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基期对上练气期,除非练气期修士太厉害,而且有利害的法器或者法宝,否则,根本就是筑基期修士狂虐练气期修士。

    白四不是什么厉害的练气修士,也没什么厉害的法器,至于法宝,那就更不要想,而虎妖,则是筑基期妖兽,妖兽由于肉身强大的原因,一般来说,比一些同等级的修士都更加厉害一些,尤其是一些低级妖兽对上低级修士,那就更是如此,不过,修士一般都有武器,这也弥补了同等级修士弱于妖兽的缺陷。

    不过,对于没什么厉害武器的白四,对上高一级的虎妖,自然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别说白四,就是其他修士也一样。

    虎妖听到刘一说这些人交给他去办,而且还有办的漂亮,自然就要办的漂亮了。

    于是,就见虎妖气势不断上升,随着虎妖气势上升,周围的空气不由变的动荡了起来,接着,在虎妖周围,吹起了阵阵狂风,狂风呼啸,肆虐四周。

    云从龙,风从虎,果然不假,虎妖气势一起,就有狂风相随,虎妖的一举一动,无不雷厉风行。

    在虎妖刚刚释放气势之时,白四他们虽然举得虎妖气势惊人,但是,还能保持相对的镇定,但是,随着气势的不断上升,别说那惊人的气势,不是一般人能够抵挡的了的,就是伴随着气势释放,随之吹起的阵阵狂风,也让白四他们吃不消。

    开始时,风力不大,纵然狂风阵阵,对于白四他们来说,也不过是刮起了大风而已,没什么的,只要稍微运功,就能抵挡。

    白四他们对于这些狂风十分不屑,认为虎妖也不怎么样,就是爱弄一些华而不实的东西,这些和花拳绣腿没什么两样,都是中看不中用。

    也不知道红远木为什么对人虎妖那么忌惮,虽然自己肯定不是虎妖的对手,但是,拖上片刻,拖到红远木他们到达此地,还是可以办到的,到时候,虎妖肯定不是红远木他们的对手。

    看来之前,红远木是被虎妖的气势吓到了,可惜,空有气势,却不知道如何应用,白白浪费了自己的高深修为,可见,畜生就是畜生,哪怕修成妖兽了,还是摆脱不了畜生的事实,否则,换个修士,觉得不会用这些华而不实的招式。

    紧接着,随着风力的加大,风速的加速,狂风的猛烈,对于白四他们来说,虽然也是不能把他们怎么样,但是,至少他们要一直运转功法,才能给抵挡,同时,由于狂风阵阵,吹得他们也是衣裳飘飘,长发飘扬。

    白四他们也就觉得,虎妖虽然是一只畜生,这狂风虽然也不怎么样,但是,至少比刚才强了不少,而且自己等人也要运转功法,才能抵挡,而且,不仅如此,还把自己等人吹得衣袖飘扬,长发飞扬,要是弱一点的修士,还真的挡不住,这是个群体攻击技能,还是有几分本事与才智,看来,畜生成了妖兽后,智商是高了一点,但是,畜生还是畜生,也只是比一般的畜生高了一点点而已。

    随后,狂风大作,狂风呼啸,风速与风力增加了不止一个级别,那时,对于白四他们来说,就不再像刚才那么淡定了,只见他们努力运功抵挡,一些修为第一点的修士,还被吹得东倒西歪,狼狈不已。

    白四他们明白,虎妖和一般的畜生是有点不一样了,就凭这手狂风呼啸,狂风奔腾,狂风乱挂,就不是一般修士能够靠近的了他的身边,连他的身边都靠近不了,想要攻击他就更是扯蛋。

    这时,白四他们明白,自己等人要阻挡他们片刻,有些困难了,毕竟,在狂风呼啸中,自己身边的众修士只能过自保,连攻击都做不到,这还如何阻挡他们呢?

    这还是虎妖没有攻击他们,要是虎妖也趁机攻击他们,白四也不知道究竟有几人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挡住虎妖的攻击,想到这些,白四脸色一白,明白自己这次太自大了,太相信自己这方的实力了,他以为自己等人就算实力弱了一点,但是,靠着人数的优势,也是可以弥补的,现在,虎妖用事实告诉他,他们之间的差距,就算人数再多,也是没法弥补的。

    原来,畜生和妖兽的区别那么大,妖兽简直比修士都厉害多了,畜生怎么比得上妖兽呢?妖兽不愧是妖兽。

    最后,当虎妖的气势达到顶峰时,狂风怒吼,飞沙走石,尘土飞扬,一道道龙卷风朝着白四他们呼啸而去,这时,对于白四他们来说,这是一场灾难,这是一群修士在用法术攻击他们,他们只能全力抵挡一道道龙卷风,同时,不停的后退,希望离开狂风的攻击范围,可惜,狂风呼啸,整片空间都是狂风大作,凭他们那点实力,怎么可能逃离那片空间呢。只见白四他们被这狂风攻击的衣裳凌乱,身上挂彩,伤痕累累,这也下去,要不了多久,他们就得丧命于此。

    此时,白四明白了,自己和虎妖根本就不是一个层面上的实力,对于虎妖随便弄出来的动静,都能够要了他白四的性命,这时,白四再也不敢拿虎妖和畜生相比了,这简直没法相比的。

    “前辈饶命,前辈饶命...”有修士道。

    在性命面前,其他一切都不重要了,如今性命受到威胁,求饶是他们唯一的选择,这时,他们后悔死了,后悔来找刘一他们的麻烦,要不是来找刘一他们的麻烦,他们还在寻找宝贝,说不定还找到不少宝贝呢,哪里像现在一样,连性命都没法保住了,更不要说宝贝了。

    有了修士带头,其他修士也跟着求饶。

    “前辈饶命,前辈饶命,我们也不想阻拦前辈,我们是被逼的,还请前辈明鉴”有修士道。

    “前辈饶命,前辈饶命,晚辈其实也是反对阻挡前辈的,只是晚辈实力微弱,人微言轻,没人听信而已,还请前辈明鉴。”有人道。

    “是啊,我们也是被逼的,还请前辈饶命,前辈只需把白四他们宰了就行,我们真的是被逼的,只要前辈饶命,以后,只要前辈有什么吩咐,我们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有人道。

    “你们?你们....”白四听到他们的话,气的说不出话来,虽然他们也确实是被白四忽悠而来的,可是,你这反水,也不要反水的这么快好不好,再说了,我虽然忽悠你们,但是,你们也是自愿来的,要不是自愿来的,我还真的能够逼你们来不成?

    “我们怎么了,要不是你,我们现在都在寻找宝贝,也许我们已经寻找到很多宝贝呢?哪里会像现在这样,在这里阻拦前辈,宝贝一个都没有得到。”有人道。

    “就是,就是,要不是你,我们现在一定找到好多宝贝了,就是你让我们在这守着前辈,不让前辈离开,把自己说的有多了不得,到头来还不是阉了。”有人道。

    “呵呵,呵呵。”刘一笑了起来。

    刘一坐在虎妖的背上,看到这种情况,也被他们逗乐了,当然了,刘一他们在虎妖背上,感受不到狂风的厉害,虎妖为了不让刘一他们受到惊扰,把自己的气势控制的非常好,让自己的气势避开刘一他们,而且那些狂风也只是在虎妖四周刮起,虎妖自己所处之地并没有一丝的狂风,他们在虎妖背上感受不到狂风的厉害,但是,却又可以看到白四他们被狂风吹得狼狈不堪的样子,本来他们的样子就已经很好笑了,没想到他们最后还起了内乱,更是互相语言攻击,你是刘一能不笑么?

    “好了,要我们饶你们性命也可以,不过我有个小小的要求,要是你们能够做到,我们保证饶你们不死。”刘一道。

    “你说,我们保证完成。”有人道。

    “就是,就是,别说一个小小的要求,就是十个一百个要求我们也答应。”有人道。

    “你们,你们别听他的,他是骗你的,你们要是听他的,你们会后悔的。”白四急忙道,白四发现,此时他不得不开口了,要是再不开口,大家都被刘一策反,那么他的处境就更加不妙了。

    “你才骗我们,要不是你,我们何至于如此,我们就是后悔,也是后悔听你的。”有人道。

    “就是,白四,你害的我们成如今这个样子还不够吗,还想继续害我们不成?”有人道。

    “你说,还请说出你的条件,我们一定做到。”有人道。

    “好了,既然这样,那我就说了,我的条件很简单,就是你们帮我把白四和那个谁,就是那个红远木的狗,我也不知道那条狗叫什么名字,只要你们把他两解决掉,我保证不再和你们计较,只要你们以后不烦我们就行了。”刘一道。

    “是,我们以后再也不敢烦你们了,至于白四两人,他们如此害我们,就算你不说,我们也不会放过他们。”有人道,并且开始攻击白四他们。

    有人带头了,开始还有些犹豫的人也加入了攻击白四他们,而且还生怕自己落后,被刘一看见,所以下手特别重。

    就这样,白四和那刘一不知道姓名的谁,就这样死在了自己人手里。(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