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小子,小爷我发善心才只是让你们交出传承,你别不识好歹,还想知道我们是谁,就算知道了又如何,难道你们还想以后再找我们报仇不成,告诉你,门都没有。”那人道。

    其实,对于那人来说,就算说出自己的姓名也没什么的,毕竟又不是他们见不得人的事情,而且,他也相信,只要把自己等人的身份说出来,还不把对方吓的屁股尿流,赶紧把传承给呈现上来,不过,这次主要不是他带队,带队的是另有其人,他也只好听从那人的,不把自己的姓名以及势力暴露出去。

    “你看,你都要我们交出传承了,我们总该知道我们的传承交给谁了吧,不然,以后还有别人遇到我们,要我们交出传承,我们交不出,怎么办?我们也只有告诉他们,是交给前辈了,这样才有人相信,不然,我们说我就交给无名之辈了,别人会信吗?”刘一道。

    其实,通过先前的讲话,刘一就发现这个对他出手的人是个有趣的人,既然是个有趣的人,那么,刘一也就不在意多说几句了。

    “小子,别以为我师弟为人和善,你就可以乱来,赶紧把传承交出来,我就按照师弟说的,给你们一条生路,否则,后果不是你能够承受的了的。”那实力最强之人道,不论从他的修为,还是他的为人处事方式,都可以看出,他才是那伙人的首领。

    这次行动主要是以他和他师弟为主,不过也是,就他两是筑基期,其他人都叫他两师叔,自然也就要听他两的调遣了,不过,这次主要是以他为主导,他师弟也只是辅助他的行动,不过,他的师弟已经说过,刘一他们交出传承,就给刘一他们一条生路,那么,他也不好反驳了,本来,按照他的意思,直接拿下刘一他们就行了,这样什么传承都可以得到的。

    “两位前辈一定是红木宗的红毛和红灯笼两位前辈了吧,真没想到在这里能碰到两位前辈。”万事通道。

    万事通不愧是能够知晓万事的万事通,这么快就认出来眼前之人,要知道,对于练气期修士来说,筑基期修士乃是高不可攀,根本没法了解的层次,没想到万事通竟然知道他们,认出了他们。

    红毛?红灯笼?这两个名字倒是很有趣,很俗的名字,不过刘一还真的没有听过,刘一没想到他们是红木宗派出来的,红木宗的红远木不是已经去了秘境吗?怎么还派出他们来?难道红木宗打算独吞秘境的好处?

    “啊!竟然是红毛和红灯笼两位前辈。”林平也惊呼道,显然,他们也没有想到,红木宗竟然派出了这两人前来这里,看了红木宗对于这个秘境还是比较看重的,只是不知道其他宗门有没有派出如此强悍的队伍。

    “怎么?红毛和红远木很有名吗?”刘一问道。

    大家都向看白痴一样看着刘一,没想到刘一会问出这样一个问题,虽然刘一是小声问道,但是那毕竟不是不是传音问话。虽然刘一的说话声音很小,但是,大家都是修士,还是挺清楚了刘一所说的话。这人竟然没有听过红毛和红灯笼,太让人意外了。

    “你没听过他们?...”林平吃惊的问道。

    原来,红毛和红灯笼都是有名之辈,也就是说,在他们以前就闯下了鼎鼎大名,只不过在他们突破到筑基期后,才慢慢的淡出人们的视线,但是,他们的传说依旧在修士中流传着,让大家崇拜着,现在的红远木和他们比起来,威名就差远了,不过也是,红远木虽然天赋很高,而且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实力,但是,他被红木宗的高层有意隐藏,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他也是很正常的,不过,经过这次秘境之行之后,红远木的名声也会渐渐的传出去的。

    红毛,听其名,觉得这个名字很普通,也很俗,同时,也很容易让人取笑,其实,事实也是如此。

    红毛出身普通的农民家庭,父母也是普通的农民,没什么文化,红毛刚出生时,父母就阿毛阿毛的叫着,觉得这样叫着顺口,于是,就一直叫他阿毛。

    由于他父亲姓红,所以,他也就叫红毛了。

    大名红毛,这个名字一出,当时,大家都觉得这个名字很好笑,而且还有很多和红毛同龄的孩子取笑他,说他名字太俗了。

    不过,在他被红木宗检查出有灵根之后,带去红木宗修炼之后,他的以前那些同龄的孩子就再也不觉得他的名字俗了,都羡慕他,能够成为大宗门的弟子,就算名字俗一点又如何。

    不过,在宗门里,大家还是取笑他,说他的名字和俗,不过,这些都不是成名的原因。

    他成名的原因,主要是因为他的实力。

    在进入红木宗后,红毛的修为突飞猛进,步步高升,一路把自己的师兄超过,把曾经的敌人超过,这样一来,取笑他,说他红毛的名字很俗的也就少了。

    这些还没什么,主要是一次,有一只筑基期的妖兽在他的家乡作乱,他得到消息后,离开宗门,赶回家乡,和那只妖兽厮杀了起来。

    要知道,那时,红毛还只是练气八层的修为,以练气八层的修为,搏杀筑基期的妖兽,这个说起来有点不现实,就算一般的筑基期修士也不敢单独搏杀筑基期妖兽,但是,红毛还真的那样做了,不仅如此,还把那妖兽给宰了,这才是出名的原因。

    从那以后,红毛之名便响彻天下,大家都知道了红毛的厉害,虽然他不是筑基期修士,但是,就算筑基期修士都对他客气万分。

    而红毛也成了广大练气期修士学习的目标,毕竟,要突破到筑基期比较困难,但是,就算没有突破到筑基期,只要实力不比一般的筑基期差,那么,也是很不错的。

    红灯笼的出名和红毛差不多,不过不同的是红灯笼原先只是一个散修,一身实力都是靠自己独自修炼得来的,有一次,红木宗一位筑基期的修士,修炼了一种邪恶的功法,需要血祭凡人来成就功法,而那时,红灯笼恰好碰上了那筑基期前辈修炼邪恶功法,于是,为了拯救那些凡人,红灯笼和那修士搏斗了起来。

    那时,红灯笼也才练气八层修为,作为散修,能够修炼到练气八层修为,已经很老不起了,而且,还实力强大,就更了不起。

    红灯笼在那时,能够为了拯救凡人,以练气八层修为搏斗筑基期的宗门前辈,这事当时可是惊动了很多人。

    在大家看来,红灯笼这样的做法和找死没什么分别,不就是一些凡人,为了一些凡人,和筑基期修士搏斗,而且还是宗门修士搏斗,实在太不划算了。

    别说宗门以后的报复,就是那筑基期修士,也不是他一个练气八层修士可以搏杀的了得。就在大家等着红灯笼被击杀时,却惊愕的发现,红灯笼居然胜利了,红灯笼竟然把那邪恶的修士给杀了。

    这下好了,红灯笼出事了,红灯笼出大事了,红灯笼摊上大事了。

    在大家等待红灯笼被红木宗通缉期间,红木宗也如大家预料的一样,向外界发出了通告,大家带着好奇心去看那通告,想知道红木宗为了击杀红灯笼,愿意付出什么代价时,通告的内容再次把大家惊呆了。

    悬赏击杀红灯笼?不是。

    赏金太高?不是。

    派出高手击杀红灯笼?不是。

    请其他人杀红灯笼?不是。

    那么,这个通告是什么呢?通告内容是红木宗那筑基期修士由于修炼邪恶功法,被红木宗逐出师门,同时,感谢红灯笼为他们红木宗击杀此修士,为了表彰红灯笼,红木宗愿意收红灯笼为宗门弟子,给予其丰厚的待遇,并且,全力支持其修炼资源,期望其能够突破到筑基期。

    开始,大家还以为红木宗贴出这样的通告,只是为了骗红灯笼出现,没想到,红灯笼出现后,去了红木宗,红木宗还真的把他收为宗门弟子,同时,还给他提供最好的修炼条件。

    从那以后,红灯笼就在红木宗全心修炼,很少管其他的事情了,不过,红灯笼还是一副善人心肠,经常做一些善举,给很多散修带来了不少的好处。

    所以,红灯笼在散修中,威望很高,说真的,很多宗门修士都看不起散修,甚至还时常羞辱散修,但是,红灯笼从来不羞辱散修,而且还时常帮助散修,用他的话说就是,散修是他的娘家,他应该给娘家一些帮助。

    只是,近些年来,红灯笼一直在闭关,准备突破筑基期,所以才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露面了,但是,他虽然没有露面,还是时常让人帮助那些散修,所以大家还是很记得他的好。

    没想到,竟然在这里见到了红灯笼,而且,他还和红毛一起出现,那可不好办,他们实力太强大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