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双红两前辈,晚辈失敬了。”刘一道。

    刘一听到林平的解释后,才知道原来红毛和红灯笼有那么大的威信以及强大的实力,在红木宗,他两都是特别的存在。

    大家说的红木宗的双红就是指的他俩,红木宗的双红,代表着红木宗的顶尖战力,也代表着红木宗在大家心里的地位,平时,双红基本就在红木宗修炼,很少参与红木宗的其他事情,只有一些很麻烦,需要武力或者需要大威望之人出面才能镇压的住场面时,红木宗才派出他俩中的一人,却没想到,这次,为了秘境传承,红木宗把他两人给同时派出来了。

    看来红木宗对于这次秘境的传承很重视,只是不知道其他宗门如何,不过,如果其他宗门知道了秘境中的情况,也一定会如红木宗那样,派出高端战力,前来抢夺传承,不过,就不知道他们红木宗怎么知道这次传承的。

    “少说废话,赶紧把传承交出来。”红毛道,红毛的脾气可没有红灯笼那么好,只是给红灯笼面子,才没有再次对刘一他们出手,现在刘一还在唧唧歪歪,他忍不住又要出手了。

    “呵呵,前辈,你们都是大宗门的人,还会在意我们那点传承?我看你还是放我们过去吧,尤其是红灯笼前辈,你以前也是散修,知道我们散修的辛苦,好不容易有点机缘,获得了一点传承,怎么能就这样交出去呢?再说了,这点传承,对于你们两位来说,也没什么用处,我想你们也看不上我们的这点传承吧。”刘一道。

    刘一也不知道他们对于秘境的情况究竟知道多少,但是,不管他们知道多少,自己都要看看能否先将他们忽悠了再说。

    “行了,你这小子别说这些,说这些也是没用的,再说了,你这传承可不是我们看不上,而是我们都不该看上,所以我劝你们还是交出来吧,这样对你们也有好处。”红灯笼道。

    听到红灯笼的话语,刘一知道,他们已经知道了秘境中的情况了,只是,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秘境宗的情况的。

    “前辈说笑了,不就是个筑基期修士的闭关之地,筑基期的传承,哪有你们说的那么严重啊。”刘一再次开口道。

    “呵呵,小子,你不老实啊,我这么和你说话,你还来骗我们,真当我们不知道里面的情况?要是我们不知道里面的情况,宗主何必派出我两,你以为我两是随便就会被派出去的?”红灯笼道。

    刘一闹了个大脸红,原来他们真的什么都知道了,自己还当他们知道的不多。

    “前辈,既然你知道了里面的情况,那么我也就不多说,既然你们都不应该拥有,那么,不如让晚辈带走,如何?”刘一道。

    “哈哈,小子,终于舍得说出真实情况了,其实,说实话,我们只是被宗主派出来的,具体情况我们也不知道,我们只是奉命在此截拦你们而已,没想到你们还真的获得了了不起的传承,看来,宗主还真实了事如神。”红灯笼道。

    “好了,既然都说到这里了,我也就实话实说了,不错,我们是获得了传承,而且还是结丹修士留下的传承,我不知道你们宗主宗门知道这传承,但是,这个传承,你们红木宗是保不住的,所以你们要来也没什么用处,不如让晚辈带走的好。”刘一道。

    “结丹前辈留下的传承?”刘一的话语刚落,就传来了一片的惊呼声,显然,他们这些人只是来执行任务,对于,具体传承是什么,他们也是不知情的。

    别说他们,就算红灯笼和红毛也是浑身一颤,显然,被这个消息给惊呆了,结丹前辈留下的传承,他们也是很渴望。

    “小子,你说结丹前辈的传承?我们红木宗保不住?什么意思?”红毛道,在红毛看来,要是传承留在红木宗的话,他以后突破结丹期也就指日可待了。

    “呵呵,看两位前辈比较爽快,我也就和前辈说说,其实这次的传承,是一个结丹后期修士留下的,我想不用我说了,以两位前辈的才智,应该明白了为什么你们红木宗保不住吧?”刘一道。

    “结丹后期?难怪宗主说我们保不住这个传承,原来是这样啊。”红灯笼道。

    “呵呵,看来两位前辈早就知道了,那小子还真的多嘴了。”刘一道。

    “小子,不错,知道尊重前辈,我们只是知道这个传承是我们宗门保不住的,但是,为什么保不住?宗主也没有说,所以我们也一直好奇,为什么我们夺得传承,却保不住,原来这样啊。”红灯笼道。

    “好了,小子,说了这么多,还是把传承交出来吧,你也知道,我们宗门都保不住,何况你们呢?”红灯笼道。

    “前辈,你看,传承你们抢了也保不住,不如让晚辈带走吧,反正你们也没什么损失的。”刘一道。

    “呵呵,这个你可说错了,我们拿回去后,可以交给城主府,这样我们可以得到城主府的庇护,你说这算不算好处啊,倒是你,拿了的话,以后麻烦将会不断。”红灯笼道。

    “这个,前辈,不用你来说我们也知道,不过,这次是我们的机遇,我们不会就此放弃的,还请前辈能够高台贵手。”刘一道。

    “哎!看来我们还是要出手,不然你们还真不愿意交出来啊。”红灯笼道,显然,红灯笼他也不愿意出手。

    “既然这样,那么前辈就请出手吧,虽然晚辈等人实力不如前辈,但是,我们是不会轻易放弃的。”刘一道。

    “小子,有志气,也够硬气,但是,硬气是要有相应的实力才行,没有相应的实力,光硬气的话,那就不叫硬气了,那叫傻气。”红毛道。

    “呵呵,前辈,是很强大,但是,也不是说你们就一定吃定我们了,你们以前能击杀筑基期修士,如今我们不求击杀筑基期修士,只是逃走的话,还是有几分可能的。”刘一道。

    “好小子,我看好你,不过,既然是宗主的命令,我也只好出手了,否则,我还真的不愿意出手,对一个晚辈出手,已经很丢脸了,而且还对一个对我胃口的晚辈出手,我真的有些下不了手。”红灯笼道。

    “哈哈,两位前辈要是不想出手的话,就交给晚辈们吧,我想我们出手,也不会给两位前辈丢脸的。”红灯笼这话一出,就有人出口道,显然,听到这次传承是结丹前辈留下的,就想表现表现,到时候,表现的好,说不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

    “哼,没你们的事,你们只要拦住他们,别让他们趁机跑了就行。我两会解决他们,既然宗主叫我们出手,我们自然会出手的,不过,小子,你听好,这次我们对你出手,是奉命行事,此次之后,我们不会再对你们出手了。”红灯笼道。

    “前辈尽管出手吧,我们能够有机会和两位前辈交手,那也是我们的福气。”刘一道。

    能有如此结果,刘一已经很满意了,本来,刘一被他们偷袭以后,刘一还以为有一场血战,现在看来,没有了,自己等人只要从红灯笼他们手里逃走就行了,而且,看样子,红灯笼他们也不会出全力,更多的还是试一试他们的实力,所以,刘一他们的机会有大多了。

    不过,说的也是,毕竟那个传承,他们红木宗是保不住的,既然保不住,他两也就没有那么积极了,至于说获得城主府的庇护,那个好处也落不到他们身上,他们何必那么拼命。

    “好了,我们好出手了,当年我们侥幸击杀了筑基期修士,现在,我们也想看看你们的实力,看看你们比我们那时,强多少。”红灯笼道。

    就这样,红灯笼还是对上了刘一,而红毛,则对上来万事通和林平,至于虎妖,则被刘一骑着,一起对付红灯笼。

    毕竟这次不是拼死命,所以刘一他们也没有打算出动终极手段,只是以平常手段应付他们两人就行了。

    这样,刘一他们就和双红斗了起来。

    对于红灯笼,刘一一直保持警惕的态度,当年,还是练气八层修为时,就能击杀筑基期邪恶修士了,现如今,筑基期修为了,他的实力强大到什么程度,刘一不敢想象,刘一知道,自己现在肯定不是红灯笼的对手,这次主要是表现出自己拥有逃走的实力就行了,只要表现出拥有逃走的实力,那么,他们就会让自己等人离开,这是刘一如今争取到的最好的结果了。

    但是,接下来,刘一要面对红灯笼的出手,刘一还是有些紧张,毕竟,刘一也不知道红灯笼有什么手段,但是,不管什么手段,都不是轻易能够接下来的。

    红灯笼究竟有什么手段?又以什么手段击败刘一呢?刘一凝神呼吸,全神贯注,期待着红灯笼的攻击。(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