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再生意外

 热门推荐:
    看到松柳离开,刘一等人也松了一口气,正准备闯出去时,松柳的声音再次传来:“小子,差点被你给骗了,你就是刘一吧。”

    听到再次传来了松柳的声音,看到松柳去而复返,再次出现在面前,刘一脸色一变,道:“前辈说笑了,晚辈怎么可能是刘一,我想前辈弄错了吧,刘一不是还在秘境里?”

    “哼,小子,别急着耍赖,你以为我去而复返只是为了诈你不成?你小子还不值得我去诈你,只是我很好奇,你是怎么从红灯笼他们手里逃脱的,不会也是被你骗过去的吧?”松柳道。

    “红灯笼?谁啊,前辈能不能说清楚一定,晚辈不明白?”刘一再次道。

    刘一也不知道松柳知道多少,还有,松柳是真的知道自己回来了,还是看到屋里多了自己几人,感觉有些不对,所以才诈自己。

    “哼,小子,虽然我也不太相信你就是刘一,但是,根据我得到的消息,你就是刘一,所以你也别跟我耍嘴皮子了,我不是红灯笼,能被你几句话,就给骗了。”松柳道。

    “前辈,我真的不是刘一,我看前辈还是赶紧去秘境吧,要是刘一真的在秘境被红木宗的人抓走了,到时候,就没有你松木宗的份了。”刘一继续诱惑松柳道。

    “松柳,他们跑了没有?”突然,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接着,刘一就感觉到两道强悍的气势从远处掠来,毫无疑问,又有两个强者赶来了,而且,从出声中,刘一明白,这一定又是松木宗的强者,只是不知道他们松木宗怎么又来了两个强者。

    “哈哈,松三,松四,你们两人怎么来了?”松柳闻言,看到来人后,开口问道。

    “哈哈,他们几人能够从红毛红灯笼手里逃走,我不来你一人行吗?”松三道。

    “就是,要是他们要逃走,我想光你一人也是无济于事,所以宗主又派我们前来了。”松四也接着道。

    显然,从他们的话语中,可以看出,他们已经知道刘一他们从红毛红灯笼手里成功逃走的事实了。

    “怎么办?他们又来了两个筑基期修士,三个筑基期修士,外加一大堆练气期修士,我们成功突破,逃走的机会不大。”林平道。

    显然,先前只有松柳一人,林平还没有什么担心,毕竟自己等人要硬闯,突破逃走的话,还是很容易的。

    但是,现在要面对三个筑基期修士,和一堆练气期修士,那么,要逃走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而且,还不知道他们后面还有没有后援,毕竟这里是西区,紧挨着南区,他们要是有后援也很正常。

    “冲出去吗?要是现在冲出去的话,也未必不能成功,他们虽然有三个筑基期修士和一堆练气期修士,但是,我们要是计划一番,出其不意,还是有可能冲出去的,只是,那样的话,代价有些大,而且不知道冲出去之后,会不会遇到其他的意外。”万事通沉吟了一会道。

    显然,万事通想到了冲出去的办法,只是那样的话,付出的代价有些大,不过,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就算代价再大,他们也得试一试。

    刘一听闻万事通的话后,没有接话,而是看了一眼院子四周,同时,又认真的看了看院子,然后道:“逃,我们暂时不急着逃,也许我们还有机会的。”

    “你有什么办法?”万事通和林平闻言后,异口同声的问道。

    “这个,咱们暂时不说,先看看他们的打算再说吧。”刘一道,现在,刘一也没有讲解具体办法,刘一现在关心的是松柳他们准备怎么对付自己等人,还有他们是怎么知道自己从红毛红灯笼手里逃走了,同时,刘一还想知道杉木宗是否也已经知道了这些。

    “怎么可能,不就是几个练气期修士吗?我出手,还不手到擒来,何必你们动手,你们只要注意杉木宗的人就行了。”松柳道、

    “别大意,他们能够从红毛红灯笼手里逃走,你一人未必就能拿下他们?”松三听到松柳如此不把刘一他们放在心上,于是开口道。

    “怎么?你也相信他们是从红毛红灯笼手里逃走的?我看他们是把红毛红灯笼给骗了,红毛红灯笼才放过他们,后来才发现受骗了,只是不好意思说出来罢了。”松柳道。

    “受骗?红毛他们有那么好骗吗?”松四道。

    “还别说,他们真的很会骗人的,刚才我就差点被他们骗了。”松柳道,接着,松柳把刘一骗他的经过说了一遍。

    “你这么说,他们还真的有可能是把红毛他们骗了,这才逃走。”松四道。

    “好了,其他的就不要说了,我们还是先把他们带回宗门再说吧。”松三道

    接着,刘一就听到松三的声音传来:“小子,你们是自己跟我们走,还是我们动手,把你们带走?”

    “前辈,晚辈好像还没有什么东西值得前辈如此吧?前辈,你看不如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别跟我们一番见识,放过我们吧。”刘一开口道。

    “哼,好小子,别说这些没有用的东西,我想你们就是这样,红灯笼才放过你们的吧,也是,以前红灯笼就是散修,而且,就算他加入红木宗后,还经常照顾散修,我看你们就是这样装可怜,才让红灯笼他们放过你们的吧?不过,这些对我们没用,我们可不会心软的。”松三道。

    看来他们还真的知道自己等人从红灯笼他们手里逃走了,不过,看情况,他们知道的也不多。

    “前辈怎么知道我们从红灯笼手里逃走了?”刘一问道。

    “这有什么难,我们三宗,彼此都有眼线在对方宗门里,像红灯笼他们这样大张旗鼓的抓捕你们,最终又无功而返,怎么可能瞒住大家,只是大家好奇,你们是怎么从他们手里逃走的罢了。”松三道。

    原来这样,刘一明白了,他们为什么知道自己等人逃走了,原来是他们有眼线在红木宗,其实,三宗都明白,自己宗门里有其他两宗的眼线,不过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大家同处一地,要是不互相了解,谁心里都没法安心,只有大家相互了解,大家才能互相放心。

    这也就导致红木宗刚刚派出双红,其他两宗就已经知道了,而且还密切关注双红他们的行动,只是暂时不知道他们的目的罢了,但是,只要用心,还是能够查到一点的。

    比如,他们已经查到,红木宗是为了抓捕刘一他们才派出如此阵容,只是不知道刘一他们有什么值得他们如此兴师动众,不过,这都不要紧,只要破坏他们的行动,或者把刘一他们掌握在自己手中就行了,这才有了松柳带人来带走梦小娇的一幕,只是没想到刘一他们碰巧回来了。

    更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刘一他们竟然从双红手里逃走了,要不是得到确切消息,而且刘一现在就在他们面前,他们现在还不相信,刘一他们竟然能够从双红手里逃走。

    “什么?那前辈的意思是我们从双红前辈手里逃走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杉木宗也知道了?那么怎么只有你们松木宗的人,没见到杉木宗的人呢?”刘一再次问道。

    按理来说,松木宗的人来了,杉木宗也得到消息,没有理由没来,可是现实却是没有见到杉木宗的人。

    “哼,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你们最先出现是在我们松木宗,而且还住的我们松木宗的客栈,我们自然比杉木宗先查到你们这里的住处了。”松三道。

    说的也是,刘一在松木宗的客栈里住了几天,他们要查刘一他们自然也就容易多了,不再像杉木宗一样,漫无目标,胡乱查探,所以,也就比杉木宗先查到刘一这里的住处,不过,在远木修真坊市发生的事情,杉木宗要查到这里,也用不了多久的。

    “原来这样啊,那前辈,你看你们带走我,无非就是想要知道红木宗为什么要抓捕我们,我现在告诉前辈就行了,我看去松木宗就免了吧,前辈你看如何?”刘一道。

    “这个,你说说红木宗为什么要抓你们?”松三道。

    “前辈,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是在秘境中???”刘一道,刘一话还没有说完,就本人打断了。

    “秘境中有什么?”松四急切的问道。

    “前辈,你弄错了,我不是说秘境中有什么,我是说???”刘一还没说完,又被打断了。

    “你是什么?赶紧说,痛快点,别再婆婆妈妈。”松柳道。

    “是,晚辈说,晚辈说在秘境中由于红远木目中无人,被晚辈联合几人教训了一顿,只是没想到红木宗居然为了这个,派出双红前辈来抓晚辈,还好双红前辈大人大量,没跟晚辈计较,放过了晚辈。”刘一道。

    “什么?是这样?你不是骗人吧?”松四大叫道。

    “前辈,我骗你们做什么?不然你以为他们为什么抓我?”刘一反问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