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松三的大叫声,松柳不予以理会,既然决定了要以全力对付刘一,那么,自然就不再留手了,至于刘一的死活,他管不了那么多了,刘一死,那是他命不好,刘一活,也不过是一时之活,等到宗主知道秘密之后,刘一还得死,其实,活着还不如死了,自己还算帮刘一解脱,刘一还得感谢自己呢。

    苍蝇扑蛇,松柳再次化为雄鹰,翱翔天空,不过此时,刘一却像变成了地上爬行的小蛇,等待着雄鹰的扑食。

    “刘哥,小心。”梦小娇大声道,虽然刚才刘一说自己能够对付松柳,让自己等人让开,自己等人确实让开了,但是,现在看到松柳这招,也不经让人担心起来,这招比刚才那招厉害多了,就连站在远处的梦小娇和林平等人都感觉到了这招的威胁。

    要知道,先前那招他们没有感觉到什么威胁,刘一都中招了,现在这招更加厉害,连他们都感觉的了威胁,那么正面的刘一,岂不威胁更大,所以他们十分担心刘一,甚至恨不得,现在就铺上去替刘一抵挡,不过明显来不及了。

    而对于无比熟悉松柳的松三来说,一看到这招苍鹰扑蛇,就知道松柳出全力了,这才出声阻止松柳,希望松柳能够收回这招,毕竟他们要的是活着的刘一,而不是死了的刘一。

    只是没想到松柳这么不计后果,全力出手,连他的话语的无动于衷。

    虽然同样是苍鹰,但是,此时的苍鹰,给刘一的感觉和先前不同了,先前的苍鹰,只是在广阔的天空翱翔,自由的翱翔,漫无目的的觅食,现在的苍鹰,却如一只极度饥饿的野狼,双目发光,认真寻觅,看见地上的小蛇后,凶猛略来,直奔小蛇的七寸而去。

    不过,好在刘一有了先前的经历,这次刚已进入此种状态,刘一就已经知道自己中招了,所以很快就从其中挣脱了出来,挣脱出来后,刘一感觉自己不再是小蛇,而松柳也没有了刚才那雄鹰般厉害,刘一已经扑捉到了松柳扑来的轨迹。

    既然扑捉到了松柳扑来的轨迹,那就好办,要速度,其实刘一的速度也是不慢,上次只不过是因为中招,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等到发现中招时,松柳已经近前了,这才没有时间躲避,不过,这次不同,这次有了准备,虽然左肩中招,左手被费,但是,刘一只是躲开松柳的攻击,还是不难的。

    眼看松柳就要扑上来了,院子外面的有些人都已经闭上眼睛了,唉,这刘一,太托大,这下好了,这样死了,我们回去这么叫交代啊,不过好在有松柳顶着,就是怪罪,也怪罪不到我们身上来。

    松三和松四也是如此,他们在心里把松柳骂了个体无完肤,你说你松柳发哪门子风啊,宗主叫我们把刘一带到宗门去,希望能挖掘出刘一身上的秘密,现在好了,你把人都给杀了,还怎么挖掘出此人身上的秘密。

    松柳脸上更是露出笑容,同时,嘴角上翘,满是得意之色,心想:小子,跟我斗,你还嫩了点,刚才运气好,碰巧躲过去了,还真的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还要单独面对我,我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让你知道这个世界,天有多高,海有多深,你我的差距有多远,可惜了,你就算明白了,也是明白的太晚了,再见吧小子,希望你在地狱能够记住,是谁让你知道,天有多高,海有多深,你自己又有多渺小。

    “糟糕,坏了。”突然,松柳脸上的表情一僵,脸色狂变,像是发生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大家都被松柳的表情搞的莫名其妙,因为此时,大家发现松柳的手指正插入刘一的心脏,按理来说,松柳应该高兴才对。

    接着,众人也感觉到了异常,不对劲啊,松柳的手指不是插入了刘一的心脏吗?怎么没有一定响声,就像松柳的手指没有碰到任何物体似的,对了,就是没有碰到任何物体,嗯,那是?那是残影,好看的速度,居然留下残影,用残影来骗大家,也骗过了正在攻击的松柳,难怪松柳最后脸色狂变,原来如此。

    对了,刘一的速度怎么突然变得那么快了?要是之前他的速度有那么快,他也不至于被松柳废了左手,这是怎么回事?大家都十分好奇,别说其他人,就连林平万事通他们也是如此,他们和刘一在一起时间也不短了,可是从来没有发现刘一居然有如此快的速度,竟然能够留下残影,骗过大家。

    其实,刘一以前速度虽然很快,但也没有快到能够留下残影骗过大家的地步,要是以前刘一的速度真的有那么快,那么,刘一也不会被废了左手。

    现在,刘一的速度之所以能够如此快,这说起来还要感谢松柳,感谢松柳刚才那一抓,那一抓虽然抓在刘一的肩膀上,废了刘一的左手,但是,刘一从刚才那一招中,体悟到了此招的妙处,从而把此招的精华融入了刘一自己的招式中,让刘一的速度有了突破,这才能以残影骗过大家。

    刚才松柳施展苍鹰扑食,让刘一感觉自己就是食物,而松柳则化成了苍鹰,刘一就想,我的轻功之术《雁过无影》是否也可以如此施展呢?

    要知道,雁过无影这招式,刘一练得十分熟练,而且,刘一的速度之所以如此之快,就是靠的这雁过无影,不过,这毕竟只是武学招式,修真法术很难施展,还好刘一的肉身强大,倒也可以凭借强大的肉身来施展,但是,这样施展,虽然速度也是很快,但是,提高的幅度不是很大,只有在刘一的肉身强度增大时,他的速度才会有相应的提升,这让刘一很不满,要是哪天他的肉身没法提高了,那么是否也就意味着他的速度没法增加了呢?

    刘一也试图改善过,但是也没什么效果,这让刘一很无奈,还好,刘一的肉体一直都是刘一的最大底牌,也是刘一主要战力的体现,所以他的速度也一直领先,不过,肉身强度,越到后面,就越难修炼,刘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肉身是否会停止不前,所以他也要趁早做打算。

    如今看到松柳突然使出的招式,让刘一眼前一亮,对,既然苍鹰扑食能够这样施展,自己的雁过无影是否也能够这样施展呢?

    于是,刘一就把自己的气势融入雁过无影的招式当中,刘一发现,有效果,至少刘一感觉到自己的速度提升了几分,同时,刘一也感觉自己快要化身成大雁一般,在广阔的蓝天飞翔。

    不过,由于在战斗中,刘一也没有时间来实验这招,但是,看到松柳攻击来时,刘一就知道,自己凭借这招,肯定可以躲避松柳的攻击。

    于是,在松柳即将攻击到刘一身上时,刘一突然使出了他刚刚领悟的新的雁过无影,不图自己真的能做到无影,只要能够成功躲避松柳的攻击,那么,对于自己来说,这就是一个巨大的收获。

    然而,新的雁过无影的效果出奇的好,虽然没有达到无影的程度,但是,它在场中留下了残影,能够欺骗大家的残影,这也已经很了不起了,因为这是刘一的一次施展,而且还是刚刚领悟的,有如此效果,刘一已经很满意了,要是以后有时间,多多练习,那么,此招就算达不到真正的无影,但是,也能达到一个惊人的速度,而且,就拿残影来说吧,只要以后施展都有残影,那么,在与敌人交战时,完全可以用残影来欺骗敌人,而自己则可以趁机偷袭敌人,让敌人防不胜防,这真是一个妙招。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躲避过去,而且还留下残影。”松柳大吼道,显然,松柳不愿意接受眼前的事情,他松柳都使出全力,就是为了这一招能够解决刘一,没想到刘一居然又是躲避过去了,而且还更加夸张的以残影欺骗自己,自己还真的被骗了,这让松柳如何接受。

    “没什么不可能,松柳,你也不过如此而已。”刘一道。

    这时,大家才看到刘一,发现刘一已经跑到松柳的后面去了,至于刘一是何时跑到松柳的后面去的,大家也没有注意到,要不是刘一出声,大家的注意力还在刘一的残影上,压根就没想到刘一会跑到松柳的后面去。

    “这刘一真的很厉害,他什么时候跑到松柳后面去的?”有人道。

    “不知道,刚刚还看到刘一被松柳攻击,没想到只是残影,而刘一的真身早就不见了,我还以为他躲在什么地方,没想到他竟然跑到松柳的后面去了。”有人道。

    “是啊,开始还以为松柳多厉害,现在看来,刘一才是厉害。”有人道。

    “是啊,刘一才练气期,速度就有如此惊人,赶上了筑基期修士的速度,要是他突破的筑基期,那还了得啊。”有人道。

    “是啊,我们以后还算别得罪刘一他们,他们实在太厉害了。”有人道。

    其他人怎么想刘一不知道,刘一只知道,他不是一味挨打的人,既然松柳向他出手了,那么他也就不会客气的,于是,刘一道:“既然你攻击我了,那么,下面就该轮到我出手了,希望你能够接下我的攻击。”(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