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你们这是要往哪里走啊?”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院外传了进来。

    听到这个声音,让正往外走的刘一一众也是一愣,显然,不明白外面说话之人是什么意思,不过,听声音,好像来者不善。

    刘一顺着声音朝外一看,顿时一愣,刘一发现整个院子外面都站满了人,也就是说,刘一的小院子已经被人给包围了。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红木宗的人追来了,不对啊,红灯笼前辈说了以后他不会再出手了,既然他不会再出手了,红木宗要派遣其他人来,也没有这么快才对啊,除非红灯笼他们失败那一刻,就已经把消息传递回去了,但是,如果他们真的这么积极就把消息传递回去,那么,和他们自己出手也就没什么分别了,可是,他们给刘一的感觉就是他们不是那种人,也就是说,要等他们回到宗门,宗主才能知道他们失败了。

    接着,刘一仔细一看,发现,外面那些人并非红木宗之人,也就是说,来人并非红木宗,而且其他宗门。

    “他们是松木宗之人。”万事通道。

    刘一仔细一看,他们确实是松木宗之人,只是不知道他们怎么得到消息,来的这么快。

    “诸位,不知你们这是何意?”刘一道。

    刘一看向先去说话之人,先去说话之人,是筑基期修士,明显是这群人的首领,不论从修为还是从周围的人对他的态度,都可以知道。

    “呵呵,没什么意思,就是想请你们到我们松木宗走一趟。”那人道。

    “前辈,不好意思,我们有急事,要出去一趟,等我们回来再去你们松木宗一趟,如何?”刘一道。

    松木宗,自然不能去了,要是去了松木宗,那么,肯定是有去无回,这点刘一还是知道的。

    “那可由不得你们,我劝你们还是乖乖的跟我们去吧。”那人再次开口道。

    “前辈,不知你们找我们究竟有何事?难道你们松木宗有什么事情,你们自己没办法解决,需要我们帮忙不成?”刘一再次问道。

    “少废话,赶紧跟我们走,要是再不走,我们可要动武了,至于要你们去做什么?到了之后,你们自然回知道。”那人道。

    “可是,前辈,我们真的有急事,要不我们先商量一下,到时候,看看能不能派个人跟前辈去,至于其他人,则办自己的事情要紧,前辈你看如何?”刘一道。

    “怎么办?”刘一传音给万事通道,其实,刘一在和那人说话间,也在传音和万事通他们商量对策。

    “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没想到他们来到这么快。”万事通传音道。

    “只是,他们怎么就知道我们回来了,而且还这么快就知道我们得到了传承。”林平传音道。

    “刘哥,怎么回事?他们怎么把院子给包围了,是不是在秘境里得罪了松木宗的人,要是的话,给他们道个歉,我想他们也不会那么小气的吧。”梦小娇道。

    现在,她终于知道了刘一他们为什么这么急着离开,原来得罪松木宗的人,松木宗的厉害她还是听说过的,在远木修真坊市,除了其他两宗外,他们说黑就是黑,说白就是白,一切都是他们说了算。

    “好了,小娇,具体怎么回事,以后再说,你只是跟着我们就行了,其他的你就不用多管,我们会解决的。”刘一道。

    “哦,好的,我听刘哥的,大不了和他们大干一场,我这段时间绘制了好些符篆,应该有些用处。”梦小娇道。

    在她看来,既然刘一能解决,她也就不急了,而且,她也绘制了一些新的符篆,虽然还没有试过威力,但是,她自己觉得还行,到时候,也许能够帮上刘一的。

    “好了,符篆你自己留着,到时候,有危险的话,你就用你的符篆保护自己,知道吗?”刘一道。

    “知道了,我会的,刘哥,你自己也小心点。”梦小娇道。

    “他们的实力似乎不是很强,只是那首领才筑基期,其他人不过是练气期罢了,怎么办?我们硬闯吗?”林平查探一周后,开口道。

    “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只有硬闯了,毕竟,松木宗,我们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去的,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红灯笼前辈那么好说话,我们去了肯定有去无回。”刘一道。

    “那我还是和他们周旋一下,看看能不能得到一点有用的消息。”刘一道。

    接着,刘一有对那人道:“前辈,不知怎么称呼,你们松木宗要找我们的话,只要传个话就行了,还用前辈亲自跑一趟,走,前辈,请喝杯茶再去如何?”刘一道。

    “哼,老夫叫松柳,你小子以为老夫原因跑这一趟啊,不过是宗主怕出意外,所以才让我亲自来一趟。”松柳道。

    看来这叫松柳的筑基期修士也是不愿意来的,不过也是,就是把几个练气期修士带到他们松木宗去,竟然要他这个筑基期修士亲自带队,而且还带有一大堆练气期弟子,说出去也够丢人的。

    “哦,前辈,这还有什么意外,就是你传个话,我们直接去就行了。难道我们还敢违背前辈的命令不成?”刘一道。

    “哈哈,小子别紧张,这和你们没有关系的,我亲自带人来,主要是为了防备其他两宗的。”送柳道。

    “其他两宗?其他两宗找我们做什么?”刘一再次问道。

    “小子,告诉你也无妨,就是我们宗主得到消息,说红木宗已经派出红毛和红灯笼等人前往秘境捉拿刘一那小子了,至于为什么要派出如此阵容捉拿刘一那小子,我们也不知道,但是,我们宗主查了一下,刘一第一次出现就是出现在南区,也就是我们松木宗的势力范围内,这才让我们查到,刘一原先一直居住在这里,你们是刘一的朋友吧。既然这样,你们跟我去松木宗一趟,我们也就想知道,红木宗为什么会派出如此阵容去捉拿刘一。”松柳道。

    原来,红毛他们出动时,还是惊动了其他两宗,而且,还被其他两宗打探到他们事情捉拿刘一,不过就不知道那个刘一究竟是何方人物,竟然值得红木宗派出如此阵容去捉拿,于是,他们在发现刘一的这个住处后,就派人来这里,把刘一的朋友接走,希望从刘一的朋友那里能知道一些消息,不过,为了还被其他两宗捣乱,他们也派出了筑基期修士领队,其他练气期精英随行的强悍阵容。

    “前辈,既然你们想知道刘一那小子的消息,干嘛不派人去秘境,把刘一捉来呢,我们虽然是他的朋友,但是,对于他的事情也不是很清楚,而且,据晚辈所知,刘一好像没什么地方值得红木宗如此重视。”刘一道。

    “哈哈,这就是最让人不解的地方,我们也查到,那刘一似乎没有什么地方值得红木宗如此重视,就连红木宗内其他修士也不明白,但那是红木宗宗主亲自发布的命令,那么,他们的宗主一定知道什么,这才是我们找刘一的原因。”松柳道。

    原来,松木宗想知道刘一为什么值得红木宗如此重视,但是,又不知道值不值得派人去秘境和红木宗争抢刘一,所以这才派人来到这来,把刘一的朋友带到松木宗,希望从刘一的朋友那里得到具体的消息,然后再决定值不值得派人去,从红灯笼他们手里,抢走刘一。

    至于万事通他们,他们都是单个人,没有任何朋友在这里,自然被他们忽视了。

    “原来是这样啊,那前辈,我们也不用去松木宗了,我们这就把我们知道的消息告诉前辈,这样前辈也可以回去交差了,我们也可以去办我们的事情了,这样两不误,前辈觉得如何?”刘一道。

    “好了,小子,别说那么多了,跟我去松木宗吧,我看你们准备离开这里,刚好,你们以后就住在松木宗好了,如何?”松柳道。

    “前辈,说真的,你们与其在这里带走我们,还不如直接去秘境,去那里带走刘一好,要是晚了,前辈可要后悔了。”刘一道。

    “这么说,你真的有刘一的消息,也知道红木宗为什么怎么重视刘一?”松柳问道。

    “当然了,其实也不是什么秘密了,就是那个秘境里有很惊人的传承,而刘一似乎有把握得到此传承,所以他们才派人去捉拿刘一,只是不知道红木宗是怎么得到消息的。”刘一道。

    “你说什么?红木宗是为了传承,这才捉拿刘一?你没骗我吧。”松柳道。

    “前辈,我骗你干嘛,我说的是真的,而且,红木宗已经知道了,我也就没必要隐瞒了,我看前辈还是快点去吧,要是去的晚了,传承就没有你们松木宗的份了。”刘一道。

    “你们听着,把他们给我围住,我去秘境看看,等我回来再带他们去宗门。”松柳道。

    看到松柳离开,刘一等人也松了一口气,正准备闯出去时,松柳的声音再次传来:“小子,差点被你给骗了,你就是刘一吧。”(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