自己真的没有必要和他们生气。

    看到白四在大家的劝解下,没有再生气了,刘一他们也觉得不好玩了,也就没有继续戏弄白四了。

    毕竟,刘一他们戏耍白四,只是为了看看白四生气,增加的乐子而已,如今,白四不生气了,乐子没了,自然也就不想继续调戏白四了。

    “好了,我们乐子也乐完了,大家该办正事了。”刘一道。

    “怎么做?把他们都留下,还是只给他们一点教训?”林平道。

    “本来嘛,应该把他们都留下的,不过我们毕竟不是杀人狂,就不用把他们都留下,只留下白四和那人就行了,至于其他人,给他们一点教训,让他们以后不敢再阻拦我们就行了。”刘一道。

    刘一一向是仁慈的,但也不代表他就不杀人,不过他杀的人都是一些该杀之人,对人其他人,他还是能够放过的。

    不过现在想想,自从刘一修仙之后,就已经很少浇灭盗匪了,刘英雄的大名也渐渐暗淡了,但是,刘一这颗英雄的心还是没变的。

    “是该动手了,虽然到了这里,我们不惧怕红远木他们了,但是,要是被他们赶上的话,还是会多出一些麻烦的。”万事通道。

    “既然这样,那么虎妖,这些事情就交给你去办,我想你能够办得很漂亮吧。”刘一开口道。

    于是,虎妖就载着刘一他们扑向白四他们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