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辈,我骗你们做什么?不然你以为他们为什么抓我?”刘一反问道。

    听到刘一的反问,松柳无话以对,不过,他总觉得什么地方有问题,但是,却找不出具体哪里出了问题。

    “好了,小子,别废话,不管你是不是因为得罪红远木,红木宗才抓你,现在,你还是跟我们去松木宗吧,你放心,要是真的只是因为得罪了红远木,他们才抓你,我们松木宗替你顶着,我想我们松木宗要保一个人,他们还是会给点面子的。”松四道。

    听到松四这话,刘一也是一呆,合着刚才刘一讲了那么多,都是白讲了,最终还是要去松木宗,这让刘一很无奈。

    你说你红木宗,就算为了传承,来找我,就不能不要弄这么大的动静,你动作小一点,我不就不用这么麻烦?

    “既然前辈如此要求,那就恕难从命了,晚辈还有其他的事情,以后在去松木宗拜访,这个还望前辈海涵。”刘一道。

    既然说了这么多都没有效果,那就直接拒绝好了,反正也要撕破脸不是,何必再找那么多借口,让自己都不自在。

    “呵呵,小子,把我们当成红灯笼他们了是吧,告诉你我们可没有他们那么好说话的。最后问你一遍,愿不愿一跟我们走。”松三道。

    “前辈,抱歉,晚辈确实有事,你这样让晚辈作难了,很抱歉,晚辈没法跟前辈走。”刘一再次拒绝道。

    “好,很好,看来你一点都不想跟我们走,既然如此,那我们只好自己动手了,松柳,那小子就交给你了,希望你能尽快拿下这小子。”松四道。

    “放心,不就是个练气期修士,还不手到擒来的事情。”松柳道,接着,松柳就朝刘一出手,同时,他把属于筑基期修士的气势释放了出了,压想刘一,希望凭气势就把刘一拿下,可惜,这次他失算了,他那点气势,连红灯笼他们都远远不如,当时,红灯笼他们凭借气势,都没法拿下刘一,更何况是他们。

    “好了,收起你的气势,这点气势,比红灯笼的气势都相差很远,就没有必要拿出来丢人现眼了。”刘一道,既然开打了,也就没有必要给对方留什么面子了。

    “好好,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来,吃我一招,苍鹰扑食。”松柳道,接着,松柳化作一只翱翔苍天的雄鹰,朝刘一扑来。

    这一刻,刘一感觉自己就像在地面上觅食的小鸡小鸭,正在地面上寻觅这食物,而此时,天空中突然出现一只雄鹰,雄鹰在天空翱翔,突然发现了地面上的小鸡小鸭,于是,从空中俯冲而下,准备抓捕地面小鸡小鸭来进餐。

    无助,彷徨,恐惧,无奈等等一系列的情绪瞬间出现在了刘一的脑海中,刘一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刘一感觉自己下一刻,下一刻自己就会成为被人的食物,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牺牲了自己的生命,只为了成全别人的一时温饱。

    别了,这个世界,别了,亲爱的人们,别了,梦小娇,别了,赵飞燕,别了,潜龙城的众人,嗯?不对,自己可是出来寻找突破之法,突破之法还没就带到潜龙城,自己怎么就能就此离开这个世界呢?

    不好,中招了,刘一突然反映过来,自己中招了,松柳这招苍鹰扑食,不仅仅是苍鹰扑向食物的动作,而且还带有精神攻击,让食物下意识的认为,自己就是食物,就该奉献自己,这是自己的命运,从而不知道躲避,不知道反抗。

    清醒过来的刘一突然发现,松柳的攻击已经近在眼前,想要躲避已经不可能了,只能硬抗,硬接这一招了。

    好个松柳,好个苍鹰扑食,虽然实力不如红灯笼,但是,大意之下,危险性比红灯笼还高,真是人不开相貌,海水不可斗量。

    刘一来不及细想,也来不及防御,只能避开要害,用自己的肉身硬接了松柳扑来的那一抓。

    本来,松柳是要抓向刘一丹田的,可惜,被刘一在关键时刻躲开了,使得松柳那一抓只是抓在刘一的左肩上。

    扑哧!

    刘一被抓个正着,接着,就看到刘一倒飞了出去,身体一路狂飞,最后砸在屋子的大门上。

    碰!

    大门被刘一的身体撞个空洞,刘一被砸进里屋子的大厅里,而在大门上留下个人形孔洞,投射到屋子里。

    “刘哥!”梦小娇大叫道,在刘一被砸飞的瞬间,梦小娇就朝着刘一扑去,脸上满是担心之色。

    咳咳!

    在梦小娇飞到半路时,刘一的咳嗽声成屋里传来,接着,响起了开门声,顿时,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大门处,只有梦小娇继续朝着前方飞去。

    大门缓缓打开,刘一的身影出现在大门处,只见刘一此时吃力的推着大门,不断的咳嗽,同时,刘一的左肩鲜血直流,五个巨大的手指印清晰可见。

    “刘哥,没事吧?”梦小娇道,这时,梦小娇终于赶到了刘一那里,扶着刘一问道。

    “不碍事,小伤而已。”刘一道。好在刘一避开了丹田,只是被抓在左肩上,但是,左手暂时也别想用了,也就是说,刘一的左手被废了。

    看到刘一似乎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受了一点伤而已,梦小娇也放心了,毕竟,修士哪有不受伤的,只要不伤及性命,不伤及根本,这肩膀小手什么的地方,受点伤,只要以后小心疗伤,很快就能够好起来的,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小子,有点名堂,本来想一招废了你的,不过现在看了,似乎还要一招才能废了你啊。”松柳的声音在这时传来,传进了众人的耳朵里。

    这时,反应过来的林平和万事通也瞬间来的刘一的面前,挡住刘一的身体,眼睛盯着松柳,以防送柳突然出手,其实,他们也没想到刘一竟然被松柳一招就重伤,在他们看来,刘一面对红灯笼都没有出事,面对实力更弱的松柳怎么可能出事呢?

    “没事,只是被他打了个措手不及罢了。”刘一道,接着,刘一推开林平和万事通,看着松柳道:“不过是被你偷袭了一下而已,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没事吧?我看你还是赶紧疗伤吧,他就交给我两了。”万事通道。

    “是啊,就把他交给我两吧,不就一个松柳,我两还是能够解决的。”林平道。

    “你们放心,我没事,只是一时找了他的道罢了,以后不会了,你们还是小心那松三和松四吧,他们也不是弱者。”刘一道。

    “那你小心一点。”林平和万事通道。

    如今也确实是这样,他们要面对的不仅仅是松柳,还有松三和松四以及一众松木宗的练气期修士,他们也不敢大意,不然,他们还真的可能逃不出去。

    “呵呵,看来你们还很自信的,都想出手对付我,那正好,你们一起出手吧,也省的我一个一个找你们出手。”松柳道。

    在松柳看来,刘一这次避开,只是运气好,碰巧避开而已,但是下次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下次的话,一定要把刘一给废了。

    要是他们几个一起上,那就最好了,自己一次就可以把他们都废了,这样也能显示自己的不凡,毕竟外面还有很多修士看着自己呢。

    “松柳,你行不行啊,要是不行就说,这么久了,还没有把他们抓来,看来你真的不行了。”松四开口催促道。

    显然,松四对于松柳的行为不满了,就一个练气六层的修士而已,你竟然没有一招把人给废了,不仅如此,还在那里唧唧歪歪的,你难道不知道这很丢人吗?

    “放心吧,刚才不过是那小子运气好,碰巧躲过去了,下次不会这么巧了。”松柳道。

    听到松四的话,松柳也有些不高兴,不管怎么说,刘一都已经躲过了他的一击,就算是运气好,碰巧躲过去的,但是,刘一成功躲开了他松柳的一击这是事实。

    “小子,希望下一招你也能够如此好运,能够躲避的了。”松柳向着刘一开口道。

    刚才一招没有废了刘一,已经让松柳很没面子了,要是这招还是没有把刘一给废了,那么他松柳以后在远木修真坊市都将是一个笑话,这是他松柳不能接受的,因此,松柳决定,这一击一定要用全力,哪怕自己控制不住力道,把刘一给弄死了,也比刘一再次躲过去好,大不了到时候就被宗主骂一顿而已。

    毕竟 他们要的是活的刘一,而不是死的刘一,否则,他们也不用带走刘一,直接对刘一下杀手就行了,这样的话,说不定刘一早就被他们杀了,哪里需要现在这样,当作大家的面对刘一出手啊。

    “小子,看好了,我要出手了,希望这次你还能够躲避,否则,丢掉小命,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松柳道,接着,松柳又道:“雄鹰扑蛇。”

    “松柳住手,你想杀死他吗。”松三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显然,他也没有想到松柳会突然下杀手。(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